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佩斯爆炸: 恐袭疑云与难民危机

无论欧盟一体化是前进还是倒退,身段灵活的欧尔班政府,看来总是能够在欧盟内部找到最合适的生存之道,既享受欧盟的好处,又努力避开相应的义务和代价。

【摘要:无论欧盟一体化是前进还是倒退,身段灵活的欧尔班政府,看来总是能够在欧盟内部找到最合适的生存之道,既享受欧盟的好处,又努力避开相应的义务和代价。】

 

布达佩斯爆炸: 恐袭疑云与难民危机

布达佩斯英雄广场 海裔 摄于布达佩斯

 

9月24日晚,布达佩斯也发生爆炸了。在该市中心地区,两名正在人行道上巡逻的警察在爆炸冲击之下重伤倒地。

爆炸的时间点十分敏感。一周之后的10月2日,匈牙利将要举行一场公投,人民要回答的问题是“是否想让欧盟在没有匈牙利国会的支持下,将非匈牙利公民强行安置到匈牙利”。这个主意可以追溯到2月24日,当时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宣布将会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接受欧盟强制分摊难民的配额制。5月10日,匈牙利国会以136票赞成、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举行全民公决的决议。

布达佩斯陷入混乱之时,欧尔班总理正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一场欧盟峰会上侃侃而谈。他与默克尔都主张加强欧盟的边境防卫。但欧尔班开了个更大的脑洞,建议欧盟在利比亚的海岸建立一座巨大的难民城市,以处理试图通过地中海进入欧盟的非洲难民的避难申请。

爆炸发生之后,布达佩斯的警方通过媒体公布了涉及一位阿拉伯难民的调查报告。这位难民在爆炸之前即被抓,据警方称,他在一起抢劫案中威胁杀死一位匈牙利人。他与爆炸有没有关联呢?目前尚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公投在即,警方释放这个消息,仿佛是在故意暗示什么。

在自2015年以来的欧洲难民危机之中,欧尔班政府一直扮演着欧盟内部的“刺头”角色,让布鲁塞尔的政治家们头疼不已。欧尔班所属的匈牙利执政党青年民主党于2014年4月议会大选中赢得国会国会2/3席次,两年以来,匈牙利反对派势力弱小,执政党牢牢控制局面。不仅青年民主党是右翼疑欧政党。该国的第三大政党“尤比克争取更好的匈牙利运动”(匈牙利语:Jobbik Magyarországért Mozgalom)在疑欧与排外方面走得比执政党更远,经常被媒体及其政党对手称为新纳粹、新法西斯、反犹主义、反罗姆(即所谓的“吉卜赛人”)主义和恐同政党。综合来看,“疑欧”势力在匈牙利势力强大,而且还将长期主导政局,这恐怕是欧尔班如此坚定地做“刺头”的国内原因。

 

布达佩斯爆炸: 恐袭疑云与难民危机

金碧辉煌的匈牙利王宫夜景 海裔 摄于布达佩斯

 

关闭国门

早在2015年难民潮爆发之初,欧尔班政府就对难民持强烈的拒斥态度。 2015年6月17日,匈牙利政府宣称要在南部边境与塞尔维亚交界处筑起4米高、175千米长的隔离墙。对此,欧盟委员会警告欧盟成员国抵制那些违反成员国义务的行为,敦促匈牙利等国通过其他方式处理非法移民流入问题。然而匈牙利我行我素,到了8月底,隔离墙建筑工程第一阶段完工,总理欧尔班宣称年底将完成全部工程。

9月3日,尽管布达佩斯的国际火车站出现了移民骚乱,欧尔班仍在为其内部的移民处理措施辩护,并对德国和欧盟未能阻止外来移民进入欧洲进行了批评。9月4日,匈牙利国会通过《国家边界法》修正案,新法允许匈牙利政府在边境地区设立过渡区以安置外来移民,直至避难申请程序结束。同日国会还通过特别程序通过了政府提交的一揽子法律修正案,其内容包括:采用特殊程序处理避难申请,难民局必须在避难申请提交日起8日内对是否接受申请作出决定,加重对人口走私的惩罚,政府可宣布进入“大规模移民引发的危机状态”,惩罚非法跨越和破坏边界围墙以及阻挠围墙建设,等等。11天之后,这一系列法律修正案生效。匈牙利通过加急程序处理难民申请,几乎拒绝一切经南欧进入匈牙利境内的难民的避难权申请,难民在申请被拒之后马上被驱逐出境,没有任何上诉的机会。

2015年9月14-15日,匈牙利警方封锁了塞尔维亚边境移民通道,扣押非法过境的移民。9月18日,匈牙利开始在与克罗地亚(同样是欧盟成员国,却非申根地区)交界处建造另一座围墙。两周之内,数万从克罗地亚到匈牙利的难民,大多数都改去了奥地利边境。10月16日,匈牙利宣布将同克罗地亚关闭移民绿色通道,次日起,每天都有数千移民转而前往斯洛文尼亚。随着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加强边境管控,一些难民绕道罗马尼亚,再从罗马尼亚进入匈牙利。匈牙利相应加强了对本国与罗马尼亚边境的管控。

 

布达佩斯爆炸: 恐袭疑云与难民危机

俯瞰多瑙河 海裔摄于布达佩斯

 

拒绝批评

匈牙利政府对国内涉难民法律的修改,引起了欧委会的深深担忧。2015年10月6日,欧委会司法委员就相关法律修改致函匈常驻欧盟代表处,认为相关修改与欧盟法律有不少冲突,如:拒绝所有经匈塞边界进入匈牙利的难民的申请;把越界行为定为刑事犯罪;关押越境者;赋予军队边界治安权限;未向难民提供就拒绝申请的决定提出上诉的可能性;不尊重儿童权益等。2015年12月9日,欧委会决定启动对匈牙利政府“违背义务”的调查程序,指控匈政府违背人道主义,侵犯人权。

联合国难民事务总署在2016年5月公布的“国别报告”中也批评匈牙利“违犯国际义务”。报告指出,自从建造拦障以来,到达匈牙利的难民只能在所谓的“中转地带”递交避难申请。然而这些地方的环境条件不符合欧盟和国际的标准,申请者得不到适当的办事程序的保障,也没有行动自由。匈牙利政府宣布塞尔维亚、马其顿和希腊是“安全的第三国”,但欧盟其他成员国都没有这样做,联合国也没有建议向这些国家遣返难民地位的申请者。

在外部压力之下,匈牙利政府保持强硬姿态。2015年12月3日,总理欧尔班宣布匈牙利当天已向欧洲法院递交诉讼状,反对欧盟按照配额强制分摊移民。在国内,欧尔班总理甚至搬出匈牙利宪法来论证其立场的合法性。2016年4月25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庆祝匈牙利新宪法五周年的一次活动上表示,匈牙利宪法禁止“伊斯兰化”,因宪法意在保护匈牙利语言和文化,因此政府不得不反对任何可能危及上述原则的大规模移民。

2016年5月4日,欧盟委员会建议对拒绝难民分配的国家实施罚款,数额最高达每人2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86.54万元),罚款将被转移至难民的替代接受国。欧尔班提出强烈反对。他在接受科舒特电台采访时指出:7年内,布鲁塞尔补助每个匈牙利人大约4千欧元,然而一个难民却值25万欧元,这笔数字相当于一名匈牙利普通公民39年或39年半不吃不喝不消费才能攒下的收入。在采访中欧尔班还表示,要通过全面公决来阻止布鲁塞尔的计划。话音刚落不久,5月10日,匈牙利国会即以136票赞成、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举行全民公决的决议。

 

布达佩斯爆炸: 恐袭疑云与难民危机

国会大厦夜景 海裔 摄于布达佩斯

 

不会退欧

不过,尽管匈牙利政府对欧盟很强硬,但像英国那样退出欧盟的概率还是非常低的。在英国脱欧公投前夕的6月20日,欧尔班直接购买了当日《每日邮报》的一个整版广告,呼吁英国人选择“留下”。决定匈牙利政府这一态度的,可能有两个因素,第一是匈牙利从欧盟的转移支付中获益,过去7年中获得了250亿欧元的资金,因此留在欧盟内是有利可图的;第二是有25万至30万匈牙利人在英国工作。欧尔班更希望英国能留在欧盟内部,以便安置匈牙利的剩余劳动力,同时对德法起到制约作用。

在6月24日英国公投结果宣布之后,欧尔班第一时间表态称,英国公投结果显示欧盟必须聆听欧洲民众的心声,在一些众人关心的课题如移民问题上,采取贴近民意的应对方案。精明的欧尔班政府再一次利用了英国公投的政治剩余价值,对欧盟施加压力。

随着欧盟内部爱唱道德高调的那些政府逐渐尝到了难民危机的苦头,欧尔班的日子正在变得比以往更好过。9月中旬,卢森堡外交部长阿瑟伯恩在德国《世界报》上狂批匈牙利,认为匈牙利对难民的态度过于恶劣,应当被逐出欧盟。但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的回应耐人寻味:“卢森堡外长的观点不是欧洲共同的立场。”德国的执政联盟在2016年的一系列地方议会选举中节节败退。在刚刚结束的柏林地方选举中,首次参选的极右政党德国选择党(AfD) 获得了高达14.2%的两位数选票,而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得票显著下滑,很可能无缘于柏林市的执政联盟。许多选民并不是真的支持AfD的政纲,而只是想用选票来惩罚一下执政联盟。在这一背景下,执政联盟唱道德高调的国内政治代价越来越大。

而对卢森堡外长的激烈批评,匈牙利外长齐扎尔托当时是这么回应的:“阿瑟伯恩过着教条的、自负而坎坷的一生……,离布鲁塞尔仅几公里。”这大概也是匈牙利政客心目中的布鲁塞尔的形象:凝聚欧盟的伟大的人权理想,在冷酷的现实面前,过于“教条、自负”,而欧盟一体化的事业将注定“坎坷”。

但无论欧盟一体化是前进还是倒退,身段灵活的欧尔班政府,看来总是能够在欧盟内部找到最合适的生存之道,既享受欧盟的好处,又努力避开相应的义务和代价。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