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搞手戴耀廷与索罗斯关系迷离

“占中”搞手戴耀廷下周将重启特首选举公投,原来他与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成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关系千丝万缕。而索罗斯曾公开承认,旗下的基金会参与东欧多国包括1998年斯洛伐克、1999年克罗地亚、2000年南斯拉夫的政权变动,基金发挥作用推倒梅奇亚尔、图季曼及米洛舍维奇等政权。

 

“占中”搞手戴耀廷与索罗斯关系迷离

 

戴耀廷每逢选举必“搞局”,令人质疑是否受势力操控。索罗斯成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近年活跃于香港高教界。 资料图

大公网3月3日讯“占中”搞手戴耀廷下周将重启特首选举公投,原来他与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成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关系千丝万缕。“开放”早于2015年已活跃于戴耀廷现职的港大法律学院及曾任副主任的港大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所“泵水”机构又屡次帮戴耀廷出书,“开放”举办的摄影展作品更激化两地矛盾。“开放”东亚项目总监Thomas Kellogg曾于去年底出席港大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办的法律研讨会,与港大法律学院教授往来频密。惟这名法律学者动机殊不简单,根据网站DC LEAKS披露的“开放”机密文件,Thomas Kellogg于“开放”会议提出要研究制定计划,推动影响中国的外交政策。

DC LEAKS去年六月披露二千五百多份“开放”向全球几百名政客提供资金,策划、赞助各地异见者或组织的机密文件,本报翻阅其中一份涉及2015年2月19至20日亚太区董事会的会议纪录,东亚项目总监Thomas Kellogg在会议上提出,研究以接受“开放”资助的合作伙伴作为推动机制的可行性;又研究制定推动计划,影响主要亚洲国家的外交政策,包括中国、印度、日本、印尼、新加坡,台湾地区亦包括在内。

Thomas Kellogg专责“中国计划”

Thomas Kellogg于哈佛法律学院毕业,“开放”网站简介Thomas Kellogg负责推动亚太区法律改革、人权、公民社会发展、传媒发展计划等。DC LEAKS披露的“开放”文件,一项名为“中国计划”由Thomas Kellogg及Joy Chia负责联系。曾于耶鲁大学的中国法律中心当资深研究员的Thomas Kellogg,不时参与内地大学讲座,与港大法律学院亦有联系。去年12月12日,港大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合办、于新加坡武吉知马举行了“法律、独裁、民主在亚洲”(Law, Authoritarianism and Democracy in Asia)两日研讨会,出席的法律学者有港大法律系副院长傅华伶,客席教授Richard Cullen及助教陈建霖;Thomas Kellogg代表“开放”出席。

 

“占中”搞手戴耀廷与索罗斯关系迷离

 

在港大与新大合办的研讨会,Thomas Kellogg(后排右四)与港大法律系副院长傅华伶(后排右一)及其他法律学者交流

“开放”早于2015年已活跃于戴耀廷现职的港大法律学院,及戴耀廷曾任副主任的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去年10月17日CCPL与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JMSC合办为期四天的“媒体法律与政策”研讨会,邀请来自亚洲十个司法机构合共三十名律师及记者来港出席,研讨会由“开放”与英国驻港领事馆联合赞助。

“开放”除赞助活动,于CCPL亦设有人权奖学金供学生申请。“开放”策划多个培育公民领袖计划,都于港大法律学院及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推行。根据“开放”网站,由2015年推出至今的“实践权利和治理”Open Society Internship for Rights and Governance计划,列明合资格申请者只限全球14间指定大学的指定学系的硕士生,香港大学的法律学院及港大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包括在内。“开放”的其他全球性项目亦在港大举行,包括2015年“香港人权和毒品政策工作坊”及2016年“东亚人权和毒品政策工作坊”;来自东亚、东南亚及南亚国家的取录者,在港的住宿、交通及餐饮等一律免费。

多个网站包括sputniknews.com、anonhq.com、mediachecker及christianvoice曾报道或刊载文章,指“开放”透过财政支持政客、地区组织、发展媒体及大学发放索罗斯的左翼思想,影响当地政权。事实上索罗斯早于2003年记者会上已扬言,有必要动员民间以确保自由和公正的社会。

索罗斯曾推动东欧“变天”

索罗斯又曾公开承认,旗下的基金会参与东欧多国包括1998年斯洛伐克、1999年克罗地亚、2000年南斯拉夫的政权变动,基金发挥作用推倒梅奇亚尔、图季曼及米洛舍维奇等政权。

港大法律系副院长傅华伶回覆指,“开放”Thomas Kellogg于Law, Authoritarianism and Democracy in Asia研讨会发表驻中国的海外非牟利组织的法律分析论文,但有关“开放”带来的政治影响、DC Leaks披露Thomas Kellogg讨论影响中国的外交政策等均没有回应。港大传讯及公共事务处没有回覆“开放”资助金额、项目参与人数及审核问题,只表示港大与全球各地学府和机构建立协作关系。

陈婉莹回覆指她加入“开放”约三至四年,是“开放”环球发展的顾问,否认审批及策划港大的“开放”项目,惟她知道有关项目推行。至于本报质疑“开放”的香港摄影展针对内地来港新移民,陈推诿艺术家有发表自由“你哋大公文汇够有立场”。DC Leaks披露Thomas Kellogg研究影响as中国外交政策及“开放”涉及东欧政乱,陈婉莹不予置评。戴耀廷、蔡翔祁、James Lee、Anatole Kaletsky及Thom Kellogg,至截稿前没有回应。

索罗斯“泵水”机构 屡为戴出书

索罗斯曾扬言“我有一个外交政策,我的目标要成为世界良心”(Yes, I do have a foreign policy……my goal is to become the conscience of the world)。索罗斯要传播他的“良心价值观”,先透过传媒发挥影响力,anonhq.com指索罗斯过去九年投放近四亿港元影响传媒企业。本报翻查戴耀廷的学术文献,有文献的出版商正正被指收取索罗斯基金会资助。“开放”还招揽了香港高教、传媒及金融界精英晋身入局,而“开放”推出涉及香港的研究报告及项目多富批判性,赞助的香港摄影展又带有政治诠释。”大公报记者 施文达

根据传媒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2011年5月的报告,索罗斯2003年至2011年投放4800多万美元支持传媒业,包括资助新闻学院、独立媒体及传媒企业,其中被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狠批“假新闻”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是受惠者之一,而《纽约时报》是戴耀廷2015年研讨会论文《Is Liberal Democracy Universal?》的出版商。

“占中”搞手戴耀廷与索罗斯关系迷离

“开放基金”与英国驻港领事馆曾赞助港大“媒体法律与政策”研讨会网上图片

前港大新闻系教授成董事

根据香港大学学术资料库,戴耀廷2004年应SALZBURG SEMINARS邀请出席The Freeman Foundation Symposium:East Asia讲座,发表论文《The Four Modalities of the Perception of Human Rights》。SALZBURG GLOBAL SEMINAR于2009年的资料显示,驻伦敦开放社会基金会及开放社会研究所是其赞助机构之一。

另外,台湾的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亦早与戴耀廷建立渊源。戴耀廷2011年的学术论文《法治、法治文化与法治教育:评吴达明:“法治万千.如何教育?─香港的社会法治教育”》,与论文《跨学科与法律教育》均由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出版。“中研”所长林子仪去年11月出任蔡英文当召集人的“司法改革国是会议筹备委员会”委员;“中研”助理研究员苏彦图出席去年12月由香港大学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办的法律研讨会,苏彦图是亲民进党的法律学者,同场的“开放”代表是东亚项目总监Thomas Kellogg。

“开放”项目除了于港大法律学院推广外,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亦是合作伙伴。根据“开放”网站介绍,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前总监兼创办人陈婉莹是“开放”的环球董事会成员。索罗斯及他的子女Alexander Soros、Jonathan Soros及 Andrea Soros Colombel都跻身“开放”环球董事会,可见去年退休的前港大新闻系教授陈婉莹与索罗斯及其家人共事。陈婉莹亦兼任“开放”旗下的“媒体发展投资基金协会”Media Development Investment Fund Association董事和“媒体发展全球论坛”Global Forum for Media Development的指导委员会董事;同是高教界的科技大学人文社科院院长James Z.LEE是“开放”高等教育支持计划的指定主席、经济学家Aantole Kaletskyogog出任环球董事会成员、前《南华早报》主编蔡翔祁则是顾问委员会成员。

涉香港研究报告富批判性

“开放”举办的摄影纪录展览“Moving Walls 21”更渗透政治色彩。主题“中国下的香港”图辑内容围绕香港回归中国后的身份演变,摄影师Mark Leong拍摄一名行为艺术家贴满市民对内地及香港的管治期望,图述中央政权对香港包容愈来愈低,但“一国两制”下仍容许言论自由。

另一些照片的诠释偏颇,加深中港矛盾。一张公屋林立的九龙夜景照,照片诠释香港贫富差距愈来愈大,是因涌入大量内地低收入及高收入新移民。

另一幅拍摄观塘某工厂大厦天台弃置了多张梳化椅的照片,图述香港中产及基层住屋短缺,内地投资者推高香港楼价,同时来自内地基层的新移民令残破的工厦天台都被竞争。

“开放”发表有关香港的研究报告甚富批判性。2015年4月“开放”网站的栏目VOICES,发表一篇关于各地执法部门对被捕疑犯的“保持沉默权”的理解程度的研究,指于边境执法的香港海关人员多达百分之五十五不理解疑犯沉默权,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另外,2014年“开放”“公共卫生计划”新闻稿,研究香港跨性别者的平等权利受到轻视。

多国加强监管外资NGO

“开放”网站承认基金会曾资助乌克兰抗议运动网上图片

索罗斯97年11月以量子基金狙击港元,最终虽无功而还,却一度令香港金融市场混乱。然而,索罗斯除了以财技狙击,还有以“开放”支持东欧“变天”,触发多国经济体失衡。“开放”分支或有联系的合作伙伴(包括非政府组织NGO)全球已达一百个,近年中国、俄罗斯、印度、以色列及其他国家已通过法例,加强监管外资非政府组织。

“开放”目标转向亚洲

《华盛顿时报》指索罗斯一年资助反对派团体约二亿五千多万港元。“开放”网站《了解乌克兰》一文详述旗下的国际文艺复兴基金会1990年起支持乌克兰的地区组织,包括协助对抗乌克兰政权的反对派和媒体提供法援、医疗、支持Hromadske电视台独立,又承认捐款给独立媒体Nashi Groshi,2013年11月发动群众上街抗争,最后推倒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

其他深受“开放”影响的国家格鲁吉亚2003年爆发“玫瑰革命”,Melbourne Herald-Sun报道索罗斯旗下基金资助政客Otpor教授一千名学生发动和平革命课程,anonhq.com报道指索罗斯投放“玫瑰革命”约三千多万港元。

另外,维基解密的Podesta文件及《南华早报》报道近年索罗斯目标转向亚洲,尤以关注马来西亚近年与中国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解密文件显示,“开放”2015年推行“马来西亚方案”,透过拨款支持青年大规模监察地方选举。

“开放”的地区活动已引起多个国家关注。去年六月内地通过法例要求海外非政府组织要注册才能营运。俄罗斯则列明参与政治活动或对俄罗斯利益构成威胁的境内美资非政府组织要暂停营运。“开放”网站2015年发声明已关闭莫斯科的联系办公室,莫斯科的地区项目总监已调往波兰华沙。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开放基金”图扰中国外交 戴耀廷索罗斯关系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