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准特朗普后再预测:中美不会战 中国经济压力山大

在全球化各种原生力量逆转的情况下,美国如果再强行硬推全球化,使美元重返唯一国际交易储备货币的王霸地位,它必须同时实现“中美国”、摧毁欧元、令俄罗斯俯首称臣的三大目标。但美国目前的实力——包括硬、软、巧实力都不足以可控制地实现。特朗普显然不会硬来,他会和俄罗斯缓和关系,而减少对欧盟的干预,默认欧元,要让盟友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和支出,他也不会和中国直接军事冲。

测准特朗普后再预测:中美不会战 中国经济压力山大

美国与世界不需要“冷战偏执狂”

历史在这一刻定格: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这是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此前,他还是一位毫无任何政治身份的商人,刚开始参与美国总统大选时,被绝大多数人看成是笑话,即便是前一天还很少人认为他会成为美国总统。最吊诡的是,美国首位女司法部长(克林顿任期)Janet Reno曾说,“Trump将永远不会在我的有生之年当总统”。可是她竟然在11月7日去世了!

这也很可能是一个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时刻。因为美国和世界正面临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世界需要美国有一位善于妥协的领导,即便他是个商人,而不是希拉里那样“冷战思维”的自大偏执狂——这个晚上,各大国的领导人可以安心地睡个踏实觉了,而不用再担心乌克兰、朝鲜和南海会打起来。

希拉里的符号早已定型——她在政治上代表美国冷战的霸权思维;在经济上代表跨国资本利益;在金融货币上代表了美元试图赢家通吃,重返国际唯一交易储备货币的君主宝座。这种路线在过去几十年中是美国政治经济主流,它使跨国公司获得了巨大利益的同时,必然使美国本土的白领和工人大量失业,失去对未来的梦想和对生活的自信。时至今日,他们已经积累了太多的不满和怨气,他们只是缺乏反抗的契机。

不仅仅美国如此,全球范围内的资本恶性竞争,已经极大地挤压了西方国家的中产和劳工阶层生存空间,导致了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这种越来越积压的不满,在“英国公投”中已经爆发了举世震惊的力量。

正是因为看到美国国内蓄积的这种足以使政治火山喷发的力量,而特朗普的政治主张也恰恰是顺应了这种力量,因此,本人在8月1日撰写了《特朗普加冕?决定人类财富超级分配的三大关键开始明朗》(发表于中华元智库微信公共号cnyuan_qzytx)就预测了美国选民会力挺特朗普。原因(以下是该文截屏)是:

测准特朗普后再预测:中美不会战 中国经济压力山大

多数美国民众,特别是受损害最严重的白人中产和劳工,他们才不管主流媒体对特朗普各种各样诋毁和抹黑,这是一个难得释放力量的机会。而传统主流精英仍鼎力支持希拉里,这里就可能埋伏下了希拉里背后势力通过操纵选举达成目的伏笔。

在距离大选仅11天的时候,10月2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突然重启对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笔者很快撰文《希拉里被幕后导演抛弃?特朗普若上台中国日子更难过》指出,这相当可能是因为随着菲律宾、韩国失控,加上中共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确立有强有力的“核心”,美国幕后老板认识到已经没有足够实力实现“赢家通吃”策略,因而抛弃了自大偏执的希拉里,转而支持务实的特朗普。

而在大选前的最后一刻,剧情再次惊奇反转,FBI宣布希拉里过关。这或许显示幕后老板也没有把握,难以抉择,最终还是把选择权交给了选民。

选举结果是,特朗普和希拉里的选民支持率分别47.9%、47.3%,特朗普最终凭借304张选举人票(超过当选总统最低270票)对希拉里的233票最终当选美国总统。

希拉里成为第一任美国女总统的梦想就此破碎。

特朗普当选标志着全球化进程反转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正式宣告全球化时代反转,全球经济加速转入区域化时代,三大区域经济——北美、欧洲和东亚的大格局已定。

前一轮全球化启动时间是1970年代初。1971年美元脱钩黄金之后,美国进入了后制造业时代,也就是虚拟金融时代。由于摆脱了黄金制约,美元滥发不可收拾,加上金融创新层出不穷,货币乘数不断放大,美国金融业利用美元唯一国际交易和储备货币地位赚钱太容易了,一流人才越来越多流向华尔街。而制造业开始向海外转移。

1990年代前苏联解体,中国对外开放加入国际大循环,为全球化迎来了黄金时期——以牺牲中国亿万劳工、巨量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为代价;以中国为西方发达国家制造,尤其是为美国制造为主要特征;以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对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巨额利益输送为实质;以中国贸易顺差主要购买美国国债等金融资产进行再循环;美国以利用美元特权地位和金融虚拟资本控制中国产业、金融股权,以最终实现中美国为目标。

在这个全球化过程中,跨国资本获得了巨大利益,但这个全球化最终未能按照美国设想实现。它受到了多重干扰或阻力:1、作为对美元滥印的反击,1999年欧元诞生,虽历经磨难但顽强生存下来了,这动摇了美国理想全球化模式的货币基础,并最终引发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2、2001年,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美军与伊斯兰敌对力量陷入长期游击战,极大消耗了国力军力;3、美国对于中国产业、货币控制虽然较为顺利,但在试图控制中国核心国有企业、主流金融机构和政治政权方面,却受到了中国复兴的权力意志的强硬抵制。

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梦”的国际号召力明显下降。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口红利已经急转直下,土地矿产资源也已经严重透支,加上因为人民币升值吸引国际热钱投机中国后,中国资产价格也已普遍高估,跨国资本在中国的、也是全球化的核心利益源正在衰微。而随着移动互联和机器人革命,美国和西方失业现象越来越严重,这也壮大了美国和西方国家内部越来越强大的反全球化力量。

全球化必然意味相对宽松的人口流动。但是,美国在中东制造动乱,导致了越来越多的极端恐怖分子流入西方,威胁了西方原居民最基本的生命安全。这终于让美国和西方原住民忍无可忍了——在他们看来,工作岗位被抢走了,生命安全被威胁了,这日子还怎么过?!

即全球化已经受到来自中国和美国两大主要引擎的根本性逆转——跨国资本在中国已经很难获利,在中国新权力意志崛起背景下,“中美国”已成南柯一梦;而在美国,从社会稳定的需求要保就业,从经济可持续发展来说,都要实现实业和金融的再匹配——在美元、虚拟金融收缩的情况下,制造业重新扩张支撑。

特朗普此次当选美国总统,特别是他决定抛弃TPP(环太平洋贸易伙伴),实现更严格的贸易保护,这意味着反全球化即将成为美国国策,也标志着从197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浪潮告一段落。

中美东亚战争可以避免中国经济结构必须深调

在很多主流精英的固化思维中,全球化是大势所趋,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他们是受益者。

换个角度,它其实严重破坏了原本合理的商业和社会生态。在美国,它一度令很多勤劳的人失业而沮丧,而对那些懒惰的人来说,他们更必然成为社会寄生虫;而在中国,长期每周7*10小时的工作,摧毁了两代人的身心健康,令上亿留守儿童与他们外地打工的父母长期骨肉分离,制造了多少人间惨剧!

从经济合理性上讲,将中东石油、澳大利亚铁矿万里迢迢铁矿石运到中国加工,再万里迢迢运往美国销售,这绝对是资源的大量浪费!而这巨大浪费不仅要用亿万中国劳工的血汗补偿回来,而且跨国资本还要赚更多!

在全球化各种原生力量逆转的情况下,美国如果再强行硬推全球化,使美元重返唯一国际交易储备货币的王霸地位,它必须同时实现“中美国”、摧毁欧元、令俄罗斯俯首称臣的三大目标。但美国目前的实力——包括硬、软、巧实力都不足以可控制地实现。而如果采取偏执狂的“霸王硬上弓”,特别是美国动用最后实力——武力来蛮干,包括“重返亚太”,不惜与俄罗斯从冷战到热战,则必然引发大国之间的区域战争,甚至演化为世界大战。那人类真可能会遭遇同归于尽的灭顶之灾。

特朗普显然不会这么硬来,他会和俄罗斯缓和关系,而减少对欧盟的干预,默认欧元,要让盟友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和支出。他也不会和中国直接军事冲突,“重返亚太”会低调收缩,朝鲜半岛和南海的局面都会缓和——东亚爆发热战的概率在其任内将会很低。作为对特朗普的欢迎,普京已经在第一时间向特朗普表示了祝贺。

不过,特朗普会强势切割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对中国进口商品会实行更广泛的贸易保护。这会给中国经济“三驾马车”之一的贸易顺差以重创,在消费日益萎靡、政府投资也盛极而衰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运行会有更深底部,经济结构将被迫更深入地调整。

当然,这从中国未来长期可持续发展角度来说,却并非坏事——中国当前蛋白质、食用油、石油的对外依赖度分别达到了惊人的43%、68%和65%,而且正继续升高,这无论如何也不是健康和可持续的。

从中国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而言,特朗普对中国经贸关系发难,其实是帮助中国恢复合理健康的经济社会生态。但这对于在中国已经形成的、为跨国资本服务的买办人群来说,却绝非好消息。

这意味着他们在全球化黄金时代“左右逢源”的好日子结束了,将在“里外不是人”氛围中重新定位谋生。

中东局势将再成全球焦点

虽然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不会和俄罗斯和中国直接开战,但这绝不是说他就是善男信女,他是商人,会精算如何才能让美国代价最少获益最多。更重要的是,共和党政府在历史上多次对外发动战争,比如老布什时期的海湾战争,小布什时期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

中东历来是共和党的焦点,这是因为共和党的一个重要政治背景是石油军火寡头,历史上以洛克菲勒财团为代表。布什家族也主要从事石油业。因此中东如果发生战争,则对于石油和军火寡头都是巨大利益。

过去美国在中东制造地缘危机,还有石油危机的制约,但是随着近几年美国能源独立革命的成功,美国石油对外依赖度已经从2006年的60%下降到2015年的24.6%;中东石油进口占比从最高时接近40%下降到了16.16%;美国石油战略储备也从常规的96天增加到现在108天。加上页岩油气开采仍有潜力,玉米制造乙醇汽油替代,以及新能源替代,美国基本可以实现包括石油在内的能源自给自足。因此,现在美国在中东制造石油危机,不仅有利于石油军火寡头,也会强化美国国家竞争力。

对此,特朗普是有政治谋略的,他在4月份宣称,如果当选美国总统,将废除伊朗核协议。在与特朗普密谈后,6月2日,共和党大佬、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公开表态支持他,相当可能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而特朗普与俄罗斯和解的策略,也可为美国引发中东石油危机减少阻力。如果石油危机爆发,美联储必连续加息。

如果中东石油危机爆发,这将是特朗普用贸易保护遏制“中国世界工厂”消费端的同时,从供给侧打击瓦解“中国世界工厂”——它相当可能引发人民币标价的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大涨,从而使中国买不起那些昂贵资源,为世界廉价生产。正在暴涨的人民币煤焦钢或加快诱导其到来,尽管煤焦钢暴涨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官方用计划手段压缩煤炭产量。

如果中东石油危机发生,虽然会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大影响。但鉴于中国“军改”后,以习总为核心的中共权力意志重新崛起,中国可以将这种冲击控制在不会造成社会大动荡、国家四分五裂的可承受范围内。中国还可以把这次冲击转化为未来真正以国家人民为立场的真正全面改革的力量,把危机转化为机遇。

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中美将要发生新阶段博弈的演变方式?对中国宏观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会造成怎样冲击?中国人如何应对新形势进行家庭财富合理保值增值?我们将在中华元智库2017年会上深入分析给出建议。

【张庭宾,察网专栏学者,中华元智库创办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