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孩告诉你:国民党为何在台湾失掉民心

国民党在台湾长期以来是多数党,却在今年的选举中,既失“总统”之位,又失“立法院”的多数席位,百年大党为何会沦落至此,那些曾经深深深爱过国民党的人,如今为何失望离开?国民党已经丧失对统一的诚意,一个党要有一个中心思想,李登辉要把这个中心思想,彻底的消灭,只有走向衰败的路子。

珊珊(以下称珊),闵闵(以下称闵):Hello,大家好,欢迎收看《珊闵有主意》。

珊:我是珊珊。

闵:我是闵闵。

珊:今天在节目一开始之前呢,有必要跟大家解释一下,我这个新造型。因为我们的编导,在看完我的新发型之后瞬间崩溃,还说我让她做了噩梦。有很多网友也问我说:为什么我要把头发剪得这么短?其实是因为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呢,我做了脑部手术,所以现在还处于在,长长的过渡性阶段,希望各位可以忍受我这颗蘑菇头一阵子。

闵:不会,本人还是非常的可爱。

珊:没错,本人其实真的超可爱的。

好,回归正题。接下来跟大家谈谈国民党的问题,很多人问我说:你支持统一是不是就是支持国民党?先来问一下闵闵好了,你支持国民党吗?

闵:其实就我自己个人而言呢,就跟大多数台湾的年轻人一样,我从来没有支持过国民党。

珊:实话说,我也从来都没有支持过国民党。成为一个理性统派以后呢,我从来都没有投过一次国民党的票,更何况是在过去,我还跟台湾的一般年轻人一样,人云亦云“爱台湾”的时候,我更不可能支持国民党。

那今天这个节目呢,我就要用我自身的经验来告诉大家,为什么年轻人不支持国民党。

闵:是,所以等一下在珊珊的故事之后,我们也另外邀请了两位老伯伯,跟我们分享一下他个人的经验。那这两位老伯伯,他们本身是国民党的始终支持者

他们在晚年的时候,都毅然决然地决定离开了这个政党。我们可以透过他的故事,来试图了解一下,国民党为什么会失去这些铁粉。

那在这之前,我们先来听听珊珊的故事吧……

珊:在我读大学以前,我不支持国民党,是因为我积极地支持民进党。那,这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在我小的时候,就是2000年那个时候,陈水扁刚当选总统,他这个台湾之子,又是一个三级贫户,就是让台湾的老百姓感觉说,都身为穷人竟然有出头的一天,就会让我们感觉说,民进党这个政党是非常的好,不论出身高低,只要你肯努力,你就可以取得成功。相较之下你就会觉得,国民党通通都是权贵,你只能靠关系,或者是你要很有钱,你才能取得政治地位。

第二个因素,是一个历史性的因素:在于“二二八事件”,民进党长期而言把“二二八事件”,形塑成是国民党这个外来政权,屠杀台湾本省人。当初就会感觉说,国民党是一个杀人凶手,你自然而然就不会去支持国民党。而国民党自己本身它是放弃对于“二二八”,或者是白色恐怖,这类历史包袱的解释权。

然后可以年年的让民进党拿来当成炒作的议题,所以当民进党在拿这些事件,攻击国民党的时候,国民党基本上是毫无招架能力。而民进党相较而言,它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政党,相比之下你就会支持民进党。这个看起来是一个“干净”的政党。

最后一个根本性的因素是:“中国国民党”与“中国”这两个概念被完全的划上等号。而蔡英文口中的“天然独”的世代,也就是我们这个世代,接受着“去中国化”的教育,反的是中国。国民党代表中国这个概念时,就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打击目标。所以国民党内部一直有一个声音,希望可以把中国国民党的

中国这两个字去掉。国民党想刨掉他们自己的根,但是他们又提不出一个新的理想跟愿景,让年轻人知道,他们究竟想把台湾带往哪里去。在这样子的情况之下,即使我一开始,还没有支持两岸统一,只是开始反对民进党,我也不会支持国民党,因为国民党给不了我答案。直到我开始支持两岸统一以后,开始了解国民党,知道他们根本无心完成两岸统一,我更不可能会支持国民党,所以其实我自始自终,我都没有支持过国民党。

国民党在台湾长期以来是多数党,却在今年的选举中,既失“总统”之位,又失“立法院”的多数席位,百年大党为何会沦落至此,那些曾经深深深爱过国民党的人,如今为何失望离开,就让闵闵带我们走近他们,听听这些老先生的故事吧……

闵: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会后来决定说要加入国民党?

李必鼎(台湾退伍军人,以下简称李):我们是流亡学生出来的,没有办法,学校都解散了,那时我正好有亲戚在空军里面,他就介绍我参加空军了。但是参加空军,一定要先入党。

赵兴鹏(台湾退伍军人,以下简称赵):我们平常就在学校受到爱国教育,整个一个中华民国史,跟中国国民党史是分不开的,我们很自然的就觉得,应该要加入(国民党),他也不是勉强,没有勉强,没有强迫,这个我要讲实话。

李:是(民国)36年8月份申请的,申请的手续是先宣誓,而且要填誓词,一个原则,一定要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党的领导。

闵:随着国民党来到台湾。那么,那时候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李:既然跟随它来的嘛,我们当然要忠于它,而且那时候我们的总裁,就是蒋总统,他说他带我们来,也要把我们带回去。蒋总统要号召我们:“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

闵:那这种情况一直到,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改变?

李:到了民国大概50年以后,我们觉得这个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赵:一个党要有一个中心思想,但是你失去了中心思想,或者李登辉要把这个中心思想,彻底的消灭。那当然,你这个党就没办法了,只有走向衰败的路子。

李:李登辉我们就看出来,他就是变相的就是要台独。你既然是中华民国的总统,你说你是日本人,那在我们心里,他的狼子野心马上就暴露出来了。

闵:所以你们那时候听到觉得。

李:很寒心的。

赵:有个年轻人就提了意见,他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推荐他加入国民党。他说我要想很多话:想跟国民党建议。我就答复他:我说你加入国民党,是为了向国民党建议,你不想当官,也不是从事其他,谋利的事情的话很好。你如果纯粹是这个思路,那我就建议你不要加入国民党,加入民进党,因为民进党讲什么话,国民党都听进去了,马英九他照常执行了。

李:我离开国民党,凭良心讲我是有点赌气的情况了。因为当时新党一兴起,那时候我们都很支持,因为我们支持它的是理念。当时是周阳山他选“立委”,因为周阳山等于是真正的孙中山先生的信徒,他是专研究三民主义的,所以我是基于这个理由,我就替他当义工,也就是这样子参加新党的。

后来伯伯知道自己被国民党给处分,是因为国民党,对伯伯寄出了处分书还是,就是寄出一个处分书。当时我其实也是很矛盾,不能说从明天起我不去(新党)了,我不能接受。因为我做的是对的,我说我在书面上,我写我自己怎么样一个想法,为了活得有尊严,以及我个人的行动自由,今后决不参加任何政党,我现在,退出两岁国民党,退党人李必鼎。

后面呢,李登辉被国民党开除了,他一开除当天我就非常高兴,非常兴奋。我想我总要等到这么一天,我就带了一个李登辉的照片,到中央党部去了。我就把我的党证什么东西都拿了,把我的处分书都拿去了。我去的时候,就踩他的照片上,这个对不起,说起来对他是羞辱。但是我心里,不是这样,我就感觉到心里接受不了。

赵:我一路都在缴党费,从我入党开始,民国56年,一个月(工资)才80几块台币。那时候生生皮鞋最有名,一个月我只能买一只,两个月才能筹一双。那么苦的生活,我们党费好像是两块,一路我们都从来没有说,党费不该缴,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这个都是我当时交党费的记录,现在是可以到超市去缴。我们当时你看,我们都要盖章登记,还有哪个党部签收的。

到了现在,马英九他把我们年终慰问金砍掉,还准备砍我们年金,所以我就说那我不缴了。虽然只有200块,我也拒缴抗议,我不缴,太让我们伤心了。

闵:那现在赵先生周边的一些同袍,或者是周边的一些朋友,对这件事情的反映也是如此吗?

赵:当时就有一个,比我年纪轻一点,他也是退伍军人,他痛哭流涕。他为什么痛哭流涕?他父亲过世了,他父亲90几岁,身体还很好,但是气死了。

为什么呢?他父亲是个中士,退伍以后他拿的是月退俸,一个月也是拿了不到两万块,一万多块。后来马英九选上总统的时候,他终于有一年加薪,他一加薪刚好超过两万,两万多一点,好高兴,好感谢马英九。但是砍年终慰问金呢,两万块以下的不砍,他是两万块以上,结果他就不发了,不发这个还不如他以前发的多,因为他多了几百块,所以他当年就没有了,你说他气不气?到处去伸冤没有用,最后气死了。

李:那些都是我们老弟兄一道来的,我现在来的人走得差不多,十个有八、九个了,就剩下一个两个了,就是现在这样一个情况。每每想起来,感觉到他无儿无女,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到现在什么都没有,有的好多都自杀掉了。我们很心痛,好多到最后不是贫就是病,没有人照顾。

我也不愿意离开国民党,我曾经举一个例子:因为当时我结婚很晚,生个小孩也是晚年得子,我就说国民党等于是我的太太,新党等于是我的小孩;我说一个是糟糠之妻,我舍不得她,我因为跟她来的,加上我父亲统统都是国民党,我舍不得它,第二个我说新党,代表就是将来我小孩是有希望的。

闵:在听完李伯伯,以及赵大哥的故事以后,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对于我们这些认同中国的人来说,如果国民党已经丧失对统一的诚意,也提不出能凝聚人心的愿景,那么这样一个只会拿香跟拜民进党的政党,我们实在没有办法支持它。

珊:我身边的有一些朋友们,他们出生于外省家庭,他们的长辈对于中国,有很深的情感认同,然而他们却没有继承这样子的情感,他们支持国民党往往是因为民进党对于外省人的不友善。然而直到马英九上台后,马英九不断地对于,这样子排斥外省人的运动做妥协,在民生政策上牺牲,外省人原有的权益,索性他们干脆向绿营靠拢。

闵:其实外省族群在台湾的处境,导致他们往往为了生活而选择随波逐流。最初的时候他们随大流,支持了国民党,而后他们也随大流,转向了民进党。积极想要参与政治,想要积极从政的,这些外省年轻人们,则是为了绿营的接纳认同,表现得比“台独”分子,更为地激进,更为地“爱台湾”。

珊:所以对于台湾的年轻人来说,如果我“爱台湾”,我就支持民进党,如果我爱包含台湾在内的中国,而国民党又急于着抛弃中国,那我又为什么要支持国民党呢?

除非像洪秀柱这样,支持两岸统一,所以在洪秀柱,曾经出来参选的时候,我是支持过洪秀柱的。不过,我支持的是她的两岸路线,而不是国民党本身。

闵:我想如果中国国民党,能够重新捡起它中国的招牌,并且告诉大家“我们爱中国,当然也更爱台湾”。惟有告诉我们在台湾的中国人,两岸的正确的道路在哪里?如此才能够重新凝聚人心。

珊:那这一集节目就到这个地方,希望大家对于,这样子的一个百年大党有更多认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台湾 民心 国民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