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笔下的抗日战争--论莫言对抗日队伍的丑化和矮化

莫言是一名作家,而且是一名得了诺贝尔奖的作家,因此,我们不否认他的写作水平非常专业,情节设置也比较吸引人。他对于抗日战争、对于中国人民的态度,就隐含在看似精彩的叙述和描写之中。《丰乳肥臀》时间跨度从抗战开始,一直写到改革开放,涵盖了中国近现代史近五十年的历程,对其中发生的重大事件全部采用负面描写,人物全都不得善终。此外,丑恶的色情描写贯穿全书,不堪入目。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莫言笔下的抗日战争--论莫言对抗日队伍的丑化和矮化

很多人告诉我,《丰乳肥臀》他们看不下去。这部名为《丰乳肥臀》实际上却仅仅以“丰乳”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小说的确在很多方面不忍卒读。作者写的不是完整的女性身体,而是脱离了身体的乳房(想象一下这有多恶心人)。这让普通人难以面对,但是莫言就有这胆量,怎么恶心怎么写,“天马行空般的大精神”(书封面宣传语)。

本文作者小钰决定在这篇文章中绝不提及莫言的乳房描写,以免造成对自身女性身体的恐惧。所以,我想要讨论的是我在题目中提出的这个话题:莫言是怎样讲述三个不同的抗日队伍及其领导者的命运的,以及他的讲述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

小说中这部分情节的内容大致如下:

山东高密县东北乡大栏镇(莫言模仿福克纳虚构的)这个地方,在抗日战争期间有四个队伍,其中一个队伍是日军,做过好事,救活了上官鲁氏和她的一对儿女。另外还有三个抗日队伍:抗日游击队“鸟枪队”、乡绅司马库国民党的队伍、共产党的队伍,这三个队伍相互倾轧、斗争,完全没有做过好事啥?只有日本人做过好事?这作家哪儿的?父母是日本人?最后共产党的队伍取得了胜利。

队伍一:抗日游击队“鸟枪队”的队长是沙月亮,在日军入侵大栏镇的时候出场,和上官家大女儿结婚,后来地盘被占,投靠日本人,被“爆炸大队”击败后自杀。

队伍二:国民党队伍“抗日别动大队”的头领是乡绅司马库,曾试图烧毁桥梁,后又割断大桥的钢架使日军火车倾覆,后来也被爆炸大队赶走,最后成为“还乡团”被处决。

队伍三:爆炸大队,是共产党的队伍,鲁大队长在和沙月亮的战斗中阵亡之后,政委蒋立人改名鲁立人,并和上官家五女儿结婚。

莫言是一名作家,而且是一名得了炸药奖的作家,因此,我们不否认他的写作水平的确是非常专业的,情节设置也比较吸引人。他对于抗日战争、对于中国人民的态度,就隐含在看似精彩的叙述和描写之中。

 

丑化:精心描写的荒诞场面

 

我们先来看看莫言是怎样丑化人民群众的抗日义举的。

【司马库急煞车,把手中的火把扔在桥中央浸透了酒浆的谷草上,蓝色的火苗轰然而起,并飞快地蔓延。司马库调转车头,来不及上车,推着车子往回跑。蓝色的火苗追逐着他。他嘴里继续发出“啊呀呀呀”的怪叫。“叭勾——”,一声脆响,他头上的卷边草帽鸟一样飞起来,旋转着栽到桥下去。他扔下车子,弓着腰,踉跄了一下,狗趴在桥上。“叭勾叭勾叭勾……”一连串的响,像放爆竹一样。司马库身体紧贴着桥面,哧溜溜往前爬,好像一条大蜥蜴。转眼间他就消逝了。叭勾声也停止了。整座桥都在冒蓝火……这时,她听到司马库在河堤后高声骂着:“小日本,操你姐姐,你过得了卢沟桥,过不了我的火龙桥!”(同上,第34-35页)】

全书开始,司马库试图通过点火阻拦日军的进攻,方法虽然有些愚昧,但是对于当时手无寸铁的乡绅而言,至少代表着他们的抗日热情。而这里对司马库的狼狈情态描写,完全冲淡了对其行为的正面评价,看上去和小丑无异。此处莫言采用了类似新小说派的写法,以旁观者的视角,故意模糊行为的目的性,造成丑化人物的效果。对比莫言对于日军开进村庄时威武雄壮气势的描写,这段对司马库放火过程的描写,足以看出作者的态度。多么精彩的动作描写和画面展示啊!可惜才华用错了地方。

这是全书中的第一次战斗场面,抗日游击队队长沙月亮也出场了:

【那浑身着火的人一头扎到水坑里,砸得坑中水花四溅,一群半大的、尾巴刚刚褪掉的小青蛙从坑边的水草中扑扑楞楞地跳出来……那人身上的火熄了,全身乌黑,头上脸上沾着一层厚厚的烂泥,腮上弯曲着一条细小的蚯蚓。分不清哪是他的鼻子哪是他的眼,只能看到他的嘴。他痛苦地哭叫着:“娘啊,亲娘,痛死我啦……”一条金黄的泥鳅从他嘴里钻出来。(第38页)】

埋伏在路边的沙月亮身上着了火,以极其狼狈的姿态出场。不过,他在小说中并不是很重要的人物,在第17章末尾就自杀身亡。我想在此提供一段紧接上文的莫言对日本人的描写,让大家对比一下,看看能否看出点什么来。

【她看到,东边高高的河堤上,二十几匹日本大马驮着日本兵,摆成两路纵队,水一样流过来。尽管堤上烟火弥漫,但日本马队队形整齐,大马探着头,迈着小碎步子,一匹追着一匹跑。跑到陈家胡同那儿,前边的马带头冲下河堤,后边的马紧跟着,沿着河堤外的开阔地(这片开阔地是司马家晾晒庄稼的打谷场,铺着金黄色的沙土,平展坚硬)突然加了速度。马塌下腰,迈开大步,跑成一条线。日本兵齐刷刷地举起了耀眼的、窄窄的长刀,嗷嗷地叫着,旋风般卷过来。(第38页)】

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莫言通过乡绅司马亭之口,来了个“差评”:

【“都是沙月亮这杂种招的祸,他打伏击,戳了老虎腚眼子,日本人就杀老百姓出气。”(第54页)】

对于带有个人英雄主义倾向的司马库,莫言还增加了这么一个情节:

【五月初五那天,司马库放火烧桥,没烧到日本人,自己的屁股反被烧伤,伤口久久不愈,转变成褥疮。他现在只能趴在床上,高高地翘着屁股。(第70页)】

在铁桥被毁之后,上官家二女儿因倾慕司马库,成了他的四姨太,上台唱了一段戏文:

【“儿的夫他本是毁桥专家,洒烧酒布火阵在蛟龙桥上。五月里五端阳蓝火万丈,烧得那小日本哭爹叫娘。我的夫他屁股受了重伤。昨夜里大风雪天地皆白,我的夫带队伍去毁铁桥梁……接下来我二姐做敲冰状,做在冰水里洗衣服状。(第106页)”】

“我的夫他屁股受了重伤”,这样的句子自然不会出现在乡村的抗日庆功会上,而只会出现在莫言的心中。民族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为抗击侵略者做出贡献的人,而莫言这样写,表明的态度则是:反对抗日。

 

矮化:纵情铺排的阴暗隐喻

 

矮化,是莫言描写抗日队伍另一个高招。莫言擅长文字游戏,也擅长通过文字游戏来矮化人物及其行动,达到“去神圣化”的效果。描写鸟枪队的这一段比较典型:

【沙月亮一行二十八人,都骑着清一色的黑叫驴。……沙月亮从八百多匹驴中,选中了二十八头没有阉割、嗓门宏亮、青春勃发的黑驴,做为他的鸟枪队的坐骑。二十八匹黑驴在小路上走成一条黑色的流线,像水在流淌。道路上空笼罩着乳白色的烟岚,驴身上反射着阳光。(第65页)……二十八头毛驴焕然一新,二十八个人精神抖擞,二十八杆鸟枪乌黑锃亮。(沙月亮)满意地扫了一眼驴和人,说:“弟兄们,抖起精神,让他们看看我们黑驴鸟枪队的威风!”(第68-69页)】

藏在这些文字背后的,是对抗日队伍深深的讽刺和对中国人民深深的仇恨。对司马库队伍的描写也是如此:

【司马库的别动大队下辖三个中队。一中队是骑马中队,有六十六匹伊犁马与蒙古马杂交出来的杂种马,士兵一色装备着美式汤姆枪,此枪线条优美,可打连发。二中队是自行车中队,有六十六辆骆驼脾自行车,士兵一色斜挎德国造大镜面二十响连发盒子炮。第三中队是骡子中队,有六十六匹行走如飞的健骡,士兵全部装备着日式三八大盖枪。(第166-167页)】

对于共产党的队伍,莫言的描写有所不同,描写方式更加隐晦。

【“我们是铁路爆炸大队一排五班,我是班长,姓王,我们大队来这里休整,占用大婶的房屋,十分抱歉。您的女婿,我们政委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孙不言,他是个好战士,作战英勇不怕死,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士兵们都规规矩矩,连那现在叫孙不言的大哑巴也站得挺拔,好像一棵松。(第135页)】

通过阅读全书,我们才能知道,哑巴孙不言是一个心理变态,曾与上官家大女儿订婚,后来又和三女儿结婚,最后被三女儿打死。莫言通过将反面人物安置到正面群体中,形成对比的方式,制造隐喻,攻击他试图攻击的群体。

 

其他:恶意编造的众多谎言

 

对于共产党的队伍:爆炸大队,莫言没有描写他们的任何抗战举动,这一点本身就是令人质疑的。他的描写集中在爆炸大队的内部事务上,此外,爆炸大队还先后和鸟枪队、抗日别动大队发生战斗,各有输赢。我们来看看这个莫言笔下的共产党队伍。

【那些日子欢天喜地,比司马库搞铁桥废料展览的日子还热闹。爆炸大队里人才济济,会唱歌的,会跳舞的,会吹笛弄箫弹琴拨筝的,什么才子佳人都有。……四个小号兵当中那个名叫马童的最漂亮,咕嘟着一个小嘴,腮上两个酒涡,两扇招风大耳朵。他活泼好动,嘴甜得像抹了蜂蜜。他大张旗鼓地在村里拜了二十多个干娘。那些干娘们一见了他就双乳抖动,恨不得将奶头塞到他嘴里。

……母亲预言:像马童这样漂亮机灵的孩子,多半没有长寿,上帝给他的太多了,他已经占尽了做人的便宜,不可能再有一个寿比南山、子孙满堂的结局。果然不出母亲所料,在一个满天星斗的深夜里,大街上突然响起一个少年的高声嚎叫:鲁大队长蒋政委,求求你们饶我这一次吧……我是三代单传,俺爷爷奶奶就我这个孙子,俺爹俺娘就我这一个儿子……毙了我,俺马家就断子绝孙了呀……孙干娘、李干娘、崔干娘,干娘们哪,都出来保我吧……崔干娘,您跟大队长有交情,替我求条命吧……马童一路哀嚎着出了村,一声清脆的枪响,万籁俱寂。这个仙子般的小号手从此消逝了。那么多干娘也没能救了他的命,他的罪名是:盗卖子弹。(第142页)】

马童为何被枪决,书中没有交代。“崔干娘,您跟大队长有交情”这句话可谓信息量较大。到底发生了什么?莫言让大家自己去想。

【姓王的班长公然说:“马童不过是个替罪羊!他一个小孩子,盗卖的哪门子军火?人家爷爷是举人,家里良田千顷、骡马成群,还缺那几个小钱?依我看,他小子是死在那群浪干娘手里。怪不得老举人说,‘抗日抗日,抗得花天酒地。’”班长的牢骚是上午发的,下午,蒋政委就带着两个护兵来到我家。政委森严地说:“王木根,跟我去大队部吧。”王木根瞪着眼,看着他的战士,骂道:“哪个驴日的出卖了爷?”……护兵虎虎地上前,一边一个夹住了王木根。王木根大叫着:“你们推完磨就杀驴吃,忘了我爆炸铁甲列车的时候了。”(第143-144页)】

“抗日抗日,抗得花天酒地”这句话我经过百度,没有任何发现,可见,它有可能就出自《丰乳肥臀》这部小说。对于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这次外族侵略,莫言编出了一句顺口溜,可能还希望能流传下去。

随后,司马库带着他的抗日别动大队回到村里,打败了爆炸大队。鲁立人【“对着河对岸人群嘈杂的大栏镇怒吼着:‘司马库,司马库,你等着瞧吧,早晚有一天老子们要杀回来!高密东北乡是我们的,不是你们的!现在暂时是你们的,但将来归根结底是我们的!’”(第170页)】

“现在暂时是你们的,但将来归根结底是我们的”这句话套用了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接见中国留学生的发言,其中的讽刺意味深长。

此外,莫言还写到了抗日战争中,军队干部殴打农民,强占运粮车的情节。

《丰乳肥臀》时间跨度从抗战开始,一直写到改革开放,涵盖了中国近现代史近五十年的历程,对其中发生的重大事件全部采用负面描写,人物全都不得善终。此外,丑恶的色情描写贯穿全书,不堪入目,其中还有主人公上官金童一天摸过120对乳房的描写。作者笔下的中国,是一个应当受到侵略的、黑暗、腐朽的国度,里面没有一个好人,没有一丝光明,可能,这就是他获得炸药奖的原因吧!

【王小钰,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莫言 抗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2/32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