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为何已成为青少年非正常死亡首要原因?

一个深刻认识人性和社会的人,会不会空虚、困惑、绝望?会不会失去生活的信心?到底什么样的思想和文化,才能让我们真正认识自我,认识世界?不仅能够解释世界,同时还能解决现实世界中一系列的问题!到底什么样的思想和文化,才能让我们充满信心和勇气,直面生活的困苦和挑战,让我们生活的幸福?

自杀为何已成为青少年非正常死亡首要原因?

中国青少年自杀率居世界第一,自杀已成为青少年(15~34岁)非正常死亡的首要原因!6%-13%的青少年至少尝试过一次自杀。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没有一个人生来就觉得人生空虚、乏味、绝望,没有一个人生来就是虚无主义者、悲观主义者!没有一个人生来就是为了自杀!但是,现实中却有很多人、很多青年对生活充满怀疑和困惑,很多人痛苦的想要离开这个世界。

为什么?

对生活的热爱,对大自然、宇宙星辰、天地万物、人间万象的兴趣和热情,这本是每个孩子自然而然的天性,这本是每个人都曾有过的体验。童年、少年、青年,我们曾有过那么多的幻想和梦想,我们曾有过那么多对生活的渴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阅历的增长,很多人反而越来越失去生活的热情,反而有了越来越多的困惑。

为什么?

一个深刻认识人性和社会的人,会不会空虚、困惑、绝望?会不会失去生活的信心?

到底什么样的思想和文化,才能让我们真正认识自我,认识世界?不仅能够解释世界,同时还能解决现实世界中一系列的问题!到底什么样的思想和文化,才能让我们充满信心和勇气,直面生活的困苦和挑战,让我们生活的幸福?

当我们研究自杀问题时,会发现一个十分奇特的事情,西方社会自从文艺复兴,基督教开始衰落,资产阶级革命以来,痛苦悲观、虚无主义便在其知识界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歌德有《少年维特的烦恼》;但丁有《神曲》炼狱的痛苦;莎士比亚有《哈姆莱特》的“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人生充满喧哗与骚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

加缪在《西西弗的神话》开篇写到,“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判断生活是否值得经历,这本身就是在回答哲学的根本问题。”福柯在传记中承认,在巴黎高等师范期间,他饱受自杀的困扰和折磨。

大部分西方国家知识分子的代表都是以描写人的痛苦而著称,或者其研究对象是痛苦,或者本人就是悲观和痛苦的代表。到了二十世纪,更是出现荒诞派等等对人生和世界彻底怀疑的作品。尼采、克尔凯郭尔、叔本华、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舍斯托夫、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卡夫卡、弗洛伊德、荣格、萨特、米歇尔•福柯、福克纳、贝克特。这些与痛苦打交道的名单可以打印一长串。

在这样的背景下,自杀行为的增多便是理所当然。茨威格、海明威、梵高、莫泊桑、乔治·特拉克尔、杰克·伦敦、安·塞克斯顿、有岛武郎、叶塞宁、杰克·伦敦、弗吉尼亚•伍尔夫、西尔维亚•普拉斯等等。

可是与此相对,我们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代表,却少有自杀。屈原,他是为了殉国。他的自杀和上述的自杀者不同,上述的自杀者都没有受到什么外界的胁迫和打击,基本生活无忧,享受知识分子的待遇。他们的自杀完全是因为内心的困境。

到了清末,中国被西方侵略,传统文化开始破碎,才出现一些有名的自杀者,诸如王国维等。而今天西方文化开始大举侵入中国时,知识界的自杀行为就司空见惯了。诗人海子、戈麦、芒克、顾城,以及许多大学教授、名人。

这些人自杀都有一个共同点,基本生活无忧,有饭吃,有房子住,比普通老百姓生活日子好。他们不是因为生活没有着落而自杀,而是因为他们内心的痛苦无法排解,经过长时间认真思考才选择自杀,不是一时兴起自杀。

这些知识分子的自杀和富士康打工仔的自杀很不一样。富士康打工仔的自杀更多的是因为缺乏基本的生活保障,工作不顺心,没有立锥之地(不是出人投地),没有希望,因此才选择自杀。这些人的自杀,直接原因是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这部分青年和普通老百姓的自杀,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注。

我期望这篇文章能对内心痛苦的朋友有所启发,觉悟,走出内心的困境,而后去关注普通青年和老百姓,关注我们的国家和社会生活。

要明白人为什么绝望自杀,我们首先要弄明白的问题是,人活着为什么?

 

人活着为什么

 

人的天性是如此不同,再加上后天的家庭、社会环境、教育等各方面的因素,使得人的认识和视野很不相同,所以在回答“人为什么而活着”这个问题时,答案确实会很不相同。一个女人或许说自己是为了丈夫和孩子、为了家庭而生活;一个艺术家或许说,自己活着是为了完成一部作品;科学家或许会说,是为了了解自然和宇宙的规律;还有人或许会回答为了爱情、为了幸福;一些人会回答为了成功,出人投地,名誉;还有人或许会回答,为了享受,饮食,美色、美酒、金钱、等等;基督徒会回答,为了彰显上帝的意志;佛教徒会回答,为了明心见性、求得正果;革命者会回答,为了改造社会。

我们仔细分析以上的回答,应该可以看出,这一切其实都出于人的愿望,或者说欲望。不仅包含求生的欲望、安全感的欲望、吃喝拉撒的欲望、肉体的欲望、性的欲望、想要舒服的欲望、虚荣心的欲望,也包含追求外在形式美的欲望、追求内在心灵美的欲望、情感的欲望、求知的欲望、探求自然宇宙世界的欲望,还包含非理性的想要找个依靠的欲望——宗教,包含同情心和公义心的欲望——谋求改变社会、国家、世界。

既有高层次的欲望,也有低层次的欲望;既有好的欲望,也有坏的欲望;既有高尚的欲望,也有犯罪的欲望。每种欲望带给人的感受和结果都大不相同。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一个人心里想什么、行为做什么,都会给他的精神和身体带来相应的后果。

 

欲望的两面性——矛盾论

 

人的欲望具有天然的两面性,符合辩证法和矛盾论。当过分压制欲望时,人会感到痛苦。当过分放纵欲望时,人也会痛苦。

想要的东西却不能得到,想做的事情却不能做;安全感得不到满足;不被人承认,被人看不起;情感的需求得不到满足;面对不公正却不能反抗,只能忍气吞声,感到自己是一个窝囊废。

中世纪的欧洲、古代中国,压制人的欲望、限制人的自由的事情比比皆是,因此谋求人的自由和解放就成了一个时代的主题。但是因为对人的自由和欲望的压制是如此深重,打倒时的力量也就来的格外猛烈,矫枉过正便出现了。

尤其在欧洲,基督教的神被打倒,基督教衰落后,人们再也没有一个可以恐惧的神,不再恐惧死后到底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基督教的道德标准丧失了,那些道德标准都被看做骗人的东西,人的行为因此失去了顾忌。

更重要的原因是资本主义。基督教衰落后,资本主义兴盛起来。资本主义的原则就是利润至上、弱肉强食,资本主义消费文化不断开掘人的物质欲望,人的肉体、精神都成为消费品,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同时,资本还借着法律的名义,借着权利和自由的名义,鼓吹“一个人的行为若是不损害他人的利益便是合理的,便是他的自由和权利”,鼓吹、放纵物欲。如此一来,便无所谓道德与不道德。原有的道德标准全都丧失了。

但是当一个人放纵欲望时,尤其是放纵物质欲望时,他也会很痛苦。

美国垮掉的一代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享乐主义的价值观,曾经在美国垮掉的一代身上得到充分、彻底的实践,结果显示那一代美国青年是最不幸福的人。他们吸毒、性乱交、酗酒、金属摇滚、疯狂、飙车,无穷无尽的刺激和享受,这导致那一代青年内心的极度空虚、迷惘、浮躁、无聊、疯狂。自杀、他杀、犯罪、离婚、疯狂,比比皆是。他们所作所为得到了充分的报偿。

这样的价值观,对今天的很多中国青年也造成了很大影响。

今天很多学生和年轻人总是感叹老了老了,“生活无聊,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他们习惯了欲望和享受,习惯了外界的娱乐和刺激,没有外界的游戏、电影、音乐、娱乐、饭局的刺激,他们就觉得生活没有意思。可是刺激久了,感受力就迟钝了,腻味了,这时候必然陷入无聊的境地。他们是外在欲望的被动接受者,不是具有主动创造力的人。他们是外界欲望的奴隶,不是独立自主的人。

许多人认为,只要有钱、有权,什么东西都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玩一夜情,隔三差五换情人,这样生活就会很幸福。在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例子。那些喜欢搞一夜情的人,基本上都是生活空虚。越是生活空虚,越要去找一夜情,越是找一夜情,就越是生活空虚,恶性循环。很多纨绔子弟就是典型。这样玩的结果,就是贪婪腐化,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这样玩的结果,就是越来越不适应社会,没有值得信赖的朋友,没有值得信赖的感情,没有稳定的心态。时间久了,身体和精神都会生病。

今天,美国人的身心状况就是典型。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2001~2003年进行的一项大规模统计研究表明,美国成年人(18~54岁)终身严重抑郁发病率为16%以上。终身精神分裂症患病率约为1.7%。对美国大学生进行的调查表明,2010年有20%的受访者符合抑郁症和焦虑症标准,2012年则有25%。也就是说,多达20%的美国成年人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轻度精神疾病的患者的比例则接近50%。总计70%的美国人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

比较流行病学家注意到,只有在西方国家,特别是物质繁荣的西方国家,才存在如此普遍的精神疾病。南亚国家对严重精神疾病尤其免疫,贫困或欠发展地区似乎成为“保护性壁垒”。显而易见,个人主义、物质欲望的泛滥,促进了精神疾病的泛滥。

放纵物质欲望,会让人痛苦、苦恼。放纵精神欲望,同样有可能让人痛苦、苦恼。

一些内心善良的知识分子、艺术家,一些内心单纯的人,他们希求一个纯美的世界、美好的世界,但是现实中却得不到。他们没有力量去实现,因此痛苦,迷茫,怀疑世界,甚至自杀。这是一些把世界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的人。当他觉得这个整体没有前途,这个世界正在走向毁灭的道路时,他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没有意义和价值。世界就像一座正在建设中楼房,若是你知道这个楼房今天晚上就会被暴风雨毁灭,你是否还有信心去建设这个楼房。这个时候他就只能陷入过度思虑之中,成为哈姆莱特那样的人,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生命意义和世界前途的思考当中,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还有人,他们觉得做不到自己期望的完美,做不到别人期望的程度,无法再创造出曾经做出的成就和辉煌,心理压力过大,痛苦。有的人甚至因此便觉得自己的余生失去了意义。

这些人,他们人生观的底子建错了位置,所以痛苦,自杀了。

 

不同欲望之间的统筹协调——矛盾论

 

我们可以看到,极端追求物欲的人很难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和爱,很难体会到美好。一个守财奴不大可能懂得乐善好施、仁慈,一个嫖妓的人不大可能懂得真正的爱情。这样的人常常对生活怨天尤人。

我们可以看到,生活很幸福的人,不大可能去找一夜情,不大可能乱找情人。他们严守内心的规则、戒律,要对得起家人、对得起孩子,对得起自己。他们内心的感受已经很丰富多彩,很幸福,不需要再找低层次的物质欲望扰乱自己。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追求伟大理想的人,常常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计较小事。而一个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人,则常常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总是从自私自利的心态去思考伟人是如何做事的。

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欲望之间是有矛盾的。没有对不同欲望的统筹协调,人的内心会经常处于冲突矛盾之中,很难平静。

一个人必须学会管理好自己的各种欲望,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感情、精神和身体。一个人必须学会修身,学会自制、自律。

真正自制、自律的人,才是独立自主的人。

 

东方传统文化对欲望的态度

 

佛家对这种人生的痛苦和烦恼体悟的特别深刻。求而不得,因此痛苦。

普通的居士、佛教徒说欲望和追求即是痛苦,因此一些佛教徒甚至变得不问世事,与世无争。我觉得那不是佛家的真正内涵。

佛家说“利乐众生,庄严国土”,这是一种发愿,就是要让人间世界变得美好。有的佛家说,“龙潭虎穴做道场,剑树刀山做禅床”,这种悠然自得可以说是真正的悠然自得、真正的自由,是大彻大悟之后的行动。

真正的佛家不会像哈姆莱特、海子那么痛苦,不会像艺术家那样躲在角落里描摹一个“完美的超凡脱俗的作品”,一边描摹着美好,同时却又克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克制不住对于外在现实世界的失望。

因为他们内心的平静不是建立在外在世界是否美好的基础上,不是建立在目的之上,不是建立在外在事物是否能够成功之上,不是建立在自己是否能够成功之上,而是建立在内心的感情的自然流转之上。

宇宙和自然赐予了我公正和仁爱之心,面对社会的不公,我站出来,尽己所能——这就是对我的内心、宇宙所赐予我的本心负责了。我尽力去做了,至于结果则是另一回事,那就交给天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结果即使是失败,也不应该太失望、绝望。另外,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会产生无数的欲望、情绪、情感,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它们呢?

《中庸》有一段话,“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者,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人在喜怒哀乐的感情未产生之前,内心应处于平静安宁、不偏不倚的境界,这是中。表现出来之后,应符合自然常理、社会法度,这是和。

《大学》也有一段话,“心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

这段初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这样的人岂不是没有人性?再读恍然大悟。其实不是不许忿懥,而是不许动不动便忿懥;不是不许恐惧,而是不许一味的恐惧某种东西;不是不许好乐,而是不许系于一种好乐,离了它便活不得;不是不许忧患,而是不许为一件事物终日忧患,无法排解。若是总是如此,便是失了正,便是为物欲所蒙蔽,为外物所奴役,失去积极主动,变做被动。

忿懥、恐惧、好乐、忧患,这些都是人的自然本性,但是若是任由这些本性发展,一个人很可能会变得执迷不悟。对于爱情的渴望是人之常情,但是因爱情而杀人、自杀的例子也很多;忧国忧民是高尚的情感,但是当看不到方向时,高尚的忧患也会耗散人的生命力。

佛家也有类似的道理,不过表现的更为虚空、决绝而已。金刚经说,“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说你内心的平静和自信完全不依赖于外界事物,也不依赖于你自己的欲望、情绪、情感而生。一切都不应执迷、执着,如此一来便没有了任何烦恼。在放下了这些烦恼和贪心之后,一颗悲天悯人的菩萨心便诞生了。

老子也有类似的道理,“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学习知识的过程是越学越多,但是学习智慧的过程却相反,是抽丝剥茧、层层递减,剥开表象、抓住本质、抓住最基本的原理。减少执迷不悟,减少妄想、妄为、妄动,抓住规律、依据规律行动就可以无为而无不为。

这些道理符合矛盾论和辩证法。人有欲望,人应该让其欲望生发,但是又不可为欲望所完全控制。人内心的平静和自由不能完全建立在欲望的基础上。

人有很多欲望,不同欲望之间常常是矛盾的,应该把不同的欲望统筹协调。物欲会遮蔽真善美,所以人不能放纵物欲。

人也不能过度追求绝对的、虚幻的的美好感受,像追求纯美的、自杀的诗人海子那样,将心完全建立在虚幻之中,同时又缺乏战斗的精神,缺乏改造世界的勇气,此时只会逃避厌世,只会崩溃。

普通老百姓,虽然不会说“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但是某种程度上也遵守这个规律。《中庸》说,“百姓日用却不自知”,又说“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就是这个道理。

他们努力赚钱,买房子买车,但同时也把许多精力投入到家庭和朋友,让自己内心的爱和温情得到满足。他们有许许多多的欲望和嗜好,有物欲,也有情感的欲望,各种欲望之间处于调和状态,不会被一种极端的欲望完全控制。有钱的时候他们会过奢华的日子,没有钱就过没有钱的日子。如果为一种极端的欲望、过度的欲望所困住,痛苦常常便来了。苦不堪言,夜不能寐。过分忧愁苦闷、思虑过度时,很可能还会陷入儒家所说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状态,看到美的景致和艺术品,却感觉不出美,听到好的音乐和鸟儿的鸣叫,却没有好听的感受,心中浮躁不安,身体也跟着出毛病。

当然,中国古代也有禁欲。儒释道都讲戒律,宋明理学也有过分的禁欲,封建社会有过分的禁欲,但是中国古代的禁欲,和欧洲中世纪的禁欲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一脉相承——西方的纵欲、禁欲、纵欲

 

近代以来的西方思想界都非常推崇古希腊。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人物但丁认为,古希腊、古罗马是人性最完善的时代,中世纪则是极端压制人性违背自然。文艺复兴运动借着古希腊、古罗马文化反对中世纪基督教的对人的极端禁锢。而现代的思想家,尼采、福柯等人也非常推崇古希腊。

古希腊从不试图通过立法来为全体人民规定一种行为方式,普遍的规范的道德。相反,他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古希腊人以自由的方式追求道德生活,将自身塑造成为一个艺术品、诗意的生活,或者以自由的方式追求淫乱。

在古希腊,同性恋是高尚的行为。

 

【尹帅军,80后青年作家,察网专栏作家,著有《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1/33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