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和平的探讨

在军事上占有绝对优势又占领着大片阿拉伯土地的以色列是不会希望巴以之间实现和平的,这样会使他失去大片土地,巴以和平后以色列的影响力和国际地位就要小很多。而美国也需要以阿拉伯国家跟以色列的矛盾为切入点实现其中东布局,对以色列几乎无原则的支持就是不想看到巴以和平。在这种情况下轻信美国推动巴以和平是幼稚的,如果美国真想巴以和平,减少对以色列军事支持和加大对以色列的压力跟提高对巴勒斯坦各方面的援助同时进行才能达到符合多方利益的效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巴以和平的探讨

有人将2月15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美并跟美国新总统会谈是希望确认美国新政府的对以政策这一点并不十分准确,因为在没有看到美国对以政策出现颠覆性的苗头前以色列并不特别在意美国所做的表面文章,相对于当选后特朗普在定居点上对以色列的支持及表现出来的对以色列的态度,其上任后的表态往回有所收缩,这点以色列是有心理准备的,内塔尼亚胡的访美主要是对长期以来袒护以色列的美国新总统的礼节性拜访,中间捎带的是借美国对以政策跟以色列对美期望之间的落差和美国对巴以和谈政策上的漏洞对美国新总统施压,促其加大对自己死敌伊朗制裁或打击的力度,但由这一想法跟特朗普的对伊态度吻合而意义不大。总起来说,内塔尼亚胡访美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而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对“两国方案”的表态却将自己弄得里外不是人遭遇尴尬。

由于经历了先是以放弃一中原则作为跟中国谈判的筹码,最后又不得不承诺奉行坚一个中国原则这一过程,特朗普在对巴以和谈“两国方案”的表述时学乖了不少,也圆滑了许多,他的意思是 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愿意,他对以“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实现以巴和平均表示支持。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也说要解决以巴冲突两边都得做些让步。之后,舆论的反应普遍认为“两国方案”是实现巴以和平的基础, 特朗普的言论标志着美国与国际社会为寻求中东和平而坚持的原则发生决裂,他背离了美国政府多年来在这一问题上坚持的一贯立场。以色列的右翼团体对此欢欣鼓舞,也有媒体为特朗普辩解,称其只想巴以尽快实现和平,但一国方案除国际社会认为不可行、阿拉伯世界一致反对外,在以色列也有人不认可,显然不是一个能让巴以和平的方案。

所谓“两国方案”的提出并开始尝试始于1974年, 当年的联合国决议寻求在“安全且受到认可的边界内”建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个邻国。 上世纪90年代前总统克林顿开始支持这一方案,推动巴以各自建立起主权国家。克林顿之后的美国总统都坚持该方案,小布什任内还将它提升到美国国家政策的地位,“两国方案”成为20多年来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石。

如前所说,这些都是表面文章,是做给人们看的,巴以迟迟不能实现和平的真正原因是美国对以色列的袒护和支持拉大了以色列跟巴勒斯坦军事实力的差距,四次中东战争都是美国和西方操控下在以色列占有优和占领了阿拉伯人土地的情况下就地停火,后来石油美元体系的建立把逊尼派的海湾产油国纳入到了美国的政治体系中,这些国家军事上对美国的依赖限制了他们,使他们不能对抗以色列,也使他们对巴勒斯坦的支持囿于有限的经济和道义。而有能力跟以色列对抗的萨达姆被美国灭掉,伊朗因有逊尼派国家地理上的阻隔作为有限,虽然在巴勒斯坦和黎巴嫩都有伊朗支持的民兵武装反抗以色列,但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构不成实质威胁,反而常常成为被以色列吊打的对像和西方攻击伊朗的借口。

有一个现象不知大家注意没有,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后,欧洲国家似乎站在巴勒斯坦立场上的时候居多,还常常指责美国的对以政策以不断地对以色列施压,在行动上也未停止对巴勒斯坦难民的援助和救济,看起来是站在了美以的对立面,但仔细分析就不难发现,他们跟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的做法基本是一样的,都是在不断增加的巴勒斯坦剧痛中送来的是效果有限的止疼药,而在能让巴勒斯坦发展壮大的项目上却少之又少,在提高巴勒斯坦军事反抗以色列能力方面更是几乎为零,这里面深层次的原因是最值得研究的。

反观美国对以色列,美国一直是以色列最大的经济援助国,2008年以前美国每年向以色列提供30亿美元的援助是以军事援助的形式进行的,2003年内塔尼亚胡任财长时以色列遭遇了50年来最大的经济危机,美国当时就对以色列承诺提供9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和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大家都从媒体上看到,奧巴马时期美以关系不是很融洽,而恰是奥巴马时期将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在2009至2018年度提高到31亿美元,向以色列提供的号称世界最先进的六代战机F35还对叙利亚的机场进行了空袭,还是这个奥巴马,在卸任前跟以色列签署的协议中将美国对以色列2019至2028年度的援助从每年的31亿美元又提高到38亿美元,目的是继续保持以色列在军事上的优势。所以我才说不要光看表面文章。

在军事上占有绝对优势又占领着大片阿拉伯土地的以色列是不会希望巴以之间实现和平的,这样会使他失去大片土地,巴以和平后以色列的影响力和国际地位就要小很多。而美国也需要以阿拉伯国家跟以色列的矛盾为切入点实现其中东布局,对以色列几乎无原则的支持就是不想看到巴以和平。在这种情况下轻信美国推动巴以和平是幼稚的,如果美国真想巴以和平,减少对以色列军事支持和加大对以色列的压力跟提高对巴勒斯坦各方面的援助同时进行才能达到符合多方利益的效果。当今世界没有力量能阻止美以的行动才是巴以和平难以实现的根本原因。

(2017.02.17)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2/34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