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基文返韩机场演说,“不惜燃烧自己”做下届韩国总统?

韩国目前需要的不是“政权交替”,而是“政治交替”。潘基文表示将和各界广泛接触,倾听国民声音。

潘基文返韩机场演说,“不惜燃烧自己”做下届韩国总统?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12日下午抵达韩国仁川机场,受到国民热烈欢迎,他表示“有实现国家团结,结束分裂的权力意志”。

 

对是否将竞选下届总统,潘基文表示,“要等联合国方面做出决定,我无法做出正式表态”。他在演讲中句句切中韩国“痛点”,为参加大选埋好了伏笔。

 

潘基文回顾顺带展望地说,过去十年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到过世界各地,对成功国家为何成功,失败国家为何失败有了深刻认识,认识到“安保”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

 

可以看出,潘基文如果竞选总统,将会在“安保”领域继续强硬,即以加强美韩同盟的方式应对“来自朝鲜的核、导威胁”。

 

潘基文继续“体察”民意地说,韩国目前面临巨大难关,贫富分化严重,社会分裂加剧,但韩国人有勇气和智慧克服危机的“基因”。2016年广场的烛光民心会载入史册,“韩国国民只要有勇气和团结,就没有不可能做到的”。

 

既直面问题,又团结民心,作为阔别祖国十年“载誉而归”的联合国前秘书长,老潘煽情话一出,现场民众频频喝彩。

 

仁川机场大厅,欢迎潘基文的民众约有上千余人,民众举着“国民喜迎潘基文”的标语,振臂呼喊着“喜迎潘基文”(韩语喜迎一词和潘基文的名字相似)。

 

潘基文再次表达“许身报国”的意志。他说:有人问我是否有 “权力意志”。我有“将分裂国家聚合统一,成长为世界一流国家”的权力意志。但如果“权力意志”指的是不择手段获得权力的话,我并没有。

 

“我没有私心,只为国家和国民,让经济恢复活力,年轻人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梦想。过去几十年的公职工作中,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良心和羞愧的事。”潘基文再次戳中因崔顺实“亲信干政”而受伤的百姓痛点,和青年就业率创新低的惨淡。

 

十几分钟的机场演讲可谓深思熟虑,潘基文集中展现自己竞选总统的种种优势:即联合国前秘书长的国际经验,弥合国内不同势力和分裂意见的包容力,自身履历的清白,为大选“出马”做好层层铺垫。

 

演说后,潘基文接受现场记者提问,回应了韩国民众最关心的三大焦点问题。

 

第一,关于“日韩’慰安妇’协议表态说”。潘基文曾在2016年元旦给朴槿惠打电话时,赞赏“协商进行得好,会得到历史高度评价”,引发韩国舆论争议。

 

潘基文回应说,此前有批判的报道,也引起了一些误会。我认为有纷争的国家通过和平协商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值得欢迎的。我知道最近日本政府对釜山(日本驻釜山总领馆)设立少女像有异议,但这个问题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应该面向未来。最终的完满的协议是达成让“慰安妇”老奶奶“无憾”的协议。

 

第二,关于“大选出马说”。对于是否会参加下届韩国大选的提问,潘基文表示,“我无法做出正式表态,因为要等联合国方面做出决定。”对于参选是否符合韩国公职选举法,他表示:“我认为符合法律规定。但希望大家去问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

 

根据联合国秘书长任命议定书(Terms of Appointment of the Secretary General)相关规定,联合国秘书长卸任之后建议不担任“任命式”政府公职。但对是否可竞选需经国民“投票选举”的总统职务,还需要等联合国方面做出决定。

 

另据韩国选举法规定,总统候选人要在韩国居住5年以上。对于“5年以上”的解释,究竟是生平一共在韩国居住过5年,还是参选总统之前在韩国居住过5年,目前尚不明确。潘基文说:“希望大家不要总问我,应该去问问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

 

第三,关于“受贿说”。韩媒此前报道说,潘基文在卢武铉政府任外交通商部长官时收受商人朴渊次23万美元贿赂。他已于本月4日向韩国媒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指认韩国媒体有关他“受贿”的报道歪曲事实。        

  

潘基文再次回应说:“说我收受朴渊次财物的传闻,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我的名字会卷入其中。对此问题我已经表明了立场(即否认传闻),我此前说的全是真是的。”  

 

机场大厅里,欢迎潘基文归国的人群气氛热烈,几乎水泄不通。但也有个别举着“失望”等标语表示反对潘基文的,被支持者唾骂,迅速遭到清场。

 

潘基文和夫人随后乘坐机场快轨返回首尔的家,上快轨之前还去了趟超市买东西,充分显示自己“亲民”的形象。起初有关方面担心安保问题,但在前联合国秘书长要求下,韩国人民已经不能阻止潘爷爷乘地铁了。

 

回到祖国的潘基文也不倒时差,计划于13日参谒四位已故总统墓地,当日下午将与竞选班底人员开会。他还将以前联合国秘书长身份同代总统、国会议长和大法院院长会面。

 

韩国舆论认为,潘基文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置身中间地带,与朝野保持适当距离,但他的归国或将引爆各党派合纵连横的复杂变局。也有分析认为,潘基文或将在春节前正式宣布参选总统,“不惜燃烧自己”地做下一个青瓦台主人。

 

附文:

 

潘基文竞选韩总统需要迈过三道坎儿

 


 

本文摘编自《新京报》,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据报道,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虽然尚未正式宣布参加韩国总统选举,但外界普遍将他视为潜在总统候选人。韩国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由潘基文“圈内人”组成的核心团队已初步形成,以应对可能加入的总统选战。

 

与未来可能的竞选对手、幕僚出身的文在寅相比,潘基文的个人形象透明、稳重、宽和,一旦他决定参选韩国总统,这将是他最为丰厚的一笔政治资产。同时考虑到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给韩国政坛带来的风雨飘摇,潘基文的年硕历丰与德高望重,也都是明显的加分项。但仅有这些还不够,潘基文想赢得韩国大多数民众的信任与支持,至少要克服横在他面前的三道坎儿。

 

第一道坎儿,当然是贪腐嫌疑。潘基文的胞弟与侄子在美国试图行贿中东某国官员,结果却遭到一名美国中间人的欺骗。对这一丑闻,潘基文在第一时间声称毫不知情。同时,韩国有媒体爆料称,十二年前,潘基文曾接受一名朴姓商人的贿赂。对此,潘基文坚决予以否认,并要求媒体道歉。

 

可以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起事件对于潘基文而言,只能算一个小坎儿。任何政治人物都要经受社会X光里里外外的透视,相信他对此会有足够的自觉。而且,像这种基于连带关系或基于传闻性质的贪腐嫌疑,越早曝光对他越有利。时间与遗忘,最终会站在他一边。如果等到投票前夕再曝出这种传闻,在他根本来不及辩白的时候,损害就可能难以挽回了。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大选前夕意外遭遇的二次“邮件门”,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第二道坎儿,来自潘基文自身的心理。我们可以注意到,直到今天,潘基文尚未正式宣布参选总统,可以说,此举与他本人谨慎周全的性格十分吻合。如果他继续做外交官,这种性格是优势,会让人产生信靠感;但要转型成为政治家,就显得缺乏决断和力量了。他在政治决策上谨慎,首先容易被视为优柔寡断;同时,他迟迟不做决断的观望态度,还会给人一种“过于算计”的不良直感。一旦民众认定他缺乏担当之心,他想迈过这一道坎儿就相当困难了。

 

可以说,目前暂停职务的朴槿惠总统存在着被弹劾下台的可能性,如此一来,韩国将不得不提前举行大选,因此,对于韩国政治人物来说,心理时间是很紧迫的,而潘基文在决定是否参选问题上每拖延一天,就会多流失若干张选票。目前,从民调支持率来看,他正在逐渐被文在寅拉开距离,应该就是这种拖延效应造成的结果。

 

另外,潘基文的政治表现一向温和,这也可能给第二道坎儿增添三寸高度。我们知道,一段时间以来,多国政坛都是民粹色彩浓重的粗鲁汉子当红,其中尤以美国的特朗普与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为代表。韩国人善于学习,换句话说就是容易受感染,谁表现得更为果决坚定,谁就容易赢得韩国人尤其是年轻人的青睐,目前共同民主党“黑马”李在明名列民调第三位,就是一个明显的征兆。

 

第三道坎儿,可能是潘基文的致命伤,即他所在的政党基础缺失严重。作为职业外交官,潘基文身上的党派色彩历来不重。出身于首尔大学的他,在偏右保守派支持的金泳三总统时代进入外交界高层,在偏左进步派支持的卢武铉总统时代获任外交通商部长官。这种左右逢源,固然代表他政治观念广谱,民众接受度高;但是在政治争斗场上,过于不偏不倚,有时也会瞬间变为无依无靠。

 

韩国下届总统选举的政党格局,目前已基本明朗,偏左进步派政党的候选人已经占据优势,潘基文不可能挤进他们的阵营;偏右保守派政党则受朴槿惠拖累,已经溃不成军,潘基文又未必乐于接收。这种左右失据难依难靠的局面,可能也正是潘基文迟迟不肯下决心宣示参选的最大原因。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