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拉帮这个黑社会有多难打?

所谓“青拉帮”,就是部分青海省在内地沿海开拉面馆的一个协会,网友们称之为“青拉帮”。照理说,有了协会,那么协会要做的工作,就是规范经营,努力提升行业产品品质,同时做好行业发展规划,尽可能的为会员在行业内的发展提供帮助。然而,事实上,这个协会目前在全国一些地方,并没有做的这些,而是朝着黑社会的方向发展,甚至已经成为了黑社会。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青拉帮这个黑社会有多难打?

【摘要:所谓“青拉帮”,就是部分青海省在内地沿海开拉面馆的一个协会,网友们称之为“青拉帮”。照理说,有了协会,那么协会要做的工作,就是规范经营,努力提升行业产品品质,同时做好行业发展规划,尽可能的为会员在行业内的发展提供帮助。然而,事实上,这个协会目前在全国一些地方,并没有做的这些,而是朝着黑社会的方向发展,甚至已经成为了黑社会。不仅对于其协会内部的会员强行收取所谓会费,实际上就是黑社会的保护费,还对非其协会会员的正常生产经营进行暴力和非暴力的打击。】

摆事实,讲道理。

网友们今年以来讨论的比较热的一个话题,就是关于部分青海省在内地沿海开拉面馆的一个协会,网友们称之为“青拉帮”的,进行一个简单明确的、从法治角度剖析的观点讨论。

首先,我们需要认识一下网友们说的“青拉帮”。所谓“青拉帮”,是以行业协会的方式出现的。这种方式与连锁经营有点儿像,但不完全一样。协会对于其会员有着一些约定,理论上来讲,只要加入协会的会员,就应当认可这些约定,他们自己将这个称之为行规。那个行规我看过,说实话,和几百年来的地方商会的规章制度比起来,还是属于一个初级阶段的行规——这个行规并不具有实际法律约束力,仅仅是一个协会的约定而已。

照理说,有了协会,那么协会要做的工作,就是规范经营,努力提升行业产品品质,同时做好行业发展规划,尽可能的为会员在行业内的发展提供帮助,具体来讲,例如打打广告、给大家做个体检、帮忙选个店址、整个统一高大上的装修什么的。然而,事实上,这个协会目前在全国一些地方,并没有做的这些,而是朝着黑社会的方向发展,甚至已经成为了黑社会。不仅对于其协会内部的会员强行收取所谓会费,实际上就是黑社会的保护费,还对非其协会会员的正常生产经营进行暴力和非暴力的打击,例如通过堵门、破坏经营秩序、打砸店铺甚至打杀非会员经营者等等。

在这里,我们需要区分一下:上述现象,在全国范围内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但并不代表所有的都是如此。我在全国一些大城市也见过不少青海省的回族老板开的店,同样是店铺装修高大上,食品卫生有保障,价格公道味道还不错,可即便是他们本人,也对这个“青拉帮”深恶痛绝,有些社会关系社会背景的老板,只是嫌弃他们坏了青海的声誉,而那些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社会背景的老板,对于他们的敲诈勒索苦不堪言,但迫于其暴力威胁恐吓,敢怒不敢言。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何苦要给黑社会?

因此,在讨论“青拉帮”的问题上,我们在开始既要明确“青拉帮”的危害性,也要明白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因为青海是省。仅仅了解其危害性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了解其组织架构。这些黑社会的组织架构是很严谨的,往往有着一个会长,而后分级分层进行管理。会长往往都是在其家乡就有钱有势的人,或出来比较早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的人,每到一地,他们一般会和当地民宗部门或伊斯兰协会进行接触。在和民宗部门或伊斯兰协会接触的过程中,他们是表现的很正常的,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一来二去,就和当地民宗部门或宗教人士建立了联系,然后通过联系再建立利益输送关系。例如对民宗部门行贿或以向清真寺捐赠的名义向宗教人士输送利益——这就从民族和宗教角度,为自己找到了保护伞。

当然,并不是全部如此,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当地原先并没有伊斯兰协会,也没有伊斯兰教,此时,他们就会积极争取民宗部门政策,努力建立伊斯兰协会,直接以伊斯兰协会的面貌出现,或者直接派驻宗教人士进驻当地,自己成为当地宗教人士。这种情况的存在,实际上是与地方民宗部门的部门利益有关的,为什么?因为一般情况下,没有伊斯兰教的地方,往往顶多有个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之类的,增加了宗教种类,民宗部门就可以增加其管辖范围——与上述几个宗教不同的是:伊斯兰教本身对于社会生活方面的涉及就比较多,因此民宗部门就可以借助新增加的宗教种类来申请自己部门经费、增加人手等等。部门利益,就是宗教这些年在我国发展的如火如荼的根本原因之一。(在这里插个题外话:地方民宗部门的任务,是要做好涉及宗教及宗教人士的统战、服务、管理、引导等相关工作的,一些地方民宗部门居然将盖了多少宗教建筑、发展了多少宗教教徒作为政绩写在总结里,俨然成为了宗教代言人,这是绝对的政治定力缺失、职能定位偏差、工作失职的表现,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党的领导协调部门之一,而事实上推动宗教在我国的发展。习总在全国宗教座谈会之后,这一的局面并没有因为中央政策的调整而迅速得到改善和落实,不得不说,这是在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的看齐意识上的缺失,这样的地方民宗部门领导,应该撤换。)所以,这第二种情况,地方民宗部门的部门利益与“青拉帮”黑社会的利益就形成了一致性,于是乎双方一拍即合,“青拉帮”的保护伞就又形成了。

第三种情况,各地在面对青拉帮黑社会的时候,之所以不敢动手的原因,不是因为无法可依,而是因为青拉帮用“民族宗教”给自己这个黑社会做了保护伞,以所谓的“民族宗教”政策作为保护伞的原因在于:民族宗教政策很多地方吃不准,摸不透,不敢处理涉及这方面的问题,青拉帮以此来绑架地方党政,以稳定要挟地方,而地方官员在意官帽子和官位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青拉帮”自己成为了自己的保护伞,而地方的不作为就成为了纵容。

基于上述三种情况,青拉帮的危害性和组织架构以及保护伞如何形成的问题,就都讲清楚了。再来看一看青拉帮的定性问题:“青拉帮”的诉求是经济诉求,而非政治诉求——这就是定性黑社会的原因,如果诉求变成政治诉求,那就是恐怖分子、恐怖组织。也就是说,黑社会和恐怖组织之间,就一线之隔——如果黑社会不打掉,变成恐怖组织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所以,“青拉帮”就是一个以清真食品(牛肉拉面)为垄断经营产品、以籍贯、民族为纽带、以暴力打砸或威胁恐吓为手段、对地方党政及宗教进行腐蚀渗透的、有机构,有组织,有人员,有资金来往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或者团伙。

至于对于“青拉帮”是黑社会的定性,他们自己也是清楚的,所以才会有恃无恐。为什么?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不搞出人命,黑社会抓住了顶多吃牢饭,不会判死刑,但是如果可以以稳定要挟地方政府,就可以获得巨大经济利益,垄断一个地方的清真食品消费市场,那是多大的利润?因为巨大利润的吸引,他们敢在全国各地惹了这么多事。同样的,如果不是黑社会定性,而是恐怖主义的定性,估计就不是这个局面了,反恐是要全国一盘棋的,哪个地方都不会对反恐开玩笑。

最后,讲讲我们该如何面对“青拉帮”呢?这里需要回答两个问题:

我们是要强化他们的这种黑势力保护伞,还是要打掉他们的黑势力保护伞?

我们是要给警方执法依据,还是要帮警方找借口?

第一个问题:

我们是要强化黑社会保护伞,还是要打掉黑社会保护伞?

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要打掉黑社会保护伞,这应该是所有人的共识。

既然要打掉黑社会的保护伞,那么,就不需要考虑什么民族宗教政策,也不需要考虑民宗部门或宗教协会的意见建议,更不必借助这两者的力量,直接根据行为来依法处理。不管你什么民族、什么宗教,只要行为违法,那就依法处理,严厉打击,就这么简单——警方是国家暴力机器的重要保障、是法律权威的直接体现、是法律公平正义的代言人,“青拉帮”这个黑社会能有多难打?怎么可能打不掉?打掉黑社会,然后规范经营,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那为什么一些地方不敢处理?先让我们来看看具体不敢处理的表现形式主要有哪些——

一是以民族宗教问题内部处理为理由,刻意避开依法处理;

二是民族委或民宗局刻意借此事扩权,增加部门利益;

三是公安机关、食药部门、工商部门懒政惰政;

四是只要不出人命,就尽可能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往往都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反而让受害者进行赔偿,这种行为又助长了青拉帮的嚣张气焰——出人命了,也就随便抓几个来顶缸。

五是刻意将法治问题宗教化处理,企图借助宗教人士来解决问题,进行所谓调节,赋予了宗教人士法治权限,将宗教干涉司法变成合法化;

以上五种主要表现,使得依法处理变成了空话,国家公信力因此受到极大打击,这就是网络上各地涉及“青拉帮”的舆情难处理的原因,也是网友们群情激奋的原因。

到这里,我们不难看出:如果我们看清了青拉帮黑社会团伙本质,就很容易处理;但是如果我们要认可了青拉帮黑社会为自己套上的民族宗教保护伞,我们就容易给地方党政不作为找到借口和理由,为地方党政不作为开脱。有的地方党政总喜欢说一句:涉及民族宗教问题,要谨慎处理,要看全国其他省市区如何处理——而事实上,这就是个涉黑的法治实践问题,与民族宗教无关,但这个借口一找好,就可以从心理上和事实上为自己不作为开脱,如果做为一个地方官员,对于这种可以保住官帽子、官位子的处理方法,必须是起立鼓掌欢迎,甚至于他们本身就是黑社会的保护伞,更加不会去处理。

所以,要打掉“青拉帮”,就要学会使用党纪国法,对于党内的,严格落实党内监督,对于党外的,严格执法,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直接将那些不作为、乱作为的地方官员曝光出来,让他们也见见太阳,指直接让他们面对群众的监督,官帽子和黑社会到底要保哪个,让他们自己选。

第二个问题:

我们是要给警方执法依据,还是要帮黑社会找保护伞?

答案同样是肯定的啊——我们要给警方执法找依据,不能帮黑社会找保护伞。既然要帮警方找执法依据,那就要看着网络上的一些极端账号。要及时截图,分门别类,然后归档存好。一两句话是不足以作为执法依据的,但是当一个账号长期发布一些极端言论的时候,例如动不动就威胁人,或者叫嚣杀全家、或者给恐怖分子开脱、或者传播极端宗教思想,那就要留下存好。当然,目前的社会现实是:有些地方依然不敢处理,没有关系——哪里不敢处理,我们就要去督促他们处理。找到相关部门负责人,将这些极端账号的行为和相关负责人一起公开发布——没错,这样会给当地带来舆论压力,而且不是正规的司法渠道,而是舆论渠道——舆论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那怎么办?目前来看,就我个人知道的,很多网警巡查执法账号还是管用的。不要单张发,不要看见一个就报一个,警察同志们也很忙,真的没有时间去因为单张的截图就去做什么——打击黑社会、反恐,都是需要我们共同参与的事情,就按照上面说的,分门别类,归档存好,然后同时发给涉事地方的网警、发布类官博私信,并发布给当地党委督查办、纪委监察部门的官博或邮箱,并做好存档。这样有执行、有监督,基本上就有人管了。

而对于不作为、乱作为、纵容黑社会的地方,大家是尽管放心的开轰。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打击黑社会是正确的事情,当地如果顶着舆论和维稳压力,把事情办了,我们要为当地点赞起立鼓掌,当地如果硬是拖着不办,我们就要严肃批评督促依法办理。

在这里,大家要注意:不要将所有的锅都甩到中央头上去,这是不合适的。地方官员非常喜欢找的借口是:中央没有政策。这是胡说八道的,中央的政策很明确了,就是怕出事不敢担责任,如果大家把锅都甩到中央头上,那谁来收拾这些地方官员?一般不敢打黑社会的地方官员在面对普通群众的时候,可是胆子都大的很的。这就是斗争,要与那些不服从中央政策、不执行中央政策的地方官员作斗争——因为他们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干部,而是思想已经松懈的官僚,对于官僚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样看起来似乎有些偏激了,但形式岌岌可危,非得逼着他们作为才行,如果什么事儿都等中央,那还要他们干嘛呢?

同样的,在和那些为黑社会辩解的账号斗争时,我们要清楚的认识到这么几点:一是宗教≠民族。宗教与民族是有联系的,但这个联系与宗教≠民族并不冲突。目前一些信教群众之所以把宗教看的那么重的原因,在于其对于其族群的认可和族群的文化已经不清楚、不熟悉、不了解了,使得宗教成为了族群的纽带,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我会单另开文章来讨论。继续说,二是支持黑社会的账号会把大家的讨论议题往民族宗教上去引,不去讨论什么民族宗教的问题,因为一讨论,他们违法的这个实际存在的现实议题就会被带偏到民族宗教议题上。黑社会违法和民族宗教,是两个议题。无论什么民族、什么宗教,都必须在国家法律管辖之下,违法了,需要强调和关注的是违法事实、违法行为,而不是什么民族宗教,一旦被他们把议题带到民族宗教上去、转移了舆论焦点、弱化了违法事实的讨论、弱化了黑社会是违法分子的标签,他们的保护伞就和地方不作为官员就会利用舆情焦点转移和议题转移,对黑社会继续保护,黑社会就可以继续以民族宗教为借口和理由为自己开脱,绑架要挟地方维稳——所以,要解决黑社会的问题,就不能让黑社会带着议题走,而是要明确我们自己的关注焦点和内容——我们关注的就是他们违法了,我们要表达的诉求就是不管你什么民族宗教,违法了就要伏法,只有明确的强调这个诉求,地方官员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就只能依法处理,而无法将一个法治问题转化成民族宗教问题,就无法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就无法逃脱责任,就无法为自己的不作为乱作为开脱。

该讲的都讲完了,剩下没有讲到的地方,大家不要急,我有空了会继续写。关于“青拉帮”的问题,就说到这里。形势是复杂多变的,斗争是长期性的,要有毅力、有韧性,自古就是邪不压正,我们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同样也可以眼看他楼塌了。当我们一身正气大义凛然时,当我们用国家法律、党的政策压制敲打他们时,他们就会弱不禁风只能在那里跳脚暴怒却毫无办法——这就是斗争的方法和艺术。不要再当游兵散勇了,要团结一致,目标一致,方法一致,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战斗力,打一场是一场,逐渐收复失地,保障法律尊严,捍卫互联网空间秩序。

就这样吧。

【崔紫剑,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0/32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