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近日,一批美国顶尖专家找到了美国大选被操纵、选票被修改的证据。在被质疑的三个州里,特朗普都是“神奇地”以微弱优势赢下。特朗普成为“选民票数少很多、选举人票多很多”的“传奇”总统。作为美国军工集团、犹太右翼势力和华尔街的忠实代理人,特朗普当然有能力操纵选举。只是他是否真的走了这一步,还有待观察,相关人员已经要求重新计票。希拉里是否能够逆袭?

 

近日,美国主流媒体报道,一批顶尖专家质疑美国大选被操纵、美国选民票数被修改,而票数被篡改的结果是特朗普胜选。相关人员已经要求重新计票。威斯康辛州、宾夕法尼亚州重新计票的启动资金--450多万美元已经筹集完毕,25日,威斯康辛州或率先重新计票。

总共有三个州的选票数遭到质疑。如果重新计票皆为希拉里胜,理论上,希拉里将替代特朗普,入主白宫。

特朗普背后的军工集团、犹太右翼势力和华尔街会允许这一幕发生吗?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一、来自“电子投票机”的舞弊?

 

据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美国顶级专家团队找到了选举被操纵、选票被篡改的证据。

这个团队的领导者之一,是密歇根大学电脑安全与社群中心主任J·艾利克斯·霍尔德曼(AlexHalderman),他被美国著名杂志《科技新时代》称为“十个最聪明的头脑”。霍尔德曼是知名的选举系统安全专家,2010年他曾在实验中,成功侵入华盛顿的网络选票系统,以证明在线投票系统不安全。

该团队其他成员还包括选举权律师、国家投票权研究所创办人博尼法斯(John Bonifaz)、美国选举协助委员会顾问兼电子投票专家西蒙斯(Barbara Simons)等。他们找到了证据显示,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所赢得的三个摇摆州的票数可能被操纵或修改。这三个州是威斯康星(10票)、密歇根(16票)和宾夕法尼亚(20票)。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选票是怎么被篡改的?

美国官方提供两种投票方式:一种是用光学扫描仪和纸质选票;另一种是电子投票机。受到专家怀疑的是那些使用电子投票器”投票的郡县,在那里,希拉里的得票率明显低于用其它方法计票的选区。

霍尔德曼团体研究表示,以威斯康星州为例,希拉里在那些用“电子投票机”的县所得票数,要比在用光学扫描仪和纸质选票的县低7%统计分析显示,如果投票系统真的被黑,希拉里可能被少算了约3万张票,而她以2.7万张选票的劣势丢掉了威斯康星。也就是说,这3000张选票足可以让威斯康星“红翻蓝”。

11月23日,霍尔德曼在Medium.com上发文称:

“如何破解美国的投票机,改变总统选举的结果?有种可能,首先,攻击者提前探测选举办公室,以便闯入他们的电脑,攻击者将恶意软件植入投票机,操纵机器转移百分之几的选票,有利于他们所需的候选人。这种恶意软件很可能会被设计为,在选举前的测试中保持不活跃,而在选举中进行它的肮脏业务。”

不过,霍尔德曼团体暂时还无法确认投票系统被黑客攻击,他称:“我觉得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投票出了系统性问题,而不是竞选被黑了。但查清是否有黑客攻击修改结果的唯一方式,就是深入调查可用的物理证据——纸质选票和关键州的投票机。”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美国使用电子投票器投票计票,极容易被篡改和操纵。霍尔德曼曾通过研究表明,投票机器是极容易被入侵的。由于美国大选是匿名投票。按照保密原则,选票无法和具体投票选民挂上钩。如果没有纸质文件记录,唯一生成的记录就只是电子记录。对于这种无纸化系统,程序员完全可以篡改电子投票记录,而且由于无法通过选票追查到具体的选民,因此也就不可能查出投票结果是否被篡改了。作弊人员可以通过例行维修来植入作弊程序。

在过去的十年里,许多州的选举官员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问题,并转而使用纸质光学扫描投票。尽管如此,这种投票方法也无法完全排除选举结果被入侵的可能性。因为计票机器仍有可能会被攻击。

早在美国大选之前的10月22日左右,就有人在推特上爆料称,索罗斯旗下一家叫Smartmatic的公司,已经将投票机安装在16个重要的州,用以操控选举、推选希拉里上台。这件事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吵翻天,很多美国网民对希拉里产生逆反心理,支持特朗普,呼吁弃用SmartMatic牌子的投票机,改成纸质投票。

网友的爆料并非空穴来风,Smartmatic官网曾登文报道,Smartmatic公司负责美国307个司法管辖区的投票机器销售与维修。据介绍,在2012年选举和2014年中期选举时,都曾使用这些投票机。

索罗斯与这家美国电子投票机制造商Smartmatic确实有紧密关联。据Smartmatic官网显示,Smartmatic公司主席Mark Brown,同时是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的副主席。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面对美国网友的声讨,该公司很快辟谣称,该公司不会为2016年美国大选提供相关的技术服务。美国政治辟谣网站Snopes也指出,Smartmatic公司并没有被列为美国大选投票机的提供商。

从舆论炒作到辟谣反击,“Smartmatic投票机”事实上并没有被美国大选采用。有关“Smartmatic投票机”的舆论,实际上更可能是美国资本势力放出来的烟幕弹。由美国情报部门支持的“维基解密”就曾爆料称,索罗斯利用“Smartmatic投票机”帮助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在大选中以巨大优势获胜,维基解密之所以放出这种舆论,无非是试图击垮反美斗士查韦斯,将查韦斯塑造成一个操纵选举上台的卑鄙人物。在多国制造“颜色革命”、扶植极右翼政权的索罗斯竟然会在委内瑞拉革“新自由主义”的命,这样的谣言实在荒腔走板。而这次美国大选前“Smartmatic投票机”被推到风口浪尖,索罗斯高调表态反对特朗普,导致原先支持希拉里的选民被分化,显然也是一场自弹自唱的演戏。

如今看来,美国资本寡头进行选举舞弊修改选票让特朗普上台的可能性,比让希拉里上台更大些。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二、特朗普及其背后势力有能力篡改选票上台吗?

 

1、特朗普是否有操纵选举的能力?

特朗普及其背后势力有能力通过篡改选票来操纵美国选举吗?

在中国亲共和党、亲美媒体看来,这被宣传成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在这些媒体的报道里,特朗普与华尔街、美国军工集团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特朗普“势单力孤”,凭一己之力,向美国腐朽势力和腐朽体制宣战;特朗普“英明勇武”,他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草根的胜利”;特朗普上台对华是个“大利好”……诸如此类,不绝于耳。

事实上,特朗普及其背后势力完全有实力操纵美国选举。在特朗普的身后,站着华尔街、犹太资本集团和美国军工集团,与希拉里团队相比毫不逊色。

首先,特朗普得到了美国犹太势力和以色列右翼势力的全力支持。在特朗普出色的犹太女婿库什纳的斡旋下,特朗普得到了以色列右翼势力的全力支持。特朗普还得到了犹太寡头、美国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和犹太寡头、报业大亨默多克的出面力挺。通过这些犹太权贵的号召,特朗普获得了共和党犹太人联盟领袖的一致看好,力压希拉里。

其次,特朗普也得到了美国军工集团的鼎力支持。由美国军工集团控制的、被称作“美国权力第四极”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早在今年5月20日就宣布,该协会将为特朗普背书。而在4年前的美国大选,NRA直到大选尾声的10月份,才表态支持罗姆尼。可见特朗普相比于罗姆尼,更能获得军工集团的认可。今年9月6日,特朗普得到88名美军退役将领联署支持,9月7日,特朗普就一举拿出了个人最详细的军事战略计划。特朗普胜选后,美国几乎所有的顶级军火商股票大涨,欢呼特朗普时代的到来。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当然,特朗普身后还与华尔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特朗普的经济团队中,银行高管、对冲基金大佬、石油大亨占据了绝大多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财政主管Steven Mnuchin,曾先后为高盛、索罗斯效力。值得注意的是,Mnuchin 并不是华尔街中的普通一员,Mnuchin家族与华尔街关系深厚,Mnuchin父亲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是高盛的一位合伙人。特朗普竞选中推出的纲领,比希拉里更符合华尔街的核心利益。

与希拉里稍有遮掩不同,特朗普直接赤裸裸地为犹太资本势力、美国军工集团和华尔街的核心利益服务。从特朗普的竞选纲领来看,他实际上是这三股势力最理想的代理人。例如,面对华尔街的核心利益,希拉里一直主张遵循《多德-弗兰克法案》,而特朗普则主张废除该法案,从而放松对金融机构的束缚,并对大企业进行减税;面对以色列右翼的核心利益—伊朗核问题和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希拉里与以色列右翼有分歧,甚至直接斥责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相反,特朗普则完全倒向以色列右翼,主张撕毁伊朗核协议,承认耶路撒冷属于以色列;面对军工集团的核心利益之一—枪支管制,希拉里希望更合理的枪械管制,特朗普则持坚决反对态度。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美国大选前,资本操控的媒体大肆渲染特朗普当选的恐慌情绪,结果呢?我们都看到了,特朗普当选后,全球股市的V型反转,资本集团拿走了大量廉价筹码,巴菲特等富豪狠狠地赚了一笔,相反,避险资产日元和黄金从上涨迅速转为下跌,套牢了一大批散户。美国富豪、华尔街大鳄、著名对冲基金经理中大部分迅速翻脸,对特朗普表示欢迎。

同样地,对于特朗普上台,美国多家顶级军火公司表现出十足的兴奋,在选举后的第一个早晨,包括洛克希德·马丁、雷神、诺斯罗普·格鲁曼、通用动力等公司在内的美国国防公司的股票上涨了5%到7%,狠狠地扇了特朗普与“好战”希拉里本质不同、特朗普搞“战略收缩”的鬼话。

如果你是一名在资本市场中吃了大亏的人,你就能马上切身感受到这场资本媒体导演的大忽悠。(当然,这场忽悠还在继续,忽悠对象是某国……)

回到最初的话题,作为三大资本势力忠实代理人的特朗普,有能力在投票机上植入恶意软件、篡改选票数、进而操纵美国大选吗?稍有智商的人都能得出答案。

 

2、特朗普是否有必要操纵选举?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特朗普胜选是不是“多数人”的胜利?

在中国亲共和党、亲美媒体的忽悠下,好像全美老百姓都翘盼特朗普上台一般,好像特朗普所到之处,人们都“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必要操纵选举了。按正常程序走嘛,反正这是“人民的选择”。

事实是,特朗普的选民票数低于希拉里,而且是低了不少。

根据最新统计,希拉里获得了64227373张选票,特朗普获得了62212752张选票。希拉里已经领先特朗普1.5个百分点,超过特朗普201万多票。而且,还有几百万张选票未统计,据供职于无党派倾向媒体《库克报道》的大卫·沃瑟曼称,剩下的大部分选票预估都是投给希拉里的。

为精英集团核心利益服务、选民票数少的人反而大比分领先当选总统,本来就是个制度笑话,竟然被鼓吹成“人民的胜利”,实在荒谬。

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少数票赢得选举,是2000年的布什,而重点是,当时布什也只是比戈尔少了54万4000张选票而已。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在不受相对多数人欢迎的情况下,如何当上总统?2000年的共和党候选人布什就给我们上了一课。靠什么?靠舞弊。富豪阶层和基督教势力支持的布什和底层人民及有色人种支持的戈尔(当时以倾向底层和弱势群体的左翼面目出现)得票极为接近不相上下,最终两个人谁当总统取决于谁在佛罗里达州获得胜利,但在该州,布什仅比戈尔多数百张投票,而佛罗里达州却有数百万的废票。事后经过详细审查,在佛罗里达总共有179855张选票没有被计算,根据美国民事权利委员会,这些未计算的选票中有54%是由黑人所投。在佛罗里达州,有更高黑人及拉美人口比例的穷县被例行公事地、故意地安排最糟糕的投票机以产生大量废票,这些投票作废仅仅由于纸上的冲孔被认为不是很精确或者有多余记号。而黑人和拉美人口绝大部分都是戈尔的支持者。英国记者格雷戈·帕勒斯特在2004年11月的《哈珀》中指出的,在以黑人为主体的佛罗里达州的格莱德斯顿县,2000年选举中八分之一的投票被人为地故意破坏。而佛罗里达州的州长正是小布什的亲弟弟杰布·布什。

现在,美国专家团队对特朗普操纵选举的质疑,起码也是有初步证据的,至少还是摆事实讲道理,并非空口说胡话,比国内亲美媒体把特朗普塑造成“草根英雄”要靠谱得多。

事实上,丢掉威斯康辛和密歇根这两个州,让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选前所有的民调机构和媒体都对希拉里一致看好,许多分析认为希拉里输掉佛罗里达的29票也可以接受,原因就在于他们从来没想过会输掉这两个州。许多媒体把民主党从1992年以来从没输过的州连成一片,形象化地称为“蓝墙”(blue wall),这两个州和宾州就在其中。希拉里甚至自信到从初选结束之后就再没去过威斯康辛。

而美国大选日的事实竟然是,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辛这四个州的领先幅度偏偏都在两个百分点以内,结果特朗普拿走了全部75张选举人票。特朗普堪称美国史上“最走运”的总统。

当然,特朗普及其背后势力虽然有能力、有实力走篡改选票这一步,但确实也未必会真的会走这一步。一方面,希拉里与特朗普都是美国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只是特朗普团队的程度更深罢了,那些与美国利益集团利益难以兼容的人诸如桑德斯,早就被黑箱操作排挤在大选之外。另一方面,早在美国大选之前,特朗普团队就已经耗费重金向选民推介特朗普,资本集团通过传统媒体、社交媒体设置炒作相关话题,为特朗普培养了上百万狂热粉丝。这实质上也是一种洗脑、操纵与心理控制。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进入十月份以后,炒作特朗普、淡化处理希拉里、分化希拉里选民,似乎已经成为资本集团的策略。据独立媒体情报咨询机构CISION数据显示,10月起直至投票前,希拉里在推特上被提及的次数与其竞争对手相比,只维持了一个不温不火的上升势头,出于相对弱势。更具讽刺意味的是,10月28日-11月2日之间日均12万次的社交媒体讨论高潮还主要是在FBI局长科米的“神助攻特朗普”下拿到的。

 

三、重新计票箭在弦上,希拉里会反转吗?

 

据《纽约》杂志报道,霍尔德曼团队上周四已经把调查结果传给希拉里团队主管约翰·波蒂斯塔(JohnPodesta)和总法律顾问马克·伊利亚斯(MarcElias)。

据《卫报》报道,有知情人称,希拉里团队主管波蒂斯塔和民主党委员会(DNC)临时主席Donna Brazile已经在私下里对大选结果的公正性产生怀疑。据英国《卫报》透露的民主党内部消息,波德斯塔已经开始考虑提起申诉。但到目前为止,希拉里方面还没有做出任何官方声明。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如果要重新计票,威斯康星州申诉的最后期限是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五(25日),宾州则是下周一(28日),密歇根是下周三(30日)。不过,重新计票启动资金高昂。

绿党参选人吉尔·斯坦(Jill Stein)已于23日展开募款,打算申请重新计票,结果在美东时间23日午夜,不到一天的时间,已筹得230万美元,绿党阵营说,斯坦已准备正式提出重计选票的要求。截止笔者发稿,斯坦已经筹集到了足够在威斯康辛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启动重新计票工作的资金—超过450多万美元。斯坦希望能将筹集资金款项提高到700万美元 ,这样将还一个问题州--密歇根州也包括在内。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https://jillstein.nationbuilder.com/recount

如果这三个州重新计票后的得票结果反转,都是希拉里赢,那么希拉里将以总票数278票胜出。

希拉里的幕僚HumaAbedin的姐姐在脸书上呼吁,只要希拉里赢回在这三个州投给川普的5.5万张选票,她就会胜选。她呼吁大家向司法部施压,请求重新审计。

特朗普在这三个州连续以0.3%-1.2%的微弱优势取胜、并取得“总票数少不少、选举人票多很多”的“川普神话”,是否会被终结?

这个神话,是选民缔造的,还是资本寡头缔造的,现在如坠五里雾中。

无论如何,我们知道,特朗普是华尔街、犹太资本集团、军工集团推上总统宝座的,美国精英集团正需要特朗普这样的人物,利用种族主义来分化瓦解底层白人,转移阶级矛盾,消解因不满美国资本寡头独裁统治而自发产生的社会主义力量。在美国精英看来,美国的社会矛盾已经深重到非启用特朗普及其极右法西斯团队不可的地步了。

反之,如果美国资本集团真的如媒体所炒作的那样痛恨特朗普、与特朗普势不两立,那么,霍尔德曼团队对大选的质疑,可是一个让特朗普下台、迎接希拉里上台的绝佳机会,而且这个机会来自民间,又有证据,具有相当的合法性、正当性,还有,人民性(毕竟相对多数支持希拉里)。

又一个小布什?--特朗普集团涉嫌选举舞弊

目前我们只能知道,白宫方面表示不希望希拉里团队要求重计,他们想要确保奥巴马和特朗普团队之间的工作交接能够平稳进行。

这背后,细思恐极。不过作为中国的吃瓜群众,我们需要的只是抱着不嫌事大的心态,默默观赏这一出比纸牌屋还精彩的来自美国的“民主”大选戏。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1/32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