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害社会共识的是警察自媒体还是某些公知?——评祝华新的一个片面性观点

涉警舆论事件中的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方面完全可以通过完善法制和摆事实讲道理解决问题,通过加强沟通和相互理解解决问题,而且也是有关部门应该和必须做的;而对于隐藏在这些舆论事件后面的敌我矛盾靠这个就解决不了了。也许是由于认识问题,也许是由于其他原因,祝华新不一定认同这一点,这可以理解,但是假如他不是真糊涂的就不应该搅混水,错误地打“警察自媒体”的板子,把社会分歧严重,难以凝聚共识的责任赖到他们身上,既不应该,也是错误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损害社会共识的是警察自媒体还是某些公知?——评祝华新的一个片面性观点

首先声明,本人不是警察,本人的亲属中也没有警察,但是本人在这些年来的网络公众事件中对那些涉及公检法的事件高度关注,不但关注在网络平台上不同观点双方的跟帖,同时也关注那些QQ群里面的那些摆不上桌面的煽动性言论,自以为看法还算是相对比较客观的。

近日看了祝华新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名义发表的题为《警察应如何在舆论场上赢得社会认同》一文以后,感觉有点不是滋味,不吐不快。

首先应该肯定,祝华新在文章的前面还是为警察说了一些公道话的,并且对某个群体的不当行为也进行了批评,不过在文章的结尾,在应该如何凝聚社会共识的问题上,他错误地把缺乏社会共识归因于“警察自媒体”的“抱团反击言辞凌厉”,并且非常武断地认为这是“引起进一步的误会”的根源所在。

我们首先看看祝华新的原话——

【在现今舆论场上,有些涉警舆情其实是很简单的事,但老百姓在网络平台“怨警”,而警察自媒体也抱团反击言辞凌厉,引起进一步的误会。建议警察和网民都放平心态,加强沟通,克服信息不对称,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消弭分歧,凝聚共识。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如果祝华新是一般的公众人物也就算了,而他是大名鼎鼎的人民网副总编辑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网络舆情》杂志执行主编。高级记者,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互联网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属于体制内有影响的人物,这种人的观点中的任何一点偏差和片面性,都会对社会舆论产生误导,造成不良的社会后果,因此,很有必要就此与他商榷。

在这里有几个问题必须厘清:

第一,涉警舆情纯粹是“老百姓在网络平台‘怨警’”?第二,“警察自媒体”作为非官方身份的时候有没有言论自由?第三,什么叫“抱团”?“反击言辞凌厉”的标准是什么?第四,引起进一步误会的是警察自媒体的反击还是某些公知的煽风点火?第五,谁是“系铃人”?

对于第一个问题。连包括本人在内的很多一般民众都看清楚了,涉警舆情中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混杂在一起,就拿对徐纯合事件和雷洋事件的反应而言,既有人民内部矛盾,也有敌我矛盾,人民内部矛盾是广大民众对公权力被滥用的警惕和对执法行为规范化的期待与有关部门在这方面有欠缺的矛盾,也有个别素质不高的警察官僚主义高高在上引起民众的不满,这是可以通过完善法制和摆事实讲道理解决问题的;而敌我矛盾则是境外敌对势力操纵其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利用这些矛盾煽风点火,煽动仇警情绪,为颜色革命和颠覆政府扫清障碍,锋锐案就很说明问题,美国自己的警察在2015年打死将近1000名平民,却去过度关心中国的一个执法过程中意外死亡的治安事件,这不奇怪吗?身居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高位的祝华新难道连这也不了解不清楚?还是刻意用一句“民怨”把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混为一谈?

对于第二个问题,“警察自媒体”的这个概念就已经对其内涵进行了界定,跟其他的什么“教授自媒体”、“律师自媒体”一样,只要是依法发言,那么任何警察个人或者警察群体都拥有公民依法拥有的言论自由,当然,如果警察自媒体的言论违法另作别论,那就执法犯法罪加一等,如果不是有违法言论的话,而且他们不是以官方的身份发言的话,请问祝华新,谁有权利剥夺警察作为公民的发言权?你有?请问法律依据是什么?莫非只允许某些人肆无忌惮泼污警察,警察就不能以个人身份从专业的角度对社会答疑和揭穿某些公知的骗术?

对于第三个问题,什么叫“抱团”?如果是某些警察个人为警察同行护短,其他人也能够辨别出来,自然会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反驳他,用得着你祝华新去堵警察的嘴吗?公知那么高明的骗术都不能瞒过网民的眼睛,假如有警察胡说八道,网民同样不会放过他。而你为什么单独针对“警察自媒体”呢?同样是法律人,某些律师动不动就几十人、几百人签名对有关方面施压,没见你说这是“抱团”,警察毕竟没有这样干吧?只不过为同行说些公道话就变成了“抱团”?你是真的分不清还是故意拉偏架?

另外,什么叫“反击言辞凌厉”?是骂人了还是扣帽子了?是怒颜厉色还是高高在上了?如果是这样,请你具体举例子对他们进行批评。当然,我也认为“警察自媒体”应该正确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于人民群众的质疑应该和颜悦色地耐心解释,对于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就应该摆事实讲道理进行坚决反驳和揭露。但是既然是“反击”就一定是观点的激烈碰撞,只要“警察自媒体”的反击不是骂人、扣帽子、大发雷霆和高高在上训斥网友,就不应该用什么“反击言辞”是否“凌厉”去单独苛求“警察自媒体”。不知道祝华新先生是否也认为我在这篇文章中对你的反驳也“言辞凌厉”?因此也要单独給我戴紧箍咒?不过如果祝华新真的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讲话,而且又是作为舆情监测室的重要人物,最好能够到各网站论坛去看一看各种人的跟帖和反应,这最起码有助于你克服片面性。

对于第四个问题,引起进一步误会的是警察自媒体的反击还是公知的煽风点火?所谓的“误会”的主体只能是一般民众,而有些人虽然也披着“民”的外衣,其实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以同样是法律人的身份,他们对一些事情的性质非常清楚,但是出于政治目的他们必须把水搅浑。就拿雷洋事件来说,在经过有公知的代表人物兼著名大律师全程参与的半年调查取证,北京市检察机关作出对涉案警察不起诉的决定后,为什么某些人还盗用“人大校友”的名义甚至盗用包括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内的全国55所高校校友的名义向司法机关施压?甚至在雷洋的亲属宣布放弃全部诉讼活动以后还不依不饶甚至对没有給他们当枪使的雷洋亲属破口大骂,这是“误会”?是“警察自媒体”的反击造成的?

在北京市检察机关的决定作出以后,在某些QQ群里面,一小撮人的疯狂叫嚣让人毛骨悚然,他们说,只要警察当GCD的鹰犬就必须得死,他们公布相关警察的电话,煽动某些人去杀警察和他们的家人,最起码要干扰他们的正常生活,他们还煽动进行投毒、纵火、爆炸等针对社会的恐怖活动,还有最近各地查处的某些公开辱警和公开为杀害警察叫好的行为,这难道也是“误会”?也是“警察自媒体”的反击造成的?

第五个问题,谁是“系铃人”?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是,谁是“系铃人”?对于任何一个涉警舆论事件来说,“系铃人”既不是公知,也不是其他网民,更加不是“警察自媒体”,而是有关涉警舆论事件的当事人,比如雷洋和涉案的5个警务人员,可是能够靠当事人自己解决吗?不可能,因此就只能由有关部门会同有关社会人士依法去“解铃”。而按照祝华新的意思,好像“系铃人”就是警察,包括“警察自媒体”,只要“警察自媒体”闭嘴,“铃”就“解”了,分歧就“消弭”了,共识就“凝聚”了,什么逻辑!?

综上所述,涉警舆论事件中的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方面完全可以通过完善法制和摆事实讲道理解决问题,通过加强沟通和相互理解解决问题,而且也是有关部门应该和必须做的;而对于隐藏在这些舆论事件后面的敌我矛盾靠这个就解决不了了。也许是由于认识问题,也许是由于其他原因,祝华新不一定认同这一点,这可以理解,但是假如他不是真糊涂的就不应该搅混水,错误地打“警察自媒体”的板子,把社会分歧严重,难以凝聚共识的责任赖到他们身上,既不应该,也是错误的!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2/34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