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江还有资格继续担任党建专业的博士生导师吗?

2016年11月初,中央党校公布了“中共中央党校2017年博士研究生(普通)招生章程”和“中央党校2017年理论人才培养计划博士招生简章”,在这两个招生计划中,“著名的党建专家”的王长江均为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执政党建设研究、中外政党比较研究、党的学说与党的建设。一个歪曲党的理论和党的历史的人担任党的学说与党的建设专业的博士生导师,还能有比这更滑稽、更讽刺的吗?

2016年11月初,中央党校公布了“中共中央党校2017年博士研究生(普通)招生章程”和“中央党校2017年理论人才培养计划博士招生简章”,在这两个招生计划中,“著名的党建专家”的王长江均为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执政党建设研究、中外政党比较研究、党的学说与党的建设。看了这两个招生计划,感觉非常滑稽和愤怒。

滑稽在什么地方?一个歪曲党的理论和党的历史的人担任党的学说与党的建设专业的博士生导师,还能有比这更滑稽、更讽刺的吗?自今年7月底以来,王长江事件的内容、性质和严重危害已为社会广泛认知。但是,王长江本人从未有过丝毫的反思,反说别人对他“抓辫子”、“打棍子”、“蓄意围攻”等等。他不反思,说明他还要继续胡说下去,这样的人当党建专业的博导只会不断误导学生、不断败坏党的理论教育事业。

愤怒在什么地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大力加强意识形态工作,把纪律挺在前面,强调责任与担当。但是,半年来,对王长江违纪行为的处理意见从未公布。更为离谱的是还继续让王长江担任党建专业的博士生导师,怎不让人愤怒?

 

延伸阅读:党校教授不能背离马克思主义—应切实加强党的理论教育队伍建设

 

王长江还有资格继续担任党建专业的博士生导师吗?

95年来,中国共产党凭借自身独特的理论优势,不断开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不断推动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从胜利走向胜利。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从严抓思想理论建设和理论教育工作,从严抓学习型党组织建设,不断提高党员干部理论联系实际的水平和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水平,使党的理论优势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以保持和发扬。党的理论教育队伍在传承和弘扬党的理论上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不断发展需要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不断创造性地开展理论教育工作。但是,在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也有一些人缺乏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歪曲党的基本理论,用错误的观点和方法开展教育教学工作,产生了不良的教育效果和恶劣的社会影响,如何有效克服这一现象是当前党的理论教育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为此,我们要从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高度,切实加强党的理论教育队伍建设,为推进伟大事业打造一支理论扎实、信仰坚定、忠诚担当的理论教育队伍。

一、党的理论教育队伍是一支承担着重要历史使命的队伍

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主要分布在各级党校和各类普通学校中,这支队伍的重要历史使命就是不断传播党的理论,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这支队伍的重要地位是由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历史任务决定的。2015年1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我们党历来高度重视理论建设和理论教育,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中国的事情是我们的看家本领。我说过,我们党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13亿多人口的大国执政,面对十分复杂的国内外环境,肩负繁重的执政使命,如果缺乏理论思维,是难以战胜各种风险和困难的,也是难以不断前进的。我还说过,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要防止出现颠覆性错误,就要深入认识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而要认识规律,就要牢牢掌握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牢牢掌握和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由此可见,如果党的理论教育工作做不好,势必使许多人、特别是党员干部不能掌握“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中国的事情”这个看家本领,丧失这个看家本领势必无法承担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历史使命。所以说,党的理论教育工作不是一般的知识传授工作,它是党和人民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大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都应有特殊的使命感、责任感和光荣感。

重要的历史使命给广大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没有良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没有对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执着追求、没有科学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就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理论教育工作者。我们也要用这个标准和要求,清醒认识和客观分析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及其严重危害。

二、清醒认识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强调,“过去,我听到一些反映,说一些人在党校讲课时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有的口无遮拦、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妄加议论,有的专门挑刺、发牢骚、说怪话,有的打着党校的金字招牌随意参加社会上不伦不类的活动。这些现象虽然发生在少数人身上,但影响很不好。这样的问题在党校不能发生!”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一些人”就是那些丧失了党的理论教育资格的人,他们在课堂上不是传播党的理论,而是丑化、败坏党的理论;他们不会使受教育者坚定理想信念,只会使受教育者理想信念动摇;他们不会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增添正能量,只会为社会发展增加分化、瓦解的能量。我们从“一些人”身上可以看出,当前,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存在的最突出问题就是一些人缺乏最起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运用非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党的历史和党的理论,口头上在讲马克思主义理论,实际上讲的是非马克思主义理论。当前,在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以下两种错误倾向需要特别加以注意。

第一种倾向是有的人总是用西方非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党的理论与实践。党的理论与实践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中国化的过程,离开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无法解释党的理论及其实践的本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不了解、不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确有一些人总是念错经。比如,有的人用“社会契约论”中的权利让渡理论解释国家、政府、政党的形成,并用这一理论解释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产生的原因。我们知道,“社会契约论”是一种理论假说,它并不能科学解释国家、政府、政党的历史形成原因及其本质。马克思主义国家观认为,国家是阶级冲突和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恩格斯指出,“正是国家制度、法的体系、各个不同领域的意识形态观念的独立历史这种外观,首先迷惑了大多数人。如果说,路德和加尔文‘克服了’官方的天主教,黑格尔‘克服了’费希特和康德,卢梭以其共和主义的《社会契约论》间接地‘克服了’立宪主义者孟德斯鸠,那么,这仍然是神学、哲学、政治学内部的一个过程,它表现为这些思维领域历史中的一个阶段,完全不越出思维领域。”(《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2版第727页)将“完全不越出思维领域”的理论假说当作科学理论说明历史发展的真实过程,这在思想方法和理论方法上是完全错误的。真实的国家史表明,国家和政府根本不是基于个人权利的让渡,用“社会契约论”中的权利让渡理论解释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产生,淡化了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奋斗史,淡化了中国共产党与资产阶级政党的根本区别。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倾向,主要原因就是一些理论教育工作者缺乏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不知道如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而这些人特别善于运用西方非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党的理论与实践,得出的结论必然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所说的一种现象,“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当前,错误西方社会思潮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渗透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对此,我们应保持高度警惕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克服。党的理论教育管理工作者要清醒认识到,“一种发生广泛社会影响的错误思潮,不同于个别性质、枝节性质的错误,如果不加批评控制,却可能象某种传染病一样,危害整个社会的精神健康和安定团结”(《胡乔木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503—504页)。

第二种倾向是肢解党的历史和党的理论。我们应当完整看待和分析党的历史和党的理论,但是有的人在分析党的历史时,总是割裂革命与建设的关系,总是割裂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用建设史否定革命史,用改革开放史否定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史。这样,党的历史就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历史。还有的人总是将党在革命与建设中经历的曲折和错误无限放大,把党史说成是一个党不断犯错误的历史。用这样的党史教育学员、学生,必然不会取得积极的教学效果。有的人在分析党的理论时,总是割裂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完整性,比如有人将社会主义思潮种类作了这样的概括,“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的思潮和流派众多,复杂多样。但影响广泛的除科学社会主义之外,主要是:一是民主社会主义;二是生态社会主义;三是民族社会主义;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当加强对这四个主要学派的研究,尤其是要加强对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它在世界各地有广泛的影响。”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论缺乏最起码的科学认知的表现,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在中国的应用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历史阶段。而将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列为两种思潮,实际上就将科学社会主义变成了过时的理论,从而否定科学社会主义对当代中国实践的指导作用。但是,这些人由于头上有许多光环,有很大的迷惑性,带来的危害非常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个人的意见、批评往往是探索性的,有时是个人的一孔之见,对不对要在实践中检验,可以在内部研究,也可以通过一定组织渠道向上反映,但拿到党校讲台上讲、拿到社会上发表就要慎重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百姓心里想,这是党校的人讲的,应该是比较正宗的观点,容易相信。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听到党校有人说了什么话,就如获至宝,大肆炒作,说党校里的人都对党中央说三道四了,共产党内部有不同声音了。党校出现这些言论,杀伤力很大,不要低估。”

三、从严加强党的理论教育队伍建设

针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我们要从推进党的事业发展的高度,从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出发,从严加强党的理论教育队伍建设,有效提高党的理论教育水平。

首先,要切实提高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用真学、真懂、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个标准衡量和要求每一位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党的理论的核心和灵魂,党的理论教育工作者自已必须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有厚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必须能够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理论教育工作者。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党校姓党,首先要坚 持姓‘马’姓‘共’。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共产主义是我们党的远大理想。没有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理想,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干事业不能忘本忘祖、忘记初心。我们共产党人的本,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我们要固的本,就是坚定这份信仰、坚定这份信念、坚定这份忠诚。世界社会主义实践的曲折历程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旦放弃马克思主义信仰、社会主义和 共产主义信念,就会土崩瓦解。”在党的理论教育实践中,要杜绝“言必称西方”的现象。有的人马克思主义理论不会讲,却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冷嘲热讽,讲起西方理论来头头是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有的理论教育工作者对这样的提醒充耳不闻、我行我素,其教育教学效果是可想而知的,正如列宁在批判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者时所说的那样,“充耳不闻比聋子还糟”(《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1卷第51页)。有些人对正确的东西之所以充耳不闻,就是因为错误的东西已经充满了他们的头脑。

其次,要从严加强对党的理论教育队伍的管理。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各级党校要坚持把从严治党要求和从严治校方针结合起来,坚持严以治校、严以治教、严以治学,把校风建设作为作风建设的重点,严格党校校纪、校规。”这里最重要的就是严以治教,就是要从严加强对教师教学的管理。有的理论教育工作者的教育教学问题长期存在,学员、学生有意见,社会上议论很多,但是我们的一些教育管理工作者对此反应迟钝,长期放任不管。有的教育管理工作者对那些所谓的“名嘴”、“名家”不愿管、不敢管,长期做好好先生,致使问题长期存在。有的教育管理工作者对那些“歪嘴和尚”非但不管,还把他们当作宝贝,长期宠着、捧着。这种现象的存在只会使党的理论教育效果大打折扣,只会使党的事业受损。党的理论教育工作有严格的政治纪律,党的理论教育管理工作者必须严格执行党的政治纪律,使党的理论教育队伍保持思想上的先进性和政治上的纯洁性。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2/33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