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产业化是一剂慢性毒药——由刘伶利的悲惨遭遇谈起

教育产业化以来,不管是私立的大学还是私立的中小学、幼儿园,雇佣与被雇佣的劳动关系决定了教师的命运都一样的。其实质就是鼓励教育的私有化,就是允许资本投机教育,其直接结果就是教师雇佣化。教育产业化,一个打碎的饭碗就打折了教师挺立的脊梁,一个没有了脊梁的教师怎么能够培养出有脊梁的学生?!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教育产业化是一剂慢性毒药——由刘伶利的悲惨遭遇谈起

【摘要:教育产业化以来,不管是私立的大学还是私立的中小学、幼儿园,雇佣与被雇佣的劳动关系决定了教师的命运都一样的。其实质就是鼓励教育的私有化,就是允许资本投机教育,其直接结果就是教师雇佣化。教育产业化,一个打碎的饭碗就打折了教师挺立的脊梁,一个没有了脊梁的教师怎么能够培养出有脊梁的学生?!】

 

最近几天,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所大学能把一个身患绝症的教师公然开除,打破了人们关于大学这个词所代表的所有美好想象。刘伶利作为一所大学的教师,在一般人看来,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高、职业稳定,工作相对中学教师有着更多的自由时间。可是,刘伶利的悲惨遭遇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多重的社会。教育产业化以来,大学教师也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种身份,身份背后代表的是两种社会地位及福利待遇的巨大差异,其实说到底是社会主义与非社会主义的劳动保障。这种巨大差异,主要源于上个世纪末教育产业化以来存在着的两种性质不同的大学,传统的公办大学和所谓的民办大学。

之所以要给民办大学前面加上“所谓”一词,主要在于这种民办并非是一般的老百姓办的大学,看看这些学校的实际所有者的称谓,董事或董事长,你就会发现它是类似于企业的一种经济组织。既然作为一种经济组织,其经营的目的自然就是营利,而绝不是公办大学那样必须贯彻和落实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人才。即便是有的公办大学的所作所为可能也在追求自己的利润,但是这绝对不会公开倡导的,也就是说不会那么嚣张。但是,所谓的民办学校,就大不同了。它是资本主导的学校,资本的逻辑在于无限榨取剩余价值、获得更多的超额利润,学校的所有活动无不遵循这一目标。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告诉我们,所有制的性质决定着分配的方式和劳动者的地位和关系,有什么样的所有制就会有什么样的分配方式。公办大学的所有权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它并不是校长的私人所属,校长和其他教职员工一样属于国家的公职人员。归根到底,校长和教职员工一样按照有关部门的工作安排各司其职,按劳取酬、凭工资吃饭。国家的法律政策所赋予教职员工应有的福利待遇与社会保障项目必须如数保障,任何学校领导没有权利予以剥夺。当然,现在事业单位,包括大学在内已经实行了多年的人事制度改革,推行人事代理制,合同制用工,全民雇佣化呼之欲出,但是这种制度也还是相对比较规范的,教职员工也并不是受雇于校长,因此这种雇佣制与私立性质的雇佣还是存在着较大差别。按照公开的资料显示,兰州交通大学是一所公办大学,而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则是兰州交通大学下的一所私立的学院,至于兰州交通大学有没有在其中出资并参与管理目前并不可知。类似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一般是私立的学院挂公办大学的牌子,不仅在于树大好乘凉而且便于利用公办大学的知名度招生。有了生源,就不愁师源,招一名教师要比招一名学生难多了。曾经有某单位的老板在员工不堪工作环境主动辞职时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你嫌工作辛苦待遇低,可是一回头,你身后不知有多少人只等着呢。老板们的豪气、牛气自然就陡然上升,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滚。所以,有人总结了一句很经典也是很无奈的话,那就是面对不公,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忍,要么滚。所以,刘伶利在兰州大学博文学院的遭遇一定都不奇怪。

和全国其他这样的学院一样,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经营的目的就是一句话:老娘要赚钱!招你来就是让你来干活的,能干活你还有点用,干不了活,留你何用。管你什么有病没病,马上开除。你还要进行劳动仲裁,要到法院告。随便,你一个病病歪歪的打工仔慢慢告,不信老娘就拖不死你。这不,官司还没打完,刘伶利自己真正彻底“滚”了。更直白点说,像刘伶利这样的教师们,在陈玲这样的院长的眼里就不是人,就像是农民养的鸡,能下蛋的鸡留着,还可以给喂点吃的,生了病下不了蛋的鸡只能宰了吃肉。像陈玲这样的院长,压根就不是从事教育的人,更像自己原本就从事的房地产开发的身份,没有教育者的仁爱与宽厚,唯有作为资本家的贪婪与无情。如果刘伶利不是在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而是在兰州交通大学任职,估计校方不至于如此残酷无情。私立学校克扣、盘剥教师的所得悉数归入老板囊中,生病不能干活的教师跟从老板身上割肉一般;公办学校的领导只是学校的管理者,并不是学校的所有者,任何克扣或盘剥教师的做法不会直接增加自己的收入而且可能触犯国家的法律政策给领导者带来政治上的风险,也不利于管理者在教职员工中的树立良好的威信。私立学校,不管是大学还是幼儿园、中小学,校长就是老板,老板就是校长,老板一人说了算。那些社会保障金之类的国家法律政策明文规定的东西都可以打折扣,更别说借员工生病不到岗而野蛮开除的。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拖着不交刘伶利的医保、停发工资,到最后开除,哪一样不是栩栩如生地展现了老板的唯利是图的嘴脸,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普通劳动者在资本面前的卑微与无奈。

教育产业化以来,打着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旗号的各类私立学校遍地开花。几十过去了,人民的满意没怎么看见,看见的到是私立学校的老板们对自己钱袋子的满意。记得多年前,有一所私立大学的广告牌上有这样两句话:为了一切的学生,一切为了学生。有好事者用毛笔给加上两个字,于是就变成了这样两句话:为了一切的学生的钱,一切为了学生的钱。“一切为了学生的钱”可以说一语中的,私立学校打着民办的旗号,摆出一副亲民的形象,似乎告诉善良的人们,这是咱们小老百姓自己办的学校,如果说一开始老百姓并不是很清楚民办大学意味着什么,那么经过几十年的所见所闻,人们看到的是低下的入学门槛、高昂的学费,糟糕的福利待遇、近似变态的管理制度,刘伶利的遭遇又一次让人们感受到一种毫无人性的管理带给人们的一种悲凉。无独有偶,前两天和研究生时期的同门师妹吃饭,师妹现在一家民办大学教书,席间曾聊起她的工作情况。师妹的初始学历较低,90年代初中专毕业参加工作,那时的中专生都是学得特别好的学生才能考上,后来自考大专、自考本科,一直考上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却因初始学历低屡遭白眼,最后去了民办大学。师妹所在的这所民办大学的规章制度多如牛毛,大搞所谓的精准化管理、量化管理,教师的所有工作包括写的文章都要折算成分数,日常管理一天三次指纹机考勤,还动辄就是以教学事故相逼。除了装订成册的日常管理,还有没有写出来的而需要你自己去琢磨的各种潜规则,更是多得让人咋舌。师妹研究生毕业时30多了,现在也已年近40了,但是现在还是没有孩子。听师妹说,学校在女教师在生产到养孩子的过程中,大多会离职的。因为,从怀孕到生产会耽搁很多时间,等生完孩子回来就会发现,自己的岗位已经有人了,没岗位就没有工作,没工作就没有工资,学校不会主动让你走,但是情况就是这样,你自己看着办。所以,摆在师妹面前的是一个两难选择:要么生孩子要么失去工作,而哪一个对她都很重要。面对师妹的诉说,我苦无良言。我在想,如果是我,我该怎么办呢?所以,当刘伶利的不幸遭遇被媒体报道以后,我并不是感到特别震惊,我知道像她一样遭遇的而没有被报道又有多少,包括我的师妹在内。研究生时期的另一个同学,夫妻两个在某著名大学出版社工作,出版社的性质属于营利性质,他们属于大学出版社人事代理人员,大学的各种福利待遇自然无缘,以后孩子的上学就是个老大难问题。这个同学的妻子生完小孩后,刚满月,单位催着上班,否则就按自动离职处理。最后在不拿单位一分钱的条件下反过来再每月给单位缴五百元以保留工作岗位。我说,可以拿《劳动法》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同学很无奈地摇着头说没用,除非自己也不想干了,和单位打官司意味着真的撕破脸了,即使官司打赢了,自己也没法待了,领导有的是小鞋等着给你穿。想想也是这样,除非真的豁出了,可是这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教育产业化以来,私立的大学、中小学、幼儿园疯狂蔓延,让陈玲们自己拍着良心说,自己办学的目的到底是为了钱还是真的为国家民族的前途。这些学校疯狂地敛钱,以雄厚的资本高薪挖掘公办学校的优秀师资和优质生源,极大地破坏了教育生态平衡引起学校之间的恶性竞争,导致教育资源高度集中,地区之间的教育资源极为不平衡。在集中了大量的优秀师资和优质生源的这些私立或半私立的中小学就会以较高的中高考的升学率为宣传依据进一步吸纳更多的公办学校的优秀师资和优质生源。这些私立学校自然较为普遍的用人方式是灵活的雇佣制。雇佣制的最大好处是随时都能够招到自己所需的人,同时也可以解聘自己不需要的人,教师们必须谨小慎微、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否则就面临被淘汰的命运,教师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是掌握在学生们的手里,即使你的教学没有问题,但是你过于严厉或批评学生太多,学生不喜欢你,那你也就完了。所以,有的教师学会了笼络学生甚至放下身段讨好学生、取悦学生。那些颜值不高的中老年教师就到了人生最没落的时候了,在这里,教师某种程度上变成了要靠自己的色相吃饭的职业了。在面对横加于自己身上的不实之词或不公待遇,只能装出诚恳的姿态虚心接受,任何申辩和抗争都将意味着你不懂规则、没有教养,结果就是走人。因此,有人在这样的学校谈论所谓的民主与自由,我也只能呵呵了。如果真的有民主与自由,那绝对与被雇佣者无关。

教育产业化以来,不管是私立的大学还是私立的中小学、幼儿园,雇佣与被雇佣的劳动关系决定了教师的命运都一样的。如果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话,那么想想,这些受雇佣的灵魂工程师自己的灵魂是不是还是那样高贵。当你还在老板的面前端着随时就会被夺走的饭碗瑟瑟发抖时,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节操早已碎了一地,灵魂也早已飘散了。教育产业化的实质就是鼓励教育的私有化,就是允许资本投机教育,执意要把教育事业这个高贵的公主卖到东莞去,在老鸨的呵斥声中强装笑颜、任人玩弄。教育产业化的直接结果就是教师雇佣化,在一个全民雇佣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是来给别人创造价值的,只有别人唯独不能有自己。雇佣化,意味着要学会看着别人的脸色做事,学会谄媚地微笑,学会时刻准备着的感恩戴德的神情,这是每一个从业者都要学会的必修课。教育产业化,一个打碎的饭碗就打折了教师挺立的脊梁,一个没有了脊梁的教师怎么能够培养出有脊梁的学生?!

教育产业化,是一剂慢性毒药,在被迫沦为资本的奴隶的时候,教师不仅会被毒死,而且在不自觉中用自己充满了毒液的乳汁喂养着每一个学生。救救老师,救救孩子!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8/30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