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乱局、金融动荡的挑战与对策

美国大选尚未结束时双方阵营都相对平静并充满期待,一旦结果揭晓失败一方则可能因过度失望而试图发泄愤怒,特别是新当选总统的政策执行不顺利并伤害到对方,美国可能出现政治经济剧烈动荡并波及到全球,中国必须全面考虑到各种风险并及早做好应对准备。

美国大选乱局、金融动荡的挑战与对策

 

警惕美国大选后全球金融动荡升级

 

2016年美国大选已经日益临近最后冲刺阶段,希拉里邮件门再次发酵令选情骤然发生戏剧性变化,美国的股市、汇市也出现了令人惊心动魄的暴跌。经济平稳时期的美欧选举可能令人感到枯燥乏味,经济动荡时期的美欧选举却历来充满着风险变数,不仅影响当事国还可能危及世界各国民众的命运,如大萧条时期纳粹极右翼势力崛起曾带来世界大战悲剧。

美国大选尚未结束时双方阵营都相对平静并充满期待,一旦结果揭晓失败一方则可能因过度失望而试图发泄愤怒,特别是新当选总统的政策执行不顺利并伤害到对方,美国可能出现政治经济剧烈动荡并波及到全球,中国必须全面考虑到各种风险并及早做好应对准备。

希拉里口头上批评经济现状并主张推行一系列改革,但很可能暗度陈仓以维护华尔街和军火工业财团利益,通过加剧国际冲突和紧张局势转移民众关注和愤怒。希拉里已经扬言准备加剧同俄罗斯、中国的对抗,如在叙利亚冒着同俄罗斯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设立禁飞区,继续推行重返亚太的军事再平衡战略加强对中国的施压等。

美国对于中俄这样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不会轻易开战,实际上军事施压只是全方位立体攻势的一部分,旨在加剧国际紧张局势为制造金融动荡推波助澜,帮助华尔街作空欧洲、亚洲资本市场获取投机暴利,促使欧洲、亚洲经济形势恶化和国际资金回流美国。

2015年4月中国引入效仿美国模式的股市作空机制,此后不久五角大楼就宣布准备进入南海岛屿12海里巡航,故意制造中美可能爆发军事冲突的悬念和利空消息,利用国际紧张局势为华尔街作空中国股市推波助澜。美国权威机构调查表明国际冲突之前股市持仓都有异常变动,表明消息事先被透露给华尔街提前布局以谋取投机暴利,美国军工集团和华尔街财团不会放过任何大发横财的机会。

中国应该汲取大股灾教训防范美国的全方位立体攻势,及早拆除国际资本的投机作空工具和调兵遣将通道,严格规定融资融券、股指期货和CDS的有限试点规模,严格限制各种股市通、虚假贸易、地下钱庄等资本外逃渠道,让美国金融、军工财团没有作空中国获取投机暴利的机会,迫使美国面对军事施压的获利骤减而挑衅中国代价扩大,这样能才能缓解美国蓄意制造动荡局势并维护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

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人们不熟悉的混乱综合体,其中借鉴了部分罗斯福和二战后的经济政策,如扩大基础建设和恢复限制投机融资的罗斯福监管法规,但又有为维护大财团自身利益提出的政策主张,如减少政府干预、大幅度减税和削减社会开支,这些政策又同罗斯福和社会改良时期的成功经验截然相反,因此,很难预测特朗普的新政究竟会产生怎样的效果,但肯定难以出现罗斯福时代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的平稳增长。

特朗普还批评美联储保持低利率是为了制造繁荣假象,宣称执政后将调查政府统计部门造假并追究责任,还准备将美联储主席耶伦撤职并停止刺激资产泡沫,这意味着美联储以刺激经济为借口误导各国滥发货币,制造的全球股市、楼市和金融衍生品泡沫会骤然崩盘并相互共振,其冲击威力可能远远超过1929年诱发大萧条的美国股市崩盘。

2016年10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重新启动希拉里邮件门事件调查后,美国股市立刻暴跌说明其大牛市不是建立在经济基本面的基础上,这证实了我多年来揭露美国经济复苏和就业增长的虚假性。华尔街宁愿选择主张提高公司税收的希拉里,也不愿意支持承诺上台后给公司大幅度减税的特朗普,尤其恐惧特朗普宣称上台后会撤换美联储主席耶伦,说明美国大牛市严重依赖于美联储的低息廉价贷款,美联储在量化宽松结束后仍然继续秘密注资刺激股市。

中国为应对这种迫近危险必须及早抑制国内各种资产泡沫,以防止其同全球资产泡沫破灭发生共振时带来的冲击,尤其应该拆除破坏威力巨大的各种金融作空攻击武器,包括融资融券、股指期货、CDS类金融衍生品等等,即使不能立即取消也应将其限制在较小的试点规模内,这样才能落实中央关于抑制资产泡沫的精神,未雨绸缪做好准备防范美国政坛巨变引发全球金融动荡。

金融作空攻击是趁火打劫、发国难财的极为恶劣行为,必须像火灾、地震时犯罪一样及时给予严厉惩罚,否则就会极大加剧金融动荡冲击并威胁社会稳定。2016年初索罗斯公开扬言作空中国充分显示了这种危险,但是,从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和现行金融法规来看,索罗斯的趁人之危作空攻击行为却是合理合法的,这意味着中国应该尽快完善金融法规并推动经济思想变革。

美国大选还充分暴露了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严重缺陷,总统候选人提出的各种政策主张缺乏实践检验,民众从各种选举宣传和相互攻击中难以鉴别真伪,只能冒着极大风险选择看起来相对靠谱的候选人,即使不存在金钱操纵并实现公正选举,也难以确保民主选择符合客观经济规律和民众长远利益,结果可能是幸运的但也可能带来严重的灾难。

2000年我的著作《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指出西方民主制度存在着严重缺陷,乃是“只能点厨师而不能点菜的不实惠、虚假民主”,主张对改革试点的宝贵经验进行制度化、规范化,建立涉及广泛提议、科学试验和民主评估的完善制度,这样才能鉴别出美国推荐政策的真伪和利弊得失,确保改革开放政策制定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建立超越西方模式的“让民众能够直接点菜的实惠民主”。

2016年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分析了种种迹象和经济指标并预警特大全球危机正日益迫近,而美欧流行的各种救市办法如量化宽松已经失灵,中国迫切需要进行应对特大危机政策的综合试点,而且应该在借鉴罗斯福时代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完善,尽快制定出有效政策应对类似大萧条的特大全球危机,这样才能防范美国利用特大危机冲击遏制中国崛起。

 

美国大选后可能加紧向欧洲转嫁金融危机

 

美国大选中希拉里同特朗普虽然有激烈的争论,但是,他们当中无论是谁上台都不会善待欧洲。希拉里执政将会延续新保守主义的对欧政策,努力加剧欧亚大陆的政治经济动荡并从中渔利,从欧洲追随美国军事打击利比亚、叙利亚,反而引发难民潮并将自己拖入动荡就可以清楚看出这一点。特朗普声称欧洲应该为美国维护其安全支付巨额军费,这不仅意味着给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雪上加霜,还会纵容华尔街继续从作空欧元、欧洲经济中获取暴利,欧洲可能成为美国大选后全球金融动荡的发源地。

美国大选前夕纽约股市出现罕见的七天连续下跌,历史上股市七天连续下跌都伴随着严重的经济危机。值得关注的是,欧洲股市却出现超过美国的连续八天下跌,这预示着全球金融动荡即将到来而欧洲危机严重程度可能超过美国。

2016年10月美欧因银行业股票暴跌出现金融动荡,但这次金融风暴的漩涡中心不是意大利、希腊,而是来自欧洲中心德国的最大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8月欧盟曾裁定美国苹果公司补缴130亿欧元税款,美国司法部立即向欧盟核心德国的德意志银行开出140亿美元罚单。苹果是美国健康状况良好的跨国企业,而德意志银行却是欧洲正在生重病的金融擎天柱,显示出美国毫不吝啬在欧洲盟友的伤口上撒盐,美国大选后无论谁当总统都可能面临动荡局势,加强向欧洲转嫁危机就会成为转嫁国内矛盾的重要出路。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欧普遍陷入经济萎靡状态,德国是少数实体经济仍然保持较好增长的西方国家。德国经济同中国保持着密切的贸易、投资联系,但是,现在欧洲唯一经济比较健康的国家出了问题,不可避免会给中国经济带来较大的冲击。更为重要的是,国际清算银行将德意志银行称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媒体甚至怀疑德意志银行可能成为“第二个雷曼公司”。

据西方媒体报道,德意志银行持有金融衍生品高达79万亿欧元,远远超过了全球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也超过了欧盟国内生产总值之和数倍之多,更是超过了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多达十多倍,同欧洲各国、美国华尔街的大银行都有复杂的对赌关系,一旦破产会通过金融衍生品的复杂关联交叉传染给美欧金融业。德意志银行的金融衍生品风险敞口超过雷曼二十倍,就是说德意志银行的潜在风险不是一个而是二十个雷曼。

有人认为由于欧美处理金融衍生品的会计准则不同,德意志银行风险敞口大于雷曼的说法就没有意义。其实,倘若美欧会计准则能够导致二十倍的巨大差距,就意味德意志银行的风险敞口无论怎样都远远大于雷曼,否则不是美国就是欧洲甚至双方的会计准则都不科学,都无法反映金融衍生品的实际规模和潜在风险。美国依据自己标准来统计华尔街大银行的金融衍生品规模,摩根银行拥有的金融衍生品超过了79万亿美元,美洲银行拥有的金融衍生品超过了75万亿美元,其庞大金额均超过了美国经济规模数倍之多丝毫不亚于德意志银行。

2016年9月26日,德意志银行股价在纽约股市上暴跌了7%,美国几乎所有大银行的股价也随之大幅度下挫,美国银行的股价下降了2.77%,摩根斯坦利的股价下降了2.76%,花旗银行的股价下降了2.67%,高盛的股价下降了2.21%,这说明投资者已意识到德意志银行同华尔街的密切联系。2016年6月国际货币基金曾发表一份报告,称德意志银行是全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最大贡献者,报告还显示出德意志银行风险敞口同欧洲、美国和日本银行密切相连,同中国四大银行虽有一定联系但远远弱于欧、美、日银行。[1]

有人可能说不应夸大德意志银行和金融衍生品的潜在冲击,美联储不是坚称全球和美国的经济基本面良好吗?2016年9月中国不是刚刚引进了CDS信用违约衍生避险产品吗?但是,美联储曾有蓄意误导各国对经济形势判断的前科。

据美国最权威彭博财经通讯社披露的确凿证据,2006年美联储已经知道次贷危机迫近但却故意向各国隐瞒,秘密注资七万多亿美元将次贷危机推迟两年爆发,诱惑中国购买了数千亿美元濒临暴跌的两房债券、股票、基金等。值得指出,彭博社是在拿起法律武器后才迫使美联储不得不公布部分援助细节。[i]

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深入分析了近两年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各种经济指标,指出美国正故伎重演误导各国对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2015年国际贸易和美国经济已经出现了明显衰退迹象,美联储却像次贷危机前夕一样刺激股市屡创历史新高,趁泡沫破灭之前加紧向中国输出其金融模式,成功推荐中国引入股市作空机制并且诱发了大股灾,转嫁危机的同时还制造舆论宣扬中国股灾诱发了全球股市暴跌。

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金融市场已发生了暴跌动荡,中国某些金融机构却依然重复美国对全球经济的乐观判断,不得不说这是其在海外投资频频爆出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2016年6月美国70%左右经济指标比年初出现显著恶化,但美国股市却在美联储滥发货币刺激下屡屡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不能继续忽视美国资本市场行情与经济基本面的严重背离,盲目相信美联储和华尔街的误导就会遭受更大损失。

当前美国正加紧向中国输出新的金融作空手段,CDS泡沫的潜在膨胀规模远远超过融资融券,一旦德意志银行困境引爆比雷曼破产更为严重的全球危机,全球资产泡沫同中国的CDS、房地产等泡沫就会发生相互共振。当前尽管尚未发生类似雷曼破产的全球金融危机典型事件,2015年以来国际贸易就已经出现了持续十多个月的下跌,一旦金融风暴来临泡沫破灭就会同生产过剩产生相互共振,就会发生类似大萧条的特大混合型全球经济金融危机。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有股神之称的的著名美国投资家巴菲特,曾坦率批评CDS之类的金融衍生品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总有一天会引爆一场大规模“金融断裂”,这种情形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还要糟糕。

巴菲特称:“总有一天,无论摩根大通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水平有多大,它都不再重要。在数字足够大以后,风险控制体系就会失效。我不相信他们建立的资金储备能够抵御衍生品的损失。所有的安全措施都没有意义。我不想就此同任何银行密切相连。我不能牵涉其中。”[ii]

巴菲特不同于华尔街大银行是比较独立的投资者,中国应明智地更加重视巴菲特的意见并不卷入金融衍生品风险。中国四大银行同德意志银行风险敞口联系不大,得益于中国以前一直没有引入CDS等金融衍生品,今后随着引入CDS系统性金融风险就可能大大增长。中国对于实践已证明有强烈毒性的CDS只能进行有控制局部试验,目的是弄清其危害机制及防范措施并像有毒药物一样不能临床推广。

 

[1]Pam Martensand Russ Martens:“THE NEW BANKING CRISIS IN TWO GRAPH”.September 27,2016,http://wallstreetonparade.com/2016/09/the-contagion-deutsche-bank-is-spreading-is-all-about-derivatives/

 

[i]纽约时报评论:美联储7.7万亿美元救市秘密,2011年12月05日10:51腾讯财经,http://finance.qq.com/a/20111205/003158.htm

[ii]巴菲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终究会重创市场”,中金在线,2014年5月12日,

http://futures.cnfol.com/guanliancaijing/20140512/17834221.shtml

 

【杨斌,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国家经济安全课题首席专家、研究员,微信公众号yangbin999】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