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鼓动西方介入叙利亚内战、推翻阿萨德政权的美国人认为:作为普世价值的人权正在遭受暴力侵犯,西方有责任和义务保护无辜平民。然而,他们的目光极少触及到刚果和苏丹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或已惨遭横祸,或在生死线上挣扎。实际上,西方自己也承认,只有当外国事件有利可图、需要引起国内民众普遍关注之时,才会真正采取行动。

 

当土耳其刺客枪杀俄罗斯大使后高呼“不要忘记阿勒颇”之时,叙利亚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长期致力于国际政治领域的资深美国媒体人马特·珀波尖锐地提出:长期以来,西方一直高呼“人权乃普世价值”的口号介入中东事务,然而,面对过去和现在均遭受着巨大苦难的非洲,西方却漠不关心。

西方,在关注叙利亚的时候,请不要忘记卢旺达!

12月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出席活动时遇刺身亡。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土耳其刺客杀人后高呼口号

为表达俄罗斯支持阿萨德政府的抗议,这个年仅22岁的土耳其警察在枪杀俄罗斯大使之后,高呼着“不要忘记阿勒颇,不要忘记叙利亚。”。

战火、仇恨和死亡,使阿勒颇一次次引得举世瞩目。

然而,在西方高呼人权、锲而不舍地插手中东事务之时,饱经痛楚折磨的非洲大陆被西方冷漠地排除在视线之外——当涉及非洲之时,西方总是采取双重标准。

 

1

阿勒颇正在成为卢旺达?

 

12月8日上午,叙利亚政府军重新夺回了阿勒颇旧城区的大部分领地。阿萨德表示“对于我们而言,拿下阿勒颇是重要的胜利,但是这绝对不是叙利亚内战的结束。”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巴沙尔·阿萨德

巴沙尔·阿萨德重新掌控了叙利亚城市阿勒颇。实际上,由于双方各执一词的宣传攻势,我们在外部很难看清当地的实际情况。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阿勒颇似乎已经陷入死神地狱,成为让观察者心惊的毁灭之城,即便人们正在撤离也于事无补。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战前与战后的阿勒颇

叙利亚内战打了5年多,阿勒颇硝烟弥漫了4年有余。大量平民死亡,这充满血腥与硝烟气味的惨剧,使我们不由得想起了卢旺达大屠杀——正如一位联合国使者所言,叙利亚正在成为另外一个卢旺达。

注:阿勒颇距离土耳其边境仅50余公里,是叙利亚北部的交通要道和军事重镇,历来是中东交通和贸易的枢纽,曾是叙利亚第一大城市和经济中心、工贸集散地。2006年,阿勒颇被世界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战前人口约230万,高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

2012年,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经土耳其和叙北部伊德利卜山区渗透进阿勒颇,这座城市就被一分为二:忠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政府军控制了西部城区,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则控制着东部城区。残酷的巷战和炮击,以及反对派使用大当量的自杀式爆破卡车,使昔日繁华都市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们可以用诸多辞藻来形容战事和杀戮的惨烈之甚。然而,当我们拿阿勒颇与卢旺达作对比时,与那些徒有其表的说辞相比,死亡人数更有说服力。

1994年,在短短3个月里,截至卢旺达惨祸结束之时,超过80万人死于非命;过去5年多的时间里,叙利亚战火持续熊熊燃烧,据最高统计,因战争死亡人数约为50万。

 

2

西方,请不要忘记卢旺达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卢旺达大屠杀

卢旺达惨祸同样是发生在内战之中,但是,它不是一场由派系、代理权、意识形态冲突所导致的自相残杀,而是在两个族群之间展开的毫无依据的仇杀——胡图族极端主义者们对图西族和胡图族温和派人士进行的一场系统的屠戮。

PBS(美国公共广播公司)取材该事件制作了一部名为《卢旺达冤魂》的纪录片。(该片真实记录了卢旺达大屠杀期间尸骨堆积成山、为老鼠啃噬而无人过问的画面,其惨烈程度之甚,叫人目不忍视)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在卢旺达大屠杀期间,任联合国驻卢旺达维和部队司令官的罗密欧·达莱尔将军把那段经历称为“与魔鬼握手”——那些杀人犯如此突然、令人费解,以至于面对这种大规模的集体癫狂行为,目击者只能将其归因为某种超自然力量的推动。

注:罗密欧•达莱尔,加拿大将军、曾任上院议员。在卢旺达大屠杀期间,曾率领一支不足300人的多国部队成功挽救了将约两万平民的性命。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卢旺达大屠杀中幸存的儿童

这给卢旺达事件带来了一种特殊属性,与这个世界经历过的每一场血腥战争都不尽相同。

然而,如果我们仅就残忍程度进行类比,就会发现一个重要问题: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其他的“卢旺达”,而这些人间炼狱无一例外地都在非洲。其中,有些直接与原始的种族灭绝相关

然而,大多数此类事件都被西方忽略掉了。

 

3

被西方忽略的非洲惨祸

 

第一次刚果战争

此次战争发生在1996年至1997年,大批卢旺达人逃至当时的扎伊尔东部地区,引发“卢旺达入侵”,动摇了该国政权。

在卢旺达和乌干达等国外势力支持下,反叛军推翻了时任扎伊尔共和国总统蒙博托·塞塞·塞科政府。叛军首领卡比拉自立为总统,并恢复“扎伊尔共和国”原名——刚果民主共和国。

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成千上万的人因此丧生,并给紧随其后的第二次刚果战争埋下导火线。

第二次刚果战争

扶植卡拉比上台后,卢旺达驻军迟迟不肯离开,因此,双方猜忌日益加深。卢旺达势力开始把枪口对准了卡比拉政权。1998年8月,第二次刚果战争就此拉开序幕。

据国际救援委员会估算,此次战争造成的死亡人数在300万到760万之间,成为二战以来的最具杀伤性的冲突。

不仅如此,到2003年战争结束(交战双方达成和解并共同组建刚果民主共和国过渡政府)时,前后涉及9个非洲国家、20支武装力量,导致超过100万人被迫流亡,是非洲现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

然而,动荡并未因战争结束而终止。

 

4

“人间炼狱”仍在继续

 

中非共和国仍然身陷内战——穆斯林的赛拉卡叛军与基督教的“反巴拉卡”民兵组织冲突不断,导致近百万人和近半国家陷入险境。

从当前来看,能与卢旺达大屠杀相提并论的,要数让人听到骨头发冷的南苏丹内战。南苏丹,这个全世界最新成立的国家(成立于2011年),诞生于为黑人基督教徒提供庇护、使其免遭北部苏丹政府屠戮的斗争之中。这种斗争很快恶化成为流血冲突。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南苏丹乱局

2015年以后,形势急转直下。由于丁卡族和努尔族人的剧烈冲突,联合国已经发出警告:目前,这个国家正处于“全面种族内战的边缘”。按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说法,南苏丹站在了“一场全面种族灭绝的尖端”。

据相关统计,这场战争带来的死亡数字为30万左右。

平民伤亡最受关注,但它并不是上述冲突的唯一副产品——村庄被烧毁、女性惨遭暴行、婴儿被杀死、儿童被迫参与战争……

由于很难把激进分子和无辜平民区分开来,非洲爆发的战争常常会演变为全民战争,战争和种族灭绝的界限往往也很模糊。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军人

 

5

美国外交政策最虚伪之处

 

鼓动西方介入叙利亚内战、推翻阿萨德政权的美国人认为:作为普世价值的人权正在遭受暴力侵犯,西方有责任和义务保护无辜平民。

然而,他们的目光极少触及到刚果和苏丹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或已惨遭横祸,或在生死线上挣扎。

实际上西方自己也承认,只有当外国事件有利可图、需要引起国内民众普遍关注之时,才会真正采取行动。

这是最接近真相的解释。

美国始终保持着在中东的存在:举例来说,长期维系与沙特的传统联盟,与老牌敌人伊朗处处针锋相对,跟吉哈德恐怖分子周旋……当然,这种存在带来的巨大副产品就是大量难民狼狈地涌向欧洲。如果利比里亚不算的话,美国没在非洲拥有过殖民地。

注:1821年12月,美国兴起废奴运动,把美国黑人送回非洲,普罗维登斯岛就是19世纪初首批美国黑人移民登陆的地方,1824年命名为利比里亚,意为“自由之城”。1838年,成立利比里亚联邦,由“美国殖民协会”派任总督。1847年7月26日宣告独立,建立利比里亚共和国,号称非洲第一个共和国。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在中东执行作战任务的美国大兵

9·11以后,美国扬言发动一场“全球反恐战争”。然而,我们看到,近期“伊斯兰国”向非洲的扩张以及博科圣地组织在非洲的崛起,并未引起美国政府的重视——美国反恐战争的核心地区始终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而非利比亚或尼日利亚。

在非洲更南部稠密的雨林地带,隐藏着西方双重道德标准的“黑暗之心”。这个盲点将整个非洲大陆从西方人的心中抹掉了。这也是美国外交政策中最醒目的虚伪之处。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萨尔瓦·基尔

因此,当阿萨德成为全球知名的超级大反派之时,萨尔瓦·基尔的名字仍不为人知。

注:萨尔瓦·基尔,1951年生,丁卡族,笃信基督教,先后参加了两次苏丹北南内战,领导南苏丹独立运动并出任该国首位总统。

欧美各国政府将目光聚焦于中东战事,而过去、现在均经历着更大苦难的非洲大陆却长久地无人问津。当事关非洲时,西方总是采取双重标准。若此种情况持续下去,非洲人在未来可能遭遇更残酷的磨难。

或许,补救措施的第一步就是承认这一点——阿勒颇不是另一个卢旺达,但是卢旺达大屠杀可能在南苏丹重演。

 西方,你们的双重标准真的够了!

卢旺达惨祸留下的标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标准 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