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问题是,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有吗?我们有必要这样追问,以这种方式给体制一点压力和动力。我跟这些公知们没有私怨,我也不是党员,不是体制内的人,提出这些问题无非是从维护最基础的社会伦理底线出发的,因为党是这个国家的核心领导力量,不但要指明方向、带领人民前进,也要为全社会兜住底线。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id:xingzou-gechang,欢迎关注。】

 

 

继1月5日山东省政府解聘邓相超参事职务之后,昨天(6日),山东省政协也免去了邓相超的常委位子。紧接着,山东建筑大学党委也做出动作,停止邓相超一切教学活动,尽快办理退休手续,并要求给予其行政处分。

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这一系列动作,来得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让我都有一点意外了。正如一些网友感慨的,山东还有共产党。此前,党组织也许像头睡狮,打盹打太久了,否则像邓相超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当上省政府参事、省政协常委。但睡狮一旦醒过来,赶走个把虫豸还是小菜一碟。

有人质疑,为什么不是开除公职,而只是给他办理退休手续,这不是还要付给邓相超退休金吗?我觉得,大可不必计较这个了。中国革命一向是以人道主义著称的,邓相超年纪也不小了,让他回家养老就好了。未来更重要。

 

 

我提早就预见到,关于这一事件的舆论焦点会转移到反对对邓相超的“政治迫害”、捍卫其“言论自由”权上面来。

为此,我在昨天的文章中就论述了这一问题,阐明了“言论自由不是流氓的庇护所”的道理。言论自由的范围跟个人所处的位置相关,不是绝对的。正如一般人如果发生婚外情,只需要跟配偶做出交代,但林丹出现这样的问题,就得公开做出交代,谁让他是公众人物呢?

邓相超的言论自由问题也是如此,他在接受那一系列高大上的职务的时候,就已经把一部分言论自由让渡出去了,但他坚持不懈地造谣和胡说八道,其实是自证了他没有担任那些职务的资格。现在,有关方面解除了他的职务,是天经地义的。(参见《伟大的义和团精神万岁,兼谈邓相超的“倒掉”》)

如果有些人真的珍视言论自由,那么应该为邓相超感到庆幸,因为他从今以后只是个普通退休老头了,言论自由的空间比以前大多了,想说啥就说啥,只要不犯法就行。

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但问题是,退休老头邓相超还会有那么多发言的舞台吗?各种高大上的活动会邀请一个啥职务都没有的退休老头参加吗?那就很难了。邓相超原本的生存之道不过是一边抱着体制的大腿,一遍恶心体制,当“双面人”,解除其原本就没资格担任的职务,虽然有助于他摆脱个人的伦理困境,但也让他失去了捞钱捞名的资本。

那些所谓邓相超的支持者,无非想要一个他们既能当婊子又能立牌坊的社会环境,只要不满足他们这种过分的要求,就满地打滚。呸,真不要脸。

 

 

仍在为邓相超发声的,大都是些阿猫阿狗的不入流货色,著名公知们倒是淡定得很。

看到山东建筑大学党委的处理意见后,我赶紧到微博上溜了几圈。贺卫方教授昨晚发了一条谈足球的微博,在替里皮操心,我这才知道原来贺教授是个球迷。须知,这条为微博发布的时候,山东省政协已经下手了。

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张鸣教授今天重点关心雾霾和产业结构的关系,并且质疑了当前的发展方式,其思路竟然跟我在《莫让雾霾遮望眼》(点击阅读)一文中谈的非常接近。这也让我对张鸣教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他也反市场经济的“极左”一面。

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当然了,跟贺卫方的鸡贼比起来,张鸣毕竟更爷们一点,酝酿了半天,挤出一句“强烈反对因言治罪,无论这种治罪来自于官方还是民间!”,过了一会,终于稍微直截了当地挑明,他是在为邓相超鸣不平。

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张鸣的言论一向以简单粗暴著称,但这两句话说得都比较委婉,实属难得。即便委婉,仍是漏洞百出,邓相超并没有“获罪”,他没有被逮捕,也不会被起诉,不会坐监狱,他只是被解除了他早就已经证明不配担任的职务而已。

更有意思的是,张鸣一改跟“当局”死磕的风格,倒是为“当局”操起心来了,就差直接说他才是真五毛了。

贺卫方的鸡贼和张鸣的“表忠心”,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对邓相超的处理方式是他们最害怕的。他们虽然一贯公开跟体制叫板,但绝没有“饿死不食周粟”的气节。事实上,他们都是跟邓相超一样的“双面人”,都是一边寄生于体制一边靠恶心体制博取名利的下流坯子。离开体制提供的温床,他们就一钱不值了。

贺卫方和张鸣都是吃财政饭的大学教师,参照山东建筑大学党委对邓相超的处理意见的逻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高等学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之相关规定”,他们也应该得到跟邓相超差不多的下场。但是,这只能由北大和人大的党委来做。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问题是,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有吗?

我们有必要这样追问,以这种方式给体制一点压力和动力。我跟这些公知们没有私怨,我也不是党员,不是体制内的人,提出这些问题无非是从维护最基础的社会伦理底线出发的,因为党是这个国家的核心领导力量,不但要指明方向、带领人民前进,也要为全社会兜住底线。这个道理,我在《党为什么必须开除任志强这样的党员》一文中讲过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山东 党委 北大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1/33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