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朴槿惠面临的犯罪嫌疑指控总计13项。接下来,她可能要“整理被褥扫地出府”,再一次离开青瓦台,回家重做一介布衣。更重要的是,如果丧失任内享有的检控豁免特权,没有了“刑不上现总统”的挡箭牌,她所涉的种种罪行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她将在狱中,续写韩国总统不得善终的故事。

三个月前,我们推送了这个“嫁给国家”的女人,国家为她准备了一纸休书。今天,韩国宪法法院在这份休书上签字画押,通过了朴槿惠弹劾案。朴槿惠立即被罢免,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这个“嫁给国家”的女人,将孤独终老,惨淡余生。

原本,留给宪法法院定夺的时间是180天,青瓦台的青灯黄卷,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望着朴槿惠揽镜自怜。但是宪法法院的一记重槌,如同当年射向朴正熙的那颗子弹,让一切戛然而止。

女儿

韩国总统,不得善终,是悬在韩国政界多年的一道魔咒。朴槿惠的加入,让这道魔咒更多了一份宿命的酸楚。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朴槿惠的青瓦台岁月,始于1961年。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那一年,她9岁。她的父亲,陆军少将朴正熙,在这一年发动军事政变,随后重修宪法,确保自己拥有一生的权力,以及总统的头衔。

此后,朴正熙的确连任了5届总统,风光无限。1979年10月的一个夜晚,朴正熙到下属官邸赴宴,因为斥责下属工作不力,被恼羞成怒的下属拔枪射杀。那一年,朴槿惠27岁,距离母亲被刺杀,刚刚过去5年。

朴正熙执政的18年间,创造了“汉江奇迹”,韩国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据韩国KBS电视台和国民大学联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朴正熙被选为历届总统中“领导能力最强的总统”。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从9岁到27岁,朴槿惠在青瓦台度过了相对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虽然母亲遇刺身亡,曾让她难掩悲伤,但是还好有父亲的陪伴,代行“第一夫人”的忙碌,也让她无暇惆怅。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朴槿惠老师的眼中,那时的她,真诚、朴实、谦虚、勤奋。人们叫她“笔记本公主”,因为她习惯于记录所有事情。后来她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西江大学毕业。

朴槿惠最崇拜“对每件事情都思虑深远,和善又带有自信”的母亲,整个青春期都在试图效仿母亲。母亲的处世哲学成了她的座右铭:实力可以很强硬,姿态必须要柔软。

据朴槿惠自述,她的母亲像一位了不起的老师,即使孩子们被批评的时候心有不满,也很容易被说服。比如她的妹妹想用一个漂亮笔袋,母亲会劝她最好不要用别的同学没有的东西,不要搞特殊化,因为早晚有一天他们会离开青瓦台。

现在看来,朴槿惠似乎并没有学会这样一种清醒。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父亲给了她更大的影响。在同龄人还在流连忘返、把酒言欢的时候,朴槿惠就是一个有心人。她静静地跟在父亲身旁,旁听各领域专家与父亲的谈话,遍览世界各地的风光与炎凉。

关于政治与权力的游戏,她比谁都更早熟悉,也比谁都无法抗拒。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很多年后,当朴槿惠重返政坛的时候,韩国曾有一种普遍观点:她不是一个女人,她是朴正熙的女性化身。

许多中老年韩国人认为,没有朴正熙,就不会有韩国经济腾飞。近年来,韩国经济高速增长势头不再,他们怀念朴正熙,哪怕只是朴正熙的化身。

政敌则把朴槿惠称为 “独裁者的女儿”。

父亲,是朴槿惠的图腾,也是她的枷锁,更是她逃不开的宿命。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女王

1979年,朴正熙被杀身亡,朴槿惠亲手搓洗父亲沾满血迹的衣服,两眼枯干。5年前,母亲遭枪杀后,她也曾亲手清洗沾满母亲鲜血的韩服,那个晚上,她说自己流了普通人恐怕要哭上一年的眼泪。

这不是最悲惨的。

朴槿惠带着弟弟妹妹离开青瓦台后,尝尽父亲旧部背叛,世态炎凉,人间冷暖。那些曾经以为非常疼惜自己的人,在计算损益之后都改变了态度。她不敢轻易赋人信任,因为不知道谁才是不因时势变化动摇理念的人。

失去双亲、终身未婚、经历政治背叛,这样悲情坎坷的成长经历,培养出朴槿惠顽强坚毅的个性,同时也让她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1979年,她在凌晨被叫醒告知父亲死讯时,她脱口而出的担心是朝鲜是否会趁机入侵。2006年,她在街头发表拉票演说时遭到刀片袭击,那是她这辈子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恐,而是“至少要将演讲讲完”。

似乎是要展示自己的这种强硬意志。就任总统后,朴槿惠一反前任的保守姿态,告诉韩国军方,如果朝鲜真的发动攻击,即使只是有限的攻击,他们也应当不计后果进行反击,不必等待她的批准。

但是,许多外表坚硬的人,常常都有一颗柔弱的心。朴槿惠将这种反差,几乎发挥到了极致。对自己信任的人,她毫不设防;对不是朋友的人,她姿态强硬。爱,就爱得彻底;憎,就彻底遗弃。

2016年1月6日,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朴槿惠第一时间,将目光移向中国,也许是出于对中国的好感,也许是出于对中国的高看,也有可能是觉得此前刚刚应邀参加了中国的“9·3”阅兵,“给足了中国面子”。总之,朴槿惠希望中国能在对朝制裁上给力一把。

但是,哪有那么简单。朝鲜核试验来得太突然,需要评估和考量。而且,中国对朝鲜的制裁,需要根据联合国协议,不可妄动,也不可能像朴槿惠及其他许多人想象的那样,中国发个话,朝鲜就趴下。

此时,朴槿惠的双面偏执,开始展现的淋漓尽致。她迅速选择紧抱美国大腿,在部署萨德的问题上,从一开始的犹豫不决转为积极主动,中韩关系因此迅速降至冰点。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但是,命运很快给了朴槿惠又一次惩罚,“崔顺实干政门”不期而至,让她迅速遁入冷宫。

朴槿惠就“干政门”丑闻向国民道歉时几度哽咽。她说,当总统过着“孤独的生活”,因此寻求崔顺实的陪伴和协助,“回头看,当我面对困难的时候,她在我身旁,我因此让自己卸下戒心。”她还说:“我相信自己建立的私人关系,但却对我的密友疏忽大意,不够强硬。”

这个青瓦台的女人,终归没拗过宿命的黄卷青灯

“孤独”,曾是朴槿惠胜选的杀手锏。从未结婚的朴槿惠竞选时声称,别人想让她腐败都做不到,因为自己没有孩子,跟兄弟姐妹疏远,根本找不到可贿赂的对象。她曾经不止一次对痛恨贪腐的国民表示:“你们,南韩人民,就是我的家人,你们的幸福,就是我留在政界的理由。” 韩国选民相信了她。

然而,韩国特别检察组6日宣布,朴槿惠从三星公司收受433亿韩元(合人民币2.66亿元)贿赂,下令制定所谓的文化、艺术界黑名单,涉及5项违法嫌疑。

这是朴槿惠的另一种“两面”。

女人

不管我们是否承认,至少在政治领域,还是一个男权当道的世界。所以,一个女人如果从政,必须付出远胜她们男性同侪的努力。

朴槿惠的身世令人唏嘘,朴槿惠的经历令人叹息。

许多人,如果不从政,也许会有一个别样的人生。李后主会成为一位词坛大佬,宋徽宗会成为一代书画宗师。

朴槿惠呢?

朴槿惠曾悲叹,如果母亲没有过世,她应该会像普通人一样,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过着家庭主妇的日子。但是因为种种变故,这个梦想在年轻时就早早落幕,她甚至连“像样的恋爱”都没有谈过。

在自传里,朴槿惠曾对自己年少时没有一两个符合当时年纪的鲁莽行为而感到遗憾。命运却在她年逾花甲之年,为她还了愿。因为朝核问题,她近乎歇斯底里地迁怒于中国。韩国有媒体披露,她倒向美国,竟然与中方没有及时安排与她的热线通话有关,因为她年轻时就失去了父母,有强烈的不安全感等等。

身为总统,拿国家战略耍性子,还有比这更加鲁莽的行为吗?

加上去年“崔顺实门”中的8项违法嫌疑,朴槿惠面临的犯罪嫌疑指控总计13项。接下来,她可能要“整理被褥扫地出府”,再一次离开青瓦台,回家重做一介布衣。

更重要的是,如果丧失任内享有的检控豁免特权,没有了“刑不上现总统”的挡箭牌,她所涉的种种罪行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她将在狱中,续写韩国总统不得善终的故事。

回头看来,成也青瓦台,败也青瓦台。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不知道朴槿惠是否会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做一名乐享生活的普通女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朴槿惠 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