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是民粹的胜利?不,是精英作死

对在英国公投中投票支持脱欧和在美国大选中选择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说,其中许多人并不是真心要这个结果,他们只是想用自己手中的选票表达自己对现状的不满,以及对精英的不信任。在这个意义上,这两个结果并不是民粹的胜利,而是精英自己作死,是精英政治的失败。

和英国脱欧公投一样,在最终结果公布之前,没有人想到,特朗普真的会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可能也包括特朗普自己。

然而,这就是已经发生了的事实。美国当地时间11月9日凌晨,大选结果揭晓,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胜选,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妻子、前美国国务卿、资深美国政客希拉里败选。这个消息像一道闪电,划过全世界的金融市场,哀鸿一片,只有A股仍然保持了金融市场泥石流的本色,先抑后扬,走势和英国脱欧公投当天基本一致。

几乎所有分析人士都认为,这个结果是民粹的胜利。此前,欧美主流媒体同声一气,批评特朗普如果当选,将不仅是美国的灾难,也是全世界的灾难。因为,特朗普的竞选策略是在竞选演讲中多次反复批评美国推动的全球化和贸易自由,指责是这些让美国下层白人失去了就业岗位,还有外来移民,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美国人民的就业岗位。最著名的,当然是他声称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一道长城,以将拉美移民堵在美国边境之外。

然而,也有清醒的分析人士指出,在民粹的胜利的背后,是精英政治的失败。美国的统治阶级设计出这套政治制度,再加上一层民主自由的理论外衣,就合理合法地统治了二百多年。到今天,美国的这套理论和政治制度在一些人那里,甚至已经成了全世界唯一正确的政治理论和政治制度,除此之外,不是独裁就是极权。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谁胜选,不管是谁当总统,都充当了这个精英集团的代理人。

就靠这套理论和政治制度,美国精英阶层的统治稳定的维持了二百多年。但这一次,美国精英玩脱了。原因很简单,美国社会下层民众已经受够了精英的欺骗和压榨,想有所改变。

其实,希望美国能有所改变,美国民众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诉求。早在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时,就以变革作为口号。然而,他在当选总统之后,却渡过了碌碌无为的八年,并没有做出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作为亿万富翁和大地产商,特朗普当然本身也是美国精英阶层的一员。但是,在竞选过程中,他的表现完全不是精英阶层的方式,而是以民粹的方式。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个政治素人,他并不是精英阶层看中的政治代理人,因此上位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因此,他选择了眼睛向下看,去迎合中下层民众的诉求,激烈批评精英阶层对中下层民众的欺骗和压榨。甚至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采取的救市措施,最后也变成了一次对民众的掠夺。明明是精英阶层的贪婪导致了金融危机的爆发,但最终美国政府却用纳税人的钱为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金融巨头买单,那些金融巨头在未击中损失惨重,但高层管理人员却依然一分不少地拿着高薪。

竞选选票的分布表明了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支持者都是什么人。中心城市、金融圈、跨国公司、高科技精英、企业高层管理者以及其它精英人群,都选择支持他们更为放心的希拉里,但除此之外的美国中部和南部地区,中心城市之外的小城镇和社会下层人群,都选择了支持特朗普。用我们熟悉的话说,就是农村包围城市。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这些支持希拉里的那些地区和人群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则是全球化的失意者。

英国脱欧公投的情况与此完全相同。伦敦等中心城市是欧盟一体化的受益者,选择留欧,而这些地区之外的更多地区则是欧盟一体化的失意者,他们选择了脱欧。虽然事前精英们在媒体上反复宣传,留欧是必须的,只有留欧,英国才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但选民用自己的选票对精英的宣传投下了反对票。因为他们已经看清楚了,即使英国留在欧盟,真能获得更多利益,也与大多数普通民众无关,那些利益都会直接进入精英阶层的腰包。

今天,也许我们才能更好的理解二十多年前那些被称为左翼的人们反对全球化的理由,因为都已经变成了现实。全球化意味着资本向中心城市和少数人群集中,跨国公司则将就业机会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社会财富加速向富人集中,而更多的普通民众则只能默默地被精英阶层掠夺。虽然自有人类以来,除了极其短暂的时期之外,绝大多数时期都是如此,沉默的大多数都是在被精英阶层和统治阶级剪羊毛,但是工业革命和技术发展加快了剪羊毛的频率。

全球化不仅导致了欧美国内制造业向亚洲等要素价格更低的地区转移,从而导致欧美自身的就业机会减少,也让全球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加剧,一些欠发达地区加速衰落,进而演变为政治危机。从泰国在黄衫军与红衫军之间的政治动荡到中东北非革命,到香港、台湾的政治运动,都是这一逻辑。今年以来,英国脱欧公投与美国大选表明,这种地区之间的分化在欧美国家内部也同样存在,这些国家内部的也同样在经历贫富分化加剧、社会分裂加快的过程,英国脱欧公投与美国大选结这两个意外的结果只是这种现实表现在了政治上而已。

对在英国公投中投票支持脱欧和在美国大选中选择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说,其中许多人并不是真心要这个结果,他们只是想用自己手中的选票表达自己对现状的不满,以及对精英的不信任。在这个意义上,这两个结果并不是民粹的胜利,而是精英自己作死,是精英政治的失败。

【岳峙,察网专栏作家,本文首发作者公众号“国风观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