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增长了些什么?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有目共睹的。贫道想探讨的是,能否多观察几个增长的指标,探讨一下增长的结构,也就是什么增长的快,什么增长的慢。并参照其他国家看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改革开放尤其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保持持续的高增长。从世纪初到2010年的大部分年份增长保持在两位数,是世界经济的最亮点。也就是这一年,中国GDP超过日本处于坐二望一的位置,世人惊诧,国人兴奋。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有目共睹的。贫道想探讨的是,能否多观察几个增长的指标,探讨一下增长的结构,也就是什么增长的快,什么增长的慢。并参照其他国家看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增长对一个国家的实际意义,或者说比较价值,一是人均收入增长比总增长更具价值,二是用购买力平价法(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比汇率(人民币/美元)计算法更有意义。购买力评价法(PPP)是由联合国统计局等组织主持通过价格调查测算不同国家货币购买力之间的真实比率,把一国的GDP转换成“国际元”,使比较更贴近实际。下面是中美两国1998年、2005年、2011年分别按PPP和汇率计算的人均收入。(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专题集萃/专题数据/国际数据。汇率是美元,PPP是国际元)

我们增长了些什么?

上表数字可以分为1998-2005(7年)和2005-2011(6年)两个阶段。(选择这些年份是因为网站上1997年PPP没有中国数字,2011年后没有数字)分析增长情况。(年均增长率%)

我们增长了些什么?

表二数字显示:

1、按美元汇率计算,中国前阶段没后面高,后阶段速度比前面快了62.3%。但按PPP计算,前面速度比后面快了178.6%!

2、无论汇率还是PPP,中国在前阶段增长都大约是美国的两倍。但后阶段中安汇率计算,中国增速是美国的11倍!但按PPP计算,只比美国快出75%。

我们知道,这两个阶段中国经济增速很接近,都在10%左右。怎么用不同方法计算,差别这么大呢?

前面说过,PPP是根据价格比较形成的,那么是不是中国前阶段物价指数低,后阶段物价指数高造成的呢?根据年鉴数据,确实前阶段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年均上涨0.83%,后阶段年均3%。但是,这个差别幅度也太小了,不足以让增长速度产生方向性的变化,而且幅度还这么大。显然不是来自物价。

那么就是来自汇率。确实,后阶段人民币汇率有所上升,大约从8.2比1上升到6.3比1,升值了23%左右。但这个幅度也不够大。加上物价因素,对增长的影响也不到30%。而两种方法计算的增长幅度差别在200%以上。

如果注意观察会发现,表一用汇率和用PPP计算的人均收入,98、05和11年有非常大的不同。PPP/汇率美元计算人均收入,这三年分别为:4.06,3.79,1.55。也就是说1998年每增长1汇率美元的人均收入,相当于实际上,或者购买力平价法计算,是4.06元。7年后虽有变化,但幅度不大,每增加1汇率美元等于增加了3元7角5,少了8%。但后一阶段每增长1汇率美元,只相当于增长1块5毛5,比6年前减少了142%!比13年前减少了162%。也就是说,从上世纪末到现在,尤其是2005年以后,中国增长的汇率计算的GDP能够买到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少了,GDP的价值在缩水(因为我们通常用汇率美元或者人民币来计算)。

第二个问题是与美国比较。

1998年,用美元汇率计算,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只相当于美国的2.6%,接近四十分之一!可怜得很,简直没有什么希望!但用PPP计算,中国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的10.4%,低于十分之一,还有一线生机。7年过后,中国按PPP计算的人均收入已经相当于美国的15.7%,六分之一强。7年每年缩小6%!这个阶段中国人均收入增速大约是美国了两倍,相当于美国不动,中国每年增长6%。按这个增速和差别,大约15年后,也就是2020年,中国按PPP计算的人均收入会接近美国。也就是按平均值算,中国人有可能过上美国水平的生活。

但是后一个阶段的数字让人丧气:增速从12%左右下降到4%,差别从快一倍下降到快75%。相当于美国不动,中国每年增长1.8%。按这个速度,赶上美国要到本世纪下半叶了。

毛病出在哪里了?是中国人口增长比美国快?显然不是,这两个阶段,前面中国人口年均增长0.68%,后面继续降低到0.5%。美国同期大约在1-0.9%,高于中国。

那么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了呢?我们先找个国家对比着看看就知道了。

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高速增长,不仅连续超越英法德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且人均收入水平迅速靠近美国。下面是1980-2010年按汇率和PPP计算的人均收入。(PPP来源《1980年以来(失去的20年)日本人均GDP(购买力平价)的年增长率》)

我们增长了些什么?

表三显示:日本经济在1985-1995年出现了一次类似中国2005-2011年的情况,即GDP的价值有些缩水,1995年的人均PPP比1985年缩水了60%。到195年又缩水30%。1995年每增长1国际元的国民收入,不足10年前的一半。这种情况一致到2010年才有所改善。

那么,日本在上世纪1990年前后,及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发生了一次楼市泡沫-泡沫破裂的过程。八十年代最后几年,日本楼价突然飙升,1990年六大城市地价比1985年几乎翻了一番。1989年日本地价市值总额竟相当于整个美国地价总额的4倍。到1990年,仅东京都的地价就相当于美国全国的总地价。1991年楼市崩盘,到1995年六大城市地价跌了一半。地价下跌一直持续到2005年(相当于14年前的28%)才结束。

楼市泡沫与收入缩水有什么关系呢?

前面讲到,PPP是根据不同国家实际购买力比较确定的。调查方设计了数百个指标测算,测算内容并不仅仅是消费品,还包括服务。关键还涉及资产——地产等(购买、租赁)不动产(包括权重)。也就是说,既要比较麦当劳的巨无霸价格之比,也要考虑买个两室一厅房子的价格。

中国在2005年到现在,房价经过了几轮飞涨,翻了几番。也就是上世纪90年前后的日本和现在的中国都出现了一轮房价疯涨的情况。GDP计算的是“增加值”,也就是卖出减去买进的差。房价涨的是什么?是建材和工费?不是,是土地价格。一个国企账上3万一亩的地,现在300万拍出去了,多出这297万(只是比方。农民集体土地进行建设开发时大致是卖出价减去安置费用)是谁创造的价值?没人创造,是市场承认的。市场承认就计进GDP了,凭空多出数百万元钱来。2016年全国出让土地收入3.74万亿,按照GDP的计算方法,这3.74万亿的绝大部分都被以各种途径和方式计入2016年的GDP中了。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地还是那块地,但市场交易凭空产生了3.74万亿的财富,对应要印出相对数量的现金(新增贷款)。房价涨了20%,国民兜里的现金在购买房子时就缩水17%,调查统计时就显示在PPP比汇率美元的缩水上。(当然还有权重等考虑,这里只是简单描述)

贫道以为,资产价格尤其地产价格暴涨,是造成GDP虚增的主要原因。

当然还有别的因素。比如95年开始中国出口依存度大提高。制成品出口额占制造业增加值的65%左右(日本高达70%。很多人用“出口/GDP”反映出口依存度有虚头。因为服务业本身就很虚),同时进口货物中能源和矿产品比例很高。也就是这期间,国际市场的能源矿产品价格飞涨,但制成品价格不涨反跌。成本与销售一升一降,也影响GDP的实际质量。

但究竟各方面对开篇描述的状况影响程度如何,这里只能是提到而已,有兴趣的可以深入研究。

房价和地价虚增与商品价格不同。高价买的方便面,市价低了不卖不行方便面会放坏,但房子和地不是,放不坏。因此虽然统计上会“暴跌崩盘”,但实际上会“有价无市”。过高的房价尤其商业用房价格(因为房主实际花销那么多)会转嫁在服务业价格上,也转嫁在用工成本上——员工住房费用最终要体现在工资单上的。房屋租赁费和工资成本趋高,会长期影响经济复苏。

房地产泡沫造成实际财富的缩水是比较麻烦一件事儿。虽然没有看到相应理论,但日本情况就很值得研究。日本到2010年以后美元形态的GDP才恢复到八十年代初的水平,“水分挥发”了二十多年。

贫道上面分析的完全是一种描述性研究,是翻统计数据突然发现一点蹊跷琢磨琢磨玩,闲着也是闲着,没啥建议的。

【邋遢道人,察网专栏学者,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邋遢道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经济 增长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3/35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