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几个有争议的理论问题

有机马克思主义引起了一个不小的学术事件。作为理论工作者,我们反对过于武断地抛出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阴谋论,仅就理论层面上提出几个问题思考。

关于“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几个有争议的理论问题

尽管在中国的出现算起来仅仅两三年左右的时间,尽管只有一本书《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英文版2014年版,中文版2015年版)和几篇以“有机马克思主义”为题的论文,有机马克思主义硬是引起了一个不小的学术事件。

作为理论工作者,我们反对过于武断地抛出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阴谋论,也没有能力去考证代表人物的临危受命、救世安邦的情怀,仅就理论层面上提出几个问题思考:

1、在中国后现代主义或后现代文化研究热的背景下提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在热度消减之后又转向马克思主义领域,与中国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保持一致,是学术向政治、现实的妥协还是理论逻辑推演的必然结果?

2、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和有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学术语境下本来是不相通的话题,我们能否自然而然地接受将两种思潮划上等号的做法?或者我们能否接受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有机马克思主义?

3、打着重构马克思主义的名义,把马克思主义理解成机械论的、决定论的现代主义思维方式,这种重构是否本来就意味着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对马克思主义的贬低?

4、如果有机哲学或过程哲学就是要强调整体性、过程性、联系性、长远性,而这些众所周知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特质,凭什么马克思主义需要有机哲学的补充或介入?

5、有机马克思主义杂糅各种理论资源的做法能否做到理论的有机融合?会不会导致互相打架、互相否定?为什么偏要把有机哲学、中国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进行综合,有机哲学有资格与后两者并驾齐驱、占据一维吗?

6、在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名义下,就可以对其他的马克思主义(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解构性马克思主义、中国马克思主义)进行“在哪些方面有道理在哪些方面不足”的任性批判吗?

7、有机马克思主义学者有没有必要不断地强调“有机马克思主义认为”呢?有没有必要不断宣称自己如何适应了新时代的要求、科学的最近进展?有没有必要不断宣称克服了哪些问题,是一种能够解决世界难题的学说吗?

8、有机马克思主义反对非此即彼,强调圆融,强调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私有与公有、公与私的统一是否是一种理论的折中主义?

9、有机马克思主义将生态困境的根源定位为美帝国主义与富人的贪婪无度,是否会为不属于富人的人群开脱?是否疏忽了资本逻辑塑造出来的现实之人的贪婪问题?

10、有机马克思主义不断强调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是否是一种捧杀,或者是否是对中国现实的不够理解所致?中国真能走出当代困境成为世界生态文明的领导者吗?

11、有机马克思主义呼唤超越国家层面的共同体,是否会陷入到一种生态乌托邦之中,是否可能只提出一些保护生态的口号而难以寻求到真正的政治力量?

【陈培永,察网专栏作家,哲学博士,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非菩提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2/34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