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文化的不自信,还导致了我们盲目向西看,自己国内的传统优秀文明智慧不去深入研究,反倒言必称西方如何如何,好的学不来,还尽学点糟粕。——比如一大堆复杂的金融衍生品。文化领域被别人引导,还有扩散放大的毒害作用,很多被西方洗脑或者收买的知识分子,会进入我们的教育队伍,进入我们的媒体队伍,进入我们的干部队伍,这些人的言行都有相当大的示范引导作用,还有很强的扩散能力,自己身上的负能量,添油加醋加倍地影响其他人。——就是一个个行走的负能量宣传机。

写下这个题目,就意味着新一轮的撕逼开始。撕逼是很多人出名的捷径,但是我并不想出名,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背后深刻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想要出名的话,我早就开微博了,我看过我的一些文章在微博上被转发,下面往往跟着热热闹闹的两派争吵。——这并不是我喜欢的写作方式。

这篇文章也许会得罪很多人,但是想想我的读者群并不大,也就是1万多点,在公众号里边,阅读量可能也就三千多,算上别人转发的也不过几万人而已,文艺圈子里面的人,更不会有什么人订阅我的公众号——再说了,要写作就必须有立场,就必须有观点,就一定和别人不同的立场观点有冲突,好的坏的都要说出来,这才是一个写作者应该有的态度,很多问题是无法回避。

【读烂书,不如不读书】

我喜欢读书看报,看的东西很杂,但是我看书向来不追热门。在我看来,很多所谓的热门,其实都是人为捧红的,带着巨大的商业驱动力。对古典名著,也不是那么迷信,每一本书,每一个作者,都有自身的或者时代的局限性,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

去年冬天我去北京,在中关村当年的海淀图书城想买一点书。海淀图书城已经改成了中关村创业大街,那些创业咖啡店生意都很萧条,但是附近还有几家书店残留。逛了整整一个下午,却发现并没有多少书值得买。于是我在想,我们的学术界,我们的文艺界,是不是也该进行供给侧改革了?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自己写文章的人,看别人的文章,左也不顺眼,右也不顺眼。后来我问了很多喜欢读书的朋友,探询他们对文艺界的看法,和我竟然很相似。也就是说对文艺界有看法,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

我并不打算全盘否认文艺界这三十年来的成就,这么些年,还是有非常多的优秀作品,有很多优秀影视剧。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文艺界出的烂货,超过98%以上——这还算是客气的说法。也就是说书店里边100本文艺书,最多只有一本值得买。98%以上都是滥竽充数,或者相互抄袭的,或者是没有多少营养,这就是我们文艺界的现实。

也许别人会反唇相讥:你行你上啊,有本事你写几部好作品,不行你就别唧唧歪歪。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优秀的作家,是不是作家都两说。但是,在现实的生活中,每一个食客,应该都有挑剔一家餐厅菜品的权利,未必需要炒得一手好菜才够资格来评判。同样的道理,做一个读者,我有资格评判一些作品的好坏。当然啦,这只是个人的一家之言。

看看图书排行榜,看看作家收入排行榜,再看看书店里琳琅满目的书,我常常有哭笑不得的感觉,也许是我老了,理解不了这个变化越来越快的世界,又或者我有太多的想法,看世界的眼光太毒,跟很多人都不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舆论被各种各样的势力操控,或者被别有用心地引导。多数人并没有太强的判断力,往往都会人云亦云,跟着潮流走。其中包括了很多才华横溢的精英分子,也包括我自己的年轻时代——如果二十多岁,就有现在这种理性和判断力,我的人生道路也许会完全不同。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经常看到有人引用数据,说中国人的阅读量很低,排名世界里非常靠后。后来我反过来想,也许中国人智慧这么高,是因为阅读西方的东西少,没有被彻底的洗脑。说真的,很多烂书不如不读。生命如此美好,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些很烂的东西上?浪费也就罢了,很多书还是巨大无比的坑。

如果要孩子读书,我还是主张读一些历史,再读一些名著,读史可以明智(少读袁腾飞那一类夹带私货太多的),读名著会形成比较好的文学素养。什么是名著?并不是图书榜单上推荐的一大堆经典书。而是写成至少三十年之后,甚至作者已经过世,还有人在阅读在传播的书。——经得起时代考验的书,才是真正的好书。

【暮气沉沉的文艺圈子】

你如果留意文艺圈子,你会发现整个圈子暮气沉沉。

为什么会暮气沉沉?因为体制内的文艺圈,掌握着话语权的,很多还是五十、六十、七十岁以上的老艺术家,所谓的德艺双馨,那是他们的自我标榜。以电影圈子为例,也是张xx、冯xx这些人的天下,如果不是仗着他们的名气,还有他们在圈子里面的资源,他们的很多电影,其实远不如他们刚出道时候拍的好——除了画面越来越华丽,内容却是越来越空洞。

一个人的成就巅峰,往往都是在中年青年时代。人得服老,过了自己最鼎盛的时期,要么保持进取的朝气,不断超越自己,比如美国的那位卡梅伦导演。要么就急流勇退,把机会让给年轻人。或者自己做伯乐,扶植更多的年轻人起来。任何一个组织或者圈子,就跟生命一样需要新陈代谢,需要不断的补充新鲜血液。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中国的文艺圈子,就拒绝这种新陈代谢。比如像《炎黄春秋》,一堆老人堪称活化石一样的存在。再看看影视圈的那些天天露脸的女明星,都四十岁往上数了,还天天涂脂抹粉,互联网上一天一地都是她们的照片和各种八卦——当然了,这是付钱炒作的。以我一个正常的男人的眼光,十七八岁有点姿色不用化妆的年轻女子,都比那些女明星有吸引力多了。

为什么文艺圈暮气沉沉?因为那么多老人舍不得退下来。为什么舍不得退下来,为了名和利。文艺界是名利场,人一走茶就凉,一旦从公众的眼中消失,收入会急剧下降,晚景会非常凄凉。所以在文艺圈,老人们必须占着位置,还必须挤掉新生的力量,用话语权、金钱、人脉还有权力的垄断,巩固自己的位置。搞文艺,没有退休一说,七十八十了,凭着自己的当年名气,还可以出席各种活动,照样混吃混喝。随便写点什么,都是名家随笔,不愁没有地方刷存在感。

看看春晚那些“钉子户”,那些陈词滥调的老节目,那些十几年二十年如一的老面孔。你就知道,中国这个文艺圈,圈子封闭到了何等程度,简直是水泼不进密不透风。至于圈子里面的论资排辈,还有父子相传,更是不胜枚举。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我当然赞成文艺传承,但是这种传承,如果还是沿革旧时代那种师徒帮派方式,或者说更封闭的父子相传,你还能指望怎么推陈出新呢?毕竟师傅选徒弟,都是选择跟自己相像的人,或者自己看得顺眼的人。父子相传就更不靠谱了,你有文艺天赋,未必你的孩子也能有这样的天赋。我就看不出房x名,比他老爹合适演出功夫片。

【写到“天长地久”的“伤痕文学”】

早年的伤痕文学,主要是文革后的反思。它内容也多半都是主人公在文革期间受到的遭遇,当然了,以受到的伤害为多,所以叫做伤痕文学。

应该说“伤痕文学”有他的时代意义,至少在改革开放初期,它起到了一种反思的作用,让人们警惕那一段历史不要再来。但是,历史翻过那一页,已经四十年了,现在我阅读很多当代的文学作品,包括随笔和散文,里边仍然有大量挥之不去的这一类文字痕迹。算起来,那些50-60年代的“右派”多半已过耄耋之年,很多人已经离世。很显然,现在的很多文笔,并非当事者本人的记忆。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最近一部《软埋》(湖北作协主席方方的作品),更是把伤痕文学的历史往前推了几十年,一直推到土改时期。写到土改时期,地主家被灭门的惨剧。——写作的原型故事,据说是因为作者本人的一个亲戚,是国民党官僚的后代,解放以后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子女也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

写伤痕文学没什么不对,文学本来就应该有现实的记录和有历史的思考。但是扩大化的伤痕文学,显然意不在此,不管是不是当事人,似乎都想往里面插一脚,就像一直在网络上传播的“…..期间死亡3000万人”争论一样。所谓的“伤痕”,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只想借此来否定TG过去的一切。——很显然,通过描绘受害者的惨状,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更容易获得国外的认可,万一让洋大人开心,还可以捞一个什么诺贝尔奖。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我对伤痕文学的态度也是一分为二,在前行的道路上,新中国的确有过错误,也走过很多曲折的道路,反思历史是应该的,但是否认历史,那就绝不应该,总书记说:

【“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新中国历史分为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无数事实表明,这两个历史时期都是不能否定的。”】

但是伤痕文学,伤痕文艺,仍然在大行其道。前两年张X谋导演的电影《归来》,仍然主打这一类情怀。毫无疑问,这部电影在国际上再获青睐,入选第6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影片——人家老外就喜欢看中国的阴暗一面。

现在的“伤痕文学”又改头换面了,比如以科幻小说面目出现的《北京折叠》,因为其对北京“阶层分化”的科幻式描写,获得了“雨果”奖。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不管怎么样,只要是国际上这一类作品还有市场,洋大人还喜欢这一套东西,继续给这一类的文学颁奖,伤痕文艺作品,还会大批量地生产出来——而比如张导一类的人物,早就赚得盆满钵满,“伤痕”只是一件他们用来发财的情怀道具而已。

今天是315,每年到了这一天,很多公司都很紧张。紧张什么呢?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怕,说明心中有鬼,无非是假冒伪劣以次充好。

前几天,看到阿里发表谈话,说要象治理酒驾一样打击卖假货。马上就是315,又是蹭热点的套路吗?或者,表表决心让自己看上去清白一点——卖是要出来卖的,节操呢,也是要装的。万一不小心,装成真的了呢!

【文艺界也需要315

其实文艺圈子更需要打假,不仅要打假冒伪劣,还要打带毒危险性的内容。只不过呢,文艺圈子现在暮气沉沉,更多的人选择了用脚投票,你可以装得高大上,我可以离而弃之。你宣传包装得再好,我不买账,你奈我何?——这种抵抗有点消极,可是还真的有效。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强哥今天对消费者说了,“给优质产品‘点赞’,把不良奸商‘拉黑’”。不过这并不完全适用于文化领域。

思想舆论这块阵地,你不占领,自然就有人想去占领。体制内文艺圈越来越老化越来越暮气沉沉的时代里,中国迎来了互联网时代,特别是近年来,智能手机彻底普及,全新的获取资讯的方式到来了,改变了很多人阅读的方式。

互联网和文艺的关系,也经历了几个阶段,用开车的说法就是,从qiangjian时代,慢慢进入youjian和包养时代,再到后来,算是逐渐有了名义上的自由恋爱,但是仍然摆脱不了土豪买春的痕迹。

【互联网与文艺,沟通从qiangjian开始】

互联网从进入中国开始,就开始了野蛮生长的时代,没有哪一个行业,像互联网行业这样成长迅速,而且带着非常浓厚的美国色彩。在每一个互联网老板心中,都有一个狼图腾的图标,都想自己变成头狼,让自己的部下变成群狼,所谓的狼文化,就是从IT公司传播开来的。

互联网从进入中国开始,就把自己定位成颠覆者,一路百无禁忌横冲直撞大杀八方,在互联网上传播(盗版)文艺作品,自然就成为早期互联网吸引人气的手段。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可怜的中国文艺工作者!中国的图书定价本来就很低,版税收入也不多,即使是一个普通的畅销书作家(韩寒、郑渊洁、小四、余秋雨这类的,比奥运冠军还少),一年就算有十万的版税收入,都很难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以往畅销书都有盗版盗印的,因为印刷比较劣质,纸张也不好,校对错误也比较多,虽然价格低廉,好歹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掏钱买正版书,多少给码字的作家们留了些盼头。

如今互联网杀到,盗版盗得赤果果而且还理直气壮——声称共享才是互联网的本质。因此,互联网盗版对于文艺而言,简直是寸草不生的大杀器。

以互联网最大的受害者音乐产业为例,某度起家的时候,mp3的下载是最重要的吸引人气的手段之一。那么唱片公司就很难过日子了,歌星、谱曲、填词的,谁还过得下去?除了几个天王级的巨星,通过演唱会或者广告其他途径来牟利,一般的乐队遇到这种冲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至于文学嘛,那更是不堪一击,想想网络上传播一部文学作品,速度能够有多快!当年韩寒、慕容雪村等一众作家,还因为某度文库盗版对簿公堂,结果又能怎么样呢?就算赢得了官司,也赢不了什么钱。互联网公司巴不得你打官司,对这群野蛮人来说,打官司也是提升知名度的重要手段。

可以这么说,在互联网进入中国的早期,文艺界就是一群群待宰的羔羊,互联网对整个文艺界就是赤果果的qiangjian,以免费共享的方式,获取了大量的用户,实现他们的原始积累,并且淘到第一桶金。

【互联网与文艺,youjian与包养】

互联网和文艺的关系,qiangjian也不是长久之计!文艺家活不下去,到头来互联网想盗版也没资源。虽然体系内仍然有一大堆文艺工作者,每年也不少作品,可是这些人也老了,作品也暮气沉沉,拿到互联网上去盗版,又能够真的吸引多少人呢?

竭泽而渔,最后就是没有鱼了。于是,互联网公司开始走上养鱼的道路,开始投钱搞文艺、搞音乐、搞视频——从盗伐森林转身变成植树造林的,好感动的故事有没有?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别忙着感动!qiangjian变成了youjian,变成了包养!互联网公司什么来头?多数都是美资背景的。想在互联网上搞文艺,就必须顺从资本的意志,一是为钱,二是要挟带他们的私货。互联网成了舆论的主要传媒,互联网公司成了文艺传播的主角。

著名的电影人于冬2014年曾经说过:

【“未来的电影公司的发展,就是满足BAT(百度、腾讯、阿里)三家的需求,BAT要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这算是文艺界的人对这种状况的认知吧。如果这句话还不算生猛,想想马X入股控股24家主流媒体的豪情壮举,再想想去年“胎毒分子”和小燕子的风波。

在这种背景之下,你还能指望互联网传播什么正能量的东西?一切都是为了钱,还夹杂着各种崇洋媚外的东西,要不是国家网信办管理严厉,什么幺蛾子都能够给你搞出来(抗日神剧那是轻的了)。国家网信办的确做的不错,然而也做得很累,去年一个年轻有为的网信办高级干部,就给生生累死在岗位上。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互联网要包装小鲜肉

从qiangjian进化到youjian包养,算是有了一点点的和谐,起码没那么暴力了,而且还养活了一大堆形形色色的各路明星——当然了,这些明星也要给互联网公司打工,别看他们挣的多,他们收入的很大一块,通通要给互联网公司做宣传费(称为保护费也可以,不缴纳足够的保护费,互联网分分钟教你做人,既可以抹黑你,也可以封杀你)。

在这个过程中,被互联网(包括境外资金)供养的文人大V,渐渐成了互联网上的“意见领袖”。在“youjian”时代,和现实生活中一样,总有很多文化人主动卖身。

这就是大家看到的互联网文艺现状。说乌烟瘴气也好,说不接地气也好,说屁股坐歪也好,总而言之,像极了被包养的妖妖娆娆的二奶——既富有汉奸精神,又鄙视普通大众,但是还指望普通人崇拜他们,为他们买单。

【互联网文艺的“自由恋爱”时代】

但是,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可能被长期欺骗,互联网公司的这套把戏,时间玩得一长,致命的问题也就出来了,那就是时间一长,文艺就没了生命力。——因为脱离了大众,接地气的东西越来越少,注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玩爱情动作片之类的东西,中国有法律底线,不可能学日本;玩玄幻科幻这些东西,你还能够玩得过美国?玩大片效果,你也不可能玩得过好莱坞;就算玩点思想深度的东西,你连印度也玩不过。所以,互联网长期包养文艺的后果,除了一堆“小鲜肉”刷屏以外,越来越难以获得网民的认可。

而大V们一次次无底线的炒作,也越来越让人憎恶,无疑也透支了互联网公司的信誉(虽然他们向来没有什么节操)。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穷则变,变则通。从微信订阅号开始,互联网文艺开始了一个新的方向探索,那就是“自由恋爱”的时代。其实微博算是更早的践行者,但是只是为了各种利益,包装了一堆大V明星,并没有真的实现读者和作者的有效选择。

和微信订阅号相似模式的,还有今日头条、百度百家、sohu订阅等等,微信占据了大头的地位。我虽然在其他很多平台,都取得了原创认证资格,但是经常被删帖(可见所谓的自由恋爱,也是经常被平台棒打鸳鸯),收入也极其寥寥。一怒之下,索性只玩微信,反正也不想过度推广。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订阅时代到来以后,当然也不会一路阳光,互联网任何一个领域,在前期都会充满泡沫。订阅号当然也是如此,诸如标题党、刷流量、买粉丝、心灵鸡汤、各种造谣不一而足。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浪淘沙之下,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慢慢沉淀出来。——到下一个阶段付费阅读时代以后,相信有价值的作品,会更多地出现。毕竟,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应该有合理的价格。所谓免费共享,那只不过是野蛮生长时代的口号而已。

【反思互联网与文艺】

用互联网摧毁一个国家的文化自信,这是美国人玩的阳谋,这也是为什么在互联网早期丝毫看不到盈利前景的时候,美国人舍得大笔资金注入。——所谋者大,自然不会锱铢必较,算计眼前的蝇头小利。

从互联网与文艺这二十来年的发展来看,互联网完成了对传统文艺的摧毁,但是摧毁并不等于创造,更不等于提升。善于打破一个旧世界的很多,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的却寥寥无几。

对于很多国力不强的国家,文化本来就是弱势,经互联网的巨大冲击,基本上就是堤坝垮塌。那些被color革命的国家,大抵也是这种情况。中国有数千年的文化底蕴,有强大的文化防火墙,有强有力的执政党,中毒虽然不浅,倒也没有到致命的危害程度。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想想去年底的文联大会上,满座的白发苍苍,还有不少我曾经批判过的面孔,不由得长叹一声:中国本土文化的修复工作,仍然任重而道远。

这算是《文艺界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下)》篇。结合毛泽东思想,就能够看清楚文艺界乱象根源,同时也能够找到文艺的正确方向。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毛主席对文艺工作极为重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指出:

我们要战胜敌人,首先要依靠手里拿枪的军队。但是仅仅有这种军队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有文化的军队,这是团结自己、战胜敌人必不可少的一支军队。】

【文化阵地的败退,后果堪忧】

我们在文艺阵地的败退,后果是相当严重的,虽然有党的领导,不至于沦落到那些发生color革命的国家那样的境地。但是至少以下几个方面,我们就吃了不少的亏。

崇洋媚外的心理,通过媒体潜移默化的影响,很多人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其中一些女性,因为辨别能力太差,不仅崇拜欧美,连第三世界亚非拉的外国人都崇拜不已,只要是洋人,不管黑白,不管是来自哪里,都盲目崇拜。这其中包括了诸多的影视明星,虽然她们的境况并不见好,却起到了很坏的带头效果。——这个名单太长,不一一列举了。

自己在文艺战线不给力,西方的文化就大肆流行,不仅好莱坞的各种大片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连带大幅度提升西方的品牌。格力的老总曾经说过:中东的经销商曾经建议她在空调上不要打“中国制造”几个字。文化上的自卑,自然会影响到中国制造的价值链。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文化的不自信,还导致了我们盲目向西看,自己国内的传统优秀文明智慧不去深入研究,反倒言必称西方如何如何,好的学不来,还尽学点糟粕。——比如一大堆复杂的金融衍生品。

文化领域被别人引导,还有扩散放大的毒害作用,很多被西方洗脑或者收买的知识分子,会进入我们的教育队伍,进入我们的媒体队伍,进入我们的干部队伍,这些人的言行都有相当大的示范引导作用,还有很强的扩散能力,自己身上的负能量,添油加醋加倍地影响其他人。——就是一个个行走的负能量宣传机。

……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表面看起来和谐安宁的社会,思想领域却是暗潮涌动,面对这种状况,我们需要提高警惕。须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前苏联东欧那些国家,媒体和舆论界就是被首先渗透撬开大门,此后整个国家一溃千里。

【重读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最近重读《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感觉74年前的毛主席已经穿越似的看穿了今天的文艺界:

【“……资产阶级领导的东西,不可能属于人民大众......在今天,坚持个人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立场的作家是不可能真正地为革命的工农兵群众服务的,他们的兴趣,主要是放在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面。”】

看看当今资本主导的互联网和文艺,有多少接地气的内容?反映的是中国这个时代的风貌吗?那些豪门帅哥美女,出入香车豪宅,距离普通的老百姓生活,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不解决文艺为谁服务的问题,摆弄一堆的小鲜肉,惺惺作态表演几下,再加上媒体疯狂恶炒,以为老百姓就愿意为之买单。时间一长,就变成了业内人士的自嗨。临了还不忘装逼:老百姓素质太差,看不懂我们的东西。

凡是脱离实际,脱离老百姓的东西,必然就缺乏生命力。这一点,毛主席当初在文艺座谈会上也专门提到过:

【“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

我去年在河南林州红旗渠参观,这是一个红色旅游景点,景区还保留了当年完整的纪录片,还有连环画和其他当年的宣传资料。在现场看看,我感觉到非常的震撼:在那个时代,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林县人能够完成这样一件简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精神的力量有多强大!相比之下,我们今天有那么多的知识分子,衣食无忧却一身的软骨病。不仅自己跪习惯了站不起腰,还要鼓动别人和他们一起跪着。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在我们这样一个中华崛起的时代,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中,有多少精彩故事?去年到现在,我只采访了很少的几个人,有当年远赴新疆支边的知青、有异国他乡行走推销产品的打工妹、有当年面对嚣张韩国女老板拒绝下跪的青年、有在泰国开酒店的中国姑娘、有巧手雕琢的玉器师傅、有行医数十年的老中医…….这些访谈文章,我自认为比其他的文章更接地气——每个主角都象是一面时代的镜子。

【人民的觉醒】

不要太在意那些捧红的文艺作品,也不要迷信那些刷屏的热点。他们可以国际上上拿奖,可以在国内获得圈内人的吹捧,甚至拿到很有象征意义的荣誉。然而,评价一部作品的好坏,最终还是老百姓说了算,还是时间说了算。

经过这么些年的“反面教育”,我认为人民早已觉醒,只不过很多文艺工作者,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圈子里互相吹捧自嗨为乐,看不清时代的这种趋势。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我在2014年开始翻译漫画看世界的时候,我曾经以为像天涯这种地方,宣传正能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或者说是一件很招人骂的事。然而在以骂架撕逼出名的天涯国际观察,我的漫画看世界专栏,好评率竟然达到95%以上,偶有几位公知出没,也很快被网友痛扁一番。——这让我看到了舆论的另一面,人民群众才是最强大的力量。

我的两个微信公众号,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推广开。但是我的文章在网络上却传播很广(转载的不少),得到了很多的认可和鼓励。这让我充满了信心:接地气、有思考、有深度,而又不故弄玄虚的正能量的作品,一样会受到读者的欢迎。

【时代呼唤优质作品】

虽然我说了文艺界的种种乱象。然而在这一片灰暗之中,中国的文艺界,还是有非常多的优秀作品脱颖而出。十年前红极一时的《士兵突击》,没有美女花瓶,没有卿卿我我,没有雷人剧情,直到现在,仍然很少有军事题材的作品能够超越之。

最近在热播的电视剧《大秦帝国》,没有炒作什么小鲜肉,更没有什么虚幻和历史虚无主义,而是用质朴求真的拍摄方式,表达了那个秦国崛起的时代。我看着电视剧的时候就在想,只有这样一群坚毅不拔的人群,才配得上统一华夏。——毫无疑问,这部片子的收视率也很高,好评率也不错。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还有去年热播的湄公河公案,没有太多的宣传,却赢得了很大的票房,还有极高的好评。对比那些大肆宣传的商业烂片,甚至需要自己包房送票虚构票房收入(也是一种洗钱),这其实也反映了一个时代趋势:人民在呼唤优秀的艺术作品。

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带着小孩去万达Mall,本来打算陪孩子看一部动画片电影,现场竟然订不到票,国产的贺岁动画片《熊出没奇幻空间》已经满座。而我最近去看的几部商业大片,每场下来常常只有十几二十来人,甚至有一次下午场,我几乎是包场在看(开场后,再来了两人)。两相反差之下,我意识国产动画片的进步,虽然制作水准还比不上好莱坞,但是已经能够夺回一部分市场份额,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前几年,我还看过一个优秀的国产动画片:《菜包狗与功夫兔》,无论是剧情想象力、画面的创意、色彩和动作、音效音乐诸多方面,都达到了国产动画片里非常高的水准,好看程度丝毫不亚于美国的顶级动画片。只可惜,我不知道这个团队为什么没有继续下去。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总而言之,文艺市场的繁荣,离不开消费者的品味提升,更离不开创作者的用心创作。时代需要优秀的作品,而观众和读者,已经在对烂番茄说不。

【黎明与希望】

我对中国的文艺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这种希望,不完全来自于官方的体系,也不是互联网资本家控制的不接地气的炒作,而是“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的艺术力量。

现在,中国的文艺界需要一种良性循环的机制,实现“良币淘汰劣币”。创作者需要一个好的变现平台,优质作品,用心创作的作者,需要得到资源上的支持。在自动控制理论里,只要“正反馈”能够有效地运行,那么一个系统就会越来越稳定可靠。社会也是这样,如果书写正能量的作者,能够得到鼓励和支持,能够得到合理的回报,这种正能量的传播就可以持续下去。

很高兴看到这几年,越来越多的正能量作者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前两天和一位作者谈到了毛泽东思想,他总结了几句话,他说毛泽东思想正在王者归来,而所谓的精英文化,只是一个小群体的自弹自唱,花多少钱炒作,也无法掩盖一身的毛病和谎言。

文艺圈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这就是黎明和希望。我坚信中国一定会崛起,因为中国人足够智慧,也足够勤劳。而中国的文艺一定会迎来春天,大浪淘沙始见金,泡沫过后,只有优质的东西才能够沉淀下来。

【巨龙,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龙语天下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3/34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