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败家与房地产败国

当一个社会的财富,大量都集中在房地产上面,反倒会成为社会发展的一个负担,它对促进生产力作用不大,反而是用来剥削生产者的资源。

以前,有个懂风水命理的朋友告诉我,黄金败家。一个人家里存了太多黄金的话,往往容易家庭败落。我算是唯物主义者,对这说法也就听着一笑。对他说,你说黄金败家,送我点黄金,我保证过得好好的决不败家。

【“黄金败家”再思索】

后来读了不少书,发现很多古代社会的官员富豪,因为对前途的担忧,都在家里囤积不少黄金白银。历史上查抄的大贪官比如和珅,比如魏忠贤,家里都能查抄出一大堆的金银来。

沈万三家族是元末明初时期的江南巨富,良田万顷富可敌国。为求平安,捐了很多款给朱元璋,仍不免流放云南的命运(差点被砍头)。关于沈万三的很多传说,据历史学家考据未必真实。但是明太祖朱元璋登基以后,收拾了很多的富豪,这个是真实的。

明朝末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自杀,明朝覆亡。在最后的日子里,崇祯为了挽救江山社稷做了最后的努力:他放下皇帝的架子,哀求大臣和亲戚们捐款,给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发军饷。——结果很不理想,大家都装穷,募不出什么银子,堪堪二十多万两白银。及至李闯王攻下北京城以后,对文武百官进行残酷拷掠,共得银7000多万两,让工人重新熔铸银板,后来运往西安。整整7000万两白银,如果崇祯皇帝知道文武百官有这么多的财富,把这些文武百官杀头抄家,明朝会不挺过来呢?

历史当然不能假如,有朝不过三百年,明朝当时气数已尽,任何改革都已经很难推动——参见如今的美国。但是,历史倒是有相似之处,这些年反腐查处的贪官,据报道说很多家里藏的现金,甚至高达上亿,报导说的是点钞机都烧坏了好多台——总觉得是新闻记者搞的夸张噱头,国产的点钞机质量应该没有那么不堪。

这些贪官富商,把大量的财富都沉淀在自己的家里。那么整个社会的财富都会出现流动性枯竭。特别是在古代,贵金属金银铜本来就稀有,又大量集中在这些富豪和贪官的家里,整个社会的流动性就会出现困难。社会上正常的贸易很难进行,商业运转起来就很吃力,社会活力就会严重下降,走向快速的衰败。

另一方面,财富大量集中在私人手上。国家和政府也缺乏资金,那么必然会加重对底层老百姓的税赋,同时削减国家和军队的正常开支。积累几十年,国库空虚国防废驰,基本上国运也就快到头了。

所以我们看到一个王朝的末年,土豪地主家良田千顷,家有娇妻美妾,同时还金山银山堆积。而平民百姓,居无片瓦,耕者无田只能当佃农。遇到灾荒之年,大量的饥民流民游荡在社会上,遇到像陈胜、吴广、李闯王这样的人物,很快就是各地揭竿而起。

【“黄金败家”的再思索】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黄金败家”有其深刻的道理。这个黄金并不是指黄金本身,而是指那些土地、金银这些沉淀的财富,一个社会上大量的财富都沉淀下来,并且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失去了流动性,那么这个社会就进入了阶层固化的阶段,这样暮气沉沉的时代,距离改朝换代就不远了。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当一个社会发生动荡的时候,那一句所谓的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又真的能发挥作用吗?说不定还是取祸之源。乱世之中,越是富豪越是有钱人,越容易遭贼匪惦记,越会遭到杀身之祸。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二战时候的欧洲犹太人。犹太人善于经商,不少犹太人很富有,很多人都会镶一颗或几颗金牙。德国人每杀一个犹太人的时候,都会在他的身上搜刮值钱的东西,自然不会放过嘴里的金牙。《辛德勒名单》里面有一个小细节,奥斯维辛每月会有20公斤金牙。可见在乱世之中,那些黄金也没有给犹太人保命。

国民党在大陆溃败之前,整个国统区的政府大小官员,还有很多富商,都在做黄金的交易,但凡有点能力的,都在忙着把钱换成黄金硬通货,那时候金圆券已渐成废纸。蒋介石从大陆撤离的时候,还把国库里的黄金都搬到了台湾。——这么多搬到台湾的黄金, 到今天连国民党也保不住。

所以仔细想起来,盛世古董乱世黄金这句话,其实有点靠不住。寻常百姓有少量的黄金白银,逃难路上有一点随身的硬通货,这可以理解。但是整个国家的官员富豪,都在疯狂囤积黄金,收购田地不动产,那么这个社会的财富,就会渐渐失去流动性,真的到连乱世时候,黄金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韩国人上下一心,很多人要捐出金银首饰来挽救这个国家,可是改变得了什么呢?那些大公司的股份,到最后还不是纷纷廉价变卖掉。

当然,我不反对国家储存大量的黄金,在这个国际金融乱世的时代,黄金的确是国家金融稳定的定海神针。但是我始终认为,发展生产力,发展高科技,建好基础设施,提升国防水平,提高国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比囤积黄金重要的多,人民币不一定需要黄金来绑定,用中国的生产力的绑定更加合理。

【从“黄金败家” 到 “房地产败国”】

现在再说黄金古董,其实已经过时了,现代人的观念,其实是盛世房地产。因为耕地不允许买卖,大家都把房地产当成了土地,有个几套房子收租过日子,是很多人向往的生活方式。——现在的贪官和富豪,对黄金古董的兴趣已经不大,独独对房地产情有独钟,被抓获的贪官往往有很多套的房子。

再这个时代,有钱人和穷人的鸿沟就是房子,特别是一二线城市的房子。类比一下的话,我们现在城市的房地产就相当于古代的耕地,如果大量的房地产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其实就相当于古代的土地集中在地主手上,房地产收租的方式,就跟古代农民缴纳地租的方式差不多。以前叫做佃农,现在叫租户。

最近国家提出来的说法:“房子是拿来住的,不是拿来炒的”。回味起来,和“耕者有其田”其实有几分相通的道理。

如果地主租给佃户的租金,还算合理的话,那么问题还不是很严重。但是人心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主租给佃户的租金会越涨越高,因为佃户没有什么话语权,不种地就得饿死,或者去当流寇当土匪。同样的道理,在现代条件下,房东租给房客的租金,随着经济的发展也会越涨越高,因为租客往往没有什么话语权。

所以在房地产价格高涨,房租越来越高的城市,就会逐渐地丧失活力,这和古代土地集中以后,地租越来越高,佃户们种地已经无法养活自己只能逃跑,效果其实是差不多的。

无论是黄金也好,房地产也好,都属于沉淀的财富,财富沉淀下来以后,首先会失去流动性,同时也会影响人的心理——我有这么多财富在手上,就不需要奋斗了。每个月去收租,日子就过得很好,何必去艰苦奋斗了?这会浪费社会上很多潜在的能力。——比如我要是现在有几套房子收租,我多半就不会每天码字写作。

【房地产是社会活力的杀手】

对于整个社会来讲,这些房地产财富,会加大这个社会的运行成本,让这个社会丧失活力。我前两天读了一篇文章,讲的是北京2016年已经陷入了一个相当萧条的状况,一方面是反腐让很多灰色收入降低,消费减少。另一方面北京高企的房价,加重了整个社会的运转成本,让很多小型商业都难以生存,整个北京丧失了很多活力。

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的确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些财富,如果能够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那当然是很好的,就像华为,每年投入那么大的科研经费,的确需要雄厚的财富积累。然而,当一个社会的财富,大量都集中在房地产上面,反倒会成为社会发展的一个负担,它对促进生产力作用不大,反而是用来剥削生产者的资源。

当某个首富随随便便说出小目标一个亿的时候,有时候我就在想,这一个亿,其实大部分都是靠收铺面租金来的,这个小目标里边的每一分钱都会作为商业成本,转嫁给商户,转嫁给劳动者,转嫁给消费者。

如果我们国家的财富,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形式沉淀下来,那么早晚我们的社会有问题。每个社会,当然允许食利者存在,但是当这些食利者已经膨胀到影响社会活力的时候,其实整个社会,就会走入暮气沉沉的阶段。食利阶层,自然没有什么上进心,你让搞房地产的转型搞科研,肯定搞不来。而劳动阶层也会对这个社会丧失信心,房地产的鸿沟,让很多奋斗变得毫无意义,你在北上广深奋斗一辈子还不够一个小房子,不如找个小地方,随便份工作混吃等死。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黄金败家和房地产败国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我去年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讲述的是日本当年红极一时的三洋,在日本高企的房地产泡沫中,在日本国内的卖场很难赚到钱,就把部分产业转移到中国,最后还是难以为继,消失在日本的泡沫经济中。

在这个问题上,不要相信市场的万能调节功能,我在北京看到很多大楼宁肯空着,也不肯降价出租。因为这些房地产持有者,都有充足的财富可以支撑,他们宁肯空着,也不会降价。

我们国家已经在为过去的房地产繁荣支付代价,而且代价非常大。想起来一句名言:如果说我们从历史中学会什么,那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在历史中得到教训。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3/34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