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制定对策有效抵御全球动荡冲击

早在2015年全球经济就已经陷入了严重困难,但是,美国官方声称国内生产总值保持持续增长,特别是新增就业人数大幅度增长,股市保持大牛市态势屡屡创下了历史新高。但是,美国百业萧条根本就不存在吸收大量就业的经济增长点。美国制造虚假复苏舆论和股市泡沫误导世界各国,是为了促使各国误判军情以配合美国经济金融攻势。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中国应制定对策有效抵御全球动荡冲击

【摘要:早在2015年全球经济就已经陷入了严重困难,但是,美国官方声称国内生产总值保持持续增长,特别是新增就业人数大幅度增长,股市保持大牛市态势屡屡创下了历史新高。但是,美国百业萧条根本就不存在吸收大量就业的经济增长点。美国制造虚假复苏舆论和股市泡沫误导世界各国,是为了促使各国误判军情以配合美国经济金融攻势。中国应该认识到准确判断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走势,是中国制定正确的改革发展政策和抵御美国经济攻势的前提。】

当前美国媒体竭力将全球经济疲软和股灾嫁祸中国,是为在全球经济形势更加恶化时寻找替罪羊,甚至可能煽动对中国进行种种制裁并提出苛刻的经济、政治要求。中国应正确分析全球经济病因才能有效反击美国的嫁祸舆论,同时制定对策有效抵御全球经济动荡冲击并克服产能过剩。

一、美国可能误导各国对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

早在2015年全球经济就已经陷入了严重困难,以美元计价的全球国民生产总值大幅度下降了3.4%,反映国际贸易的波罗地海干散货指数出现了惊人下跌,比较2014年同期大幅度下降了60%,甚至低于2008年全球危机时的最低水平。这是除了全球经济衰退之外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反映早在2015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很可能已陷入衰退。由于油价暴跌带动了煤炭、矿石、初级产品价格下降,俄罗斯、巴西、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陷入了经济衰退。罗杰斯明确指出了应担忧的是世界经济而不是所谓中国问题,他谈到“世界各地都因经济衰退而苦不堪言,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已经正式陷入衰退。在欧洲,事情也是灾难性的”,美国是全球经济困难的真正根源而中国只是受害者。但是,2015年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坚持声称经济形势依然乐观,国内生产总值、就业和股票市场的增长态势良好,这误导世界各国认为仅仅是部分地区出现了局部性问题,难以像2009年那样采取步调一致措施应对全球衰退,美国反而可以任意加息加剧世界各国的经济困难,任意抛售石油战略储备加剧油价下跌和全球衰退。

当前全球经济动荡并非来自中国而主要来自最大经济体美国,其拐点来自2014年下半年美国联合沙特打压油价,导致全球各国包括美国的基础工业陷入严重衰退,美国石油、采矿、冶金等行业众多企业大量裁员,通过产业关联导致整个工业和服务业都陷入衰退。

2015年的前三个季度,美国的出口大幅度下跌了11%,国内批发贸易销售额也下降至上次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国内的公路、铁路、航空运输量都呈出现逐月下跌,市场疲软导致商品库存不断积压并影响到了工业生产,库存与销售比例上升到上次经济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受此影响美国衡量制造业活动的重要指数ISM指数出现了明显下跌。美国大公司的债务违约、裁员也上升到自上次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是,美国官方声称国内生产总值保持持续增长,特别是新增就业人数大幅度增长,股市保持大牛市态势屡屡创下了历史新高,误导各国忽视了全球早在2015年全球经济就已经陷入了严重困难,经济包括美国陷入衰退的严重程度。2015年前三季度,美国的商业、餐饮、金融等服务业也陷入严重不景气,塔基特大型连锁超市关闭了众多分店并大量裁员,麦当劳也关闭了700多家亏损分店,金融业有700多家对冲基金破产、倒闭,其中不少同石油垃圾债券及金融衍生品有着密切关系。美国百业萧条根本就不存在吸收大量就业的经济增长点,暴露出官方的经济增长和失业统计数据存在严重掺水造假。

美国制造虚假复苏舆论和股市泡沫误导世界各国,是为了促使各国误判军情以配合美国经济金融攻势。孙子云:“兵者,诡道也。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中国应该认识到准确判断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走势,是中国制定正确的改革发展政策和抵御美国经济攻势的前提。美联储声称美国经济形势良好就可将全球注意力集中于中国,美国就可大胆加息操纵美元走强以加快美元回流,加剧各国股市、汇市困难并重点打击俄罗斯、中国,同时像罗杰斯说的那样将受害者中国当作替罪羊。中国舆论反击美联储坚称经济形势良好的指鹿为马态度,迫使其放弃加息人为操纵汇率将会为中国节省大量股市、汇市维稳资金。中国媒体还应宣传中国增加石油战略储备有利于稳定油价和全球股价,美国此时抛售石油战略储备则不利于维护全球经济和股市的稳定。

二、中国应对全球生产过剩危机的对策

1.中国应深刻认识美国联合沙特操纵油价暴跌背后的深层原因,认识到美国作出种种诡异举动与其世界经济解体战略的联系。美国战后社会改良时期采取了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政策,推荐各国实行资本账户和利率、汇率管制以限制各种投机,因为汇率、利率等重要价格波动过大不利于经济发展和对抗前苏联。1974年,南方国家联合斗争通过了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的联合国决议,要求西方经济让步、分享社会改良成果并扶植南方国家工业化。1975年,美国高层启动了遏制南方愿望和维护美国霸权的研究项目,通过了促使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的新战略并抛弃社会改良成功经验,转而推行金融自由化放纵投机贪婪人为制造金融动荡和危机,促使能源、原材料价格、汇率、利率等剧烈波动破坏各国实体经济。美国的世界经济解体战略有许多半公开的文献记载,即不进入大众传媒和教科书但在专业杂志、书籍中公开发表,中国应调动多方面力量借鉴侦探科学方法弄清美国重大战略意图,促使政府相关部门、经济界、金融界对此有充分的了解,制定有效对策抵御美国对中国重点实施其世界经济解体战略。中国应该借鉴公安部调查外资介入股市的成功经验,运用侦探科学方法鉴别美国复苏舆论的真伪及其战略战术意图,知己知彼识破美国的虚假复苏和栽赃嫁祸中国的舆论攻势,抵御美国反复制造中国大股灾、人民币汇率动荡的金融攻势,同时加强舆论反击促使各国认清罗杰斯所说的真正问题根源。

2.中国应该借鉴西方社会改良时期经验加强资本账户管制,警惕美国操纵利率、汇率杠杆诱导热钱涌入、涌出,如施压人民币升值鼓励美国热钱涌入炒作中国股市、楼市泡沫,加息促使美元回流和人民币贬值刺破泡沫“剪羊毛”掠夺,配合油价暴跌引发的基础工业衰退逐步扩散到整个经济,诱发生产过剩与泡沫破灭相互交织的特大混合型经济金融危机,以实现其加速世界经济解体和维护全球霸权的战略目标。中国应抵御美国官方和垄断财团操纵重要价格干扰市场正常运行,否则重要价格的剧烈波动可能诱发市场失灵和经济金融危机。中国应警惕放松资本管制后美元外逃消耗过多外汇储备,美国趁机借助嫁祸中国舆论如政府干预过多、国企腐败、效率低等,逼迫中国实行彻底的金融自由化和私有化丧失经济主权,越按美国要求改革越被动直至发生政治经济动荡。

3.中国应该始终保持政府监管以实现促进实体经济的市场化,防止破坏实体经济的泡沫化、投机化和资本操纵化。中国应警惕重要价格如油价、利率、汇率等剧烈波动,当供求缺口和价格波动不大时市场机制能自发调节恢复均衡,但是,供求缺口和价格波动过大时市场机制就会失灵并难以恢复均衡。西方经济理论难以解释重大价格剧烈变动引起的市场失灵,中国应重视发展新的市场失灵理论来指导政府科学干预市场,有效纠正市场失灵现象以更好发挥市场经济的调节作用。

当前,美国联合沙特人为制造过大的石油供过于求缺口导致油价暴跌,引领煤炭、矿石、钢、铜、铝价格暴跌超出基础工业承受能力,市场机制难以通过减少供应自发恢复供求均衡和价格稳定,反而会通过产业关联导致经济陷入衰退加剧生产过剩和价格下跌。美国金融资本和沙特主权基金可通过作空石油期货获取暴利,全球各国基础工业却因油价暴跌陷入衰退并蒙受惨重损失。中国不应将美国人为操纵价格当作市场价格,恪守政府不干预教条对美国操纵价格坐视不管,如美国故意在油价低迷时抛售石油战略储备以加剧油价暴跌。中国应弄清美国操纵各种重要价格变动趋势的战略目的,有针对性采取措施挫败其战略图谋和市场操纵手段。

4.中国应正确判断基础工业和整个经济的产能过剩原因,不能简单用国有企业、政府干预来解释,众多行业的过剩产能绝大多数都是适应市场需求建立起来的,许多企业曾经取得过良好效益并非效率低下的僵尸企业。美国救市计划主要围绕虚拟经济并很少流向实体经济,从未实施过类似四万亿的基础建设刺激经济计划,但是,美国的钢铁、铝、煤炭、石油巨头也都陷入亏损并大量裁员。美国跨国公司的裁员、债券违约情况比中国国企严重得多,大多数裁员属于永久性而不像武钢那样只是让职工放长假,私营企业债券违约上升到上次危机以来最高水平远远超过了中国的六家违约。石油、采矿、冶金等行业的大企业一般工资收入较高,其陷入衰退严重削弱社会需求并影响到整个工业和服务业。中国基础工业出现大量过剩产能不是因为市场供求发生了自然变化,而是美国联合沙特人为操纵油价剧变诱发了全球基础工业衰退。

5.中国面对全球经济疲软和基础工业衰退的形势,不应简单放弃行之有效的加强基础建设抵御危机办法,还应坚持“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加强全球基础建设的既定方针。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还很落后但基础工业也陷入衰退,世界各国的基础工业经历了一年的破产倒闭、裁员,市场恶化、价格下跌并未好转反而正向整个工业扩散,这已经不是部分国家问题而是全球恶性循环危机连锁反应,担忧刺激产能过剩就放弃基础建设可能反而加剧产能过剩。美国专家认为世界经济复苏需要油价至少恢复到60美元以上,2008年危机后石油价格暴跌到30美元仅仅持续了较短的时间,其后大幅度反弹对全球经济复苏起到了良好作用,但是,当前美国官员预测油价将长期低迷并抛售石油战略储备雪上加霜,显示出美国将故意采取长期打压油价以促使世界经济解体的战略方针。中国应该采取措施挫败美国将油价长期保持在萧条水平的企图。

6.解决上述问题的最好办法是全球各国达成一种稳定价格的协议,允许油价围绕市场正常时期平均价格的一定范围内浮动,共同将人为制造价格暴涨暴跌的恶意操纵者排除在市场交易之外。价格的适度波动有利于市场调节自发恢复供求均衡,价格的暴涨暴跌则会导致市场失灵并难以恢复供求均衡,当前全球基础工业的企业纷纷倒闭反而加剧价格下跌,价格暴涨暴跌最终将会沉重打击供给者和需求者双方,因而出现这种情况时应像保护农业一样实行保护价格。当前在少数霸权国家干扰难以达成全球范围稳定价格协议时,中国应该争取在战略伙伴国家之间实行稳定价格协议,大体要求70%交易量保持在正常时期价格的70%水平,协议以人民币支付并与购买中国消费品和工业品挂钩。这样虽然不能消除却可减少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所带来的冲击,巩固中俄战略合作消除未来油价暴涨对中国的潜在威胁。

7.中国应从舆论上揭露美国操纵油价剧烈变动对各国的危害,促使各国都充分意识到重要价格剧烈动荡会导致市场失灵,西方经济学存在自由放任教条谬误并忽视上述市场失灵缺陷。中国应倡导石油生产国或消费国都不贪恋高油价或低油价,应该具有长远战略眼光接受对双方有利的稳定价格协议,时刻防备美国操纵油价暴涨暴跌轮番打击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的石油供应或消费企业也不应贪恋高油价或低油价,也应具有长远战略眼光接受对双方有利的稳定价格协议,时刻防备美国操纵油价暴涨暴跌轮番打击生产企业和消费企业,生产者或消费者受到极端价格损害都会导致双输局面。

中国应重视吸取前苏联在油价政策方面的经验教训。1973年沙特操纵油价暴涨时全球各国普遍陷入了滞胀,前苏联东欧国家因实行稳定油价避免了全球衰退冲击。但是,20世纪80年代前苏联要求东欧国家接受国际市场油价,虽然暂时获得高石油收入但却导致了东欧经济的不稳定,同美国操纵利率飘升引发的外债危机一起引发了波兰动荡,前苏联本身也由于高石油收入导致了财政对油价的高度依赖,美国选择适当的时机联合沙特操纵油价暴跌打击前苏联的弱点,造成前苏联外汇骤减加剧物资供应紧张以动摇其制度信心,促使戈尔巴乔夫走上了瓦解社会主义的灾难性改革道路。

8.中国改革不应简单强调国内价格与国际市场价格接轨,必须设法防止美国为维护霸权反复操纵价格暴涨暴跌的危害。中国应考虑采取措施对基础工业的大中型企业实行保护价格,否则面对着萧条价格即使是降成本、减税负也难以避免亏损,特别是普遍的减薪裁员降低成本会导致需求萎缩并加重亏损。中国实行保护价格不应靠财政补贴而是要求上下游行业的大型企业主动配合,特别是发挥国有企业相互合作承担社会责任维护稳定的优势,大体要求70%交易量保持在正常时期价格的70%水平,保护价格仍然会低于正常时期市场价格完全能为下游企业所承受,政府向积极配合的下游企业提供优先采购等优惠政策。

保护价格主要针对上游行业各方面素质较好的大型企业,有利于加快淘汰上游行业的落后中小企业的过剩产能,避免盲目的市场竞争反而保留逃税、污染严重的违规企业。国有大型企业依法纳税并承担较多的社会责任,起着维持有效需求和阻止经济减速扩散的重要作用。

9.中国还应进行重新塑造供给侧机制的改革,促使其能够适应国际市场需求的急剧变化。中国政府应协调接受保护价格的企业共同限制生产过剩、产能过剩,共同协调行业投资规划避免重复投资再次形成过度竞争,共同加大科研开发力度解决治理雾霾等环境污染瓶颈,合理分工、加快开发新能源、新原材料并且培育行业的新增长点,政府采取财税信贷优惠扶植围绕治理紧迫社会问题的科研开发,这样上游行业的众多企业避免衰退并保持充足的购买力,也有利于下游行业的众多企业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平稳运行,既是能扩大内需并缓解生产过剩矛盾的需求侧改革,又是通过科技进步提高效率和寻找新产业增长点的供给侧改革。

10.中国应坚持习近平主席的政府调节与市场调节两手并用思想,认真探索如何在不同条件下将两种调节更好结合起来,如出现市场失灵时能够采取果断而恰当方式进行政府干预。西方国家垄断资本不断积累操纵政府干预市场谋求私利的经验,如操纵政府干预进行殖民扩张和巨资救市挽救僵尸私人银行,却宣扬种种理论教条阻止社会各界和中小资本借助政府维护自身利益,中国必须破除这些教条不断积累发挥政府作用的经验,才能在适当的场合采取适当的手段维护社会利益。

市场调节容易诱发重复投资、过度竞争和产能过剩,客观上需要有计划调节帮助限制市场失灵的弊端,现实中就出现了国企承担社会责任受到私企欢迎的例子。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吸引了水泥、医疗设备等行业的众多困难私企入股加盟,共同限制生产过剩取得了扭亏为盈的显著效果。应将这种成功经验推广到更多的产能过剩行业,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也应借鉴这种经验帮助企业脱困。由此可见,计划协调和国企并非就是洪水猛兽。中国应充分发挥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相结合的独特优势,创造出优越于西方的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

11.中国应探索在不同条件下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方式。成熟产业的市场容量有限易于发生过度竞争。中国以前认为国际市场似乎是有充分发展空间的旷野,但是,现在发现由于美国霸权战略和频发的全球经济金融危机,易引发生产过剩危机,因此,中国应该高度重视陈云同志提出的“四大平衡理论”,在新形势下不追求绝对平衡而注重避免重大失衡,采取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办法确定适度开放,避免过深卷入国际市场反复蒙受西方经济危机冲击,纠正外贸账户和资本账户严重失衡的苗头。当前全球经济疲软导致了外部市场需求骤然萎缩,中国应采取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办法防止经济危机,避免国际市场的急剧萎缩引发产能过剩和生产过剩危机,防止国际热钱的骤然涌入、涌出引发外债、外汇危机。

12.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与进一步开放相结合。要真正启动内需。五大理念,落实到共享,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这就要把分配问题提到重要位置。当前美国主张通过TPP、私有化、金融自由化放纵大资本逐利自由,这种增加资本属性而削弱社会属性的结构改革,将会导致内需不足和生产过剩的矛盾更加突出。中国应借鉴西方社会改良时期推行的供给侧改革,侧重于扩大社会属性、职工属性而限制资本逐利的贪婪,包括当年大力发展国企、职工参与管理、职工持股、利润分享等,既能提高效率又能扩大需求创造出了平稳经济增长奇迹,美国故意贬低当年成功经验以防止发展中国家效仿。华为公司调动广大职工积极性的股份合作制改革,促使众多职工充分分享在国内外市场创造的巨额利润,就是能够在提高效率同时创造出强大内需的供给侧改革,华为公司在西方跨国公司利润普遍萎缩时高速增长,就是因为职工广泛持股激发奋力拼搏精神克服了行业衰退不利影响,在行业市场萎缩时保持了高速增长并稳居世界第一,中国应在国企、私企、股份制企业广泛进行推广华为经验的大量试点,既是能激励企业职工全力拼搏克服经济危机逆境的供给侧改革,也是能为职工、股民带来更多财富扩大内需的需求侧改革。

【杨斌,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杨斌教授的微信公众号为yangbin999】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9/31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