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歪曲为“台独起点”的“2·28”,拒绝再背锅!

明天就是台湾“2.28事件”70周年。大陆届时将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这一信息在台湾社会引起了不小震动。连日来,台湾媒体对此不断发表相关报道和评论。民进党及台独势力对大陆要纪念“2.28”更是暴跳如雷,简直要疯掉了。因为,在他们看来“2.28”是其“专利”,是操弄台独最顺手、最能激发台湾民众仇恨大陆、分裂国家的一张王牌。现在大陆也要纪念,让他们“情何以堪”?

两位研究台湾历史的学者结合史料,剖析史实,还原真相,澄清不容歪曲的事件本质

被歪曲为“台独起点”的“2·28”,拒绝再背锅!

事件起因:官民矛盾与阶级冲突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褚静涛表示,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后,当时的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建立行政长官公署,实行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政治上,当局不够重视台湾省籍人士的参政权利;经济上推行统制经济,给台湾省籍群体利益带来很大损害。这些都严重挫伤了台湾各界建设家乡的积极性,令他们深感不满,埋下了社会矛盾的隐患。

他指出,台湾同胞被日本殖民者压迫了五十年,希望在光复后得到发展机会,实现当家做主,这一诉求无法得到满足,官民矛盾日渐加深。从社会形势看,战后台币贬值,通货膨胀加剧,工厂开工不足,失业情况严重。同时,官僚机构行政效率低下,贪污腐败现象普遍,更引发民众强烈不满。

“‘二·二八’事件前夕,台湾的官民矛盾已到了爆炸的临界点。2月27日,台北偶发的缉私血案恰好充当了导火索,台湾社会积蓄已久的矛盾于是剧烈爆发出来。”他介绍说,事件把台湾各个阶层和政治力量都卷了进来,遭到当局镇压,酿成台湾以至中华民族历史上的重大悲剧。

褚静涛认为,“二·二八”事件是官民矛盾、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矛盾爆发的产物,是台湾人民自发的爱国爱乡运动,与当时大陆各界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斗争的内涵是一致的。“二·二八”事件的主要诉求是反对贪腐独裁统治、要求台湾地方自治,让台湾人民分享政治权力、经济利益,这都是在一个国家体制内的合理诉求。

“当时的官民矛盾、阶级冲突有特殊性,其后的‘台独’势力将阶级冲突偷换成省籍冲突、族群对立,将事件歪曲为外省人对本省人的迫害、屠杀,并以此作为鼓吹‘台独’的重要工具,误导台湾民众。”褚静涛说,这是对历史真相的恶意扭曲,是对受难先烈的亵渎和诬蔑。

被歪曲为“台独起点”的“2·28”,拒绝再背锅!

事件性质:绝非“台独”先声

台盟历史研究专家、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徐康收集研究了诸多“二·二八”事件爆发时的历史文献,她认为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二·二八”并非“台独”性质。

她引述说,1947年3月6日,处于全省领导核心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发表《告全省同胞书》明确声明:“我们的目标是在肃清贪官污吏、争取本省的政治改革,不是要排斥外省同胞。”“我们同是黄帝的子孙,民族国家政治的好坏,每个国民都有责任。”由此可见,事件与“台独”毫无关系,“台独”势力把事件歪曲为“台独起点”,是毫无历史根据的。

徐康说,虽有个别人在美国鼓动下,提出过“台湾独立”“国际托管”的口号,但这不是“二·二八”事件的主流,广大台湾同胞对此是十分鄙夷、反感的。当时,美国在台机构介入“二·二八”事件,曾将“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委员、宣传部长王添灯列为试探对象。被美方问及对台湾“独立”的意见时,王添灯当场表示:“我是中国台湾省参议会的议员,你们对我谈这样的问题,未免太失礼!你们找错了对象。”

事件发生后,台籍中共党员李伟光领导旅沪台湾同乡会,成立“二·二八”惨案联合后援会,赴台了解情况,并印发《台湾大惨案报告书》。徐康说,1947年3月,李伟光接受采访时明言:“台民所争取者,仅为地方自治”,“并不是民族的离心运动,更不是台民想脱离祖国。”李伟光还强调,即使身处国民党专制腐败统治之下,台湾同胞对祖国的挚爱之情亦没有丝毫减弱。

徐康说,事件初期,由于局面混乱、鱼龙混杂,确实出现过殴打、杀害外省人的个别过激行动,但这不是主流。事件中,不少外省民众和台湾同胞在危难关头互相救护,伸出援手,留下了诸多感人事例。“台独”势力将“二·二八”事件渲染为本省人与外省人矛盾激化产生的分裂运动,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谎言。

徐康还指出,“二·二八”事件中台湾人民的民主自治诉求,是基于肯定台湾与祖国大陆不可分割的血脉联系的,而“台独”则是要割断这一血脉联系,这是民主自治与“台独”的本质区别。

被歪曲为“台独起点”的“2·28”,拒绝再背锅!

以史为鉴:推动统一告慰先贤

1947年3月8日,中共中央通过在延安的新华广播电台发表声援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的文告《台湾自治运动》强调,“你们的斗争就是我们的斗争”,“中国共产党人热烈赞扬台胞的英勇奋斗”。徐康说,这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支持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的态度,也是中共中央给在台地下党组织的重要指示。

1947年11月,参加“二·二八”事件的台籍精英谢雪红、杨克煌、苏新等在香港发起成立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继续发扬台湾人民反对国民党专制腐败统治、主张台湾实行民主政治和地方自治的斗争精神。徐康指出,谢雪红等台盟前辈始终强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坚决反对“台湾托管论”“台湾独立论”等分裂祖国的谬论,坚信祖国必将统一。台盟前辈爱国爱乡的理想信念和奋斗历程,正是我们正确理解“二·二八”的历史镜鉴。

“了解那个时代台湾人民的诉求,读懂那一代台湾人的爱国爱乡情怀,戳穿‘台独’的谎言,是两岸同胞对‘二·二八’先贤的最好纪念。”她说

褚静涛说,70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对反映台湾同胞爱国进步情怀的“二·二八”事件予以高度评价。反观岛内“台独”势力恶意将“二·二八”事件歪曲为族群矛盾和两岸仇恨的政治符号,一边高喊“追寻真相”的虚伪口号,一边肆意掩盖、歪曲历史真相,对历史当事人反对“台独”的主张绝口不提,还将谢雪红污名为“台独之母”,以此愚弄台湾人民,尤其是青少年,贻害甚巨。

“‘二·二八’事件真相不容湮灭,更不能容许‘台独’势力借此操弄,煽动‘仇中’‘拒统’,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褚静涛说,两岸同胞应看清历史真相和制造谎言者的卑劣,以血浓于水的民族亲情,携手维护、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开辟祖国完全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未来。

老台胞以亲身经历还原历史真相

70年前的初春,台湾青年陈昭德的人生轨迹在几天内发生了巨变。当时18岁的台中一中高中生陈昭德,凭着一腔热情投身于席卷台湾的“二·二八”群众运动之中,从此走上了一条追求民族进步与国家统一的奋斗之路。

被歪曲为“台独起点”的“2·28”,拒绝再背锅!

“民进党把‘二·二八’和‘台独’联系起来,以为谎言讲了一百遍就能欺骗今天的台湾人。”已改名林东海的陈昭德日前在广州家中接受专访,88岁高龄的老人义愤填膺地说,作为健在的“二·二八”事件亲历者,他有义务以亲身经历将真相告诉世人和后代。

1929年9月,陈昭德出生于台湾彰化县鹿港镇一个富裕之家,祖上从河南迁至福建南安再到台湾。“颍川”字样的灯笼挂在家中祖先牌位两旁,“南邑”两字刻于祖坟墓碑之上,这都是从小说闽南话的陈昭德忘不掉的祖国印迹。“我从小就知道自己祖先是从大陆来的。”他说。

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宝岛各地千家万户家祭告慰祖宗。陈昭德清楚地记得,台中街头立起了牌楼,横幅上书“还我河山”。在台中一中读书的他和同学们丢掉了之前日本殖民当局发放的教材,从“你好、我好、大家好”开始努力学习祖国的语言文字,还学唱《义勇军进行曲》《苏武牧羊》等大陆歌曲。

“雪地又冰天,穷愁十九年。”再次唱起《苏武牧羊》,老人不禁潸然泪下,“我们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50年,台湾同胞受苦受难比苏武还多了31年。回到祖国当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多好!”

然而,随后国民党当局的专制独裁、腐败无能,让满腔热情的台湾民众逐渐失望。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劳动力失业,国民党军队糟糕的纪律,还有各种腐败问题,年轻的陈昭德眼见、耳闻、亲身经历,内心也深感不满。

1947年,“二·二八”事件在台北发生。消息传到台中,陈昭德在学校宿舍里看到将在台中戏院举行市民大会的传单,便和4位室友商量参加。

“一进会场,就看见几个30多岁的人在演说。其中一位女士讲得特别有感染力,我当时就非常敬佩。”陈昭德说,演说者讲的内容都是要求在承认中央政府的基础上实行台湾地方自治,没人提出“台湾独立”。

陈昭德见到的那位女士,就是“二·二八”起义的领导人之一、其后参与创立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的谢雪红。当天,在她的带领下,陈昭德和众人走上街头游行,并包围了警察局。群众与架在窗户上的枪口对峙,利用消防车做掩护,最终逼得警察缴了械。之后,群众拿起武器,转而攻打飞机场与国民党军队驻扎的台中二中。

不久,国民党军队对起义群众进行大规模镇压。为逃避当局迫害,陈昭德只能离开故乡,乘船前往香港。

初到香港,陈昭德最初投靠台湾老乡廖文毅,不料廖文毅却主张“将台湾交给联合国托管”。“台湾人的事为什么要交给外国人管?”陈昭德愤然离开了廖文毅,在香港西营盘第三街租房子住。巧合的是,他的邻居竟是中共地下组织“新台湾杂志社”,负责人叫苏新。

和苏新接触一段时间后,陈昭德又结识了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的一批进步人士,他阅读进步刊物,并做些协助工作。一天,在香港山顶公园,陈昭德再次见到了谢雪红。“她说,将台湾交给联合国托管,下一步就会导致台湾独立,必须坚决反对。”陈昭德告诉记者。

1948年8月底,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负责人撤退到香港,要通过海路借道韩国仁川转往山东解放区。谢雪红找到了精通日语的陈昭德,把护送任务交给他。出于保密需要,陈昭德改名林东海。完成任务后,他就前往了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

“我是‘二·二八’的亲历者,在香港和谢雪红一起工作了8个多月,后来又在大陆和她相处了几十年,没有听她说过一句主张‘台独’的话。后来台湾有人说她是‘台独先锋’,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是对她的一种侮辱。”林东海愤慨地说。

“我们参与‘二·二八’的主要政治诉求就是民主自治,是在中央政府领导下的人民自治。”林东海说,自己和谢雪红一样,一生都在追求祖国的繁荣进步和两岸的统一。“二·二八”事件的历史事实不容篡改,台湾同胞在“二·二八”运动中所表现出来的爱国爱乡的情怀与追求不容亵渎。

把爱国运动说成“台独起点”谎言讲百遍也骗不了今天的台湾人!

【东线瞭望综合新华网、环球网、腾讯视频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