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基督教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已经超越了马列主义,它俘获了更多的高校学子的心,当充满了攻击性和血腥性的基督教成为了全民信仰,那将是中华民族的末日。它通过其自身的伪装,或是使人民的思想改旗易帜,或是与反华组织勾结寻衅,总而言之,它是颜色革命的又一种手段。当它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和政权安全时,一切自由都将成为它的幻想,它将成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对象,到那时,它所拥有的最后一点权利也会变成过往云烟。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这篇文章确实是在几个月前就准备写的,只不过迟迟没有动笔,除了学业和个人慵懒之外,另一个原因是我以为当时写这篇文章的时机还未到。前些天发生了一件事,我认为是时候说一说了,很显然,前些天长沙的那个十字架成了网络上的热词。

在说正题之前,我想先分享几个小故事。

一、我高中时有一个同桌,又一次我在他的书桌上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就是普通的练习本。我以为是他的什么草稿本或是笔记,翻开一看,嗯,确实是笔记。不过上面记得既不是公式,也不是定理,而是一些一般人都看不懂的,诸如“神啊”“主啊”“上帝”之类的东西。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坦然告诉我,他是基督教徒。我问他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说是初中,当时被一个老妪带上路的,而且按时去做礼拜……现在我们都已经是大学生了,不知他还是不是基督徒。

二、这个人同样高中跟我在一个学校,还是珍珠班的,比我高一届,算是我的学长了,目前在山东上大三,我有他的QQ号。一般来说,QQ空间多是记录或是晒自己的生活、心得等等,我的空间里大多数是弘扬主旋律之类的东西,无独有偶,他的空间几乎成了布道场了。有很多《圣经》的片段及教会笔记,还有关于基督的一大批转发文章。他把他作为珍珠生所享受的待遇归结为神的恩赐,理由也很简单,“新华爱心基金会”的创办人王建煊是基督徒。

三、前年,也就是2015年9月,那时我刚刚进入大学。在宿舍待了两天,那天晚上,有人敲门。门开了,进来一个差不多年纪的人,他手里拿着宣传单,一句废话都没有,开门见山就问:“同学,你们是大一新生吗?”“是”“那你们有没有人对基督教感兴趣的呢?”给他开门的人问了他一句:“你们信的是天主教还是东正教?”小哥愣了一下:“有区别吗?”“当然有区别了,东正教是东欧信的,天主教是西欧信的。”“这个嘛……我们不做研究。哎,你们有没有人要入教会啊?”小哥大概是怀着一脸的茫然离开了。

四、到了去年,也就是2016年9月,我们又开学了。然而,我在我们宿舍楼下的宣传栏里看到了这样一张广告:

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我把它拍了下来,发到了QQ空间里,并且附上文字:“每年都要打新生的主意,往年被打了主意的新生便不自觉地充当了新的打手,一个学校是这样,两个学校是这样,个个学校都是这样。这到底是社会主义的大学,还是地下神学院?”很快,评论区有了动态,是我一个在南京上大学的高中同学,她的评论是一张图,大概也是她拍的:

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另一个高一的同学,分科后她去了文科班,确实没想到“晓松奇谈”一期都没落下的她给我来了这么一句:“反社会主义专制。”我又是长篇大论地给她说宗教政策什么的,最后发现没用,我的回复被系统全部屏蔽。

这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几件事,我的亲身经历,它们无一不是关于基督教的,而在其背后,它们的主体又全部是学生。

宗教作为一种人类社会的现象,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了,基督教作为彻头彻尾的舶来品,随着天主教的传教士于明末来到中国,又伴着鸦片战争的坚船利炮在中国大行其道,最终扎根。那时的传教士似乎不仅仅是传教士,他们还懂西医,会造大炮。他们随军行动,在侵略者攻破一座座城池后,他们马上开始自己的工作,寻找上帝的小羊。基督教颠覆了中国人头脑中关于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的传说,而让中国人相信这一切都来自上帝;基督教使得中国人对现实中默默付出的人视若无睹,而把这些成就都看作主的福音……在过去,他们一直发展,曾经的国家领袖为了政治联姻竟主动成为耶稣的信徒。在100多年的历史中,基督教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在这个古老的无神论国家里生存了下来,壮大了起来,以至于每个人都能记得这个宗教创始人的生日并在那一天为他集体庆生。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依然是学生,绕不开的学生。

还记得那次与那个“反社会主义专制”的人争论后三天,我在学校里看到了一块校团委迎新的大牌子,上面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高校进行宗教活动。”这句话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原话如此:“第八条 教育活动必须符合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看到,中国大学生中的基督徒太多了。

 

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认识一下这个名词:大学生团契。

 

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还用评论吗?我想所有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大学里面有一门课叫思政课,思政课的内容大体上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中国近现代史”等,根据我的切身体会,上这些课时学生们基本上是盯着手机看的。而现在,他们课堂上装模作样地学思政,下课了却去沐浴主的恩德,这恐怕也是与党的教育事业相悖了吧。我们不能否认,在基督教徒里面有一大批优秀的人才,或者反过来说,有很多优秀的人才都是基督徒。然而,这群大学生中的基督徒将来在面临教义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哪一个呢?

众所周知,基督徒在中国已经有了很大的市场,他们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目的传教的?我还是想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举例。那是2008年,大家都知道,那一年的8月8日中国举办了北京第29届奥运会,在此之前的5月12日,一场8级地震袭击了汶川。我当时是小学六年级,亲耳听到那些被基督教会愚弄的人是怎么说的:“据《圣经》上讲,毁灭性的灾难来临之前,会有征兆出现,一个是瘟疫,另一个就是地震。等着看吧,这一次奥运会肯定是开不成。”我想,就是傻子也能听出制造并传播这些谣言的人的险恶用心了,很不幸,我不想隐讳,我的几个亲戚当时就这样被那个教会愚弄了。后来我还到过他们家里,亲眼看到了那个基督教会的宣传手册(那时是2012年),宣传手册上面是写的什么?“大红龙”、“世界末日”、“邪党”,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是“全能神”!不过幸运的是,据我观察,我的亲戚们已经摆脱了那个教会,与他们再也没有瓜葛。我举这个例子想说的是,基督教远远不是大家想的那样,什么仁爱、人性,统统是骗人的鬼话,很多教会与邪教的地下组织相勾结,愚弄信徒,敛收巨财,制造一个又一个噱头,引导人们按照他们的思路走,最终完成对人们思想的控制,完成颠覆中国之前的最后一步。

我只是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可以说有怀投笔,无路请缨。我知道,我的发声会被无数人视为满腹牢骚,并且论以“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鄙视。但是,人们可以看到,“发牢骚”的不止我一个,军方的关注应该比较有分量了吧。

 

想把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

 

不过有些人还是会说:“可是宗教信仰是自由的啊。”是的,让我们来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怎么说的:“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这让我想起了“共青团中央”关于入党和信教的讨论,团中央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即入党便不能信教,信教便不能入党。这违宪了吗?没有。与一般人不同,共产党员是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群体,他们是最坚定的无神论者,他们的信仰只能是而且必须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而不能是这个教那个教。我们可以这样说,《宪法》规定了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而《党章》规定了党员没有信教的权利,想信教,你可以退党啊。那么回到我们的主题大学生这里来,《教育法》明确规定,教育与宗教分离,宗教不得干预教育。那么,基督教会向大学生传播基督教的价值观,是不是干预了学校对学生的思政课教育?可见,在大学里传播基督教是根本为法律所禁止的。

另一方面,《宪法》规定了信教的自由,却没有规定传教的自由,且看《宗教事务条例》是怎么说的。“第十二条 信教公民的集体宗教活动,一般应当在经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寺院、宫观、清真寺、教堂以及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内举行。”“第二十条 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所不得组织、举行宗教活动,不得接受宗教性的捐献。”

首先我们要知道一点,宗教活动包括布道,而布道就是传教,因此,传教自然属于宗教活动。由《条例》可知,学校显然不是宗教活动场所,因此在学校传播基督教当然是违反了《宗教事务条例》。另据《〈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专门把学校提了出来:“第四十四条 禁止在国民教育学校传教、举行宗教活动、成立宗教组织、设立宗教活动场所。”

是的,《宪法》给予了信教者合法的权利去信仰宗教,而他们却违反《宗教事务条例》的规定去大肆传教,甚至一有人指出他们,他们便抛出“宗教信仰自由”来搪塞抵赖。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约束,却没能坚决地实行,以致每年都能在各大高校里见到那么多的传教士。你禁止在学校传教,他们去学生宿舍挨家挨户地拉人;你禁止在学校成立宗教组织,他们结成“大学生团契”。而有关部门对此却置若罔闻,任由他们胡搞。至于学校,通知该写还是写,教会该发展还是发展。我们不禁要问:这到底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

都说传教传教,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传教的呢?相信大家都听过一句话:“信基督教就上天堂,不信就下地狱。”我曾经在公交车上抓拍过一个场景,站台靠近我们学校,我至

少看见过两次。我们的这位传教士脖子上挂着个打鼓,手里举着个牌子,牌子上面写着:“星期天到教会信耶稣,教会是中央批准的,是国家法律保护的。”车一到站就打起手鼓唱起歌,号召大家信耶稣。学校附件有个教会,估计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利用国家对宗教信仰自由的保护,在公共场合大张旗鼓地传教,何其猖狂?

我们学校有个讲师,在他的“西方历史文化概论”课上,经常性地散播一些反毛反华以及崇美媚日言论,说什么基督教才是信仰,中国人不信仰宗教,所以不能理解西方。而且大放厥词:“我有个学生是基督教徒,他经常跟我说,老师你加入教会吧。我说不,只要信仰基督教,我在不在教会里面又有什么关系呢?”在他布置的结课作文里面,我直截了当地写:“您是学法律的,虽然天天告诉我们‘千万不能干违法的事,无论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那您知不知道,在公共场合尤其是学校,传教是违法的呢?”

毫无疑问,基督教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已经超越了马列主义,它俘获了更多的高校学子的心,当充满了攻击性和血腥性的基督教成为了全民信仰,那将是中华民族的末日。它通过其自身的伪装,或是使人民的思想改旗易帜,或是与反华组织勾结寻衅,总而言之,它是颜色革命的又一种手段。当它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和政权安全时,一切自由都将成为它的幻想,它将成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对象,到那时,它所拥有的最后一点权利也会变成过往云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大学 教会 基督教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2/34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