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以谁为圣?

圣诞,顾名思义,圣人的诞生。每一民族或宗教都有自己的所谓的圣人,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人们心目中的圣人彼此不同,甚至互不相容。自从人类有了宗教,有了民族、国家以来,从来就不存在一个放置四海而公认的圣人。“12月25日”——耶诞诞生日,在西方社会原本就是宗教色彩浓厚的节日,何以在当今中国成为我们的“圣诞节”的?以谁为圣,理应由我们自己定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圣诞”,以谁为圣?

【摘要:圣诞,顾名思义,圣人的诞生。每一民族或宗教都有自己的所谓的圣人,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人们心目中的圣人彼此不同,甚至互不相容。自从人类有了宗教,有了民族、国家以来,从来就不存在一个放置四海而公认的圣人。“12月25日”——耶诞诞生日,在西方社会原本就是宗教色彩浓厚的节日,何以在当今中国成为我们的“圣诞节”的?以谁为圣,理应由我们自己定义。】

又是一年的“12月25日”,商店的门口挂满了粉色的气球,“圣诞节快乐”、“Merry Christmas”的中英文标语写在最显眼的地方;打开手机,朋友圈里飘着朋友们彼此祝福的话语,还是“圣诞节快乐”、“Merry Christmas”。一时竟有些许恍惚,难道我们正置身于欧罗巴或美利坚?!难道我的朋友们已经悉数皈依耶稣,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了?!其实,我们的黄皮肤告诉我们,我们是一群与欧罗巴或美利坚不同的群体,从骨子到血管里流淌的是不同的文化血液。不管你是否染了黄头发,也不管你说的英格利什是否比中国话顺溜,你都无法改变你的文化基因。可能,有人会用一种十分开明的、一种超脱者的口吻说,不就是过一个节日吗,至于这么矫情吗?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矫情,而是对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矫枉过正。

圣诞,顾名思义,圣人的诞生。圣诞节,即把圣人诞生的这一天作为一个民族或宗教的节日。每一民族或宗教都有自己的所谓的圣人,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人们心目中的圣人彼此不同,甚至互不相容。一个民族或宗教群体的圣人,往往在另一民族或宗教群体里并不一定被当作圣人,甚至被当作嘲讽、挖苦的对象。例如,最近几年,“查理周刊”事件,它彻底暴露了西方人以基督教文明的狭隘、傲慢与偏见,他们站在欧洲中心主义的立场上,运用漫画等文艺工具对伊斯兰教及其真主进行着肆意侮辱,而由此造成了伊斯兰世界对西方文明的抵制与反抗。

稍稍有点世界历史的人们都知道,西方基督教文化不仅对伊斯兰文化,而且对全世界其他民族、宗教的态度莫不如是。可以说,自从人类有了宗教,有了民族、国家以来,从来就不存在一个放置四海而公认的圣人。因此,圣诞节并不是一个普世的节日,也不应是一个普世的节日,因为毕竟它本身就是一个宗教节日。把耶稣的诞生称之为‘圣诞’,真是不知何为圣、又该以谁为圣的无意识的产物,又是商家刻意营造出来蛊惑消费者掏腰包的营销手法,也许与其背后的宗教信仰一无多大关联,可是毕竟它又是个宗教活动。

西方基督教传入中国,从元朝算起至今不到800年,在中国非基督教的一般人的话语里,关于耶稣的诞生,并没有上升到圣的高度来称呼。看过一个外国人拍的关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中国的纪录片,那时我们把“12月25日”称之为“耶诞节”,今天在世界其他非基督教信仰的国家,也是这样称呼的,或者称之为“耶稣诞生日”。很显然,这种称呼,并无明显的褒贬之意。这种对待外来文化既不是刻意地贬低,也不是人为地拔高的态度,其实它坚守的是一种对本民族文化的自觉与自信。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这种文化自觉与自信没有了,别人的圣人竟也是我们的圣人了,别人家的圣人诞生日也竟然成为了我们的节日,我们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一起为人家的圣人祈福。甚至全然忘记了,正是这个圣人的使者——传教士曾经在中国为侵略者收集情报损害了中国的利益,而这个圣人的后代们多次武装侵入中国,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试问,西方基督教文明在近代中国的土地上可曾文明地对待过我中华儿女?西方基督教文明培育出来的子民何曾具有所谓的上帝的悲悯?今天,全世界战乱的根源到底在哪里?纵观以基督教文化为核心的西方文明崛起以来的世界历史不难发现,自从西方崛起以来的这五百年间,是西方统治世界、剥削奴役广大亚非拉世界人民的历史。冷战结束后,善良的人们相信了美籍日裔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终结”论。一个近乎完美的西方世界成为后发展国家的知识分子极力向他们的人民启蒙的理想图景。后发展国家毫不犹豫地没有任何防范地敞开心扉热情拥抱西方世界,把自身一些好的政策和经验也都全部抛弃了,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国家的产业纳入西方资本主义全球分工体系中,梦想着自己与西方世界共同繁荣。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由世界银行力推的所谓“华盛顿共识”在亚非拉全面展开,结果造成了严重的经济社会危机,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对亚非拉国家在危机中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剪羊毛”。拿枪的敌人走了,不拿枪的敌人来了,事实证明不拿枪的比拿枪的更可怕,因为它是在你毫无感觉的情况下,剪了你的羊毛,而且羊们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那些试图反抗的羊,不是被剪羊毛的弄死的,而是被羊们合伙弄死的,因为大家认为它是一只可怕的疯羊。能够起到如此神奇作用的,不是飞机大炮,而是以基督教文化为核心的西方文化。非洲的一位酋长曾说,500年前,我们手里有拿的是黄金,他们手里有拿的是《圣经》,500年后,我们手里是《圣经》,他们手里拿的是黄金。血的教训,诚如斯言。

从来就没有脱离经济、政治的纯粹的文化,过去殖民时代的野蛮掠夺一国财富的手法因为过于赤裸裸而弃之不用或尽量少用,更好的手法是文化的入侵。通过文化的氤氲熏陶,在这些落后国家逐渐形成了以西方人的是非为是非、以西方人的好恶为好恶,自然建构出一套出国留学、逃离国土、海外定居带走财富的财富转移路线,财富向西方集中、贫穷留在故土。如果,胆敢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奋起抗争,结果必然被来自国内的西化知识分子骂死、骂臭。现在,我们看到的地球,是一个并不适宜于人类居住的星球,因为它在一部分人的贪婪中变成了一个贫富差距悬殊的、一些人活得好别人就不能活得好的世界,一个核武器足够毁灭地球几十次的世界……造成这一切,固然有其深刻的经济政治原因,但是从文化的角度来说,基督教文化内在的一元化单一思维对异质文化的具有天然的排斥倾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因素。从欧洲中世纪对异教徒的残酷迫害,乃至“十字军”远征,到现代社会虽然不是以上帝的名义,但是以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幌子或以文化冲突为借口肆意干涉别国内政、甚至颠覆别国政权的思维,与中世纪的做法如出一辙。

相反,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正确处理了多种信仰的智慧。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其具有求同存异、兼收并蓄的包容性。这也是在中国,儒释道多家文化能够和平共处的文化原因。儒释道都有自己的圣人,但主要局限于本教本宗,并没有扩展到全体社会成员,凌驾于全社会的普世圣人。中华文化包容性的特征,包容了中华民族56个共同繁荣,也为世界不同民族文化和睦相处提供了哲学方法论启示。

那么,12月25日”——耶诞诞生日,在西方社会原本就是宗教色彩浓厚的节日,何以在当今中国成为我们的“圣诞节”的?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有朋友善意地提醒我:你这样写,会被骂的。我感谢了朋友的好意。偶尔翻开邻家小孩的小学英语课本,里面英语词汇“Christmas”的汉语释义,赫然写着:圣诞。其实,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唱着快乐的“圣诞歌”,并不是从今年开始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呀,这个道理不光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并不一定做了,有些人不仅知道而且已经做了。至此我明白了我会被骂的的原因了。想想,其实挨骂的岂止是我一人,连同我们曾经崇拜的、未来永远应该崇拜的英雄、伟人一起被有些人骂,是多么的悲哀又是多么的荣幸啊!

12月26日,圣诞节快乐!以谁为圣,理应由我们自己定义,你以为如何?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2/33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