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的“英雄救美”有点搞笑-评《哪首歌儿启蒙了你?》

虽然龙应台立场先行,但是她选择的话题的立意还是比较高的,因为“一首歌,一个时代”这是一个宏大的话题,一首歌“是历史的见证者”、“是集体情绪最忠实的记录者”也说得对,一首歌会对一个人产生人生启蒙也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现象。龙应台的错不在于她提出的话题,而在于她在“三超越”的幌子下,贩卖偏执的意识形态的黑货罢了,而自以为是的杨恒均“英雄救美”,却把龙应台带沟里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杨恒均的“英雄救美”有点搞笑-评《哪首歌儿启蒙了你?》

“资深美女”龙应台在香港“蒙难”——本来想去对港大的学生进行洗脑的,没想到倒把自己弄成了落汤鸡——被全场集体歌唱《我的祖国》碾压,用杨恒均文章中的表达方式就是——本是来用自己“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的思想启蒙大学生的,结果却被集体歌唱祖国的“一条大河”给搞蒙了。

“杨小贩”对龙应台一往情深,见到龙应台落难,忍不住第一个跳出来“英雄救美”,可以理解,而且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上次是有人冒充龙应台写文章骂周小平,文风庸俗、下流、粗野,不少自由派人士拍手叫好,唯独“杨小贩”痛斥这种冒充行为比冒充者要骂的人更加令人不齿。说实在的,我对“杨小贩”的很多高论不敢苟同,但是对他上一次的“英雄救美”的相对客观的态度还是肯定的,不过这一次就不一样了,杨恒均“救美”心切,反而把“资深美女”龙应台带沟里了。

龙应台总是想标榜自己属于一种超越政治、超越意识形态、超越国界的纯粹文化人,或者说极力在别人面前秀出这么一种形象,尽管她骨子里打上深深的的政治烙印,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出来一种意识形态方面的偏执,而她却自我感觉良好,一方面顽固坚持这种偏执,一方面大秀她的所谓的“三超越”的“大家风范”,像这次到港大演讲,本来是想以一种“三超越”的姿态对港大学生洗脑的,没想到闹出了大笑话。

作为国军后人的龙应台,对大陆的GCD政权的感情是什么样的,相信连傻子都知道,但是文化人的形象的要求以及龙应台本人的有意而为是把自己打扮成为一个“三超越”的纯粹的文化人,像她这一次非常牵强附会地把《绿岛小夜曲》暗示性地说成是批评国民党的,多少有点显示自己公正的味道。

还像那一首赤裸裸的喊打喊杀的《反共复国歌》,她也只是说“其实蛮好听的,对不对?”不直接为那种喊打喊杀叫好,只是说好听,这并不是龙应台没有那个胆量,而是她还是要保持一种“三超越”的姿态,或许,这也是她富于欺骗性的特点之一。

另外,虽然龙应台立场先行,屁股决定脑袋,但是她选择的话题的立意还是比较高的,因为“一首歌,一个时代”这是一个宏大的话题,一首歌“是历史的见证者”、“是集体情绪最忠实的记录者”也说得对,一首歌会对一个人产生人生启蒙也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现象。龙应台的错不在于她提出的话题,而在于她在“三超越”的幌子下,贩卖偏执的意识形态的黑货罢了,而自以为是的杨恒均“英雄救美”,却把龙应台带沟里了。

尽管杨恒均们常常自作多情代表全国人民,其实,按照茅老先生的划分法,杨是属于占中国人口不到5%的少数“精英”之中的人,与95%的人的立场即使不是对立,起码也是不一样的,由此,他在文章中用他自己的感悟来以偏概全为龙应台解围,自以为得计,其实是徒劳的。

他的文章中说被定为色情歌曲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是这首歌,催长了他的青春,让他知道除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之外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小姑娘”,而且,除了毛主席,小姑娘的脸蛋竟然也可以形容为“红太阳”(六七十年代,这是死罪啊!),……这首歌,

开启了对他的性启蒙。

从杨的博客里面对他自己现在以年过半百之身与美女在一起拍照的那种愉悦心情的细腻刻画,我一点也不怀疑他的之前的感悟的真实性,我甚至相大胆猜测,说不定他的文学启蒙也许是从阅读手抄本《少女之心》开始的。虽然与他一样有这种感悟的未必就是他一个人,相信还有人在,但是,这在杨恒均成长的年代的年轻人中,不代表本质和主流,即使是在那些与他有同样感悟的年轻人的整个人生中,也不一定代表本质和主流。因此杨用这种感悟来为龙应台解围,说不定会被龙应台“踢屁屁”的,严格说,龙应台说的是一个比较严肃的社会性的话题,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绝对没有杨恒均的那种风花雪月的意思,龙应台也没有听到某一首歌就“少女怀春”的意思,杨恒均的解围既不伦不类,也牛头不对马嘴。

他在为龙应台解围的时候还这样说:“热爱祖国正如热爱父母兄弟、热爱家乡一样,不是靠一首歌能启蒙的。”他这不是打龙应台的嘴吗?龙应台说,一首歌“是历史的见证者”、“是集体情绪最忠实的记录者”,杨恒均说一首歌不能启蒙,龙应台的演讲的主题就是说一首歌的人生启蒙作用,究竟他们俩谁说得对?

杨为了强调受到他自己受到的所谓的洗脑,称“在我成长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就是‘八个样板戏’,歌曲除了歌颂毛主席的,就是歌颂共产党的,少数像《我的祖国》是歌颂在毛主席和党的领导下的祖国的,总体加起来也就是二十多首(流行的),由于红色音乐家、歌唱家很多,这些红歌都是精雕细琢的,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加上几个亿的人民日日夜夜地唱,我从牙牙学语到身上开始长毛,就是在这些歌曲一遍、十遍、上万遍的旋律中变大的。”他在这里由于“救美”心切,犯了一个大错误,与事实大相径庭,就像某些人为了泼污毛,把毛在天安门上对宋彬彬说过的全国亿万民众都知道的“要武嘛”歪曲成为“要武斗”一样。他杨恒均是1965年出生的人,从他出生到70年代末,顶多15岁,虽然不算成年人,但是毕竟算是有记忆力了吧,而作为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应该知道当时的歌曲集《战地新歌》,那是国务院文化组革命歌曲征集小组编,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歌曲集,《战地新歌》一到五集收集了包括建国前的一些歌曲在内的创作于建国初期到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552首歌曲,歌曲反映的社会生活领域很广,内容也远远不止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的、歌颂在毛主席和党的领导下的祖国的,总体加起来也远远不止二十多首(流行的),建议杨恒均上网搜一搜《战地新歌》再去忽悠人吧。当时真实的情况是,并不存在杨恒均胡说八道的强行洗脑,有谁强迫他们唱,而是《战地新歌》一上市,常常被一抢而空,很多“三歌颂”内容以外的歌曲旋律优美,歌词富有文采,在当时的年轻人中非常流行。

杨恒均由于屁股决定脑袋,常常说过头话不留余地,前些天卡斯特罗去世,央视报道美国中情局曾经638次暗杀卡斯特罗,杨恒均却拍胸脯保证顶多两次,这跟“章大右”的千金“章二小姐”说“抗战中共军一共打死只851名日军”一样愚蠢。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中情局为暗杀卡斯特罗,甚至制定了一个所谓的“古巴工程”(也称“猫鼬计划”),每年拨出专项经费5000万美元,雇佣2500多人,专门研究各种秘密手段。

曾统管古巴情报总局和反间谍总局、负责古巴高层领导人安全的古巴内政部副部长埃斯卡兰特在自己的书中透露,美国中情局暗中策划了超过600次针对卡斯特罗的暗杀,但无一成功。

2012年10月11日,美国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约翰·F·肯尼迪总统图书馆,公布了罗伯特·F·肯尼迪在1961年至1964年担任司法部长期间经手的约2700页文件。罗伯特·F·肯尼迪的哥哥是约翰·F·肯尼迪,第35任美国总统。

文件显示,作为司法部长的弟弟,在猪猡湾和古巴导弹危机中为总统哥哥出谋划策。不过,这算不上什么机密,事情大体上早为美国民众所知,连歌颂肯尼迪总统的电影《惊爆十三天》里都对此有了生动的刻画。只有专业研究者才会关注的细节,倒是第一次面世。

另有一份与中情局有关的文件,概述了联手黑手党刺杀卡斯特罗的计划。

2006年,英国还拍了一部同名纪录片《暗杀卡斯特罗的638种方法》,电影携手原著书籍风靡全球。

这些题外话扯远了,但是为了证明杨恒均的信口开河,就浪费读者一点时间了。

本来龙应台是刻意在表面上与政治保持距离,以表示她的“三超越”的“公正”立场的,而杨恒均偏偏把她往这方面带:

“不过我们应该多了解一些背景资料。这首歌曲是为了电影《上甘岭》谱写的主题曲,当时歌词中的‘豺狼’是指帮助南韩抵御北朝鲜侵入的美帝。这首爱国歌曲激励了我们无限的爱国热情,而她的延续至今还可以看得见的唯一结果就是:牺牲了成千上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年轻战士生命的朝鲜战争,留下了北朝鲜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政权。”

杨恒均以及跟他一样的一小撮人对抗美援朝战争持这种态度并不奇怪。杨的动机是为龙应台解围,实际上产生的效果是在标榜自己为纯粹的文化人的龙应台身上贴上跟杨恒均是同伙的标签,让人们回想起“宁可错杀三千”的“4.12清党”的屠刀下死亡的5万GCD人和坚持孙中山三大政策的50万国民党左派和由此导致的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

让人们回想起在“三个月内灭亡ZG”的叫嚣声中发动的内战以至于最后导致国民党败退台湾。

让人联想起,国民党败退台湾以后的上世纪50年代初,大批中共地下党员被捕,其中被国民党当局公审处决的有1100余人。1993年,台北六张犁墓地发现201个在马场町刑场枪决而被时代弃葬的五十年代白色恐怖牺牲者。据民间机构的统计,蒋家王朝在台湾白色恐怖期间被以共党罪名杀害的人数约五千人,被判处徒刑的上万人。按照当事人陈明忠的估算,因为“匪谍”案件被捕者达十四、十五万人。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解放军优待俘虏,在整个解放战争中,有260万国民党官兵投向解放军阵营,另外,共产党还分批把被俘虏的国民党高官全部释放。

本来龙应台赞赏《反共复国歌》的时候只是称它“其实蛮好听”,并不敢公开认同其喊打喊杀的内容,而经过杨恒均这么一搅和,如果龙应台认同杨的观点,就实际上等于说明龙应台是到港大来鼓动“反G复国”来了,并且是喊打喊杀,这不把龙应台的画皮給扯下了吗?这不是把龙应台往沟里带吗?这不是让龙应台更加尴尬吗?如果龙应台不认同杨的观点,那么杨恒均这属于标准的拍马拍到马蹄上,围解不了,反而弄自己一身骚,这么一来,尴尬的倒是杨恒均了,这不自作自受吗?

到此,我比较感兴趣的已经不是杨恒均的观点的对错,因为他再差一步就成为像张鸣教授那样的无私地娱乐大众的人物了,他不搞笑反而不正常,我感兴趣的是不知“资深美女”龙应台对杨恒均的“救美”之作的这些高论是认同呢?还是不认同呢?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下面附杨恒均的原文

哪首歌儿启蒙了你?

(2016-12-23 15:50:07)

网上有一段视频,是龙应台在港大演讲,当她问台下都是被哪首歌启蒙的时候,不一会不少听众集体唱起了《我的祖国》。据国内媒体报道,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龙应台肯定是没有想到,香港的大学生唱起了现在大陆年轻人都不太记得的“红歌”。国内一些网友更是激动,认为龙应台在香港被打脸,本是来用自己“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的思想启蒙大学生的,结果却被集体歌唱祖国的“一条大河”给搞蒙了。

事后有些尴尬的龙应台专门写文解释,文章最后一段写道:“一首歌,在不同的时空里,撞见不同的记忆,就产生不同的情愫和意义。在港大大堂里一千人坐在一起唱歌的那几分钟,在当下的情境里,唱的就是大河波浪,咏的就是稻花白帆……有时候,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罢了。”

龙应台的尴尬溢于字里行间,我觉得这主要是龙女士不熟悉这首歌,更不熟悉这首歌的背景,当这首歌唱起来时,同她预设的演讲内容与脉络不太搭调,弄得她有些不知所措。龙应台如果更了解中国大陆,如果像我们一样不去刻意安排一个演讲主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结果反而会很不一样。这正是一场最好的启蒙演讲必须的开启材料!

我先告诉龙女士我是被哪几首歌启蒙的。第一首是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当时才五岁。我五岁上小学一年级,一年级最后一次升学考试是每个学生必须背诵“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痛苦了几个星期,还是背不出,经过父亲调节,我留了一级,读了两个一年级。但我还是记不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好在第二年的考试不是背诵这个歌词。

后来到了三年级时,我才知道了诀窍,可以先唱这首歌,唱会了,也就记熟了。这首歌是给我人生最深刻的歌曲,让我一生第一次留级。我最早的名字叫“杨红军”,后来去掉“红”,叫杨军,也都和这首歌有关。我当时是在湖北随州万和店一个偏远的农村上的小学,崇拜红军和革命军队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请问各位,这算不算我的第一首启蒙歌曲?在我成长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就是“八个样板戏”,歌曲除了歌颂毛主席的,就是歌颂共产党的,少数像《我的祖国》是歌颂在毛主席和党的领导下的祖国的,总体加起来也就是二十多首(流行的),由于红色音乐家、歌唱家很多,这些红歌都是精雕细琢的,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加上几个亿的人民日日夜夜地唱,我从牙牙学语到身上开始长毛,就是在这些歌曲一遍、十遍、上万遍的旋律中变大的。直到现在,我在洗澡冲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哼唱这些红歌“毛主席是红太阳……”请问,龙应台女士,这些歌曲到底算是我的“启蒙”歌曲呢,还是被强制洗脑的歌曲?

可怜的我,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底进入青春期后,才偶尔听到父亲压低声音在家里哼唱长期被共和国定为色情歌曲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是这首歌,催长了我的青春,让我知道除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之外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小姑娘”,而且,除了毛主席,小姑娘的脸蛋竟然也可以形容为“红太阳”(六七十年代,这是死罪啊!),……这首歌,开启了对我的性启蒙。

我要说的是,当龙应台在问台下的人哪首歌对他们启蒙时,也要问问,这些歌曲到底启蒙了什么?启蒙了对毛主席的崇拜,还是对祖国的热爱?还是启蒙了性意识,对家乡某个姑娘的眷念?

一些讽刺龙应台被打脸的大陆网友,恰恰自己被打脸了。在一个全国只有几十首歌曲的时代,与其说被某首歌启蒙,不如说是被强迫洗脑!热爱祖国正如热爱父母兄弟、热爱家乡一样,不是靠一首歌能启蒙的。而且,如果知道这首歌的背景,也许感到尴尬的不应是龙应台,而是认为这首歌启蒙了自己那些人。而这些人,恰恰需要龙应台来启蒙一下。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虽然你在自己生长的地方可能被拆迁,私藏猎枪属于违法、房屋产权只有七十年,贪官污吏不把你当回事,你进到大城市还没有身份证只能“暂住”……而且,重度雾霾早就让你看不到“船上的白帆”,“风吹稻花香两岸”也成了富人别墅区才有的景象——但这首歌曲调优美、歌词饱含感情,是我喜欢的爱国歌曲之一。

不过我们应该多了解一些背景资料。这首歌曲是为了电影《上甘岭》谱写的主题曲,当时歌词中的“豺狼“是指帮助南韩抵御北朝鲜侵入的美帝。这首爱国歌曲激励了我们无限的爱国热情,而她的延续至今还可以看得见的唯一结果就是:牺牲了成千上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年轻战士生命的朝鲜战争,留下了北朝鲜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政权!那整个国家,仍然每天在被一首歌、一个领袖“启蒙”着。而就是这样一首歌,据说竟然因为里面有“姑娘好像花儿一样,小伙儿胸膛多宽敞”这种被打为资产阶级情调的词儿而被禁止了十几年,这是何等荒唐?

现在的人唱这首歌,脑袋里会有各种场景出现,家乡的江河湖泊、青梅竹马,或者正如龙先生所写的“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可是对于我们这些被这些歌曲真正“启蒙”过的人,不可能不想到战死在上甘岭上的年轻中国英雄们,以及,北朝鲜的金主席和国家现状……

龙应台如果有我们被这类歌曲“启蒙”的经历,一定不会感到尴尬,因为真正需要启蒙或者再启蒙的,恰恰是整整几亿人口的那几代人,每日每夜地被“八个样板戏”与几十首歌曲“启蒙”过的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12/33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