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呼吁发动军事政变,特朗普真的陷入了“四面楚歌”?

从“穆斯林禁令”被联邦法院叫停,到布鲁克斯呼吁用军事政变的手段将特朗普赶下台,再到媒体称班农为真正的总统,我们看到特朗普一上任就站在了风口浪尖,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呢?我认为还没有,现在围绕特朗普发生的一切都只是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所面临的种种挑战的延续,如果大家回想一下特朗普在竞选中发表的言论就会明白,特朗普的所有政策并没有超出他在竞选中提出的主张,而只是将这些主张变成现实,当这些主张变成现实时,必然会与曾经在竞选时反对他的那些人发生激烈碰撞,特朗普曾经在就职演讲中说过:一个说空话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当他真正行动的时候,必然遭到一些人的反对,特别是其政策被彻底清算的前总统奥巴马、曾宣布永远不会与特朗普好好合作的媒体、居于美国上层的社会精英,现在反对特朗普的仍然是当初反对他的那些人。
有人呼吁发动军事政变,特朗普真的陷入了“四面楚歌”?

 

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罗巴特

特朗普执政仅两周,在美国民众中的支持率就跌破了50%,创美国历任总统最糟糕纪录。在国外,特朗普因其粗暴态度和强硬政策而饱受垢病,因美墨边境墙计划羞辱墨西哥人民而使墨西哥总统取消访美行程,因移民问题怒摔电话而羞辱澳大利亚总理,因“禁穆令”而让中东各国暴跳如雷,因试射导弹而被追加制裁的伊朗对美国怒火中烧,因支持英国脱欧、反对欧盟而引来德国总理和法国总统的公开批评,甚至因取消TPP而令日本和新加坡等美国盟国沮丧。其实不仅在国外,在国内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更糟。似乎整个美国都加入了对特朗普的抗议,他的“禁穆令”已经被联邦法院暂时冻结,还有人挖出站在特朗普背后的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才是真正的总统,甚至有人提出要通过军事政变将特朗普赶下台。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总统似乎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状态,国际上和美国国内的许多机构甚至都在预测特朗普到底还能坚持多久,特朗普的情况真有那么糟吗?

2017年1月27日,特朗普签发“穆斯林禁令”,特朗普签发这一禁令的理由是:“欧洲因为穆斯林的入侵,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他绝对不能让美国继欧洲之后也成为地狱。”这一禁令让居住在美国的穆斯林感觉身上被烙了一个耻辱的“红字”并“住在一个叫做美利坚合众国的大监狱里。”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代理局长拉格斯代尔和代理司法部长耶茨因反对特朗普的“禁穆令”或执行新移民政策不力而遭解职。纽约、华盛顿、波士顿等城市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成千上万人聚集在美国城市和机场,挥舞标牌,抗议特朗普移民政策。科学界、商界精英和艺术界都被发动了起来。包括22名诺贝尔奖得主内的超过4700名学者签署公开信,表示特朗普的法案“损害了美国在高等教育和研究领域的领导地位”。包括谷歌、苹果、脸书和推特在内的11家公司的CEO公开抗议特朗普禁穆令。1月29日在洛杉矶举行的第23届美国演员公会奖颁奖典礼成了抨击特朗普的政治集会。演员们高举“欢迎难民”标语入场并发表抗议宣言,甚至连前总统奥巴马也打破“不评价继任者”的政治传统,发表声明称对全美各地民众参与游行的程度感到鼓舞,提出全体美国公民有责任保护美国的民主。

更厉害的是美国政府与法院之间进行了一场关于“禁穆令”存废的战争。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罗巴特2月3日做出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签署的限制移民和难民入境的行政命令。美国司法部立即提起上诉,指控罗巴特这一裁决逾越司法权限,干涉总统对国家安全事务的处置。位于旧金山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5日凌晨发布通告,否决美国司法部在上诉期间紧急暂停执行“罗巴特裁决”的要求,这意味着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入境限制令目前不会恢复执行。“罗巴特裁决”发布后,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国务院等政府部门4日起全面暂停实施特朗普的行政令。

华盛顿州总检察长弗格森称:“宪法今天胜出了。没人高于法律,总统也不行。”特朗普却在推特上怒怼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罗巴特:这位所谓“法官”的裁决太荒谬,形同于让美国的执法部门“集体瘫痪”,这一裁决终将被推翻。特朗普还说,如果一个国家连出于安全考虑,都不能自主决定“谁能来谁不能来”,那这个国家的麻烦可就大了!让有些人入境就意味着带来死亡和破坏。

这还只是围绕“穆斯林禁令”特朗普与美国各界及联邦法院之间的较量,更可怕的是奥巴马时期的国防部官员布鲁克斯发表在最新一期《外交政策》上的一篇社论,布鲁克斯公开表示,将美国历史上引发争议最多的总统之一——特朗普驱逐下台的唯一选择,就是发动军事政变。

布鲁克斯写到:“特朗普上台后第一周的表现已经让所有事情都明朗起来:是的,他就像所有人担心的那样疯狂,直到最近我都在说,有一种美国历史上无法想象的可能性存在:军事政变,或者至少是军方官员拒绝服从某些命令。”布鲁克斯指出,特朗普用“敏感、古怪和无约束的”方法防御国防事务可能将美国最高军官放在被迫执行命令的位置上,而这种从国家安全的基本了解角度发出的命令可能是“危险错乱的”。“美国军事领导人公开反抗总统指令的情景令人恐惧,但他们服从糟糕指令的情景同样令人害怕。毕竟,军官发誓保护和捍卫的是美国宪法,而不是美国总统。”这种通过军事政变让特朗普下台的想法总是让人产生无穷想象,不过我想这恐怕也只能是想象一下而已,在美国这种想象不可能变成现实。

或许杀人真的可以不用刀,而只需用笔就可以了,媒体经常能将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和政治信仰剥得赤裸裸的。最近有媒体就报道美国真正的总统其实不是特朗普,而不一个叫班农的美国人,这一说法似乎比那位提出通过军事政变让特朗普下台的布鲁克斯更加可怕。

最新一期《时代》周刊将班农作为封面人物进行报道,称其为“伟大的操弄者”。文章称特朗普自认为是一场运动的领导人,而任何运动缺乏“政委”都不会完整,班农就是维护教条纯正的那个人,一个真正的信徒,不图金钱或地位,而是为了改变历史。“班农拥有成为人们记忆中最有权势阁僚的工具”。在包括《时代》在内的众多美国媒体看来,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政策都有班农的影子。《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社论就以“班农总统?”作为标题,认为特朗普上任两周来搅动世界的那些政策背后,都有班农下指导棋的痕迹。德国新闻电视台认为“解读班农,将是各国的重要任务”。如今在全美乃至全球引发轩然大波的移民禁令也被认为是班农拟定的。特朗普日前发布备忘录,宣布改组国安会议,班农成为国家安全会议的一员,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家情报总监降至只能参与“涉及他们职责和专长的议题”。2月初,美国很多媒体曾转载了一篇题为“班农危险的民粹主义革命”的文章,该文称班农宣称要用一个全球性民粹价值观反对激进伊斯兰教。值得一提的是,班农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高级顾问前曾说过一段话:“未来五到十年,在南海,我们会与中国进行战争,这是毫无疑问的……”并说中国和伊斯兰是美国两个最大威胁:“他们很有动力,也很傲慢。他们在迈步前进,他们认为犹太—基督教西方世界已经在后退”,相信这番话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会起到重要影响。

从“穆斯林禁令”被联邦法院叫停,到布鲁克斯呼吁用军事政变的手段将特朗普赶下台,再到媒体称班农为真正的总统,我们看到特朗普一上任就站在了风口浪尖,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呢?我认为还没有,现在围绕特朗普发生的一切都只是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所面临的种种挑战的延续,如果大家回想一下特朗普在竞选中发表的言论就会明白,特朗普的所有政策并没有超出他在竞选中提出的主张,而只是将这些主张变成现实,当这些主张变成现实时,必然会与曾经在竞选时反对他的那些人发生激烈碰撞,特朗普曾经在就职演讲中说过:一个说空话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当他真正行动的时候,必然遭到一些人的反对,特别是其政策被彻底清算的前总统奥巴马、曾宣布永远不会与特朗普好好合作的媒体、居于美国上层的社会精英,现在反对特朗普的仍然是当初反对他的那些人。

现在我们再看特朗普所做的一切,从旧的世界秩序到美国传统价值观,他都像一头公牛闯进磁器店一样不顾一切,以“美国第一”和“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名义将一切砸得粉碎。但我们应该清醒地知道,特朗普不会被军事政变赶下台,这在美国不可能做到,他也不会被媒体骂死,因为他从不向媒体低头,他自己就是自媒体人,是个大大的网红,是操弄媒体的高手,他也不会向法院屈服,因为他要打碎的就是美国的旧体制。特朗普不会立即就下台,因为共和党仍然掌控着参众两院,共和党不会让自己选出的总统这么快就失去权力,让整件事变成一个笑话。

但是特朗普肯定会是一个失败者,他永远无法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也没有能力和智慧为美国社会建立起新的价值观,这不是特朗普的问题,而是美国社会的问题,特朗普公牛一般的四处冲撞只会加速美国的衰落,也许特朗普的结局会很惨烈,但那是一种必然。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最大的后果是撕裂了美国社会,现在这种撕裂仍在继续。随着特朗普一路前行,美国的土地上将会留下斑斑血迹,那是特朗普的,也是美国人民的,还是美国体制和文化的。伴随被“特朗普风暴”日益撕裂的美国社会将会是一个日益衰落的美国,这是美国这个帝国走向衰落的一个必经的过程。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ID:ligm479210127),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2/34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