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解放军登岛之后,诸如筹建爱国政党,组织五级选举之类取悦西方的面子工程统统不要。台湾现有的政治体制必须改变。目前台湾的这种假的、金钱的、民粹主义的所谓民主政治制度必须彻底改变。因为现实已经证明,这种政党恶斗的所谓民主制度,被台湾政客们引以为傲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用合法手段不断内耗,并不能给人民带来任何真正的福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

 

【摘要:解放军登岛之后,诸如筹建爱国政党,组织五级选举之类取悦西方的面子工程统统不要。台湾现有的政治体制必须改变。目前台湾的这种假的、金钱的、民粹主义的所谓民主政治制度必须彻底改变。因为现实已经证明,这种政党恶斗的所谓民主制度,被台湾政客们引以为傲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用合法手段不断内耗,并不能给人民带来任何真正的福祉,只能给政客们提供操弄的机会,搞不好还要弄的整个社会或者国家四分五裂,目前台湾社会的族群撕裂本身就是一个例子。】

前段时间,看了《察网中国》微信公众号推送的旅美社会学家李毅教授关于台海问题的最新文章《台海形势的三个想不到》,对其观点深以为然。我也首先是在朋友圈中读到他的《李毅台湾观选总结:和平统一 已无可能》一文后才知道并开始关注他的,当时立即上网把他的前10篇观选记都搜出来并逐一分享在微信朋友圈中了。为此我还专门上网查询关于他的介绍,可惜当时网上关于他的资料非常少,他在文章中提到的某些文章也没有搜索到,也没有查到大陆是否有其著作出版,颇为遗憾。但总的来说,李毅教授关于台海问题观点的99%我都是赞同的,包括他对其它人文章观点的回应点评,我也是赞同的,也就是说他所赞同的我也赞同,他所不认同我同样不认同,如和平统一台湾已无可能,因为修改台独教科书没有可能;武统台湾没有代价,只有收益;邱毅6招遏制台独的手段可用但用了也不能实现和平统一等等。

包括李毅教授提到的由于他《和平统一 已无可能》一文而引发的一些海内外的评论文章,以及大陆其他人如王洪光、金灿荣等人的独立文章,大多数我也都拜读过,这些文章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它们焦点都集中在如何解决台湾统一的问题上,即是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至于说统一之后怎么做,我尚未见有人来论述,只有李毅教授正式提出了一套完整可行的措施建议,李毅教授的建议自然是基于他和平统一台湾不可能,武统才是唯一选择的这个基本判断而做出的。他就如何尽快成功武统也提出了四点切实可行的建议,这四条建议每一条都很务实,具有很强的操作性,非常好,我都十分赞同,但这属于武统的前期预备工作,不属于大军登岛后的工作,在此不再重复也不讨论。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关于武统及成功后解放军上岛之后的行动,他有六点建议,要点如下:

第一,尽快武力统一台湾,使用尽可能大的兵力与火力,速战速决。

第二,在动手之前,中央对台办政党局(李毅建议撤销国台办后成立的新机构),尽快筹组台湾叁个新的爱国政党:中国国民党,中国民主进步党,中国青年党,准备在大军上岛后,适时恢复五级选举,民主选举台湾省长、台湾省议会,等五级官员。

第叁,尽快修改台湾大中小学教材,拨乱反正,坚决删除一切去中国化、两国论、一边一国论、仇中反中、鼓吹台独、反对统一的内容,恢复台湾省是中国的一个省、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台独是汉奸的教材内容,准备在大军上岛后,立即颁行新教材。

第四,尽快全面修订台湾现行所有法律,特别是经济法规与行政法规,把中华民国某某法,改为中国台湾省某某法,大军上岛后,立即颁行。

第五,尽快拟定写明大军上岛的《两岸和平协定》,在开战前要求台湾当局签署,大兵压境,兵临城下,以武力为后盾,争取实现解放大军和平登上台湾岛。

第六,出于底线思维,准备最多移民台湾2500万人。大军速战速决上岛后,如果经济能够迅速恢复,五级选举能够迅速恢复,社会能够很快安定下来,可以不考虑大规模移民。如果台独顽固分子,执迷不悟,继续捣乱,破坏社会稳定,就立即大规模移民。台湾17个县市,哪里不安定,就往哪里移民,哪里越不安定,就往哪里多移民,如果全台不安定,就最多移民2500万。

上述六点,除了第二点全部及第六点中部分建议外,我全都赞成,不赞成的是第二点全部及第六点中关于五级选举的建议,为什么呢?

我认为李毅教授提出的这部分建议可能是因为其受到了一个固有观念的影响和限制,还没有跳出这个固有观念所划定的条条框框,也许是因为这个观念太过深入人心了吧,大家就很容易在无意识之中被其所牵引。这个固有观念就是“一国两制”。

通过政党在台湾进行所谓的“五级选举,民主选举台湾省长、台湾省议会,等五级官员”这有一个基本的前提条件,就是“和平统一”!只有在和平统一的前提下,台湾才有可能成为不同于中国其他一般省区的类似于香港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台湾的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台湾可以享有高度的自治权,拥有在台湾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党、政、军、经、财等事宜都自行管理;可以同外国签订商务、文化等协定,享有一定的外事权;有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军队也不派行政人员驻台(形同武装割据的国中之国)。

也就是说,和平统一对台湾的最大“好处”是维持台湾现有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的不变,也就是台湾资本主义制度现状基本不变,甚至还可以保留军队,换句话说,台湾现状是否改变,完全取决于统一的方式,和平统一,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持不变,如果是非和平即武力统一的话,那么自然而然,上面这些“好处”肯定是要变化的,而且是必须变化的。

至于武统后这些“好处”应该如何变化,李毅教授提出了他的建议,核心是“适时恢复五级选举,民主选举台湾省长、台湾省议会,等五级官员”,也就是最大限度地维持台湾现有政治体制的现状。

对此,我完全不能同意,特与李毅教授商榷。

我认为武统台湾后最大的变化就是政治制度,也就是台湾现有的政治体制必须改变。目前台湾的这种假的、金钱的、民粹主义的所谓民主政治制度必须彻底改变。因为现实已经证明,这种政党恶斗的所谓民主制度,被台湾政客们引以为傲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用合法手段不断内耗,并不能给人民带来任何真正的福祉,只能给政客们提供操弄的机会,搞不好还要弄的整个社会或者国家四分五裂,目前台湾社会的族群撕裂本身就是一个例子,国外乌克兰的经历也是这样一个反面教材,所以不能再让类似的丑剧在台湾上演,折腾台湾老百姓,进而甚至影响到整个中华民族的团结和崛起。

所以,我认为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也就别扭扭捏捏惺惺作态了,解放军登岛之后,什么筹建爱国政党,组织五级选举之类取悦西方的面子工程统统不要,应该首先实行军管,同时立即成立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委(能提前成立更好,登岛后直接展开工作),并宣布台湾的基本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共产党是台湾的执政党,其它政党可参政、议政。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但在军管期间,先要取缔一切隐性和显性台独性质的政党,包括国民党。据李毅教授介绍,台湾真正一直愿意做中国人并且长期坚持统一的只有国民党黄复兴党部,所以,他们可以信赖和依靠,可以首先批准并允许他们活动。其它所有政党必须重新注册登记,获得政府(军管会)批准,没有批准的一律非法,禁止活动,所有新成立注册的政党(数量最好不超过三个:分别代表北部中部南部或左中右)必须有广泛的代表性,必须在党章中明确规定承认并拥护台湾新的政治制度,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自愿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参政、议政,不得从事任何分裂和反共的活动,至于国民党,也必须重组,或者由国民党黄复兴党部全面替代,总之,国民党想要合法存在也必须和过去决裂后重生,否则只能解散。与此同时,公布一份台独分子名单(战前公布也行),对死硬的台独分子一律按战犯论处,必须绳之以法。

在军管期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尚不能马上建立起来并运转良好,就借鉴参照建国初的政治协商会议制度,先采取政治协商的方式确定台湾省的省长,各县市的县市长,当然他们首先都必须是共产党员或者共产党推荐的人士,而不是什么五级选举出来的什么党的党员(完全不必浪费不必要的选举资金),必要的话,对台湾社会也要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当然,现在的改造方式方法可以和建国初期的改造方式方法有所不同,可以与时俱进,采取多数老百姓易于接受的方式。这个改造的主要目的是彻底敲碎台独分裂势力的经济基础、社会基础,逐步建立起和大陆一致的制度,什么时候建立起来和大陆一样的社会政经制度并且运行良好,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军管。

我之所以提出与李毅教授完全不同的建议, 不完全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而主要还是为台湾2300万老百姓的真正福祉考虑的,因为一国两制下的完全资本主义,特别是政治上的所谓议会民主制度已经被证明既不利于其治下民众福祉的真正获得和保障,也不利于国家的团结和长治久安,仅仅是为政客们愚弄百姓,操弄权柄提供了方便和法律保障, 同时还容易成为各种反华甚至肢解中国势力的桥头堡和大本营,因为在那种制度环境下,只要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一切都可以合法地冠冕堂皇地进行,比如弹丸之地的香港,连自来水都不能自给自足,却可以大闹独立,甚至理直气壮地打着港英政府的旗帜来闹,明明是彻头彻尾的卖国求荣、数典忘祖的汉奸小丑们的非法活动,但香港政府和人民对此却无能为力,任其野蛮发展。

说到目前的香港社会,我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只要香港人民自己愿意折腾,他们就可以使劲折腾,不要陆客访港购物,不用政府动员,我们就会自觉地尊重他们的愿望而选择不去,这没有关系,也吓唬不了谁,对我们也没什么,完全可以予以理解和尊重。这里我只想提出一个问题,在香港目前的政治制度中,任何政党和个人,都有权参与立法选举,有机会成为政府官员,但为什么香港政府和立法会中反而没有共产党员?难道香港政府和立法会中有共产党员违法?如果这是真的,则是极其荒唐可笑。如果说香港政府和立法会中有共产党员就不符合资本主义制度的特点和要求,则这更是胡说八道了,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和议会中都有共产党员,像在尼泊尔,共产党甚至一度成为议会多数而直接执政,在印度也有好几个邦是共产党执政,很多西方国家甚至包括俄罗斯的议会和政府中,都有共产党员的职位或者席位,为什国外的资本主义制度都可以有共产党参政议政甚至执政,而香港就不可以呢?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香港什么人都可以成立政党,都可以自由发展自己的党员并参与立法会的选举,那么香港社会中有没有共产党组织呢(中资机构中的不算)?如果有,为什么没见到当地党组织发挥作用,也没见有党员参与议会选举和政府机构,如果没有,这是为什么?难道两制中的所谓资本主义制度必须排斥共产党吗?别说执政,就是参政都不行吗?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我没有仔细研究过《基本法》,不知道《基本法》中是否有共产党员不能在香港政府中任职的规定,也不知道是否有禁止共产党参与立法会选举的内容,更不清楚在香港市民中成立共产党组织并发展党员是否违法的,但是,无论《基本法》是否有这样的不合理规定,现实情况就是香港的行政首长不是共产党员,香港的政府官员中没有共产党员,香港立法会中也没有共产党的半个席位,也就是所谓的一国两制下的港人治港其实就是排斥港人中的共产党员治港,无论这个共产党人多么优秀,多么有能力,多么大公无私,多么全心全意为港人服务,都不行。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那么,这个完全排除共产党员的香港执政团队的执政能力如何呢?如果非常好,老百姓非常满意也非常拥护,没有共产党员,我们完全理解 并支持,因为我们在香港没有自己的私利,只要有利于香港人民的真正福祉,我们可以不在意是否有共产党员参与政府,这至少还可以证明排斥共产党的港人治港是成功的。但遗憾的是,历史现实已经证明,这个完全排斥共产党的执政团队的执政能力实在不能令人恭维。面对有明显证据证明有外部反华势力幕后支持策划的“占中”闹剧,以及港独分离势力的极端膨胀等事件,即便面对广大市民“要法治”“要未来”“保饭碗,为生计”的强烈呼声,香港执政团队居然在长达近3个月的时间里,完全无视民众合理呼声而对非法“占中”束手无策(这在同为四小龙的其它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新加坡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在此我忍不住要我用我的小人之心度一下他们的君子之腹了,如果香港执政团队不是真的没办法而是想以此为筹码来和中央政府讨价还价的话,那只能证明这个执政团队的无能、幼稚、愚蠢和鼠目寸光了。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联想到1997年回归以来面临的历次危机的时候,香港执政团队的举措基本上也是乏善可陈,如果不是中央力挺香港, 香港一定会像其它如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一样,早在1998年就被索罗斯狠狠的剪了一次羊毛。自97回归后至今,香港已历三届执政团队,行政长官及其政府官员都是香港社会的所谓精英人物,但冷酷的现实是回归后的“港人治港”没有把香港治理得更美好,至少是普通市民的生活水平没有与时俱进的提高,更没有享受到香港发展带来的种种好处,除了房价一路高涨之外,特别是香港近几年发展几乎停滞不前、社会内耗不断的局面至今未有改观

无论是香港的发展速度还是发展潜力、前景,与其相邻的深圳、广州的飞速发展相差不是一星半点。预计深圳、广州今年的GDP将全面超越香港,而深圳的人均GDP早在2014年就超越了香港,逼近新加坡,香港就更别和上海新加坡相比了,这足以充分证明了香港历届执政团队事实上的执政无能。

好好的一个香港,经济上让他们给治理的一团糟,社会和谐上让他们给整的四分五裂,没有共识,没有和谐,没有社会凝聚力,没有安定团结,没有稳定发展,没有社会进步,只有党同伐异、无休止、无原则的扯皮和逢中必反的傲慢与愚昧,100多年来从未进行过包含爱国主义内容的国民教育的香港(全世界只有未开化的原始部落才有这种情况),在对中小学增加一点国民教育内容这一如此简单而又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香港执政团队居然办砸了,做失败了,他们唯一做出色的事情就是巧妙的把港人治港不利的责任归咎到中央,归咎到访港陆客太多,归咎到陆客奶粉买的太多(于是政府限购),其思维逻辑的错乱和毫无责任担当的利己本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其执政能力的高低大小也同时充分暴露于世。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香港占中闹剧奇观:占领商业中心吃喝玩乐)

香港回归19年来,所谓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其实仅仅是形式上的成功,如果这种人心离散、经济停滞、港独肆虐、社会分裂、目标偏移、梦想丧失的状况继续恶化下去,恐怕连这个形式上的成功就会很快给整没了。所以这种一国两制的形式成功无论对于香港本土人民的福祉,还是对于振兴中华和祖国统一大业来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说其是实质上的一种失败也不为过。

解放军登陆台湾岛之后——兼与李毅教授商榷

(香港占中闹剧奇观:占领商业中心吃喝玩乐)

香港近20年的一国两制实践,从反面证明了毛主席“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的论断同样适用于香港,也再次雄辩地证明了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台湾),没有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不仅不能保证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而且在面对危局变局的特殊情况时,其它任何政治势力或社会精英人物基本上都束手无策、无所作为,除了抹黑、埋怨别人以推卸责任外毫无担当,吃亏上当受苦受害的最终还是其治下的广大人民群众。

以上发生在香港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世界人民面前,也摆在台湾人民面前,台湾目前的社会现状和香港也非常相似,很多老百姓被政客们在民主自由旗号的忽悠下晕头转向失去基本判断,而广大人民群众真正的福祉却无人过问。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如果我们武统台湾了,我们又怎么忍心让台湾人民再重蹈覆辙呢?搞什么“一国两制,湾人治湾”的假把式,那样不过是让台湾名义上属于中国,实际上是独立王国,有困难,可向中央伸手,有成绩与祖国无关,是他们的制度优势使然,如此任由政客们肆意操弄,置人民的心声与福祉于不顾。

所以说,如果两岸是友好和平统一,也就罢了。如果和平统一无望,武统就是别无选择的选择了,纵然这个选择是所谓的下下策,但也比束手无策强。因此哪怕是按李毅教授所说的以武力为后盾的城下之盟式的以签订《两岸和平协定》的方式完成统一,都不能阻挡解放军登岛实行军管,都必须从根本上彻底改变台湾目前的政治体制,确立共产党领导的一党执政、他党参政的基本政治制度,而且,即便是签订《两岸和平协定》,惩办台独分裂分子也必须是协定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一句话,既然是武统,还有必要实行一国两制,再人为制造一个国中之国台湾,为将来可能的分裂情绪埋下伏笔吗?

总而言之,武统台湾后共产党领导下的他党参政议政的政治制度的确立,既是为台湾老百姓的真正福祉考虑的,也是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崛起考虑的,台湾老百姓能马上理解支持最好,一时不能理解和支持的,也要坚持这一制度毫不动摇,只要台湾社会统一后能继续健康发展并且惠及大多数的老百姓,老百姓迟早会理解、支持和拥护的,如果广大人民群众在事实面前还不觉醒,被无良的政客精英们操弄利用,结果只能更惨,所以为了台湾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和福祉,历史责任不容推卸,中国共产党责无旁贷,必须承担。当然,如果这些设想最后都实现了,才谈得上中华民族的真正统一,才能有中华民族真正的伟大的民族复兴和重新崛起。

我们期待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台湾 李毅 解放军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0/31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