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进入了新常态--有感于特朗普胜选

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再也不像以前这五百年那样——还有众多的富有且软弱的国家和地区可供帝国主义者们掠夺和转嫁危机了。拉美、东亚、中东、非洲诸国早已经是被帝国主义者们洗劫殆尽、奄奄一息了。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帝国主义者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恣意妄为。人类正在步入“危机冲突紊乱分化重构”的“新常态”。

世界进入了新常态--有感于特朗普胜选

【摘要: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再也不像以前这五百年那样——还有众多的富有且软弱的国家和地区可供帝国主义者们掠夺和转嫁危机了。拉美、东亚、中东、非洲诸国早已经是被帝国主义者们洗劫殆尽、奄奄一息了。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帝国主义者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恣意妄为。这意味着需要不断扩张才能持续的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这意味着美国独霸世界的格局难以维持,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拯救不了资本主义,这意味着西方国家领舞世界的历史开始终结,这意味着个人主义哲学的彻底失败。人类正在步入“危机冲突紊乱分化重构”的“新常态”。】

十三世纪,蒙古人的大炮打破了欧洲人在精神上的禁锢,中国的指南针和造船术传入欧洲,撕破了欧洲人在地理上的铁幕。伴随哥伦布1492年开始远洋航线的开辟,新大陆的发现,西方国家在远洋贸易中开始崛起,西方国家成为在人类近现代史上的领舞者,一时间,强国频出,各领风骚数十上百年,先后有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沙皇俄国、日本和美国。

在西方人引领世界的这五百多年的近现代史中,一个强国崛起,必然伴随着对外殖民运动,或不平等的、乃至邪恶的商业贸易,或谎言欺骗,甚至是残酷血腥的杀戮与赤裸裸的掠夺。这是资本主义经济社会形态所决定了的。不管是西班牙人、英国人等在美洲、非洲的殖民运动,还是英国人等在印度和中国的鸦片贸易;不管是英国对中国发起的鸦片战争,还是八国联军对中国的侵略;不管是荷兰占据我台湾,还是葡萄牙占据我澳门,英国人占据我香港;不管是日本对中国发起的甲午战争,还是后来的全面侵华战争,皆是如此。

在西方人引领世界的这五百多年的近现代史中,一个新兴强国的崛起,必然伴随新老强国之间惨烈的霸权争夺战争。不管是十六世纪英国与西班牙的海上霸权争夺战,还是十七世纪英法霸权争夺战,以及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不管是二十世纪以德国为中心的两次世界大战,还是美国二十世纪至今在全球范围内打的代理人战争或直接参与的战争;不管是美国对前苏联的和平演变,还是美国为首的国际金融资本在东南亚(包括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及“四小虎”)、拉丁美洲发起的货币战争,皆是如此。

这是一段野蛮的历史,这是一段原始落后、甚至是邪恶的个人主义文化盛行的历史,同时也是科技日新月异的历史。然而,这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不仅未能给人类带来光明,反而强化了强国对弱国、强势利益群体对弱势利益群体的控制。人类陷入了一个两极分化的世界:国际上南北之间两极分化,国内垄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两极分化。

在西方人引领世界的这五百多年的历史中,随着寅吃卯粮的凯恩斯主义在二十世纪的流行,这个世界呈现出了新的特征:强国不仅继续对弱国的欺压、盘剥乃至掠夺,也还强化了对本国弱势群体、尤其是后代人的盘剥,以转嫁资本主义所必然遭遇的危机;尤其是美帝国主义利用美元霸权,靠印钞票不断地从全世界获取财富,并把通胀输向世界,众多国家在所谓的经济全球化中沦落为美帝国主义的财富生产基地。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个人主义主导的历史中,人类也从来没有放弃对公平正义文明的追求。不要说中国从春秋战国以来所传承的仁爱、非攻、大同、和为贵思想,在这段历史中并没有彻底湮灭。就是在在西方世界,也出现了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的思想。二十世纪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更是打破了个人主义一统天下的世界格局,让社会主义文明之光重新照亮了人类。

在西方人引领世界的五百多年的历史中,这又似乎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尤其是随着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解体,若干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个人主义重新笼罩了全世界,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初,可以说达到了顶峰。

但是,欺骗总是不能长久的,谎言总是要破灭的,个人主义终归是要遭到人民多唾弃的。那些曾经怀疑社会主义、拥抱个人主义的善良的人们,在残酷的血腥的现实面前,已开始反思;那些曾经怀疑社会主义、拥抱以个人主义为哲学基础的资本主义的国家和民族,在悲惨的残酷现实面前,已开始反思;那些曾经被蒙蔽而抛弃社会主义、拥抱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人民、国家和民族,已开始醒悟。

试看,俄罗斯在普京的领导下,正在回归社会主义。试看,拉美国家在卡斯特罗、查韦斯等人的领导和影响下,尤其是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正在向社会主义方向发展。试看,红色文化在中国正在重新燃起熊熊烈火。试看,阅读马克思著的《资本论》热潮在西方世界重新兴起。

那些善良的人们,终于明白了,在经济条件不平等的条件下,谈什么自由民主宪政,都是资产阶级及其走狗文人的忽悠,都只是那些富人们的自由民主以及对穷人的专政。那些用幼稚的心态欢迎美帝国主义、以期互利互惠的国家,终于明白了,资本家不是慈善家、美帝国主义更不是救世主,他们根本不可能让别国崛起的。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用工业化城市化农业现代化、私有化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所编织的发展谎言,已经被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看破。不仅如此,就连美帝国主义的忠实盟友——欧盟诸国,也终于明白了美帝国主义是不讲人情的,哪怕是盟友,要下手时也绝不手软的。试看,在美帝国主义者们精心布局下,欧盟诸国不是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了吗?欧盟不是面临崩溃了吗?

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爆发了,2009年开始欧洲诸国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了,美国也面临财政悬崖和政府停摆危机,日本更是债台高筑以致军国主义势力抬头,世界范围内的战争与动乱更加频繁了。但是,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再也不像以前这五百年那样——还有众多的富有且软弱的国家和地区可供帝国主义者们掠夺和转嫁危机了。拉美、东亚、中东、非洲诸国早已经是被帝国主义者们洗劫殆尽、奄奄一息了。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帝国主义者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恣意妄为了。

这意味着需要不断扩张才能持续的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这意味着美国独霸世界的格局难以维持了,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拯救不了资本主义,这意味着西方国家领舞世界的历史开始终结,这意味着个人主义哲学的彻底失败。人类正在步入“危机冲突紊乱分化重构”的“新常态”,人类正在开启一个将会推崇“和为贵”或社会主义文化的文明时代。

【刘明国,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