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盛世?--简评《盛世中的蝼蚁》

其实,盛世很简单。盛世不是说没有阴暗、绝望、冷漠,隆格们不就挺阴暗、挺绝望、挺冷漠的么?盛世不是说不是说每个人都能有一样的生活,获得一样的资源,因为绝对的按需分配,因为按需分配是共产主义,是大同,不是盛世。盛世是说: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苦难,然而蝼蚁们依然会抱团取暖,依然会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依然会努力改变自己的境况。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什么是盛世?--简评《盛世中的蝼蚁》

 

【摘要:其实,盛世很简单。盛世不是说没有阴暗、绝望、冷漠,隆格们不就挺阴暗、挺绝望、挺冷漠的么?盛世不是说不是说每个人都能有一样的生活,获得一样的资源,因为绝对的按需分配,因为按需分配是共产主义,是大同,不是盛世。盛世是说: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苦难,然而蝼蚁们依然会抱团取暖,依然会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依然会努力改变自己的境况。】

 

摆事实,讲道理。

一篇《盛世中的蝼蚁》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和微博以及各个社交论坛上传播。一个键盘侠的情怀又一次打动了许多人。文风很好,可惜的是脱离了底层的人民群众——我此时此刻就在国家最基层的农村,没错,我又回到村里了。我想跟大家讲讲盛世之所以是盛世的原因。既然是摆事实,那就先讲几个故事。

有个基层领导干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通过选拔考试考到了县处级副职领导岗位,某地发改委的副主任,主管物价等等。那时的发改委与现在不同,是个权力很大的实权部门。这个领导是个普通干部家庭子女出身,家庭条件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普普通通一般家庭。

照理说凭本事考上领导岗位的干部,多多少少都带有些书生意气,这位领导干部也不例外。新官上任三把火,既然主管一地物价,那就要把物价平稳起来。平稳一地物价何其难也?其中艰辛可想而知,那是要得罪许多人的。不过他不担心这个,硬是凭着过硬的业务素质扛住了。那时的他很年轻,很有前途。直至有一天,电老虎和气老虎寻了当地的一把手,书记去找他,希望能调高电价和天然气价格。他当即回绝:按照国家规定,居民用电用气的价格是有标准的,浮动是有一定空间的,不可能超过这个标准和浮动空间去涨价。其实涨价涨的并不多,书记找他,做个顺水人情也就做了——但是他认死理,拿着国家相关规定、法律来硬扛。最后把这位书记气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信不信我撸了你的副县级?

结果当然是没有撸了他的副县级,毕竟在地方,要撸一个副县级领导干部,还是要有个说法的,要不然组织部门就过不去——即便是书记,也不是说撸就能撸掉的。他趁着还没有被撸,结合国家相关规定和法律,制定了当地相应的制度,以制度的形式电价、气价涨价事宜框定了下来。此举实际上保障了一地群众居民用电、用气的价格,这是个大实事。制度形式框定的事情,就算是书记,也不好再插手了。再后来,这个基层领导干部被调离了发改委副主任的岗位,到了个没啥实权的偏门衙门——在当时,撸不掉级别,但是换岗还是可以做到的。十八大之后,当初破口大骂和电老虎气老虎一个鼻孔出气的这个地方书记已调离当初岗位到了更高级别的岗位上去,然而依旧逃脱不了依纪依法处理的命运。处理这个书记的消息传回当地,当地干部群众都很开心,甚至有人放鞭炮庆祝。

而当时那个副县级的强项令也升职到了正县级,在关键部门领导岗位当领导。我们共产党员是不搞封建迷信的,但是我确实想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那个书记被处理就叫历史发展的必然。可是到这个时候,他已经被耽搁了近十年,当初意气风发的书生也变成了被岁月磨砺之后的中年男人——书生的锋芒毕露不见了,可那股子意气依然存在。在当地的群众中,却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之所以依然用着比较合理价格电和天然气的原因,是他当初硬扛扛下来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能做点儿事儿,不容易。

另外一个干部,现在是个基层的中层干部。出身也很普通,基层教师家庭,他小的时候教师的待遇还没有提起来,所以实际上家境比一般家庭还要差一些。通过自己的努力,考进了县市一级的电视台,没日没夜的干活——可是头一年居然因为某个部门工作人员的疏忽,工作岗位虽然入编了,可发工资却没有给他纳入财政。上着班还得自己垫钱生活,这样的日子可想而知。生活窘迫,不得已就用手上的技术赚钱,给人剪婚礼的片子。稍微懂点儿行的都知道,剪片子是个辛苦活。尤其是将一堆拍摄时都是后脑勺屁股蛋镜头晃的一塌糊涂的婚礼视频要剪出高大上的味道,那就更不容易了。

电视台不是机关单位,下班了活干完了接点儿私活儿也没人管。他就靠着剪片子养活自己一家人。我问他那个时候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很无奈的说,什么坚持,根本就是没有办法,不干活就没有收入,没有生活来源。就会这么个手艺,那就得靠手艺吃饭。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这么坚持着剪片子,时间久了倒剪出了名气。到了第二年,工资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可他也早已无需靠工资生活了。

再后来,他被基层宣传部门看上了,选调到基层宣传部门。日夜加班的习惯保留了下来,于是在他和他同志们的努力和推动之下,小地方的外宣搞的越来越好。而他也越来越显得老成。直至有一天忽然听说他住院了。抽空去看他,原来是胃病,问了问管床大夫,再晚几天估计就要穿孔。常年的加班拖垮了他的身体,照理说工资照发之后,虽然不富裕,但是朴素些也算是衣食无忧。而且到了宣传部门之后,他也没有再剪过片子。问他干嘛那么拼?他跟我讲理想,讲信仰,讲久久为功,讲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其实了解了他的工作履历之后,我起初觉得组织对于他是不公平,这样做事的同志早就该提拔重用了,为啥拖了那么多年没有提拔?心里也有些愤愤不平。直到听说了一件“小事”,忽然间明白了原因。宣传部嘛,尤其是地方宣传部门,如果遇到个不懂宣传的领导,把宣传部门当成对地方领导歌功颂德的工具,那也是倒霉。而他不同,他的镜头永远是对着基层群众,版面永远留给一线干部。有不少领导干部私下找他登稿子软磨硬泡,他是软硬不吃。秉持着我党宣传工作、宣传喉舌的基本任务和基本工作方法——当然,没有人敢说他错了,因为他没有错,可是,做正确的事情是要得罪人的。

到现在,他已经是基层的中层干部了,他的爱人在另外一个单位,即将到了预产期了,还在加班,他依然也在加班。他到底为当地群众做了什么事情?光我知道的,大到讨要工程款,小到两口子吵架,只要找到他了,就没有他不管的。我经常跟他开玩笑说他把当地信访局的活干了——没错,如果按照现在的职能划分,有很多工作并不是他分内的工作。可他跟我讲大局意识,跟我讲党员义务,跟我讲群众路线。一样的,在当地,大家可能知道他是个会剪片子的,却很少有人知道,因为他和他的同志们努力,带动了当地很多行业的发展。招商引资、旅游业、服务业、依法行政、作风建设等等各类工作推动都能看见他们的影子。毕竟,多一个游客来吃饭,就可能可以为“蝼蚁们”多赚几块钱,可能就是一个“小蝼蚁”的早餐;多一个投资项目,就意味着更多的就业岗位,就意味着更多“蝼蚁家庭”能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多干掉一个国家的蛀虫,就可以为国家多挽回些损失,就可以为“蝼蚁们”在公共服务上多投入一些;多加几个小时的班,就可以推动各项政策实施的更快一些,多修一些学校、医院等等等等,哪一个不是与“蝼蚁们”息息相关?然而,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为了当地的努力付出。而那些受到他帮助的群众,因为工作原因,并不了解真正帮助他们的到底是具体的哪个人,只知道有事儿找党委,只要合法合理合情,就管用。

讲了这两个故事,而且并不都是正能量。听完之后其实会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可能性情中人会骂一句“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叫哪门子盛世?!没错,从表象看起来似乎就是如此现实,生活的经历阅历越丰富,就越会明白什么叫:现实总是在赤裸裸直白白的分分钟教我们做人。

然而,之所以讲这两个干部的故事,是因为这篇被传的风风火火的文章。我曾经说过,各种各样看似文风优美而伤感,好像措辞深入人心直指人性的文章越来越多,而这些文章中,没有任何一个真正对于问题解决有意义的事情,但都夹杂着各种各样的毒药,慢慢让我们中毒——这篇文章也不例外。

到这里,有些人会破口大骂:这俩干部算蝼蚁么?和《盛世中的蝼蚁》这文章说的内容风马牛不相及,谁想看这些干部做什么?他们难道不应该如此吗?如果看完了前半截,有这样的想法,那么我想说:这毒,恰恰是因为这种“应该”的想法——因为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破口大骂的人会继续说:你中国共产党承诺的为人民服务,你们就该如此,这是你们的本分!没错,我们是承诺了为人民服务,但是我们没有承诺为罪犯服务,为特权服务,为高高在上的老爷服务——而造成这篇鸡汤毒药里描写的蝼蚁产生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些破口大骂。

空口无凭,举例为证。

为了所谓的“蝼蚁”,第一个基层领导干部在选择的过程中,放弃了自己个人利益,和当地当权者顶着干。可有谁知道这个基层领导干部姓甚名谁?除去认识他的人,剩下的几十万享受他带来利益的群众并没有人认识他。第二个中层干部,自己本就是“蝼蚁”中的一份子而已,甚至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靠双手养活自己,也不妨碍他坚持理想信念,努力为“蝼蚁”们服务——可是谁又知道这个中层干部姓甚名谁?享受他带来利益的群众们又有多少认识他的?而这两个干部,也仅仅是各行各业为“蝼蚁”们服务的人们中的两个及其普遍、及其常见的缩影罢了——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是“蝼蚁”罢了,不仅仅是他们,连我这个住村的小破科员也是“蝼蚁”。这个国家的“蝼蚁”,不要太多。

而这篇毒药鸡汤的作者又为“蝼蚁”们做了什么?格隆是什么人?熟悉他的人,应该大多都知道,一个金融贩子罢了,努力为资本服务着,也努力为自己服务着——不曾听说他为“蝼蚁”们做过什么具体的实事。格隆们用资本运作吸食着“蝼蚁”们辛勤劳作的剩余价值,没错“剩余价值”,稍微懂点儿马列的都知道这个词儿的含义吧?无论是否承认,马列是解读“蝼蚁”之所以是“蝼蚁”的最好用的理论。

而格隆们在做什么?他们用资本操控着舆论走向,用资本剥削者努力向社会更高级阶层奋斗的劳动者们——然后再用毒药鸡汤让这些劳动者们、让这些“蝼蚁”们产生幻觉,以为格隆们是好人,甚至不惜煽动“蝼蚁”们的情绪,让“蝼蚁”们误以为这些黑暗、这些苦难、这些不公都是其他的“蝼蚁”们造成的——格隆们不仅仅给“蝼蚁”灌毒药鸡汤,还企图让“蝼蚁们”自相残杀!我说这是老手段了,当初用的最好的那帮人,哪个是穷人?没错,他们都热衷于慈善,不过他们的慈善本质上是什么,我就呵呵一笑就好了;隆格们在为一个弑子的罪犯开脱,在为某些势力打马虎眼,张口制度闭口阶层,却避而不谈当地那一座座辉煌的建筑到底是什么人的!我特别想问一句:每天都在努力服务“蝼蚁”做实事的人,尚且不相信、不感激,真的会感激隆格们么?

社会是有阶层的——而努力打破阶层的人,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给“蝼蚁”灌毒药鸡汤的格隆们,而是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被我写到文章里的这些同样是“蝼蚁”的、各行各业的“蝼蚁们”。

写到这里,还没有说到底什么是盛世,其实,盛世很简单。盛世不是说没有阴暗、绝望、冷漠,隆格们不就挺阴暗、挺绝望、挺冷漠的么?盛世不是说不是说每个人都能有一样的生活,获得一样的资源,因为绝对的按需分配,因为按需分配是共产主义,是大同,不是盛世。盛世是说: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苦难,然而蝼蚁们依然会抱团取暖,依然会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依然会努力改变自己的境况。盛世是说阳光可以照亮阴暗的角落,可以融化冰冷的绝望,可以带给人希望。盛世是指的蝼蚁不必先考虑战火、动荡和基本的生存,而只需要考虑如何努力就可以生活的更好。

最后,我想以一个每个月只有3200块收入“蝼蚁”身份告诉隆格们:此时此刻,我就在农村,就在基层。你们这帮隆格们之所以能写出毒药鸡汤,不是因为你们悲天悯人,收起你们虚伪的怜悯,我们这些蝼蚁不需要,而且早就受够了。我欢迎隆格们和我一样,真正到这个国家的农村来走一走,看一看,做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作为蝼蚁,我只会继续用自己并不是那么出众的能力去为同样是蝼蚁的人民服务,会努力告诉和我一样的人们什么是他们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改变的原因,会告诉他们如何改变现状。

我们蝼蚁之间,不会相互厮杀。

就这样吧。

【崔紫剑,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盛世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9/30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