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因特网私有化霸占全球互联网络资源

美国所谓的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只不过是美国的网络霸权穿上了皇帝的新衣,一群美分美粉儿说这个新衣是如何如何好看。这种做法不是放弃网络的管理权,而是美国法权永远管理了网络,进而通过网络成为全球的统治者。美国的人民被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而美国的统治者寡头资本固化了他们的网络霸权,在其霸权下统治世界。美国的网络霸权绝对不会自己放弃,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美国将因特网私有化霸占全球互联网络资源

【摘要:美国所谓的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只不过是美国的网络霸权穿上了皇帝的新衣,一群美分美粉儿说这个新衣是如何如何好看。这种做法不是放弃网络的管理权,而是美国法权永远管理了网络,进而通过网络成为全球的统治者。美国的人民被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而美国的统治者寡头资本固化了他们的网络霸权,在其霸权下统治世界。美国的网络霸权绝对不会自己放弃,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自力更生、自强不息永远是我们走向胜利的关键。】

 

美国真的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是美国因特网私有化霸占全球网络资源

2016年关于美国放弃“互联网”管理权的各种说法和帖子是到处的泛滥,给大家的感觉是美国放弃了“互联网”资源的管理权,李晓东等专家在主流媒体上宣传的“美国放弃Internet域名管理权”。但事情真的那样简单,美国真的就那么容易的放弃了自己到手的网络霸权?我们这里之所以用“互联网”,背后就是美国控制网络,各国与之不是平等互联的,网络的互联概念,是多张网不是一张网,只要有一个网络管理中心,本身就是主从网络不是互联的网络,只不过这个主从网络叫做“互联网”,因此为了与真正的互联的网络进行区分,我们这里用加了引号的互联网,在美国则Internet与internet是不同的词汇,不能混用的。

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9月30日午夜,美国政府与“互联网”名称和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签署的“互联网”号码分配局(IANA)协议将到期失效。通俗的理解,该协议是美国政府对互联网资源管理权的集中体现,因为“互联网”号码分配局负责协调管理全球的域名、IP地址和协议参数这三项关键“互联网”地址资源。对此中国的某网络公司的研究院文章说:“自2014年3月14日美电管局发表声明(简称3·14声明),有意放弃互联网管理权以来,全球互联网社群一直在翘首以盼这一天的到来。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标志着持续了十多年的美国政府对互联网关键基础资源的最终话语权正式结束,也标志着全球互联网社群两年多以来的努力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他们的这个“互联网社群”用的好,统治世界掌控“互联网”的,就是一小撮人,他们就是在努力拜托政府对网络的控制,他们要统治世界。这与我们要的网络国际化,完全不同,这些网络资本是非常满意的。

在一些“互联网”亲美认识眼里,美国政府向ICANN移交管理权,就是“美国政府主动放弃其管理权,兑现了其希望互联网资源管理民营化的承诺,顺应了业界的呼声,也回应了各方的关切,是全球互联网治理的取得的重大进步,具有里程碑意义。美国政府的退出,客观上有利于ICANN治理、乃至全球互联网的治理向着更加多元、民主、透明的方向继续前进。”一切都是如天堂一样的美好,但美国是世界的救世主吗?我怎么就觉得是被更深的绑定了呢?!这伙人怎么不说同样为非盈利组织美联储管理美元,美国是放弃了美元的管理权了呢?!美国当年成立美联储,把发行美元的权力交给美联储,是美国放弃美元管理权的行为吗?

对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可以发现的就是美国不是象各国舆论要求的那样,把有关的网络管理权力交给了联合国,而是过度给了一些美国的机构,给美国的非盈利组织。这个移交与世界各国当初的要求相差甚远,但却被一大波的声音说成了是美国放弃,以此来堵反对美国网络霸权的人的嘴,但这个不同的差异到底在哪里?我们可以通过对这美国移交的机构的了解入手,逐步给大家展现美国到底是怎样实线的把霸权洗白的。

这次美国政府将“互联网”的管理权移交给了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 Names an- Numbers,ICANN),我们首先了解一下这个机构。

【背景链接:

该机构是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非营利社团,主要由互联网协会的成员组成,成立于1998年10月ICANN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对互联网唯一标识符系统及其安全稳定的运营进行协调,包括互联网协议(IP)地址的空间分配、协议标识符的指派、通用顶级域名(gTLD)以及国家和地区顶级域名(ccTLD)系统的管理、以及根服务器系统的管理。这些服务最初是在美国政府合同下由互联网号码分配当局(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IANA)以及其它一些组织提供。现在,ICANN行使IANA的职能。作为一个公私结合组织,ICANN致力于维护互联网运行的稳定性、促进竞争、广泛代表全球互联网组织、以及通过自下而上和基于一致意见的程序制定与其使命相一致的政策。

2009年10月2日ICANN已获准独立于美国政府之外,取得独立地位。ICANN 理事会是ICANN 的核心权利机构,共由19位理事组成:9位At-Large理事,9位来自ICANN三个支持组织提名的理事(每家3名),和一位总裁。根据ICANN的章程规定,它设立三个支持组织,从三个不同方面对Internet政策和构造进行协助,检查,以及提出建议。这些支持组织帮助促进了Internet政策的发展,并且在Internet技术管理上鼓励多样化和国际参与。每个支持组织向ICANN董事会委派三位董事。

这三个支持组织是:

1. 地址支持组织(ASO)负责IP地址系统的管理。

2. 域名支持组织(DNSO)负责互联网上的域名系统(DNS)的管理。

3.协议支持组织(PSO)负责涉及Internet协议的唯一参数的分配。此协议是允许计算机在因特网上相互交换信息,管理通讯的技术标准。】

我们一直强调的是互联网是互联的概念,现在的网络不是互联的,是叫做“互联网”的一个美国网络,这个“互联网”Internet起源于美国,在90年代之前一直是一个为军事、科研服务的网络。在90年代初,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为Internet提供资金并代表美国政府与NSI公司(Network Solutions)签定了协议,将Internet顶级域名系统的注册、协调与维护的职责都交给了NSI。而Internet的地址资源分配则交由IANA来分配,由IANA将地址分配到ARIN(北美地区)、RIPE(欧洲地区)和APNIC(亚太地区),然后在由这些地区性组织将地址分配给各个ISP。但是,随着Internet的全球性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对由美国独自对Internet进行管理的方式表示不满,强烈呼吁对Internet的管理进行改革。美国商业部在98年初发布了Internet域名和地址管理的绿皮书,认为美国政府有对 Internet的直接管理权,因此在它发布后遭到了除美国外几乎所有国家及机构的反对。美国政府在征求了大量意见后,于6月5日发布了"绿皮书"的修改稿"白皮书"。白皮书提议在保证稳定性、竞争性、民间协调性和充分代表性的原则下,在1998年10月成立一个民间性的非盈利公司,即ICANN,开始参与管理Internet域名及地址资源的分配。

对ICANN这个机构,背后是美国的国际互联网协会控制,主要由这个协会的成员组成。国际互联网协会(Internet Society,简称ISOC)我也了解一下这个机构:

【背景链接:国际互联网协会(InternetSociety,简称ISOC)

正式成立于1992年1月,是一个全球性的“互联网”组织,在推动“互联网”全球化,加快网络互连技术、发展应用软件、提高互联网普及率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ISOC是一个非政府、非赢利的行业性国际组织,在世界各地有上百个组织成员和数万名个人成员。ISOC同时还负责“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互联网”结构委员会(IAB)等组织的组织与协调工作。ISOC(国际互联网协会)总部及秘书处设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莱斯顿地区(Reston)并在美国华盛顿和瑞士日内瓦设有办事处。】

这里中国在ICANN到底有多少代表权呢?这个问题一提出,马上就有声音说:“中国专家阚凯力是ICANN二十几个投票委员之一,因此ICANN管理域名要比美国政府管理对中国更有利。”但阚凯力只不过是二十几分之一的资格,阚先生的ICANN投票委员资格不是政府提名,也不是政府任命,完全属于个人行为,不受任何政府监督,也不承担政府行为责任。因此,他的参与属于个人事务,不要与中国扯上关系,更不代表中国政府参与了因特网域名管理。而且我们可以看一下他的所作所为。

阚凯力的拆分电信、拆分移动的最积极的倡导者之一,拆分后建立了三个网,其中一个买了整套美国标准的设备,以前中国是没有美国CDMA标准的设备的。本来一个网就能够解决的,建立了三个网,怎么样有高效?而他对中国建设自己的自主标准,更是口诛笔伐,坚决反对中国搞自己的TD-CDMA,把中国自主标准早期的不成熟变成了垃圾一样面对我们建立自主标准的重大意义采取了视而不见的双重标准。而他也是美国背景深厚,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那里,完美地结束了硕士、博士、博士后的学业。他在1984-1986年美国太平洋贝尔公司战略技术评价部经理,负责制定公司的技术发展战略及重大项目评估,这是中国电信产业的直接竞争者;他曾任国际电信联盟美国代表团成员;曾代表太平洋贝尔对美国航天政策提出修订意见,就是彻底的美国专家了。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这个代表就是美国利益的代表,在很多场合是代表美国的,我们没有证据说他必定是美国立场,起码他也是“芝加哥男孩”(注:芝加哥男孩,英语:Chicago Boys,特指20世纪70年代后,一批拉美国家的留学生经过美国芝加哥大学等著名经济学院、商学院的培训后回到智利治理本国经济。在不了解本国国情的情况下,邯郸学步般地生搬硬套西方经济学理论,将国内经济搞得一团糟。现泛指在发展中国家里,那些经过西方著名大学培训、深受西方经济自由主义及利益立场洗脑、具有一定话语权却不懂本国国情的所谓“专家”。)这类的人物。

我们就算这个专家是完全的中国立场,而他这二十几分之一,对中国目前的网络规模、网络人数、经济总量而言,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在由ISOC,IETF,IANA,ICANN等机构组成的庞大因特网管理架构下,个别专家的参与无异与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承担起保障中国网络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艰巨责任。更关键是美国政府明确拒绝其他国家政府和国际机构参与或主持因特网域名管理。中国的各种企业都被扣上了政府参与的帽子被美国政府妖魔化,这背后实际上已经堵死了中国参与“互联网”管理的可能,这是与把“互联网”管理权交给联合国是绝对不同的,中国在联合国是常任理事国,是有一票否决权的。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中国政府目前没有任何在ICANN运作和因特网域名管理的话语权。

对美国的这次权力移交,根本性的问题在美国对此的问答当中已经解释的非常清楚,国内的有关专家已经总结出了五个关键性核心问题,这才是美国的真实嘴脸。

【背景链接:美国网络管理权移交的五个核心问题

10月1日,美国商务部电管局授权ICANN实施IANA功能的合同自动过期,标志美国商务部电管局最终移交了IANA监管权限。理解IANA监管权限的关键要点,可以从ICANN发布的常见问题问答(Answering some ofyour questions on the stewardship transition)中找到比较初步的答案。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回答页面提供英文、中文、阿拉伯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俄语等不同文本,其中英文包含16个常见问题,其他所有文本包含11个常见问题,仅限于英文文本的5个常见问题,及其回答,从一个侧面有助于人们更加深入准确的理解此次移交监管权限的本质,以及能够顺利移交的关键。

这五个仅限于英文版的问题是:3. Does thecontract between the U.S. Government and ICANN protect First Amendment rightson the Internet?美国政府与ICANN的合同是否在互联网上保护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权利?8. What will be the role of the U.S. Government in ICANN afterthe transition?在监管权限移交之后,美国政府在ICANN扮演怎样的角色?11. Will the U.S. lose exclusive rights to the .mil and .govtop-level domains as a result of the transition?在移交之后,美国是否将失去对.mil和.gov这两个顶级域名的排他性权利?14. What accountability mechanisms will be put in place afterthe transition to ensure ICANN remains accountable to the global Internetcommunity?在移交之后,何种监管机制将确保全球互联网社群对ICANN的问责?15. The ICANN Bylaws and Articles of Incorporation, formed underCalifornia law, provide the foundation for ICANN’s core mission, commitments,values, and accountability mechanisms. Could these important elements of theICANN Bylaws be changed after the transition?ICANN的章程和合作条款,建立在(美国)加州法律基础上;章程和这些条款构成了ICANN核心任务、承诺、价值和问责机制的基础。这些构成ICANN章程的核心要素是否可能在权限移交之后被修改?

1、IANA功能的合同没有提供ICANN或者美国政府在互联网规制或者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权力,或者是技术可能性。主权国家在其国境内的互联网上对内容进行管理,这就是现在的现实;也将继续是监管权限移交之后的现实。在互联网上对内容进行的监管,和ICANN或者是IANA功能,没有关系。

2、移交监管权限之后,美国政府将继续作为一个活跃成员,参与政府建议委员会(GAC)。所有参与ICANN的政府,包括美国政府,都是GAC的一部分。

3、有关.mil和.gov域名的运行和责任,不受此次移交的影响。在美国政府不公开表态同意的情况下,.mil和.gov域名不能重新进行分配。为了正式确认这一点,2016年6月ICANN和美国政府交换了一系列的信件,确认美国政府对.mil,.gov,.us和.edu域名保持管理权限。这意味着任何对这些顶级域名的修订都只能在得到美国政府书面许可的情况下才能实行。

4、互联网社区发展出了12项基于共识的修改意见,以确保根据现有的多利益相关方机制,强化社区以及根据ICANN章程对ICANN理事会的问责能力。信息技术制造业委员会称“强化问责机制,为创造更加有助于在ICANN自我治理的过程中进行制衡奠定了基础”新的问责机制包括强化ICANN的自我审核机制,以及独立审核机制。相关改进也将富裕全球互联网社区更大的权力,如果他们对ICANN这个组织及其理事会做出的决定感到不满,(他们能够做出回应)例如,全球互联网社区将有权驳回ICANN制定预算或者战略计划,解除理事会成员职务,甚至是解散整个理事会。所有这些权力的来源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美国商会对此问责机制表示支持,因为这些机制“实现了强制性的、合法的、强化的问责机制,而这种机制对多利益相关方社群来说是有益的”。

5、依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ICANN理事会只能在得到了全球互联网社区支持的情况下,更改ICANN章程与合作条款。在移交之后,ICANN的核心职责,包括使命、承诺、核心价值以及强化的问责机制只能在满足下列条件之后才能修改:其一,一个公开的咨询过程;其二,理事会75%的支持;得到ICANN多利益相关方社区许可。这意味着核心要素,或者“基础章程”除满足来自互联网社群、ICANN理事会以及广泛的互联网利益相关方的高门槛的同意之前,不可能被修改。】

对美国的这次移交,国内的很多专家是看得非常清楚的,我们也引用其中精彩的论段如下:

【加利福尼亚州法律是支撑移交后ICANN核心运行机制的关键。在移交之前,美国政府对ICANN的管辖,是通过定期进行的IANA监管权限招标,以及IANA功能行使过程中的书面审批实现的。移交部分取消了美国政府这方面的管辖权,但是移交之后ICANN整个机制运行的基础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律。因此,ICANN是一个遵循并接受加州法律管辖的多利益相关方组织。这和人们通常意义上理解的联合国框架下的ITU等不受美国国内法管辖的“国际组织”,存在显著的差别。

移交监管权限不涉及美国政府对.mil,.gov,.edu,.us的排他性权限;这些域名的分配与操作仍然需要美国政府的书面许可。这个流程至少在字面上和监管权限移交之前,没有差别。.mil,.gov,.edu,.us作为顶级域名,他的操作涉及对威瑞信公司隐藏发布主机的操作;美国政府对这些域名的排他性操作如何不会威胁整个域名系统的稳定,需要结合具体的情景,加以进一步的说明。比如,如何防止在对某个.mil域名进行操作是,错误的删除了根区文件的另一域名指向,或者错误的增加了根区文件的域名指向,以及ICANN如何通过有效的问责机制,来有效防范这种错误操作带来的风险,需要在移交之后进行更加细致的讨论,并推进相关的改革。

因为担心在理事会选举过程中失去对关键投票职位的控制,同时担心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国家凭借数量优势逐渐渗透流程,获取关键岗位,设计移交进程的美国商务部电管局大力削弱了ICANN的理事会;同时对GAC设置更加苛刻的限制条件;并大力强化了具有兄弟会色彩,容易通过圈内人进行控制的社区赋权机制。移交之后,ICANN运行的效率将因为来自赋权机制的牵扯,而大打折扣;同时又因为在关键岗位人事安排和政策制定中的小圈子色彩,这背后就是资本走到了前台。】

对美国的这次移交,我们更要从其政权本质和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层面上来认识,中国人在这里是有很多误区的。美国的政权是三权分立的,他们的政府放弃了权力,不等于他们政权放弃了权力,更不等于国家放弃了权力。国家、政权、政府是不同的,美国这个概念的分野是比中国要强烈的多。美国的统治,更重要的是在法统层面,而我们很多人只知道法治,对法统是了解不多的。这个移交,是更彻底的把“互联网”交给了美国的法统之下,在美国的法律管辖之下了。如果是在美国政府的权力,那么在国际条约和国际谈判上,我们是有外交途径的,是有更多限制的,但在美国的法律层面之下,而且尤其是在州法律之下,更是国际法管不到的地方了,变成了完全的美国法统了。法统,指宪法和法律的传统,是源自同一宪政基础的一国法律的统一体系。我们要知道的是美国是有州宪法的,国家的宪法怎么样,国际条约可以谈判一些东西,但对州宪法,这个是内政。美国的法统就是资本统治国家的合法性,就是其资本社会的基础。中国的政权的权力出口在行政,美国的政权权力出口在立法,而“互联网”的立法权力在哪里?受到哪里的法律管辖?!现在美国把这个权力下沉到州的层面,国家政府可以影响州立法,美国政府的网络影响力依然存在,但国际却影响不到了,美国不是移交了“互联网”权力,而是把这个权力放到了国际社会更无法影响到的层面上了。这与把“互联网”的管理权交给联合国,是完全不同的。联合国是对各国法律有豁免权的,不受任何一国的法律管辖,是完全的国际规则决定,现在把这一点剖开,大家对美国政府的移交就可以看清楚很多问题了。

西方的国家与中国还有一个不同,就是西方是资本控制国家,资本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资本在后台的,政府不是一切。在“互联网”越来越重要以后,资本实际上是从后台到了前台,资本的意志才是关键,而美国政府将“互联网”的控制权交给了ICANN,实际上就是资本跳到了前台,进行系统性的控制了。网络的控制权,已经是资本的一种最重要的权力,这个权力可以控制舆论,颠覆政府!所以资本是要全面掌控网络的,这个权力资本当然不愿意再由资本控制,更不接受的是变成了全球各个主权国家联合控制的事情,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想要让联合国来控制网络是多么的一厢情愿。美国的私人权力的保障,就是美国的法统,把“互联网”纳入美国法律体系的永久管辖,就是美国的统治者资本寡头控制网络世界的权力得到了根本保障。

对资本控制,背后就是有保护私有财产权力的立法,有他们的法律下的强制机器和暴力手段,然后表面上却是非盈利机构。这与美联储控制美元一样的,美元的控制权是不能给美国政府控制的,美国政府想要控制美元的政客,下场都不太好。现在“互联网”是一个新兴的力量,它对世界的影响甚至可以超越美元,这么大的权力,当然要美国的统治者直接控制,而不是通过政客进行代理人控制了。所以我们要直到的是控制美国的,美联储甚至比美国政府还要厉害;而现在进入网络时代网络社会以后,控制“互联网”的ICANN,为什么就不会比美国政府以后更有全球控制力?!而这个ICANN背后还是美国法律管辖和控制,美国法律背后是维护的美国统治者,美国的统治者是资本不是政府,在美国资本的控制之下,你怎么能够说不是美国控制,怎么能够说美国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呢?!

把“互联网”的管理权从政府管理变成私人机构管理,这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差别,就是我们的政府权力在西方不是世袭法定的,但私人管理的私人财产确实法定神圣世袭继承的,这等于不光是美国要”互联网“的管理权,更关键的是控制网络的美国资本在要”互联网‘权力的全球世袭权力,是要固话他们的霸权,固化他们对世界的统治,因为网络权利已经越来越成为公共权力,越来越成为管理社会和统治世界的权力。为何是非盈利?背后就是继承非盈利的私人权利是没有遗产税的,呵呵!遗产税就是限制暴发户啊!其实你有权就是有钱,权力的利益比直接拿有实物财富有利多了,那是金子与点石成金的金手指二者之间的差别啊!美国政府的这个政策背后,是诸如共济会等控制美国的资本集团的权力固化,“互联网”权力就被他们固化到他们可以继承世袭的领域了,其实这个权力不但是我们中国、中国人不能染指,美国也不让美国人民染指了,也就是政府管理美国人还有什么选票民主的幌子,名义上还有一点权利,现在这个权利与美国的普通人也是无关了。这里我们的美国“民主”斗士们怎么又选择性失明了呢?这是美国人民的权利被放弃,美国政坛有人为本国人民说话,被一些国内愚蠢的专家说成了美国一些人“不愿意放弃霸权”的抗争,这背后可能他们并不愚蠢,美国人民的权利与他们有啥鸟毛的关系?美国的统治者资本集团才是他们的亲爹,他们就是美国的买办,是美国资本VIE结构下的白手套。

这里网络变成了私有的,则国家主权就不能在“互联网”上体现了。我们一直在说网络空间的主权问题,但主权是国与国之间的概念,没有国家对私人机构的概念。而且一个国家,对境外私人机构,是没有任何权力的,除非这个机构是在你的殖民地国家,否则是你侵犯了这个机构所在国的主权的!因此“互联网”变成私人机构管理进行私有化了以后,中国的网络空间主权就没有了,网络空间的所有权均成为了美国私人机构下的私有财产了,全球的网络空间,变成了美国机构的私产,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中国以后的网络空间再也不要谈主权了,是美国的网络空间,是美国的私产。我们的互联网 ,让中国的传统行业被“互联网”绑定,就是被美国的势力所绑定,以后他们的网络司法管辖权,甚至可以延伸到中国的各个角落。

我们还要注意到在当今大数据时代,网络可以收集你的信息越来越多,不光是你上网找信息,网络更是收集你的信息,你的上网习惯,你的实名制下的网络透明,还有你的位置信息可以跟踪你,你的健康信息知道你的未来,大家都对网络越来越透明以后,谁掌握网络信息?这最重要的就是规则制定者和特权者。这里表面上的规则制定者是ICANN,而且没有特权者。不过在网络法统为美国州法律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在ICANN之外,美国的立法和执法,是非常的关键,美国还有长臂管辖,所有的网络上的事情,都在长臂管辖下纳入了美国司法的范畴!我们的中国“互联网”顶级域名,也是在美国设有镜像服务器,我们的域名解释是必经美国的,按照美国的法律,就是有管辖权的。美国的相关立法是制定规则的,美国的执法是执行和监督规则的,这个权力只不过从美国的政府行政部门交给了立法、司法部门而已,并不是ICANN就是美国政府之外的法外之地。认清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互联网”的特权者是谁了,这就是美国法律给予的各种特权和豁免的机构,不光美国的司法部门的管理权,美国情报部门的特权也是得到了保障。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斯诺登事件,美国的情报部门就是秘密监控“互联网”的,对网络上的他国政府信息也不能幸免,这个时候我们还可以找美国抗议一下,说网络是公共空间,现在美国把这个权利给了ICANN这样的美国国内私有机构,那么监督本国机构的运转,那可是本国主权和内政,他国是不能干涉的。

美国的央行美联储,关键的任命除了股东各个储备银行直接以外,政府也任命一部分。而ICANN的控制权则更不那么透明,但控制ICANN密码的,是一个小圈子,其实他们类似于美联储的货币委员会,背后就是一个资本集团。根据英国《卫报》报道称,整个互联网实际上被7把真实的钥匙所控制,这些钥匙来自互联网地址和域名分配机构(ICANN)。ICANN负责为网站分配IP地址,同时将IP地址翻译成网址。因此,当用户输入某一网址时,将可以正确访问相应IP地址的网站。而网址通常比IP地址更易记。然而,如果有人能够控制ICANN的数据库,那么就可以纂改网址和IP地址的对应规则,向某一网址的访问者提供虚假的网站。为了保证数据库安全,ICANN并没有让某一个人来控制整个数据库,而是选择了7名人士作为钥匙保管者,以及另7名人士作为替补的保管者。这些钥匙保管者拥有的钥匙能打开分布在全球各地的保管箱,而保管箱中存放着智能钥匙卡。将这7个智能卡放在一起就可以得到“主钥匙”。这是一串计算机代码,可被用于访问ICANN的数据库。自2010年以来,7名钥匙保管者每年会面4次,以生成新的主钥匙,即新的访问密码。《卫报》报道称,钥匙保管者会面过程中的安保措施非常严格。参加者需要通过多个有锁的大门,这些大门需要使用密钥代码和指纹扫描来打开,而会面的房间中屏蔽了所有电子通信信号。(来源见附录链接)不过这些人是怎样产生的,他们之间的决策机制怎么样,都是不公开透明的。同时ICANN的上级机构,国际互联网协会(Internet Society,简称ISOC),就如美联储上面的12家联邦储备银行,背后的运作规则更不透明,中国有啥企业在这里面?有啥企业在里面不是打酱油而是有实际的控制力发言权?即使是个别企业进入了,也是VIE结构下外国资本控制的企业。

对当今世界,我们更关心的是网络给一个国家带来的公共职能和管理,这与国家的货币发行在经济社会的作用一样,网络在信息经济和信息社会就是如同央行一样,背后是有国家和民族主权的,美国的这个做法,就是把“互联网”的国际化变成了私有化,美国政府是把控制“互联网”的权力交给了一个私有的组织,虽然它披着非盈利的外衣,但其盈利是间接的,是在保护美国资本的利益,这与美联储不盈利的效果没有什么两样。而“互联网”私有化后,在西方的法统之下,政府就被排除在外,当然对国际外交,对外国政府,更是永久性的排除在外了,这等于是向资本交出了政府的权力。随着网络管理社会的职能越来越强,网络的公共意义越来越强,资本控制网络,就是资本统治世界一样的事情。

我们可以看到货币权利是一个国家重要的主权,难道网络的管理权就不是国家主权了?“互联网”的管理权被美国政府私有化以后,是我们在网络上发展的各种资源被私有,是网络空间整体的被私有,如果我们任由这个态势的发展,我们的网络主权就丧失殆尽。这根本不是美国放弃了“互联网”的资源管理,而是美国把“互联网”资源管理私有化了,把网络空间的权利变成美国资本的私权进行永久化了,对此是要侵占我们对网络贡献的所有信息价值的权利,要通过网络统治全球的。因此在美国采取了这样的措施以后,我们应当对美国的“互联网”国际化彻底死心,对我们能够分得“互联网”上的相应权利彻底死心,我们更有必要建立我们自己的公网,就如我们需要自己有自己的央行,要发行自己的货币一样,而不能使用美元来替代本国货币。

我们还要注意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互联网”是军方的网络给民用发展起来的,其中与军方的联系是怎样的?这个才是细思恐极的事情。美国把“互联网”的管理权给了私人机构,对军方的需求怎样交代?这军方的网络应用也是私人来管理?这里我们需要更深的理解美国的所谓的私人机构,所谓的NGO,这背后一样是有潜规则的。我们熟知的胡佛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等背后都是有美国情报组织的影子的。国际互联网协会(Internet Society,简称ISOC)的背景就是非常神秘的。这个私人机构如果与美国情报组织是白手套的关系,这不但不是美国政府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而是美国可以更合法的按照斯诺登揭秘的那样控制网络,不受限制的窥探隐私了。这里我们要知道的是政府管理的事物是需要信息公开的,是需要透明和公众监督的,但情报组织控制下的东西可都是秘密的,这个保密是合法的,网络的发展将进一步变成控制全球的战争暴力机器了。这里是比美国政府管理权更可怕的网络枷锁。

这里我们可以从美国的《网络安全法》当中找到很多依据,美国的网络安全法明确规定了美国政府有权要求私人机构配合政府的工作,与政府共享信息,在关键的时刻还可以操作网络,总统有特别的权力,在2015年奥巴马宣布网络受到攻击进入紧急状态以来,这个紧急状态一直没有解除,也就是说在现在美国政府可以依据《网络安全法》和紧急状态,要求私人机构ICANN等干任何它想要干的事情,这比以前是更方便了,也没有了斯诺登能够指责的问题了。这哪里是美国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其实是加强了网络权力,同时给网络私有化了。这政府能够干涉网络的内容,其实比政府对美联储的影响还要大,还是那句话,为何这些人不说美国放弃了美元的管理权?这不是双重标准吗?从专家的这些表态上,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利益屁股在哪里。为何网络公司的专家要说“互联网社群”欢呼啊!为何不说是世界主权国家高兴呢?世界的“互联网社群”有几个是中国,或者是中国资本主导的?中国的几大网络公司的创业者其实好听的说也就是打工皇帝,难听的说就是白手套和买办!

美国的这样的做法,是彻底的资本统治世界的做法,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受到威胁的,中国的国家独立也是受到威胁的。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在“互联网”越来越重要的今天,资本是直接控制走在前台的,政府代理人的位置是不再的。而网络无国界,其他国家的网络也被美国资本管理起来了,网络形成了空间的概念,形成了虚拟社会的概念,也是最全球化的东西。各国的社会公共事务和政府职能,很多已经是在网络上完成,网络已经成为了一种管理国家和社会的工具。谁控制了网络,实际上谁就要是统治者;谁的网络被别人控制,谁实际上就成为了傀儡。我一直认为世界是三种力量,资本、宗教和政客,网络控制世界的背后资本在很多西方国家是一家,是统一的,是盎格鲁犹太黄金资本联盟,是共济会。而中国则独立之外,就算中国不走社会主义,也不能变成被外来资本殖民的殖民地。而我们的社会主义道路,与资本控制世界是根本性的冲突,网络被西方外来资本控制,网络空间、网络社会也被西方资本控制,那么在未来的网络信息社会,我们的社会主义,我们的党和国家,还有哪里是我们的立锥之地?别说这个管理网络的ICANN非盈利,你建立一个国家的央行怎样间接的赚到钱?控制网络就是控制社会、控制信息、控制舆论,西方的富豪为啥愿意多捐钱?背后就是有参与公共事务替代政府职能,取得政治权利政治地位,干田氏代齐的事情,多花点钱是非常值得的。

所以美国的做法,是彻底提醒我们,必须建立中国自主的网络。在美国的“互联网”私有化的做法,使得“互联网”国际化已经不可能了,中国能够在“互联网”上争取到相应的权利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中国建立自己的公网,就如各国要建立自己的货币发行一样,道理也是一个。贵金属时代全球货币是统一的,但纸币出现了,必然是各国要建立自己的央行发行自己的纸币。现在网络也是一样,“互联网”私有了,被一国之资本彻底控制了,那么关乎各国主权、独立和命运的网络,各国当然要如同建立央行一样建立起来,各国发行自己的纸币不是对货币交易的分裂,那么我们建立中国的公网也是一样的,这个私有化的格局,以后的世界应当如各国都建立自己的央行一样,各国都有自己的网络才对。

对美国私有化“互联网”这个问题我们还可以从空间和领土的概念去理解,网络空间与我们的实体三位空间是一个概念,在我们的实体三维空间是有各国的领土和主权的,你的土地等私有财产,都是在一个国家的主权下,在一个法域下,依法授予的权力,你的所有权证是各国政府发的。国家把土地从国有变成你的私有,并不意味着国家的领土丢失了,也不意味着国家对这个土地的权力没有了。对网络空间也是一样,美国现在把网络空间私有化,也就是把“互联网”的权利给了私人机构,前提就是“互联网”的网络空间是美国的领土!对网络的赛博空间(赛博空间(Cyberspace)是哲学和计算机领域中的一个抽象概念,指在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网络里的虚拟现实。赛博空间一词是控制论(cybernetics)和空间(space)两个词的组合,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的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在1982年发表于《omni》杂志的短篇小说《融化的铬合金(Burning Chrome)》中首次创造出来,并在后来成为了网络虚拟现实当中的重要概念。)的私有化。我们的努力方向一直是网络赛博空间的国际化,这也是二战以来的国际大趋势,全球已经两次成功的阻止了美国等超级大国的霸权想法,一次是南极洲的划界问题,还有一次是月球的归属问题。对人类新技术新能力所带来的新的空间,国际惯例就是全球全人类的共有,而现在这网络空间是完全美国法权下的私有,世界的规则将为此改变,这是我们一贯反对的。如果网络空间是美国法律管辖下的私有,也就是美国的领土了,我们的所有网络建设,把我们的传统产业绑定网络的互联网 就要变成互联网枷了,这好比你的房子建设在别人的土地之上,以后论及产权,是房随地走的,这在全球公认法理规则下叫做主物权与从属物权的关系。我们的网络上的各种应用各种上层建筑,就是这样租用美国的网络的,“互联网”也就是美国因特网,是美国私有化的私人财产。当然我们中国的一些网络巨头在欢呼,这里不要忘记他们也是美国资本的背景,他们确实也有网络空间的权利,这就如我们有中国人或企业买了美国的土地一样,这些人或者公司当然也对美国保护他们购买的土地欢呼了。但对我们国家则要考虑未来网络空间我们的立锥之地了,我们接入“互联网”与ICANN签署的协议都是租用协议,都不对等的,是单方面被ICANN管理的协议,在这样租用的空间建设中国网络社会,等于在租用的土地上建房,是没有未来升值想象空间的。

我相信网络是世界未来的方向,但我不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异国少数人控制的黑箱!“互联网”交给了所谓的私人非盈利机构管理就是美国少于私人寡头控制网络控制世界,是一小撮儿人的事情了。与之相比,我们宁愿“互联网”是现状,因为现状之下还是美国代理人政治的相对透明,很多事情是可以相对预知的,是我们可以与之国际政治博弈的。而变成私人机构,则是我们永远不能置喙的黑箱,是完全未知的,而且随着网络社会的强大和深化,他们还要让我们成为网络透明人,让我们扒光衣服被他们审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样的“互联网”已经越来越让我们战战兢兢如临深渊了。

综上所述,美国所谓的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只不过是美国的网络霸权穿上了皇帝的新衣,一群美分美粉儿在说这个新衣是如何的好看。这指鹿为马的背后,谁说是马就可以看出谁的立场谁的屁股在哪里!美国的这个做法,不是放弃网络的管理权,而是固化美国的“互联网”管理权。是美国法权永远管理了网络,是美国的统治者要网络私有,要永远的掌控网络,进而通过网络成为全球的统治者。因此我们必须认清这个管理权移交的新衣服脱下来是什么东西。美国的这新政策是美国的人民被放弃了“互联网”管理权而美国的统治者寡头资本固化了他们的网络霸权,并且他们的霸权下要统治世界。美国的网络霸权绝对不会自己放弃的,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自力更生永远是我们走向胜利的关键。

【张捷,察网专栏学者,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政法大学客座教授】

 

附录:卫报:ICANN 14名人士通过7把钥匙控制互联网

 

来源: cnbeta网站 2014-03-02

北京时间3月2日上午消息,英国《卫报》近期报道称,整个互联网实际上被7把真实的钥匙所控制,这些钥匙来自互联网地址和域名分配机构(ICANN)。ICANN负责为网站分配IP地址,同时将IP地址翻译成网址。因此,当用户输入某一网址时,将可以正确访问相应IP地址的网站。而网址通常比IP地址更易记。

然而,如果有人能够控制ICANN的数据库,那么就可以纂改网址和IP地址的对应规则,向某一网址的访问者提供虚假的网站。

为了保证数据库安全,ICANN并没有让某一个人来控制整个数据库,而是选择了7名人士作为钥匙保管者,以及另7名人士作为替补的保管者。

这些钥匙保管者拥有的钥匙能打开分布在全球各地的保管箱,而保管箱中存放着智能钥匙卡。将这7个智能卡放在一起就可以得到“主钥匙”。这是一串计算机代码,可被用于访问ICANN的数据库。

自2010年以来,7名钥匙保管者每年会面4次,以生成新的主钥匙,即新的访问密码。《卫报》报道称,钥匙保管者会面过程中的安保措施非常严格。参加者需要通过多个有锁的大门,这些大门需要使用密钥代码和指纹扫描来打开,而会面的房间中屏蔽了所有电子通信信号。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0/31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