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白左”的前途困境,源于该群体秉承的现代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它可以简要概括为:一个中心: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原子化的个人,个人优先于群体、社会、国家而存在。两个基本点:人权至高无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套玩意其实就是国内“公知”们吹捧的“普世价值”。然而,无论“白左”还是“公知”,都不曾认真审视“普世价值”的不完备性和自相矛盾。

【摘要:“白左”的前途困境,源于该群体秉承的现代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它可以简要概括为:一个中心: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原子化的个人,个人优先于群体、社会、国家而存在。两个基本点:人权至高无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套玩意其实就是国内“公知”们吹捧的“普世价值”。然而,无论“白左”还是“公知”,都不曾认真审视“普世价值”的不完备性和自相矛盾。】

2016年的美国大选总算尘埃落定,这场选举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割裂和创伤。投票结果都出来好几天了,希拉里的支持者们仍然余怒未消、如丧考妣,在美国多个大城市制造了多起游行乃至骚乱。

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2016年11月9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抗议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在希拉里的“粉丝”中,除了黑人、墨西哥裔等少数族裔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群体就是“白左”。这个比较新鲜的政治词汇是美国华人发明出来的,其实还挺贴切——“白”有两层含义:一是肤色的白,因为该群体的主体是地道的白人;二是政治光谱的白,红色对应无产阶级先锋队,白色则对应小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白左”大致是白人和小资组成的左派,包括许多小白领、科技精英、大学生、知识分子等等。

尽管“白左”是这次大选的输家,但这个群体在美国社会中仍然颇具影响力。鉴于国内对该群体的了解颇为有限,本文旨在系统地介绍一下“白左”的政治主张和发展趋势。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美国和中国政治语境中的“左”完全不是一回事。“白左”的观点和主张其实更接近我国舆论场中的“公知”。许多“公知”都曾在微博上力挺希拉里,也为她的落选感到难过,实乃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无产阶级专政、民主集中制、党领导文化和意识形态建设等列宁主义的核心内容,在“白左”看来反而是“极右”。简而言之——此左非彼左,观念不重合。

“白左”为何遭受重挫?

近30年来,“白左”长期支持美国民主党的立场未曾改变。2008年他们为奥巴马上台欢呼,2016年却不免为希拉里落选垂泪。究其原因,“白左”的政治主张在过去8年间伤害了许多美国无产阶级的利益,使得美国无产阶级的选票流向了川普。属于美国五大湖区老工业基地的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曾是民主党的传统票仓,竟然一股脑倒向了川普,让“白左”们始料未及。“白左”惹毛美国无产阶级的政治主张,是大而无当的社会福利。

“白左”特别推崇社会福利,他们认为社会福利越多,人民就越幸福。然而,“白左”与马克思主义建设社会福利的出发点有本质的不同: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福利建立在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而“白左”鼓吹的社会福利建立在“人性”、“人权”等虚无缥缈的口号之上,很多“白左”甚至反对劳动价值论。出发点的不同,决定了手段的天壤之别。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率先为劳动者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为后来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效仿。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福利本质上是劳动者权益的一部分:国家获取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后,将一部分剩余价值返还给劳动者、作为其生活的必要保障。既然劳动创造社会财富,那么劳动者理所当然享受社会福利,不具备劳动能力的人口(如儿童、退休人员和残疾人)由劳动者集体供养;有劳动能力而不愿劳动,则被视为罪恶——流氓无产者不仅不能享受社会福利,还要接受劳动改造等必要的行为矫治。

“白左”鼓吹的社会福利与劳动价值论无关,所以不以劳动作为享受社会福利的必要前提。在民主党长期执政的加州,许多政策反映了“白左”的政治主张。例如,哪怕是非法移民,只要在美国生了孩子,孩子自动成为美国公民,然后监护人就能够以养小孩的名义获得政府补贴。在加州,生了3个孩子的父母只要证明自己属于“低收入群体”,每月就可以领到多达1400多美元的支票;此外还可以获得在超市换食物的食品券,用于抵扣房租的房屋券,并且申请政府的低收入者廉租房,以及费用很低的“奥巴马医保”。

这样算下来,哪怕天天在家吃社会福利,实际生活质量竟然不低于辛苦挣钱养家的下层无产阶级——美国著名的梅西百货,前台柜员的税前平均工资才2.5万美元,未必买得起柜台里面卖的东西。既然如此,努力工作还未必比得上在家吃福利,后者的闲工夫还更多呢!于是乎,国内许多“公知”不禁肉麻地颂扬起美国来:“哎呀,看人家美国多讲人权,对每一个孩子和家庭都是这样的照顾,生活在这样的国家才知道什么是幸福!”

且慢,维持规模如此庞大的社会福利,钱从哪里来?当然只能依靠政府的财政收入。与中国政府不同,美国政府一来没有国企上缴的利润,二来主要征收所得税而非流转税。于是,维持社会福利所需的巨大费用,必然以“雁过拔毛”的所得税的形式,摊派到各个家庭的头上。这恰恰是美国无产阶级深恶痛绝的事情。

对高收入群体征收所得税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因为高收入群体的主要收入不是工资收入,而是财产性收入,这东西真不容易弄清楚。举例来说,你能估算出赵薇今年的收入吗?你能弄清楚她持有多少家公司的股份吗?在她的高额片酬之外,她从证券、房产、版权等交易中获得了多少资本利得吗?对于赵薇这个层次的高收入者,五花八门的收入来源很难调查清楚,即使想调查清楚也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换言之,对高收入群体进行征税的成本非常高。更何况,高收入群体拥有多种合法避税渠道(比如将一部分生活成本列入名下公司的支出),甚至还可以向海外转移资产。指望巨富豪绅们成为支撑社会福利的纳税主力,那真是打错了算盘。

成本最低的征税方式其实是让企业直接从工资中代扣个人所得税:所得税在发放工资之前就已事先扣除,而且工资单上的项目一清二楚,使得以工资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无产阶级根本没有逃税的空间。看看下面这张图,就知道代扣个人所得税在美国税收中的重要地位了:美国2015年3180亿美元的联邦税收中,33%来源于工资代扣的个人所得税,而企业所得税不过11%。还有46%是自主申报的个人所得税。

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2015年美国联邦税收的来源

图片来源:https://media.nationalpriorities.org/uploads/revenue_pie%2C__2015_enacted.png

 

再与下面这张图对比一下,便会发现问题所在:包含广大无产阶级在内的美国80%的人口,仅拥有社会资产净值的12%,然后工资代扣的个人所得税竟然占据联邦税收的33%,他们心里能好受吗?本来余粮就不多,税率竟然这么高?

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2015年美国社会财富的分配比例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5/05/21/the-top-10-of-americans-own-76-of-the-stuff-and-its-dragging-our-economy-down/

 

美国作为联邦制国家,拥有多级税收体系。羊毛出在羊身上——“白左”占上风的加州,福利名目众多,税负也在全美名列前茅。我们来算一笔帐。假设夫妻税前年薪各10万美元,这在美国可以算做工薪阶层的“顶级配置”了。在养2个孩子的前提下,每年的联邦税、州税等各种税负,合计$62000美元左右,这还没计入按照房产价值1.5-1.8%征收的房产税。嗯,还没想好该怎么花钱,三分之一以上的收入就已经没了,至于吃穿用度、孩子的学费嘛……

“白左”推崇的社会福利本质上是从并不富裕的无产阶级身上获取财富,大量用于补贴不劳而获的流氓无产者。这种做法严重践踏劳动者权益,客观上鼓励好吃懒做,使得流氓无产者的群体日益壮大。然而,即便雁过拔毛,加州政府仍然处于破产边缘,至2016年已累计欠下了4000亿美元的债务【3】。由此可见,违背劳动价值论的社会福利政策,不仅伤害了无产阶级,也不具备可持续性。

历史往往是相似的:早在罗马共和国后期,聚居在罗马的破产的自由民就形成了最早的流氓无产者群体。罗马的流氓无产者不愿自食其力,依靠出售手中的选票获取国家赈济和贵族政客的施舍。庞培和凯撒等贵族政客都曾收买数以万计的流氓无产者,利用这些人手中的选票为自己上台执政制造“合法性”。2000多年后,代表华尔街、硅谷等大资产阶级利益的美国民主党,通过大而无当的社会福利收买流氓无产者,用来巩固自己的票仓。手法如出一辙,规模还大得多。“白左”充满博爱的“圣母心”恰恰为民主党的借花献佛推波助澜,加剧了无产阶级的相对贫困化,而他们自己却毫不知情。待到五大湖区老工业基地那些愤怒的无产阶级把川普送上了总统宝座,“白左”小清新才如梦初醒,玻璃心碎了一地。

“白左”的软弱和幼稚

“白左”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然而,资本主义制度与生俱来的矛盾和弊病使他们备感尴尬:按照2008年的美元购买力平价计算,美国平均工资40年来不但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劳动生产率却增长了50%以上。也就是说,40年以来,劳动生产率和GDP的增长并未使美国无产阶级获益;资产阶级将科技进步、劳动生产率提高所带来的财富增加值全都装进了自己的腰包。面对如此明显的收入分配不平等,只有参议员桑德斯及其支持者敢出来说几句话。他们的改良主张只涉及税收和福利等二次分配,根本不敢触及初次分配(直接与生产要素相联系的分配)不合理的主要矛盾。虽然这些主张止于隔靴搔痒,他们说了总比没说要强,这已远远胜过多数“白左”——那些“鸵鸟”对无产阶级的相对贫困化视而不见,却投入大量精力宣传性变态,纠结于“男人能不能进女厕所”之类的“人权问题”。要说“白左”堪当天下大任,那真是不折不扣的笑话。

“白左”这个群体并不能用“坏”来形容。他们的某些主张带有进步主义色彩,比如推动社会平等、鼓励多元文化、各族裔相互包容等等。“白左” 坚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就会变成美好的人间”,然而满怀美好梦想的他们在现实中却经常碰壁。2008年他们把奥巴马捧上台,可是美国如他们所愿变好了吗?中东休兵、减少国债、修建高铁、复苏经济这些承诺,到现在全都没有实现。

正如毛主席所说,“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白左”那些“何不食肉糜”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美国小资的生活状态:这些人自幼衣食无忧,从未体会过物质生活的压力,还曾经赶上过美国经济稳健增长的好时代,所以他们想当然地认为美好生活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切本应如此”。所以,当川普提出“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MAGA),许多“白左”竟然大惑不解:难道美国现在这个样子不好吗? 这些精英总以为别人都过着和他们一样的舒适生活,从未体会过经济停滞、制造业凋零给无产阶级和小城居民带来的深深绝望。

美国“白左”前途堪忧

美国周薪和劳动生产率的变化

图片来源:http://www.outsidethebeltway.com/what-happened-to-the-wage-and-productivity-link/

 

有些朋友问,“白左”虽然在本次大选中遭受重挫,是否还会东山再起?我的回答是——“白左”支持的民主党候选人有可能赢得下一届大选,但那并不代表“白左”的胜利。“白左”在政治上非常幼稚,他们一厢情愿地以为民主党高层的政客和他们穿一条裤子。说实话,在那些民主党政客的眼中,“白左”不过是一群廉价炮灰,他们最好的存在方式就是:选举前帮着拉票(免费宣传不要白不要),选举时都来投票,选举后即刻退散(千万别组织起来惹事)。

民主党政客真正倚重的是华尔街金融大佬、硅谷科技大佬、军火大佬和能源大佬等大资产阶级。对民主党政客来说,这些掌握强大社会资源的阔佬才是真正的衣食父母,提供了政治活动所需的绝大多数经费;至于基层的“白左”,必要时喂几根骨头就行了。至于制订政策更倾向于谁,自不待言。奥巴马上台之前信誓旦旦地说,以后绝不允许游说集团继续干预白宫的决策,把“白左”一个个感动得不行。可是奥巴马上台之后,曾为他筹款超过50万美元的筹款人,80%在奥巴马内阁中获得了重要职位【4】;至2014年,已有多达70名游说客进入奥巴马的班子【5】。当年的慷慨激昂哪儿去了?可真是说一套做一套。

希拉里也没好到哪里去。她从硅谷募集了大量竞选资金不说,还直接请IT企业高管帮自己搭建竞选所需的数据平台和团队,这关系够铁吧?2016年10月,维基解密公布了希拉里在高盛内部演讲的所有内容,充分揭示了她与华尔街的密切关系。哪怕是希拉里成功当选总统,她也得先顾着投桃报李、保证政治盟友都把银子赚足了,“白左”只有回家老老实实纳税的份。很多“白左”女孩为希拉里的落选痛哭流涕,这可真是不值——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啊!这种“单相思”有意思吗?

“白左”为何没有前途?

“白左”的前途困境,源于该群体秉承的现代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它可以简要概括为:

一个中心: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原子化的个人,个人优先于群体、社会、国家而存在。

两个基本点:人权至高无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这套玩意其实就是国内“公知”们吹捧的“普世价值”。然而,无论“白左”还是“公知”,都不曾认真审视“普世价值”的不完备性和自相矛盾。

首先,“一个中心”的基本假设并不成立。社会中的人存在普遍联系,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原子化的个人”。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意义上的人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说得通俗一些,你是父母的孩子,又是几位同窗的好友;在工作日你是客户经理,在周末你又是驴友团的领队。在社会中生活的你,总是在不同的身分和角色中切换。你构建的社会关系就是你的属性的一部分。假如和你发生关系的人都不存在了,你就不再是一个社会意义上的人了,“个人优先于社会”纯属胡扯。

接下来,“两个基本点”自相矛盾。“普世价值”认为人权至高无上,“一人一票”的意志不可违抗。那好,如果无产阶级要用“一人一票”的人权来否定按照生产资料分配社会财富的“产权”、拿回剩余价值,那么“人权”和“产权”到底哪个大?这是“普世价值”无法解释的悖论。而马克思主义从来认为人权高于财产权,不存在上述逻辑矛盾。

正因为“白左”坚守“普世价值”,他们活得非常拧巴:他们看不惯美国社会普遍存在的权利不平等。美国政坛被游说集团掌控,司法演变成金钱的博弈,优质高等教育需要高价购买,这些不平等甚至使“白左”自身成为受害者。消除权利不平等的根本途径在于消除经济不平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没有富可敌国的寡头,就没有人能用大量金钱影响政局和司法;公有制经济支撑下的国家财力有能力提供更多公共物品、向公众平等开放。然而,改变社会财富分配的方式必然触碰到“普世价值”的产权信条,所以许多“白左”言及此处便“欲说还休”。

“白左”梦想着天下大同,却不敢致力于消除经济不平等,对公有制经济讳莫如深。这便是“白左”的悲剧所在——他们在自己的理论体系中,永远无法找到通往“理想社会”的道路。“美国梦”渐行渐远,阶级矛盾的激化必然使得“白左”在未来出现分化、被迫选边站队。

我在加州的宾馆里凭窗远眺海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就让我品着加州的白葡萄酒,再欣赏一会儿帝国的余晖吧。

参考资料:

【1】

http://www.cdph.ca.gov/programs/wicworks/Pages/AboutWICandHowtoApply.aspx

【2】https://www.glassdoor.com/Salary/Macy-s-Salaries-E1079.htm

【3】

https://www.google.com/amp/www.sfchronicle.com/politics/amp/California-s-400-billion-debt-worries-analysts-6812264.php?client=safari

【4】中新网:http://www.myzaker.com/article/582144481bc8e04540000004/

【5】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2/barack-obama-revolving-door-lobbying-217042

【徐实,察网专栏作家,生物制药专家、投资顾问】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