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洗脑”

西方式的“洗脑”在中国造成的恶果也多有存在,最典型的就是产生了一批数典忘祖甚至是扭曲变态的不肖之徒。比如现在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某些国人乃至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或者“精英”,他们对西方的一切都崇媚不已,却不吝以最恶毒的语词来辱骂贬斥自己的国家、民族和文化;他们把从西方趸来的“普世价值”之类玩艺儿整天挂在嘴边,却从来不做一点儿与本国人民有利的建设性的事儿。

话说“洗脑”

“洗脑”,这个词儿现如今在网络世界很常见。它的起源为何?目前为止似乎并没有权威性的考证。网上有一种说法是:当年国民党信心满满地发动内战,但其拥有飞机大炮的军队却打不过“土八路”,于是就找到“原因”宣传说“土八路”之所以英勇善战是因为他们都被“洗脑”了——从此,一个新词儿就诞生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可以说虽然当年国民党在战场上和治国中大败亏输,但至少在“创造”这么一个词儿上是取得了“辉煌胜利”的。因此,那些对国民党当年的失败耿耿于怀的人,比如那位当年随蒋家王朝逃到台湾省的国民党人的后代、当今台湾省的“著名”女“公知”、前两年写了本什么《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为祸国殃民的国民党的兵败如山倒的历史唱“惋惜之歌”的龙应台,应该能够小小地“胜利”那么一下子了。

就我来说,初次看到“洗脑”这个词儿应该是在西元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候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引发了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思想解放运动”,某些能够获得外部资源的势力就引进外来“理论”或者自己撰文著书对新中国的历史进行“反思”,其常用的一个“批判武器”就是指责新中国的领导人对国民进行了“洗脑”。那时的我和不少国人一样几乎完全服膺于“思想解放运动”,“如饥似渴”地搜寻阅读“反思”新中国和宣传西方“民主自由”体制“优越性”的文著,一时被迷惑产生了观念大逆反,将中国的前途乃至人类的希望都寄托到“西化”上去了。总之,那时的我与许多中国人一样坚信以前的自己的确是被“洗脑”了,“洗脑”是个“坏东西”,是只有“社会主义制度下”才会搞的,西方“民主”国家是不搞这个的,它们国家人们的脑子里都是“美妙”的“独立思想、自由意志”——当时没有想到,这种“观念大逆反”不就是“洗脑”的结果吗?

的确,“洗脑”这个词儿是明显带有贬意的,比如现在网上可见的那个自称“自由”、“中立”的“维基百科”,它在为“洗脑”设置的条目下就刻意列出“前苏联”、“中国大陆”乃至“塔利班基地组织”等细目。事实上,在当下西方和唯西方是从的某些主流宣传话语中,“洗脑”是专门用在不符合西方资本专制国家利益的那些国家或组织身上的一个“坏”词儿。

然则,“洗脑”真的只有上述“少数” 国家或政治组织才搞吗?究其实,“洗脑”简单说来无非就是通过教育、宣传使人接受某种观念并以此来看待社会、指导行为。由此,应该说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国大陆”确实进行了思想革命,也就是所谓“洗脑”。然而,“发明创造”了“洗脑”这个词儿的国民党就没搞“洗脑”吗?非也。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当年国民党政权为了以它们的理念给民众“洗脑”,那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的,可谓花样百出、不胜枚举。在此举两个例子:当年国民党政权为树立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权威”,曾大肆宣传“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为损害共产党在民众头脑里的形象,曾编造出“共产共妻”乃至“青面獠牙”的故事。当然,当年国民党的“洗脑”手法大都与此一样地过于低劣。

同样,西方“民主自由”国家就不搞“洗脑”吗?当然也不是。且不说上述的“改革开放”中的“思想解放运动”就是在西方暗中操控下的“洗脑”,就说西方国家对自己的国民,那也是长“洗脑”而不懈的,比如所谓“上帝的选民”、“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人类文明西方中心论”,乃至现在嘴上不说实际上根深蒂固的所谓“白种人最优越”之类的意识,就是用两三百年的时间“洗”进去的。当然,现如今西方国家的“洗脑”与这些国家的前世时代——比如“吃人”的资本主义时代,公开的野蛮的种族歧视乃至种族灭绝时代,以至西元上世纪中期的“麦卡锡主义”时代,等等——相比,那可是有很大“进步”的。时下西方的“洗脑”比较讲究“技巧”,运用大资本集团掌控的各种媒体和“好莱坞”之类的娱乐工具进行潜移默化的宣传教育,让头脑简单的人不知不觉中被“洗脑”却还以为自己产生了“独立之思想,自由之意志”。但是,“洗脑”换上了不同的“马甲”它还是“洗脑”,让许多西方人头脑里充盈着的仍然是自大、自私和蛮横等不良意识。因此,我们就总是能看到西方舆论中的怪现象:在美国、英国发生的民众抗议示威是“闹剧”,在非西方国家发生的则是“正当诉求”;在西方国家搞暴力活动的是“恐怖分子”,在中国和其它非西方国家干同样坏事儿的则成了“自由战士”;自己到处煽动、支持、组织甚至参与他国战乱,或拉帮结派耀武扬威,却詈骂力求和平发展的中国为“威胁”;自己操弄“资本市场”的骗局引发金融危机,却倒打一耙将罪名安在中国等发展较快的非西方国家头上;有的国家民众再怎么穷困潦倒于贫民窟中、政治运作再怎么腐败混乱也是“好”的,因为它有“民主”,而中国再怎么发展经济以民为本也是“不好”的,因为它“没有”“民主”……如此这般地“洗脑”还是有效果的,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它成功地在西方国家老百姓中进行了对中国的“妖魔化”灌输。

西方式的“洗脑”在中国造成的恶果也多有存在,最典型的就是产生了一批数典忘祖甚至是扭曲变态的不肖之徒。比如现在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某些国人乃至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或者“精英”,他们对西方的一切都崇媚不已,却不吝以最恶毒的语词来辱骂贬斥自己的国家、民族和文化;他们把从西方趸来的“普世价值”之类玩艺儿整天挂在嘴边,却从来不做一点儿与本国人民有利的建设性的事儿;在他们的口中,西方国家发生的任何问题都是“合理的”乃至是“可爱的”,而中国发生的任何问题,哪怕是芝麻粒大小的问题,那都是“没救了”的“体制问题”、“素质问题”或者是“文化问题”;更有甚者,他们中某些人有意无意地为西方国家的利益张目,而指责和破坏维护中国利益的作为,为此甚至不惜当“带路党”;……这类人恰如外国幻想影片中喜欢杜撰的那种“变异”的“异形”,使他们“变异”的显然就是西方式的“洗脑”。

不过,虽然目前可见“洗脑”产生了一些很不好的结果,但我以为就这个词儿的本身来说应该是中性的。正如上文提到过的,“洗脑”实际上就是教育、宣传。人之初,脑中自然是空空如也,须通过后天的教育、宣传才能产生观念,也要通过后天的教育、宣传才能去除不良观念形成良好观念。因此,在人类社会中“洗脑”是必然的、正常的、应当的,关键在于怎么“洗”。就人类应有的良好观念而言,中华民族早已提供了最基本的规范:和为贵、与人为善、以戈止武、自尊自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这些,才是真正的人类社会“普世价值”,以此为人类“洗脑”,世界才会无恙。而当下在西方话语权中所进行的偏执观念的“洗脑”,实为人类社会的忧患之因。

所以,“洗脑”无所谓好坏,用什么观念“洗”才影响着人类社会的未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洗脑 公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3/34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