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美国霸权即将结束?这只是一个幻想

特朗普已经展现出他是一个强势的不可服输的人物,非常渴望建功立业,他强烈滴批评了奥巴马的全球战略,认为这个战略已经失败,但却不可能认同美国模式与领导地位地位的失败,而注定在美国全球霸权基础上,推出他自己版本的全球战略。今后的美国将变得更加强势,更加咄咄逼人,更加无所顾忌地动用武力,特朗普时代还可能发动新的侵略战争,以便为特朗普的军事业绩写上一笔。

张志坤:美国霸权即将结束?这只是一个幻想

 

【摘要:特朗普已经展现出他是一个强势的不可服输的人物,非常渴望建功立业,他强烈滴批评了奥巴马的全球战略,认为这个战略已经失败,但却不可能认同美国模式与领导地位地位的失败,而注定在美国全球霸权基础上,推出他自己版本的全球战略。今后的美国将变得更加强势,更加咄咄逼人,更加无所顾忌地动用武力,特朗普时代还可能发动新的侵略战争,以便为特朗普的军事业绩写上一笔。可以预计,特朗普给世界带来的将不是春风而是严冬,对中国将尤其如此。】

 

美国霸权即将结束?这只是一个幻想

——中国可能要迎来战略上的严冬

特朗普即将上台,美国的世界霸权就要结束了吗?

有人已经急不可耐地宣告,说世界马上就要进入“后霸权时代”了。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身上,认为特朗普将带领美国向“世界”告别,美国将主动放弃领导者的角色,美国的世界霸权即将结束云云,这是有关对特朗普各种预测中最惊人的一种。

事实上,自从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新一任总统以来,各种各样的预测就五花八门,说起来全都言之凿凿、活龙活现,这当中不乏具有启发意义的真知,也不乏有启示意义的灼见,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其中大量的预测都属无稽之谈,特别是中国一些“专家”“学者”的预测,更是一如既往以愿望代替现实,用感性驱逐理性,把他们对中美关系的美好憧憬不加粉饰地移植到特朗普身上,与八年前对奥巴马的移植如出一辙,因而营造出中美关系未来将一片欢乐的气氛。他们非常看重特朗普在政治上的非精英集团身份,什么他是“政治素人”之类,就像当年他们看重奥巴马的草根身份一样,强烈指望这样一个有别于美国金融寡头集团的人能改变美国的霸权面貌,甚至还指望这个人能师从中国的邓小平,奉行一种美国版本的“韬光养晦”,从而给世界政治带来崭新的面貌,令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新兴国家从中收益,获得新的发展机遇期。

应该说,这样的愿望当然很好,但这样的愿望并没有多少理性根据与逻辑支撑。如果要认真考察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到底将具有怎样的战略面貌,不妨从如下几个关键性的问题入手。

其一,美国的世界领导角色与霸主地位是加强还是削弱

对美国的世界领导与霸主地位,特朗普究竟会加强还是削弱,还是干脆将其丢弃不管呢?

这里面涉及的核心要素有二:一是美国的军事力量,二是为美国为核心的军事联盟,这是美国全球霸权与领导地位的军事基础。如果特朗普的战略选择是加强美国的世界霸权,毫无疑问地,就要继续加强美国的军事力量与军事战略联盟;如果想搞战略收缩,则一方面要大规模裁减武装力量,减少军费投入,另一方面就要从世界各热点地区退出,同时缩减对同盟国的战略责任;如果干脆放弃美国的霸权,则美国分布在全球各地的800多个军事基地中的大部分就可以放弃了,美国所签订的众多双边及多边军事条约的大部分也可以废止了,这样做将简单而干脆,立竿见影、一招见效。问题是,特朗普将做何种选择呢?

有谁会认为特朗普会做上述第二、第三种选择吗?

笔者以为,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不要说特朗普是否会这样做,退一万步说,即使他真的想这样做,事实上也根本做不来。这样做的美国的总统还没诞生,未来也不会诞生出来。霸权的国度不可能孕育出这样的元首,这是古往今来一切霸权势力的基本属性。以历史经验看,霸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事过去从未发生,今后也不会发生。

其二,全球化、一体化要还是不要

鉴于特朗普在大选中的相关言论,有人认定特朗普是全球化的反对者,并据此认为,特朗普上台执政,必将废除TPP和TTIP,也将终止全球气候巴黎协定,从而掀起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浪潮,给全球化一个沉重的打击。

笔者以为,特朗普将废除TPP和TTIP基本可以肯定,但这并非意味着特朗普就一定反对全球化。事实上,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早已经同全球化紧密捆绑在一起,而全球化是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新舞台、新领域和新外衣。资本主义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了疯狂的扩张,这个过程只能持续而不可逆转,因为资本的扩张一旦完结,资本主义也就完结了。而一旦资本主义完结,现在的美国还能够存在下去了吗?

长期以来,美国的生存空间是以世界为范围的,没有世界性的市场空间,美国的货币不可能成为世界货币,如果美元退出世界货币的地位,那么美国就将无法再通过印刷美元来换取世界各国的劳动成果了,美国的市场就不会有琳琅满目的各种产品,美国人就无法寅吃卯粮地超前消费世界各国人民的劳动成果,以美元为核心的世界金融体系就将崩溃,届时,几十年间所烂印的无数美元就将变成最没用的废纸,恐怕连放在厕所里擦屁股都没人用了。美国已经不可能关起门来搞建设,这只是过去中国的逻辑与思路,现如今中国已经做不到,美国更加做不到。如果特朗普想终结全球化,唯一的办法就是废掉现在美元,实行经济的休克疗法,发行新的美国货币,彻底改变美国经济的发展方式与发展方向。他能做到这一点吗?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就只能在现有的经济道路上前行,就只能在策略与办法上搞花样,比如用新的经济贸易体系代替TPP和TTIP,搞出一个或多个全球性的特朗普经贸战略工程等。也就是说,特朗普非但不会放弃全球化,相反,他还会搞加强版特朗普式的全球化,而这样的全球化,必将极大地压缩中国的活动空间。

其三,对中国的“威胁”与“扩张”遏制还是放任

长期以来,“中国威胁”与“中国扩张”被“国际社会”炒作得满天飞,这已经成为当今美国世界战略的第一逻辑,也是美国霸权道德与道义政治合法性的基础逻辑。如果特朗普继续应对“中国威胁”与“中国扩张”,则必然要同中国发生严重的对抗,就要进行大规模的军备竞赛;反之,如果特朗普放弃遏制中国,则等同于颠覆了美国第一战略逻辑,也等同于颠覆了美国的基本战略价值观,特朗普有这样的能力吗?

前几天,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高调示威,声称尽管美国政府面临换届,但美国会继续维持对印度洋-亚太地区盟友的“坚定承诺”,甚至还咄咄逼人地宣告说,如果有必要,美军会采取军事行动并赢得战争。对于这样的战争叫嚣,媒体以及所谓的专家们有各种各样雾里看花式的解读与诠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上述叫嚣足以证明,特朗普的个人统治将很难改变美国战争与战略机器的运转轨迹,何况特朗普也许并不想同这架庞大的机器发生碰撞。这样一来,所谓的美中“合作共赢”、“战略互信”,即使在特朗普时代,也注定将是表面的和有限度的,而彼此之间的战略对峙依旧是根深蒂固。

其四,对俄罗斯是“打”还是“拉”

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可能要谋求同俄罗斯达成战略妥协。但他首先要处理掉“俄罗斯威胁论”,因为这个威胁论依然是当今美国仅次于“中国威胁”的另一个重要战略逻辑。此前一个时期,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对这一逻辑阐释得是如此严峻,以至于好像俄罗斯正大张旗鼓地恢复前苏联、重开旧冷战一般。所以他必须把这个战略疙瘩解开。首先需要在思维逻辑上部分地改变美国的战略思考方式,即懂得尊重俄罗斯的利益,承认俄罗斯作为超级大国前苏联的部分遗产继承权,然后具体地在中东叙利亚、在东欧乌克兰以及在进攻性战略武器方面同普京达成妥协,实现“互利共赢”的战略交易。只要做到这一点,他就能腾出手来集中更大的力量猛烈打击他所锁定的目标,这可能成为特朗普全球战略的一部分,但这却不是战略收缩,更不是放弃美国霸权,而只属于策略性调整,用特朗普所熟悉的语言来表示,就是调账,进行这样战略调账,有的人就要为此承受额外的负担了。

其五,“反恐战争”打还是不打

众所周知,奥巴马已经宣布胜利地结束美国的“反恐战争”了,但同样众所周知的是,其实美国的“反恐战争”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在伊拉克是这样,在阿富汗是这样,在叙利亚也是这样,在利比亚在也门等等都是这样。美国今后会停止这样的战争吗?

这个所谓的反恐战争,其实是平息不了的,结束这场所谓的战争,只能在两个条件下才有可能实现,要么美国被消灭,要么就是恐怖主义被消灭,这二者之间已经不共戴天,没有任何调和共存的余地。而特朗普早已经高调宣布要坚决打赢对恐怖分子的战斗,他是这么说的,也只能这么做,除此以外已别无选择。

既然只能继续进行反恐战争,那么军事联盟的力量就为特朗普所必须,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也谓美国所必须,这就需要进一步加强美国的霸权,而不是收缩美国的霸权,就要打击并孤立一切美国的战略异己,比如伊朗、朝鲜等,这样一来,美国就只能谋求除了加大控制世界的力度,继续实施霸权的扩张路线,这是霸权的另一个基本属性。有史以来的经验证明,霸权只能扩张不能收缩,霸权的扩张一完结,霸权的历史命运也就随之而终结了,主动脱出霸权等于自杀,而特朗普并不是一个喜欢战略自杀的人。

其六、普世价值的大旗举还是不举

以“民主”“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是美国及西方的政治招牌,也是他们所谓代表人类方向最耀眼的政治大旗。冷战结束以来,西方世界在美国的率领下,扛着这杆大旗在全球各地推动“颜色革命”,既利用这杆大旗招兵买马,也变这杆大旗为大棒,狠狠敲击美国的战略异己,并美其名曰“价值观外交”,政治扩张成为冷战后西方战略扩张的突出特点,与战略扩张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互为表里、互相支援,为美国攫取了丰厚的战略财富。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将不再这样做了,他不会再去销售普世的“民主”,也不会再拿“人权”问题向有关国家施压了,也就是说,他将主动放弃美国得心应手的这样两件利器了。

显然,如果特朗普真的这样做,最大的受益者无疑还是中国。

但是,笔者以为,这仍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必须有政治上的旗帜,而这个旗帜不可能是别的东西,他也找不到别的东西,他不可能构建一个“美国特色资本主义”的理论框架,而只能继续坚持美国的制度模式依然代表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从目前的情况看,特朗普集团将具有更加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白人至上的思维明显抬头。在这种思维的驱动下,今后的美国在政治上将更加顽固而好斗。

综合以上几个方面,可以认为,就统治者的主观选择与战略取向而言,后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固然不可能照搬奥巴马的战略遗产,但这对中国却不是什么福音,试想,特朗普连奥巴马的TPP都不接受,难道会接受什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吗?如果不接受,他又会去塑造一个怎样的中美关系呢?

特朗普已经展现出他是一个强势的不可服输的人物,非常渴望建功立业,他强烈滴批评了奥巴马的全球战略,认为这个战略已经失败,但却不可能认同美国模式与领导地位地位的失败,而注定在美国全球霸权基础上,推出他自己版本的全球战略。特朗普的战略与策略必将迥异于奥巴马,但其取向将是进一步加强美国在全球的政治地位与战略权利,只不过目标要更集中,要力度更大、措施更得力而已。像这样的一个强势人物,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世界上,都不可能扮演弱势的角色,去搞什么美国版本的“韬光养晦”。“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舞台只能是全世界而不可能只局促于美国一隅。

所以,今后的美国将变得更加强势,更加咄咄逼人,更加无所顾忌地动用武力,特朗普时代还可能发动新的侵略战争,以便为特朗普的军事业绩写上一笔。可以预计,特朗普给世界带来的将不是春风而是严冬,对中国将尤其如此。笔者预测,在美国的特朗普时代,中国很可能要进入战略上的一个艰难时期,南海、台海、钓鱼岛等问题将愈发严峻,中国的安全环境将面对更大的挑战。把特朗普当成中国的机会与机会,极其幼稚;认为特朗普将改变美国的霸权特性,这是十足的幻想。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霸权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