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ABA在北京设立了专门针对中国开展活动的“中国项目办公室”。以提供资金作为“蜜糖”,引诱国内多个司法领域的官方或专业机构开展了数十个“法律援助”项目培训。ABA还资助了一大帮愿意为它“卖命”的维权组织,有事没事就要求这些小喽啰肆意妄为地夸大维权案件,向我们司法机关“要说法”、“赚资本”。ABA明确在中国的活动定位:“创造政治参与文化,为自发的民主化改革奠定坚实基础”。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摘要:媒体报道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取保候审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被美国律师协会等国际机构授予“国际人权奖”,王宇表示“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这个美国律师协会,正是名为ABA的美国NGO机构。ABA在北京设立了专门针对中国开展活动的“中国项目办公室”。以提供资金作为“蜜糖”,引诱国内多个司法领域的官方或专业机构开展了数十个“法律援助”项目培训。ABA还资助了一大帮愿意为它“卖命”的维权组织,有事没事就要求这些小喽啰肆意妄为地夸大维权案件,向我们司法机关“要说法”、“赚资本”。ABA明确在中国的活动定位:“创造政治参与文化,为自发的民主化改革奠定坚实基础”。】

 

这篇文章到底该不该写,我犹豫了很久。直到看到媒体报道有关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案件后,我才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它写出来,否则对不起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心!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8月初,媒体报道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取保候审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被美国律师协会等国际机构授予“国际人权奖”,王宇表示“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而这个美国律师协会,正是我曾经就职过的一个机构!硕士毕业的我,曾经满怀憧憬地走进这家机构在北京开设的办事处,希望在这里一展才华,一起推动中国的法治进步。然而,最终我选择了逃离,不是因为工资收入达不到我的目标,而是因为人性和自尊受到的伤害,以及深入了解这个机构以后,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心所受到的谴责。今天我把它写下来,就是要帮助大家认清这些机构的真实嘴脸:歧视、自大、目无法纪,甚至精心装扮暗藏杀机。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那年深秋,我经朋友介绍进入一家名为ABA的美国NGO工作。初看英文名的时候,我竟误认为ABA是一个类似中美饮酒文化交流,亦或是美国酒吧文化传播机构。Bar,第一反应:“酒吧”,而美国人好酒、嗜酒、酗酒,所以叫它“美国酒吧协会”也不足为过。美国的酒吧文化来源已久,开放、散漫且带有一种“黑暗王国”的意味,应该与他们近百年来经过南北战争,征服众多种族,在全球扮演“世界警察和统治者”的气质分不开吧。对它的初次印象,竟和我在这里工作生活的惨痛遭遇不谋而合。

初到ABA北京办事处工作,我内心还充满了小激动,外企、白领、工资待遇也不错,接触的都是法官、律师、检察官、高校知名法学教授等有身份和高逼格人群,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是不是很高大上?!然而,这种优越感并没有保持多久,这里的“办公室政治”就给我泼了一头冷水。美国雇员骨子里流露出固有的傲慢与偏见,他们自以为是“上帝”派来的救兵,来拯救我们这些尚处在“水深火热”的中国人。他们一直把在中国工作当做“美差”,乐于享受北京的美好时光,工体、后海都是他们经常光顾的“伊甸园”。美国老板Jen Leung基本没有工作能力,常常把我们的成果占为己有,几次没有升职之后,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经常到午饭时间才进办公室,被我们戏称为“混世魔王”。Jay Monteverde虽然个头矮小,但作风散漫放荡,经常和办公室几位想找钻石王老五的女同事搞暧昧,甚至对中国员工动手动脚。有几次他回到办公室,竟然满身酒气地对一位年轻女同事言语挑逗,甚至在肢体上进行性骚扰,女同事费了好大劲才挣脱魔爪,看着入职不久的小姑娘被吓得花容失色,我却无能为力。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供职ABA期间,我才真正认识到,人性、尊严,在ABA简直一文不值。在美国BOSS眼中,我们不单是中国雇员,还是给他们打工的“黄种人”。茶歇和午休时间,他们从来都是大呼小叫,咖啡和茶饮都叫我们送到办公室,“要加糖!加糖!听懂了吗?”,稍不留意就会被骂成“shit!”;就连坐电梯,都没人敢去挤。他们对中国雇员压迫式的态度给ABA笼罩上一层厚厚的阴霾,深深扎根他们骨子里的阶级和阶层意识将他们的蛮横无理、横行霸道展露无遗。

如果说,歧视甚至是蔑视中国雇员是思想道德和文化修养的缺失,那么知法犯法、长期游离于我国法律监管之外,为所欲为地助长国内司法活动的歪风邪气,就是ABA所谓“提升法律系统水平”面具下的恶毒本性。一次和美籍同事Brianne讨论资助2家国内律所时,我有些疑惑地问:在美国,本土民间组织要想获得国外资金,是否也像ABA这样自由活动?Brianne连忙摆手:在美国这样事情可不会轻易实现,任何美国本土组织接受国外组织资金,都要受到《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严格控制和审批,且美国政府对该类资助始终持“谨慎和不欢迎”态度。正当我忧心忡忡地查阅国内法律条文,考虑如何规避活动风险时,Brianne冷笑着说:你太幼稚了,我们ABA的Partners遍布中国的知名律师、媒体,还有一些国家政府机构,谁敢动我们?谁要是敢动,我就能撬动司法和社会媒体为我撑腰,我倒要看看他们最后怎么收场!--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作为中国雇员的我,一旦出事,谁来保护我的安危......

作为律师行业协会,理应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确保司法制度公开透明,完善和服务法制建设为宗旨。但ABA一直以来就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步步针对国内法律和司法体系做着“釜底抽薪”的事儿。ABA和许XX(已被判刑)等维权律师特殊群体中的“佼佼者”保持着经常性联系,并给予“特殊照顾”。有段时间,我陪同Allison等人往返于北上广等地,乐此不疲地寻找和约见一些司法领域“改革派”专家、维权律师、公共知识分子,Allison将他们亲切地称作“我们的手臂,中国的未来”,对他们的资助从来不吝啬。只要你是做“维权”的 ,统统都来者不拒:劳工维权、妇女儿童维权、环境污染者维权...搞得好的几个人,ABA经常免费资助他们到波士顿、芝加哥和旧金山去访问、培训,可谓信赖有加。有段时间,网络上的“死磕派”律师风头很盛,其中很多人都接受过我们ABA的资助或培训。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对老东家的认识太肤浅了,一个个问号不断在我脑中浮现:这到底是家什么样的机构?它在逐步蚕食着我们脆弱体制的同时,又能从容不迫、仿佛能够通天遁地?种种疑问,迫使我不得不冷静地审视我所服务的这家“外企”。ABA对外宣称是法律行业权威机构,负责鉴定法律学校资格,为律师与法官等提供帮助,提升整个法律系统水平。在美国,其下设N多专业委员会,负责各自领域内协调和指导美国各州律师协会工作。各州律师协会,负责本州律师的资格考试、继续教育、职业管理、纪律处分和法律援助等事务。和它对外宣称的自愿加入不同,美国各州律师必须加入律师协会,成为律协会员是在该州执业的前提条件。既然是一个自愿加入的“民间组织”,何以能掌握所有律师从业、审批、管理和处分“大权”,它到底是什么来头?它与美国政府间存在着怎样的神秘关系?这家美国国内的行业组织又怎么会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它来中国干什么?这些疑问,促使我对它做了进一步的深入了解。

且来看看它的成长史:1990年,美国国际开发署开始关注并资助ABA,将“促进世界范围内的法治建设”纳入ABA章程。“全球法治项目部”是ABA最重要的部门,1990年至今已接受资助超过3亿美元!这些资金主要来自于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DRL)、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ECA)、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美国开放社会研究所、美国福特基金会等等。向来不关心政治的我,只能借助“谷哥”和“度娘”来认识这些给ABA提供资金的金主们,查看了这些资料,着实让人细思极恐!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国际研究参考》认为,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是“美国实施对外民主渗透最重要的机构,是美国利用外交政策开展渗透的基本手段之一”。《百度学术》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搅和世界”,NED在2013年反华项目清单中,将“中国”分割成四个部分,即:中国、香港、西藏和新疆,资助了臭名昭著的分裂组织“维族美国协会”和“世维会”。《福特基金会与中情局》一文中这样描述美国福特基金会:“一家与美国政府、情报机构和国外政策集团有紧密联系的私人免税基金会”,是“美国中情局的左膀右臂”。深入搜索我吃惊地发现,在捷克斯洛伐克“天鹅绒革命”、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乌克兰“栗子花革命”、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等地区动荡和局部战争的背后,都有他们的资金和培训等幕后支持。颜色革命?OMG!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2002年,ABA就在北京设立了专门针对中国开展活动的“中国项目办公室”。ABA照搬了它在中亚和东欧国家活动的“老伎俩”,以项目合作、提供资金作为“蜜糖”,引诱国内多个司法领域的官方或专业机构,在全国各地开展了数十个“法律援助”项目培训,投入资金超过千万美元,培训律师超过1500名,其中重点关照的知名律师60多名;同时,ABA在草根组织中拉帮结派,资助了一大帮愿意为它“卖命”的维权组织,整天有事没事就要求这些小喽啰肆意妄为地夸大维权案件,向我们司法机关“要说法”、“赚资本”。ABA在向美国大老板提交的报告中明确在中国的活动定位:“创造政治参与文化,为自发的民主化改革奠定坚实基础”。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前NGO员工:授王宇奖的美国律师协会是什么鬼?

讲真,虽然我对政府的有些行为不能苟同,但如果我生活的地方将充斥暴力和动乱,那我也是一百个不愿意的。而ABA的所作所为,让我后背一阵发凉,继续待在这里,我真的难以忍受尊严被践踏,更加无法面对我的良知被拷问,所以我毅然选择了离开这个黑暗王国,选择执笔记录下ABA的阴险嘴脸和险恶用心,希望对美帝抱有幻想的同胞擦亮双眼,对这样的组织我只想说“GET OUT!”。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8/30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