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上台又如何?英雄史观要不得

今天的文章由青年历史发明家胖登所写。文章的重点其实不是谈川普,而是想借此谈谈在对待各种历史和社会现实问题的看法中广泛存在的英雄史观问题。本篇稍作阐述,算是引子,以后会陆续推出一些讨论历史观,世界观的文章。

前不久,川普同志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了米国大统领的宝座。之后,他便开始履行竞选承诺,先后废除了Obamacare(奥巴马医保法案)、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似乎一切都在按照剧本进行。

从他大选获胜开始,不少同志都在担心:他上台后会才采取一系列措施来促使美国经济强势复苏,比如多次加息、贸易保护政策、制造业重回美国等等,然后人民币会贬值,中国经济会遭受毁灭性打击……也因此不少有钱的同志早已闻风而动,就我的朋友圈来说,不仅有大量兑换美元的,甚至还有在美国、澳洲投资房地产的……

这简直就是现代版的杞人忧天。当然,我之所以不忧,是因为知道忧也没用。只不过目前看来局势还没有那么坏,我们依旧可以继续期待岁月静好。

比如很多人在问怎么换美元,我们可以先算算经济账来给自己的玻璃心“续”一下。

假如,我们在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最低谷,也就是6.1左右的时候买入美元,两年以来最高收益率不过14%左右(按人民币计价),远不如同期购入一、二线城市房产的收益。哪怕是在合肥、郑州这样的弱二线城市,只要不是买的太坑,市值基本都是翻番起步,正所谓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所以,大家还是先别急着换美元了。

川普上台又如何?英雄史观要不得

从长远来看,首先,人民币并不具有长期贬值的基础。一方面,我国是全世界进出口贸易的第一大国,也是制造业第一大国,目前依旧处于高速发展期(相对全世界),人民币的价值有市场需求和工业产品的强力支撑;另一方面,我国政府有志于人民币国际化,没有主动贬值的意愿和动力;最关键的是,我们的航母和五代战机足以保护我们的劳动成果不被美国收割,不会像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那样被迫签下屈辱的“广场协议”。

其次,美国的日子也未必如想象那般好过。过去几年,美国喊了无数次的“嘴炮加息”,可谓是雷声大雨点小,早已变成现代版的“狼来了”,主要原因还是地主家里也没余粮了。目前美国政府债务余额已经超过20万亿美元,每年需要偿付的利息已经快要超过美国政府财政收入了,如果再多来几次加息,政府收入就会不足以偿付利息,甚至连“借新还旧”的把戏都玩不下去了,想想都觉得美如画。

不止政府,人民大众也会深受其害,劳资双方皆是如此。利率上升会造成一系列后果:资金使用的成本增加,企业利润下降,劳动者工资减少,而房贷增加。这剧情看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呢?十年前连续加息就造成了次贷危机,直到近年才算勉强恢复过来。

至于美国制造业的问题,早已是积重难返,具体的我就不在这里长篇大论了。你看最近川普各种强硬,然而在国外尝到甜头的资本就是各种虚与委蛇,不愿迁回美国。这不,气得我们亲爱的大统领天天发推特。

川普上台又如何?英雄史观要不得

与此同时,很多因担心川普上台会改变美国乃至国际局势而悲观的同志也会认为,如果希拉里上台,美国会就此衰落,中国的崛起将无法阻挡。然而这种无根据的盲目乐观,只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而已。

如果再深入分析一下,我们即使按照高中政治所学都可以总结出来,这是犯了“英雄史观”的错误。

川普同志未来会达到怎样的高度且不论,但作为一个最多只有两届八年任期、权力受到极大限制的政客,他在支配、动员国家资源方面远不如古代家天下的军政强人,或者说大独裁者,也更难做到围绕一个长期战略目标来制定计划。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西汉与匈奴的军事斗争。文帝、景帝可以不追求武功,忍受和亲的屈辱来给后世打下一个更坚实的基础,即使是好大喜功的汉武帝,也可以只为一次“马邑伏击”筹备数年,计划失败之后又能放弃军事冒险,不动声色再次花费数年准备下一次战争。这些事情在现代国家的政客身上是基本不可能发生的,他首先要考虑自己的“政绩”能不能让自己度过下一次选举。

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文景之治的时代汉军打不过匈奴,被迫隐忍。我只能先讲一个笑话了:匈奴人骁勇善战,哈哈哈哈……篇幅所限,这里只说一个基本事实:匈奴不仅国力上更是一直被西汉碾压,军事方面更是从未对汉军占据过任何优势。武帝之前匈奴有数次机会与汉军进行主力会战,但每一次都是匈奴人选择避战。至于和亲,也不是因为匈奴,更多是着眼于诸侯王的威胁,具体问题以后的文章再具体分析,敬请大家关注。

川普上台又如何?英雄史观要不得

13世纪蒙古崛起则是另一个典型事例。很多人都完全归功于成吉思汗铁木真,这也是典型的“英雄史观”。正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秦皇、汉武也不是白手起家,蒙古汗国军、政方面的改进也是有其历史沿革的。

就制度层面而言,蒙古汗国早期制度同样大量承袭自契丹王朝,如官吏的选任制度,完全照抄了契丹王朝的世选制度,其它如怯薛、千户制度等等,都源自契丹。甚至,蒙古早期部落本身就属于契丹五十四部,有的还是契丹皇帝的“斡鲁朵”(可以理解为皇帝亲卫)。

军事方面最大的改进当属很多古代军事发烧友推崇的“拉瓦”战术,但这并不能算作铁木真的独立发明。在他之前,契丹人也是历经千年的探索,从传统的骑射,到南北朝开始使用战车,自唐初铁勒人开始改进游牧民族的传统战法后,又引进东胡系民族重骑冲阵的战法,为蒙古人最终将传统的骑射战术与重骑冲阵战术进行结合形成“拉瓦”战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无独有偶,汉族骑兵战术的发展路线与之有着惊人的相似,只不过时间更早而已。

于是,蒙古人继承了契丹的遗产,又赶上了千年难遇的好时机以及连续三代水准以上的军事领袖,这才有了史书上那仅仅几十年的风光。

纵观上下五千年,也只有两汉始终对北方游牧民族占据了较大的优势,所以有了王夫之“国恒以弱灭,汉独以强亡”的说法。相对而言,两宋则显得弱势得多。针对这一点,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指出,“15英寸等降雨量线”划分出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界线。这条线越往北,冬季牧场面积越小,则游牧民族国力相对中原越弱,越往南则国力相对越强。

川普上台又如何?英雄史观要不得

而历届游牧民族的表现也符合这一理论,比如蒙古崛起之时此线处于历史上最靠南的位置,而匈奴就很不幸赶上了最靠北的时候。即使是伊稚邪单于那般英明神武的人物,也敌不过那一条小小的地理意义上的线,只能在青史中成为志大才疏的汉武帝的陪衬,不由得让人唏嘘。

英雄人物尚且如此,作为政治素人的川普,又怎么可能以一己之力敌得过美国霸权衰落的历史大势呢?虽然Obamacare和TPP已经如约被废除,但这些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这也是希拉里所反对的。

实际上,川普能够上台,也算是顺应或者说利用了历史大势。一方面,自全球化以来,他所代表的传统工业资本逐渐被金融资本压制,也无法吸引到最优秀的人才做代理人,不得不亲自下场做殊死一搏;另一方面,全球化也导致了五大湖工业带衰落成为“锈带”,以及美国的社会撕裂、阶层对立。所以,至少在选举阶段,“锈带”工人(他们是99%的核心群体)与他利益是一致的,因为金融资本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也正是这个群体提供的巨量选票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最终川普得以入主白宫。

他可以在选举的时候肆无忌惮地嘴炮,但执政以后必定会向对手(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进行妥协,否则下一个被刺杀的总统很可能就是他。至于他是否能真的贯彻选举主张,我只能说,“同舟共济”之后便是“同床异梦”,我们拭目以待,且看今日之美国,竟是谁家之天下。

川普上台又如何?英雄史观要不得

按照惯例,又到了“两学一做”时间: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国际歌》

这一段送给美国的99%,希望你们放弃幻想,不要寄希望于你们选上去的大统领,望你们团结起来、坚决斗争,为自己也为全世界带来新的希望。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