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为了提高胆量和培养意志,敢死队员受到过不可思议的折磨,诸如把脑袋按进粪水中,和尸体睡觉,喝用人骨浸泡的酒等等。训练中的落后者经常会受到棍棒交加的体罚,甚至被子弹驱赶。很多人试图逃跑,但没有一个成功,被抓回来的人被关在只能容身的洞内接受各种拷打,并挂上“叛徒”的牌子,任由其他队员拳打脚踢。因不堪折磨,敢死队中先后有7人在集训中死亡。

一群人,一个小岛,一场悲剧,令人唏嘘。

2003年,电影《实尾岛》在韩国上映,该片上映58天观影人数超过1000万,是韩国影史上第一部观影人次破千万的电影。影片获得第25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电影奖,康佑硕获最佳导演奖。 

电影《实尾岛》海报实尾岛是韩国的一处荒凉小岛,本名不见经传,随着电影的热映,实尾岛这个名字变得家喻户晓,也让一段充满着血腥、破灭、绝望的历史浮出水面、这就是韩国政府讳莫如深的“实尾岛事件”。说到“实尾岛事件”,就不得不从震惊韩国和世界的“青瓦台袭击事件”说起。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朝鲜特种部队袭击青瓦台

 

青瓦台,韩国总统府所在地,原名“景武台”,曾是朝鲜李氏王朝“紫禁城”景福宫的后园,一度是科举考试的考场和军队练武场。1960年,在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下台后,新任总统尹潽善认为“景武台”之名,有穷兵黩武、崇尚武力之意,因此,更名为“青瓦台”。因其房顶覆盖有数十万片精心烧制的蓝色屋瓦,为了同美国“白宫”对应,有人称其为“蓝宫”。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

20世纪60年代,朝鲜半岛的南北紧张关系进入巅峰,双方的刺杀、暗杀、渗透活动你来我往,对抗达到白热化。朝鲜制定了派出特种小分队,潜入韩国,刺杀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的计划。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

从1967年6月27日起,至1967年12月末。在朝鲜人民军第124部队第6基地,秘密组训了一支人数为31人的特种小分队,他们接受的训练项目分成两阶段,第一阶段主要包括:射击、柔道、跆拳道、刺杀、剑术、格斗、地形分析学、一般战术课程。第二阶段的课程从1968年1月3日到1月15日止,朝鲜在元山港复制了一处与青瓦台完全相同的建筑,进行实兵摹拟演训。这31名队员在这处复制基地中,充分演练熟悉了青瓦台重要官员的所在位置、青瓦台的内部构造、青瓦台的警备配置等事宜。

作战构想是这样的:

行动发起日期为1968年1月16日下午2时整,部队由金钟雄上尉领导,从第124部队第6基地招待所出发。该基地位置在朝鲜半岛北部黄海北道延山郡方井里,特种小分队利用严冬时节,河川冰冻的机会,徒步越过封冻的非军事区,渡过结冰的临津江,抵达防备较为松懈的美军第2师正前方(北边是朝军第十七哨所位置)。换穿事先准备的韩国军服,配戴韩国第26师上尉、中尉、少尉军衔,化装成韩国反情报队队员的模样(所谓反情报队,主要是指韩国的中央情报部及防谍人员)。冒充混进青瓦台,并定于1月21日晚间8时,向青瓦台韩国总统府发动突击,冲击总统府并杀害重要韩国官员,目标是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 。完成任务后,夺取韩军卡车3辆,沿途鸣警报器,经光化门 、灵泉等地,往北逃到汶山 ,从附近边界地区返回朝鲜。如果无法夺取车辆,即按原先进入韩国的路线,在原换穿韩国军服的地点,碑峰山南麓部队会合之后,全部退回朝鲜境内。

1月21日,经过5天跋涉,朝鲜31名特战队员全副武装潜入韩国首都汉城(现称首尔)北岳山路。据传,特战队员朴载庆登上一块山石,青瓦台总统府尽收眼底,他兴奋地对同伴说:同志们,用不了多久,这里的枪声将再一次震惊世界,祖国的统一将在我们的行动中拉开序幕。

1968年1月21日晚上10时,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附近,6名韩国“士兵”引起了韩国巡警的注意。这些“士兵”虽然身着韩国野战部队制服,脚上穿的却是黑色胶鞋(韩国军队从未配发过黑色胶鞋,那个时期,朝鲜军队却大量配发黑色胶鞋)。6个“士兵”走路的姿态也很可疑。

出于警觉,韩国巡警上前进行盘查,就在这时,朝鲜特种兵抽出冲锋枪开火。并向街上公共汽车投掷手雷,炸毁了4辆公共汽车。闻听枪声的大批韩国军警迅速赶来。

另一种说法是,就在北岳山路附近,朝鲜特种小分队不巧遇上了下班路过的韩国钟路警察署署长。署长曾在野战部队服过役,通过肩章,他判定自己遇到的是驻守前线的部队,无故不得擅自来到首都。正当署长趋前盘问时,双方交火。

经过激烈的枪战,韩国军警击毙5人,重伤并活捉1名,但这名朝鲜特种兵在押解途中自杀身亡。

枪战之后,韩国军警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后发现并击毙28人,生俘1人,另有2人逃脱。据唯一的生俘者金新朝招认,他们一行共31人,是朝鲜代号第124部队的突击队员,计划分为6组同时袭击韩国总统府、美国驻汉城(今首尔)大使馆、美军驻汉城的第8集团军司令部等目标,来掩护对汉城一所关押朝鲜特工人员的监狱的营救突击。负责袭击青瓦台的那一队被发现时,他们距其目标----韩国总统府的直线距离已不过百米。 金新朝还交代:他们进入韩国首都之后,靠街道图摸到了青瓦台。为此,青瓦台一度从韩国首都街道图上消失,连青瓦台的路标牌也全部取消。

在随后韩国军警发动的数万人规模的大搜捕中,竟然还有2名朝军特工成功逃脱,其中一人更是在腹部中弹的情况下,用手将流出体外的肠子塞回腹腔,以手部压住伤口,逃过韩军的重重围捕回到朝鲜。此人回到朝鲜后,成为英雄,他就是曾担任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负责宣传的副总局长的朴载庆大将。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朴载庆

在这次事件中,共有28名朝鲜特种兵被打死,1人被俘,2人失踪,估计可能在逃亡途中死亡,或已逃回朝鲜。事后统计,朝鲜特种部队造成韩国方面22名军人,警官2名,平民88人死亡,美军则有2人死亡。韩国军人47人,美军16人,韩国警察5人,平民4人受伤。

 

普韦布洛号事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青瓦台袭击事件爆发仅仅两天之后,朝鲜和美国之间便爆发了“普韦布洛号事件”,朝鲜半岛一时剑拔弩张,韩国方面草木皆兵。

普韦布洛号原是一艘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使用的运输船。1966年被进行改装,成为电子情报船,隶属于美国海军情报署,全长53.8米,排水量约为900吨。美国海军第7舰队使用其监控窃听前苏联海军和朝鲜海军活动,以及截收军事通信。活动海域在北纬39度和42度之间,做的是“常规”间谍活动。(所谓“常规”,就是不深入敌国领土,而是在贴近敌国边界的公海或国际航空区域,用船只或飞机转来转去……冷战期间,美苏双方都用此手法收集情报。对于这种不怀好意,不即不离的窥视者,双方心照不宣,通常是保持警觉,并不采取行动)。该船当时装备着世界最先进的情报监控窃听设备。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未改装前的普韦布洛号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改装后的普韦布洛号

1968年1月23日,就在朝鲜特种部队在汉城(今首尔)遭到重创的第三天,伪装成民间海洋调查船的普韦布洛号第17次在朝鲜东岸的元山港外活动,距离海岸约12海里。朝鲜人民军海军要求这艘“国籍不明”的船只停船检查,普韦布洛号置之不理,朝鲜方面于是派出一艘猎潜艇、四艘鱼雷快艇和米格战斗机追击。普韦布洛号虽曾试图逃离,终因速度不够快而被包围。双方交火中,朝方三发炮弹击中普韦布洛号,当场打死一人,重伤3人。朝鲜人民军海军士兵随即乘坐鱼雷快艇登上普韦布洛号,控制了驾驶舱,一举俘获该船。

由于语言不通,强行登船的朝鲜海军士兵开始并不知道船上有多少美国人。一名朝鲜海军士兵拿出一张海图铺在桌上,画了一个大鼻子的外国人,然后在后面画了一个等号和一个问号。船长布克会意后,写下了数字“83”。就这样,普韦布洛号连同其83名舰上人员落入朝鲜手中。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被朝鲜俘获的美军人员

此事震惊了世界。朝鲜官方称,普韦布洛号间谍船当时正在朝鲜领海从事间谍活动,被朝鲜巡逻船发现并俘获。美国政府反驳说:普韦布洛号当时是在公海上收集电子情报,根本没有进入朝鲜领海,却遭到朝鲜海军的袭击。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被俘获的美军船员

随后,美国政府使出其惯用的武力威胁手段,加大了在朝鲜半岛的军力部署,将轰炸机和F-4、F-105等数百架战斗机调到韩国乌山和群山等空军基地。

面对美国的大兵压境,朝鲜做出了强烈反应。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命令朝鲜人民军、工农赤卫队和全体人民做好一切战斗准备。1968年2月8日,朝鲜通过媒体发出警告:朝鲜将“以报复来回答报复,以全面战争回答全面战争!”半岛局势一触即发。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朝鲜报纸报道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朝鲜领导人金日成

一个月后美国发表了谴责声明,而且声明除了要求朝鲜归还船只、释放船员外并没有发出报复的威胁。在发表谴责声明后,美国主动提议谈判解决“普韦布洛”号事件,朝鲜顺势接受,和美国开始了历时近一年的马拉松式谈判。失去了“武力恫吓”的法宝,美国在谈判桌上节节败退,最后完全接受了朝鲜方面提出的“3A”条件,即Acknowledge(承认错误)、Apologize(谢罪道歉)、Assure(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1968年12月23日,美国政府承认其电子侦察船侵入朝鲜领海,并发表书面声明进行道歉。同日,朝鲜外务省发表声明,称鉴于美国“普韦布洛”号船员“坦白供认”其侵犯朝鲜领海的罪行并一再请求宽恕,而且美国已于当天向朝鲜“赔礼道歉”,朝鲜政府宣布没收该船以及船上所有的设备和武器,将全部船员驱逐出境。同一天,朝鲜把“普韦布洛”号上的82名被俘船员以及1具死亡船员的尸体在板门店移交给了美方。至此,历时11个月的“普韦布洛”号间谍船事件结束。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朝鲜代表发布驱逐声明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普韦布洛号船员被驱逐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美国政府的谢罪书

普韦布洛”号武装间谍船至今仍停靠在平壤南部大同江畔、离“忠诚大桥”不远之处。这里曾是1866年9月平壤市民火烧美国海盗船“舍门”号的地方。岸边的一块石碑记录了这一历史。石碑和“普韦布洛”号一起,成为美国侵略朝鲜的历史见证。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停靠在大同江畔的普韦布洛号

3天之内,朝鲜刺杀韩国总统的挑衅行动和不惜叫板美国的强硬态度,极大地刺激了韩国当局和民众的敏感神经。一时间,韩国上下纷纷要求政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獾作战”计划

 

对于朝鲜的刺杀行动,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自然恨之入骨、恼火不已。以希特勒、拿破仑为偶像的朴正熙,早年正是通过军事政变掌握国家大权的,以牙还牙的铁血手腕向来是其政治标签。

韩国组建一支专门袭击朝鲜的特种部队,人数和朝鲜敢死队一样同为31人。但经过仔细权衡,最终将任务定位于暗杀金日成。韩国中央情报局(韩国国家情报院的前身)制订了详细周密的暗杀方案,由空军负责招募并训练特种队员和实施暗杀任务。这就是外界鲜为人知的代号为“獾作战”的暗杀金日成行动计划。獾善掘土,穴居山野,昼伏夜出。

根据计划,接受特种训练的敢死队员将乘热气球飞到平壤上空,乘降落伞着陆后,再伺机实施暗杀。此前,平壤锦绣山议事堂金日成官邸的构造和周围地形早已被驻日本冲绳的美国空军SR-71高空侦察机拍摄下来,交给了韩国中央情报局。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SR-71高空侦察机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锦绣山议事堂

行动极端机密,空军把训练地点选在仁川西南部20公里处的实尾岛。该岛面积只有2平方公里,距离大陆比较近,便于补给和监视。韩国军方派人把岛上仅有的一户人家迁走,并派以特战司资深伞兵军官金淳雄为首的空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岛上建造了各种营训设施。岛上另外驻扎30名伞兵负责监视。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实尾岛地图

韩国军方挑选敢死队成员都要接受严格的“政审”,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要“有强烈和彻底的反共思想”,最好有在朝鲜生活过的经历。被挑选出来的敢死队员,包含了韩国军队和各情报部门的精英,有一些甚至是从韩国各看守所挑选的刑事犯。他们要么是肇事逃亡的卡车司机,要么是诈骗犯、酒鬼等各式人物。军方对他们承诺:一旦任务完成,他们所犯的刑罚将全部被撤销,任务失败则必须死去。另有7人则是直接从档案中挑选出来的“脱北者”和普通韩国青年,他们以遭绑架的方式强征入队。所有人被要求签下生死状,断绝与家人的一切联系,当局则秘密地将他们的身份注销。

1968年4月下旬,31名敢死队员抵达实尾岛。大部分敢死队员都是些肇事逃亡的卡车司机,汉城车站的黄牛贩子,冒牌和尚,流浪歌手,诈骗犯,酒鬼,马戏团团长,落魄的拳击运动员,睡在隧道里无家可归者等等流氓地痞式的人物,虽称不上是罪大恶极的犯人,但也是让警察极为头痛的难缠家伙。按照编制隶属韩国空军7069中队209特别派遣队2325特种部队,为便于隐蔽,这支分队对外别称“684部队”,即成立于1968年4月。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684部队标志

这群有前科的敢死队员被称为“训练兵”,而负责教育训练和海岛守备的另外30名空军特种部队官兵则称为“基干兵”。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684部队全体人员

一开始,训练兵和基干兵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和误解,但在此后长达三年的体能和军事训练中,他们同抱着为国家效忠的心态,终于弥补了彼此之间的矛盾,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在实尾岛这座荒岛上,31名敢死队员先后学习了跳伞、爆破和使用各种武器。他们能够使用斧子无声地干掉对手,在10米外用飞刀准确扎瞎眼睛。此外,他们接受了野外生存训练,依靠捕食毒蛇和老鼠活下来。每次训练开始前,教官都会告知他们:“如果你们被俘,一定要引爆身上的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为了提高胆量和培养意志,敢死队员受到过不可思议的折磨,诸如把脑袋按进粪水中,和尸体睡觉,喝用人骨浸泡的酒等等。训练中的落后者经常会受到棍棒交加的体罚,甚至被子弹驱赶。很多人试图逃跑,但没有一个成功,被抓回来的人被关在只能容身的洞内接受各种拷打,并挂上“叛徒”的牌子,任由其他队员拳打脚踢。因不堪折磨,敢死队中先后有7人在集训中死亡。

在实尾岛接受了近7个月的魔鬼训练后,他们乘坐军舰被偷偷转移到离朝鲜极为接近的白翎岛,等待出击命令。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白翎岛

然而,时隔不久,待命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却接到了终止作战的命令。原来,此时朝鲜半岛局势一度呈现缓和趋势,南北双方正在秘密酝酿着分裂以来的首次红十字会谈,并最终于1972年7月签署了《南北和平共同声明》。为了不影响双边可能实现合作与对话的良好局势,韩国当局叫停了箭在弦上的刺杀计划。

尽管对停止暗杀的命令极端愤怒和不满,敢死队员也只得重新返回实尾岛,继续他们没有意义的集训。

出人意料的是,实尾岛渐渐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返回实尾岛不久,岛上的供给基本中断,每天的伙食质量越来越差,仅以面食充饥,冬天用来取暖的燃料也无以为继。人心惶惶中,24名敢死队员在绝望和孤寂中艰难地守候,渴望有一天能重新得到国家召唤和重用,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尴尬境地。

 

反戈一击

 

因为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所以中央情报局和空军高层直到1971年才开始讨论这支部队的存废问题。新上任的空军参谋长在听说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之后,立即下令解散这支部队。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才能让这些敢死队员保守秘密。最后,为保险起见,韩国当局做出了“毁掉一切痕迹”的指示。

684部队成员也开始觉察到事情的微妙变化,要被全体消灭的消息不胫而走,3年多来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最终被激怒了。队员决定暴动自保,反戈一击。

虽然这个指示并没有明确说明要“杀死全部队员”,但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还是被激怒了。回想自己近四年来所受的非人待遇和残酷折磨,没有休假,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任何娱乐,有的只是隐姓埋名,不为人知的痛苦和地狱般的日日夜夜,而现在当国家不再需要他们的时候,就把他们一脚踢开,他们觉得自己成了国家政策和利益的牺牲品。于是一场暴动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1971年8月23日凌晨5点20分,趁着在营地站岗的基干兵上厕所的空当,训练兵突然袭击了基干兵的宿舍,这些基干兵因前天晚上喝了很多白酒 ,仍在熟睡之中。训练兵用铁锤照着金淳雄队长的脑袋猛砸下去,金当场被打死。训练兵旋即又捣毁了通讯室。在这场和基干兵的争斗中,训练兵方面死1人,基干兵死12人,其他18人,有的因临时外出有事,有的则因躲在粪坑和岩石洞穴里而幸免于难。

血洗实尾岛后,夺取了武器的24名敢死队员乘坐橡皮筏登上临近的舞衣岛,于当天中午乘渔船进入了仁川。仁川登陆后,敢死队员在松岛市郊区劫持了一辆公共汽车,逼迫司机驶往首都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他们要向中央政府讨说法。

路经松洞车站时,敢死队与当地警察发生遭遇战,两名警察受伤。枪声引来了附近军警,枪战扩大,汽车也被打坏。敢死队员只得另外劫持一辆公共汽车继续前进。一路上,他们冲破数个由警察组成的检查站,直至冲到首都铜雀区大方洞的“柳汉洋行”大楼前,敢死队才被韩国军方的装甲车和路障阻拦住,双方发生激战,公共汽车司机趁乱逃生。

眼看已经无法继续前进,敢死队员要求与政府谈判。韩国军方没有理会,经过长时间枪战后,在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孤注一掷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在公共汽车内引爆手榴弹自尽,20名队员和3名作为人质的乘客全部死亡。

破灭和绝望——实尾岛之殇

被炸毁的公共汽车

枪战期间,有4名发动暴动的敢死队员弃车逃走,不久被捕。军事法庭以涉嫌杀害哨兵罪、杀人罪、放火罪等判处4人死刑,并于1972年3月执行。4个月后,朝韩签署了《南北联合声明》。

针对这次叛乱,韩国政府一开始对外宣布是遭到一伙身份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企图把这次叛乱说成是北朝鲜游击组织所为。但也许是怕引起北朝鲜的反弹,不到三个小时又改口说是“空军特种部队发生叛乱”。因为无法向外界公开承认是暗杀金日成的秘密部队发生了叛乱,所以韩国国防部长和空军参谋总长只好代为受过,“引咎辞职”。

 

叛乱过程

 

1971年8月23日早上6点:24名受训人员逃出实尾岛。

6点15分:实尾岛和空军总部的联系中断。只有6名现役士兵侥幸逃生。代陆军中尉及其他12名士兵被枪杀。另有6人溺水身亡。

中午12点15分:出逃的受训人员在仁川海岸登陆。劫持第一辆公共汽车,开往首尔。

中午12点53分:24名士兵与出逃的受训人员在仁川松洞车站交火,两人受重伤。

下午1点10分:在仁川又有交火。

下午1点20分:出逃的受训人员在仁川劫持第二辆公共汽车

下午1点30分:当地警察局受到攻击。一名警员中弹身亡。

下午1点38分:新洋村检查站,一名警员中弹身亡。

下午2点15分:公共汽车开进首尔,司机逃脱。

下午2点25分:最后一场交火。乘客证明:“前几枪都是从车外打进来的。”出逃的受训人员引爆手榴弹自杀。4人未死。

8月25日:国防部长被解职。

1972年3月10日上午10点:最后4人被处决。

 

真相

 

在事件发生后,由于韩国政府的军方的遮掩,许多新闻媒体机构都想获取“实尾岛”事件背后的真相。但都一无所获。这段历史被深深埋藏起来。后来当时被劫持的人质也表示,那些恐怖份子似乎并不想伤害他们,而且首先开火的也是韩国政府部队,他们为什么要集体乘车去,如果是恐怖分子,分散活动也许更合适,他们到底是谁?真相被埋藏了,随着政府于军方情报机关的秘密记录为人所知之后,实尾岛事件再次被谈起。

直到2003年12月24日,随着电影《实尾岛》的上映,这段被尘封多年的历史才渐渐露出冰山一角。

由韩国商业片大腕康佑硕执导的《实尾岛》,投资800多万美元,创下韩国电影投资的最高纪录。韩国实力派巨星安圣基、薛景求等人的联袂主演,使得《实尾岛》刚一上映便轰动韩国。短短几个月后,《实尾岛》成为韩国首部超过1000万人观赏的电影,其中的台词“你能为国家再度拿起这把刀吗?”一度大为流行。

选择在平安夜上映,《实尾岛》寄托了世人对和平的期盼。近四分之一的韩国民众,在血与泪的洗礼中,缅怀了684部队中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敢死队员,但真相却如电影中最后那个存放“实尾岛事件调查报告”的铁箱子一样,砰然关闭,日渐斑驳,留给后人无尽猜想和哀伤。

2004年2月,韩国国防部正式承认,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曾下令刺杀金日成,36年前“失踪”的7名青年实际上被强征加入了执行该任务的684部队,且均已死亡。电影《实尾岛》中,敢死队员被描述为死囚或重刑犯,而韩国国防部证实,实尾岛队员并不全是囚犯,详情至今尚未得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韩国 朴槿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