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闯关东的时机到了——从人口繁荣浅谈东北振兴

关于经济转型的阵痛,全国各地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然而东北基础摆在那里,想调整结构,是很容易的事情,无非就是包袱重了一些,如果国家乐意,就东北这点儿包袱,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转型结束之后,经济增速重新提升是必然结果。东北目前在转型期,各行各业都是刚需,黑土地从来都不缺养活人的买卖。试想一下:完全可以任凭我们驰骋的黑土地,到底有多少机会在等着我们?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新闯关东的时机到了——从人口繁荣浅谈东北振兴

【摘要:关于经济转型的阵痛,全国各地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然而东北基础摆在那里,想调整结构,是很容易的事情,无非就是包袱重了一些,如果国家乐意,就东北这点儿包袱,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转型结束之后,经济增速重新提升是必然结果。东北目前就处在在转型期,各行各业都是刚需,黑土地从来都不缺养活人的买卖。很多人在东北振兴中看见的都是负担,但是这些都是机遇——试想一下:完全可以任凭我们驰骋的黑土地,到底有多少机会在等着我们?改革开放没有赶上,这一趟,别再错过——新闯关东的时机,到了。】

 

摆事实,讲道理。

 

一、有年轻人的沈阳和大连并不消沉

 

在去辽宁的这些天,我一直在听。周围有人说辽宁经济不好了,也有很多人说振兴东北没啥好办法。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做了个比较,发现了个现象:对于未来没有信心的,大多数是中老年人——而年轻人对于东北经济的未来,似乎依然充满信心。尤其是沈阳的年轻人,不仅仅是对未来充满信心,而且大多有着完备的计划。

于是,问了问年轻人们的想法,他们有一部分会选择进入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另外一部分选择自主创业,还有一部分则考虑要去南方,东北人说的南方和平常意义上理解的南方是不太一样的:关外叫闯关东——而入关,都叫南方。这个概念是在对话中了解到的,问一个小伙儿将来有什么打算,他说打算去南方闯闯,我说挺好,是打算去浙江还是广东?他差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那老远了,我就想着去北京或者山东或者河北看看就行,没想去那么远。

 

二、东北经济转型阵痛是在良好基础上的阵痛

 

除去沈阳、大连这样的城市,周围的同志们都说剩下的城市中,年轻人在外流,而沈阳和大连则是在聚集。仔细询问之后,发现年轻人之所以选择沈阳和大连的原因都很趋近:机会多,工作好找,城市生活方便。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见的情况,简单总结了一条规律:年轻人多的地方,经济发展就挺好。

还是以沈阳为例,这座城市有着所有北方城市的特点,大而全,同样有着所有老工业城市的特点,物价低廉,收入也平常——生活节奏和南方比起来,不必很南方,仅仅和武汉比起来,就慢了起码半个小时的感觉。然而,在北方城市中,这里并没有那种低迷的感觉。沈阳的年轻人也是很时尚的,各种消费活力并不比其他北方城市差。随手查了查辽宁GDP在2015年的时候,差不多是全国排第10。如果这个总量意味着不好…那剩下的二十多个省市区该怎么办?今年东北三省整体形势也就吉林在上半年持平国家平均水平,黑龙江和辽宁都还没有公布——政策的影响多少会有一些,然而就这个底子,说东北不行了,可能为时过早。

但,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仔细研究了一下辽宁增速放缓的原因,发现了这么个基本情况:我国重工业去产能任务最重的任务都在东北,这种程度下的产业结构调整,增速放缓甚至负增长,是必然结果。任何一个地方经济结构调整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多少都会受到影响,理应是还可以接受的范围。

关于经济转型的阵痛,全国各地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然而东北基础摆在那里,想调整结构,是很容易的事情,无非就是包袱重了一些,如果国家乐意,就东北这点儿包袱,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转型结束之后,经济增速重新提升是必然结果。因此,目前东北经济转型的阵痛,是在良好基础上的阵痛。

 

三、东北经济度过阵痛期的时间表,取决于年轻人

 

东北经济转型阵痛的原因,简单囊括一下,就是三个衰退:资源性衰退、结构性衰退、体制性衰退。资源性衰退好理解,曾经的煤铁石油等等以矿产资源为代表的资源枯竭导致的衰退,这个是不可逆但可调的;结构性衰退是去产能需要的,这个是正常的调整结构;体制性衰退,就不展开讲了,基本上所有的衰退都可以用这个词儿来解读了,意义不大。

因此,找到了原因,就好解决问题。想解决这三个问题,让我们共同来分析一下:

1、资源性衰退。这里指的是以矿产资源为代表的资源枯竭。其实看看全国,没有矿产资源的地方依然发展的很好——这就从侧面至少说明一点:非矿产资源之外的资源,东北也在枯竭。研究了半天,发现这里的资源,很可能指的是:人力资源。整个东北三省的面积差不多占了全国面积的8%,人口差不多占了10%,这样的人口密度,放到其他省市区,估计也就西部地区可以比较一下——简言之,人太少了。没有矿产资源的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和增速较快的原因,除去其他因素之外,人力资源是必不可少的资源之一。整个东北的人口总数与广东省的人口总数相比较,也是差不多的。广东是个怎样的总量?这样比较出来,就可以看出人力资源的重要性了。资源性衰退,对于矿产资源等不可再生的资源而言,需要的是恢复自然生态——然而对于人力资源而言,是完全可以做到增加的。

2、结构性衰退。结构性衰退,重头就是去产能的结果。去产能是没有问题的——然而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哪里?这个依然需要向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来看,主要是这么一些点:科技创新、新兴制造业、互联网物联网相关产业、农村产业、旅游业、金融、绿色经济、物流通道、教育、健康医疗、特色产品、交通以及服务业。这些产业在东北都有着比较好的基础,但并没有发展壮大起来。

想壮大这些新的经济增长点,就不得不提到第三点——体制性衰退。

3、体制性衰退。体制性衰退,说到根上,是人的衰退。去东北看了看,年轻干部比例相对较低,以宣传部门为例,我询问了四个地级市、五个区县宣传干部的人员编制情况,其中一个地级市如果不是因为新进了两个年轻人拉低平均年龄,曾经的平均年龄已经是50岁以上了,而另外三个地级市的宣传干部平均年龄大多也都在40-50岁不等,区县的年轻干部更是留不住,稍有条件或考走或调走——询问其他部门的同志,得到的答案大多数都是中老年干部比较多,年轻干部比较少,省一级年轻干部相对地市区县要好一些——然而,基层干部队伍是否有活力,才是决定干部队伍是否有活力的重要因素。

干部队伍年龄偏大,新思想接受程度相对年轻干部而言,就要慢一些,这就使得基层在政策执行上容易求稳,步子不敢迈开;干部队伍年龄偏大的另外一个影响,就是对于经济发展制定的政策中,容易对经济新增长点自觉不自觉的忽视,对于扶持经济新增长点的政策制定和实施中,容易出现思维盲区。经我走访,某市的创业孵化基地到今年才刚刚开张几个月——远在西北边陲的新疆,各地州市也都早就开张几年了。而另外一些地市的孵化基地开张了,但是没有相应的配套政策,没有相应的资金支持,使得孵化基地很难发挥作用。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地方经济首先要解决老产业工人生计问题,这就已经让地方背上了一个大包袱——没有余力来支持更多创业,这里需要中央财政予以扶持。

还有一种情况,中央、地方给予了一些项目,但是这些项目不太适合当地实际情况,专款专用,又不敢乱动,钱躺在账上,没有投到合适的项目上去;一边有项目没资金,另外一边有资金却不能用;也颇为尴尬。

第三种情况,就是除去资金扶持之外的政策性扶持,例如东北不缺高校,不缺人才,但高校的各种技术发展如何转化成经济动力,还有待推动。又例如对于创新创业的免税费、提供创业场所、提供免费高速网络环境、提供就业技能培训等等这样的政策或制定了,但在执行过程中,细节还需要斟酌;或培训技能老旧与当下市场需求匹配欠佳,或推动方式还没有被群众接受。询问当地干部,他们也坦言,因为以前没有做过,不知道该如何推动,虽然请进来了一些专家学者和先进地方的同志讲解经验,但毕竟具体实施和听课是两回事儿。

干部队伍尚且需要年轻人,经济发展就更是缺年轻人了。

 

四、解决问题需要人口繁荣

 

基于这些现状,通过查询资料、询问专家,给出以下建议,供参考。

1、在东北三省彻底放开计划生育政策。现在缺年轻人的原因,是过去计划生育的结果。建国之初,东北三省发展是全国各地青年支援东北共同发展起来的——东北发展之后,又反过来支援全国各地。一来一去,原本东北人口基数就小,在当代生育观念之下,东北三省实际上已经具备了彻底放开计划生育政策的条件。因此,有地域的放开计划生育,可以吸引全国各地有生育需求的家庭移居东北,带动东北服务业发展,同时也可以在今后二十年、三十年为东北补充人力资源,以人力资源填补矿产资源。

2、对一产进行改造,加速东北城镇化和进一步完善城市基建。东北一产基础较好,比较适合类似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机械化生产方式,目前的东北一产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严重的制约了东北一产发展,可以通过加速东北城镇化和进一步完善城市基建的方式,吸收一产人口向城市转移,同时推动一产家庭农场和农村合作社发展,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东北一产市场竞争力,走品牌战略。

3、进一步放宽东北创业门槛,吸引创业型人才。为去东北创业的年轻人、本地年轻人提供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减免税费,提高最低保障和最低工资水平,刺激内需。一千个创业项目中,能有一个成功,就算不错。

4、对东北全境开放家乡游活动。所有东北三省籍的居民,在东北三省景区旅游,一律半票甚至免票。不用担心消费的问题,这年头只要出门就是花钱,给景区补贴些门票钱,从其他地方就赚回来了。旅游业是无烟工业,十一黄金周就是例子。东北旅游资源丰富,抚顺有个北湖就很漂亮,然而并没有真正意义开发起来,完全可以将北湖开发起来——类似北湖这样的景区还有多少,不得而知。同时,对于东北之外全国各地的游客,均可采用这种半票甚至免票的方式来吸引——不仅仅是来逛逛,来了还要住下,衣食住行吃喝拉撒,这钱都花到东北了,服务规范些,让全国游客觉得这钱花的值,就不难吸引人。

5、加大对于高校技术转化的扶持力度,有技术不用过期作废。

6、开招贤榜,先把东北本地人才用好,在挖掘完东北本地人才之后,还要在全国范围内选拔招揽人才。开放一些聘用型公务员岗位,真正做到不拘一格降人才。人才什么时候都不嫌少,只嫌不够,不怕没人用,就怕人没用。

以上6条建议,仅仅是个人的观点看法,并没有那么深刻,但是基本上都是比较实用的办法。不一定管用,但希望有用。还是那句话,抛出一块儿砖来,等着引来玉。

同时,也想对看见这篇文章的读者们,尤其是年轻读者们说一句:东北目前在转型期,各行各业都是刚需,黑土地从来都不缺养活人的买卖。很多人在东北振兴中看见的都是负担,但是我总觉得这些都是机遇——试想一下:完全可以任凭我们驰骋的黑土地,到底有多少机会在等着我们?改革开放没有赶上,这一趟,别再错过——新闯关东的时机,到了。

就这样吧。

【崔紫剑,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0/32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