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与“华盛顿共识”的破产

那么世界该怎么避免饥荒悲剧发生?第一,各国必须抛开分歧,在救济问题上紧急合作。第二,必须摒弃“华盛顿共识”所提倡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采取类似于中国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的政策。第三,必须结束单边的外部军事干预,它只会使情况更加恶化。

大饥荒与“华盛顿共识”的破产

在非洲和也门的部分地区,一场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正在降临。联合国调查显示,在南苏丹、索马里、尼日利亚北部和也门,超过2000万人未来半年内将面临饥荒,近140万名儿童正“迫近”死亡。美国研究员形容此次饥荒是“几十年来前所未有”。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需至少44亿美元才能避免四国出现灾难性后果。但到目前为止,联合国收到的援助额仅9000万美元。

为了救灾并避免悲剧重演,我们必须认识到,大饥荒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目前,全球有7.66亿人生活在由世界银行定义的极端贫困之中。他们收入太低,一旦受任何情况影响,饥荒就会降临。南苏丹内战,也门内战和外国干涉,以及尼日利亚的极端主义组织“博科圣地”,将各自国家已经处于极端贫困的人民推向了灾难性饥荒的深渊。

除了亡羊补牢,我们还必须理解灾难产生的根本原因。

非洲和也门地区正在上演的人道主义灾难,根源于全球性贫困,深刻反映出“华盛顿共识”的失败。

在消除贫穷问题上,社会主义已经被证明比资本主义更加成功。自1981年以来,中国已经让8.53亿人脱离国际界定的贫困,越南让3100万人实现了脱贫。社会主义国家的脱贫人数占到了全球总脱贫人数的78%。与之相比,在“华盛顿共识”指导下的资本主义国家仅仅实现了2.5亿人的脱贫。

在撒哈拉以南地区,共有3.88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自2010年贫困人口达到顶峰以来,仅有1000万人脱离贫困。在这样脆弱的社会背景下,任何新的压力都将带来灾难。

与之相比,改变“华盛顿共识”指导下的经济政策,将给国计民生带来明显改善。在1983-1985年间,埃塞俄比亚遭遇了灾难性的饥荒。但自1991年以来,得益于国家投资驱动的政策(与“华盛顿共识”倡导的自由主义相反),埃塞俄比亚经济的年均增速达7.3%,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

美国和欧盟的政策令情况更加糟糕。他们将本地区受补贴的农产品倾销至国际市场。非洲的农民不能与之竞争,被挤出市场,国内食品的自给自足受到破坏,进而为饥荒创造了条件。

此外,受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极大地加剧了政治不稳定性。西方国家的军事干预使情况更加恶化。“圣战组织”借机发展至今天控制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大面积地区的庞大势力。也门的外部军事干预也助推了饥荒。这些结果又反过来对欧盟国家造成影响,大量难民试图从中东和北非涌入欧洲。

西方国家政府非但没有汲取教训,还选择性忽视灾难。正如《华盛顿邮报》所承认的那样,世界正在忽视一场“前所未有”的饥荒,而特朗普却还威胁要缩减对联合国的经费支持。

那么世界该怎么避免饥荒悲剧发生?

第一,各国必须抛开分歧,在救济问题上紧急合作。

第二,必须摒弃“华盛顿共识”所提倡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采取类似于中国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的政策。

第三,必须结束单边的外部军事干预,它只会使情况更加恶化。(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本文由刘杰翻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