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在中央党校这样的地方工作,必须是真诚的信仰者;如果实在不能真诚信仰,那么最低限度也应该保持忠诚,遵循最基本的职业伦理。结果现在盘踞其中的是一些不信不忠,随时准备跳船,以吃饭砸锅为己任的“教授”,这实在是一种讽刺,也是造成官员道德滑坡的一个重要诱因。

一些D校教授反党,是当下中国政治生态和意识形态领域里中一个奇葩现象。说这些人反党,并不是随便给他们扣帽子,而是因为他们身为D校教授,却并不认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谈到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时,经常语带讥诮;他们也不认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不认同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而这些,都是煌煌列入党章的。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不认同中国共产党赖以安身立命的基本理论、基本宗旨,那他们认同什么呢?“普世价值”,总之就是美国那一套!这些人的具体言论,我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有他们自己的讲课视频、文章、各种会议上的讲话以及他们的博客、微博为证,也有细心网友做了搜集整理,网上查一下很容易。

D校教授反党,违反了最基本的政治伦理,事实上,也违反了做人的基本道德。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吧:一般的俗人可以反对佛经和如来佛,但和尚就不能反对;非教徒可以反对《圣经》和上帝,牧师和神甫就不能。为什么呢?因为你不能靠宣扬你自己都反对的东西来获取利益。

也许有人会用“学术自由”来为他们辩护,但这些D校教授的学术自由是受到限制的。比如中央党校自己的教师手册上就规定:

【党校“是轮训和培训中国共产党的高中级领导干部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干部的最高学府,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直属的重要部门,是学习、研究、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阵地和干部加强党性锻炼的熔炉,是党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如果对这些规定不以为然,完全可以辞职干别的,而不必假装相信,谋取党校高薪教职,免费住房,然后又在自己的教学和理论活动中加以反对。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做为D校教授却反对自己所在的党,等于自证自己是骗子、是卖假药的、是伪君子!骗子春风得意,名利双收,并且天天给各级党政领导干部上课,这摧毁了中国社会的道德底线,是对所有诚实公民的羞辱。

耐人寻味的是,D校教授反党的奇葩现象,不仅出现在中国,在剧变前的苏联和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也非常突出。当时跳的最高、挖祖坟最力、主张“普世价值”声音最大的往往也是党校教授和意识形态部门的工作人员。当然,待到真的“剧变”完成,红旗落地之后,这些教授中除了一小部分华丽转身成为新政客之外,大部分人率先失业,以后开出租的开出租,摆地摊的摆地摊,再也没有从前的风光。

行文至此要顺便说一句,D校教授反党的现象激起了社会公愤,因此也有一些忠诚的共产党员在网上撰文对他们提出批评,这无非是想治病救人吧?但没有想到清华孙立平教授和北师大张曙光教授却跳出来“挺中央党校的教授们!”说了一些他们“具有社会责任感”、“是中国素质最高的人”之类肉麻的话。这不是忽悠傻小子么?

试问,假如这些D校教授根据六中全会刚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受到处理,你能向他们提供补偿吗?如果他们今后真的去开出租、摆地摊,日子过不下去,你能向他们提供救济吗?做人不要这么不厚道,好吗?

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中国和苏联、东欧都出现了D校教授反党的奇葩现象?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什么D校教授往往比非D校的教授更右,更极端的反马、反毛、反共?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在我看来,心理方面的原因可能有两条:

第一、跳船心理。在判断自己的船可能会沉的情况下,及时跳到另一条船上去,是一个重要的心理动因。这些人的特点是不仅不相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实际上也不相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倒是北师大的张教授拍着胸脯为他们打保票,说他们是真信。有趣!),忠诚之类“过时的品格”也早已被他们弃之如敝履。他们一方面继续享受“本船”的优厚待遇,一方面为跳船做好理论和舆论准备,以便有一天纵身一跃时,别人还以为他们真的是投奔了“先进文明”。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第二、“学术贱民”的自证心理。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比非D校的教授更右更极端。

早年读《红楼梦》时,我常常好奇为什么探春小姐对自己的生母赵姨娘远比其他小姐对她的态度更苛刻?后来明白了,因为赵姨娘是小老婆,地位低贱。探春痛恨自己的出身,只有用更苛刻的态度对待赵姨娘,才能表明自己划清了界限,才能获得其他小姐的平等对待。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这种心理我们在很多时候都能看到,比如一些“假洋鬼子”鄙夷、刁难起自己的同胞来,比真洋鬼子更甚;香港一些反大陆游客十分起劲的人其实自己也刚刚拿到香港身份证没几天,等等。

D校的那些反党教授的心理和探春小姐以及这些“假洋鬼子”相类似。在冷战以西方获胜而告结束的大背景下,自由主义/普世价值成为学术界的主流,D校教授由此沦为“学术贱民”——北师大张教授不是轻蔑的称中央党校是“神学院”吗?——所以他们必须比一般非党校的教授更右更极端,才能获得“学术共同体”的接纳,才能被一些“自由派”的公知教授夸奖,他们自卑的心灵才能获得抚慰。

D校教授的这种心理,让我想起鲁迅先生讲过的一个段子:

【一个绅士有钱有势,我假定他叫四大人罢,人们都以能够和他扳谈为荣。有一个专爱夸耀的小瘪三,一天高兴的告诉别人道:“四大人和我讲过话了!”人问他“说什么呢?”答道:“我站在他门口,四大人出来了,对我说:滚开去!”】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北师大张教授的“挺中央党校的教授们”的谈话发表后,不是有D校教授以“我们中央党校”的名义表示感激涕零吗?终于被“四大人”青眼相看了,好荣耀啊!

在中央党校这样的地方工作,必须是真诚的信仰者;如果实在不能真诚信仰,那么最低限度也应该保持忠诚,遵循最基本的职业伦理。结果现在盘踞其中的是一些不信不忠,随时准备跳船,以吃饭砸锅为己任的“教授”,这实在是一种讽刺,也是造成官员道德滑坡的一个重要诱因。

郭松民 | D校教授反党的心理分析

党校从八十年代以来,从未有过认真严肃的清理,现在已成奥吉亚斯的牛圈,也许需要引东海之水才能冲洗干净吧?

【郭松民,察网专栏作家。原载于微信公众号“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党校 教授 信仰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2/34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