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真急人!都没说到点子上,让我来做个简单的全景式扫描!

良知媒体应该调查的,不应局限于于欢、苏银霞,以及吴学占、杜志浩,甚至是调查当地的政治生态都不够。浅层次讨论没用,不挖出根源,不改变现实,这种事只会越来越多。事实上这种事已经在中国现实社会中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了。有责任感的媒体应该沿着这条线深挖:高利贷-民间借贷-地下钱庄-影子银行-金融乱象-社会乱象-利益集团-社会生态-治国理政。挖到哪儿算哪儿。

“辱母杀人案”:真急人!都没说到点子上,让我来做个简单的全景式扫描!

一,本来,南方系一如既往地攻击中国司法,此次也是利用“于欢蒙冤”煽情。初期有炒作操控,以致仅两天引爆舆论。只是没想到,这次发力过猛,因触碰到了中国人的人伦底线,舆论热度超乎预料。眼看要出大事,开始紧急刹车。什么大事?良知媒体开始追溯此案的根源——高利贷。如果突破这一层,再进一步就会追到幕后真相:中国的金融秩序、经济环境、社会生态。有人慌了。

二,此次舆情事件的诡异之处在于,来得太快,去的太快。这确切表明有人操控。24、25日两天爆屏的新闻(以致最高检都紧急出面灭火的舆情事件),26、27两天却急剧降温,差不多从沸点降至冰点。28日的媒体与社交平台上仅存余音,只有廖廖数篇文字,而且仅仅停在人伦与声讨高利贷上。这绝对不正常!这根本不符合舆情规律,而且这个事件无论是从法律、人伦角度,还是从金融、经济角度,需要讨论的问题都很多。

三,实际上高利贷仍然是表象。如果要挖,应该从高利贷泛滥继续挖下去。这有几个角度。(1),反思放开这个政策的合理性;(2)它的实际意义与现实作用;(3)金融业乱象与它的破坏力;(4)它为现实社会带来的实现恶果;(5),预期这种恶果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对,它对我们的国家安全产生了严重威胁,这一点都不是危言耸听。

四,我提供一个角度。严重腐败的金融业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失去了对经济的服务功能,而是成了广大中小企业、私营企业的梦魇,成了滋生黑社会的温床,成了中国经济的吸血鬼。中央无论怎样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扶持,金融资源都首先满足了官、商、黑们操控的地下金库。中央给了地方一桶水,银行摆放在营业厅的只有一碗。大部分水都通过各种巧妙的方式流入地下钱庄。真正如饥似渴嗷嗷待哺的实体企业,从来就没有解决过融资难问题。这就是苏银霞不得不去找吴学占的原因。很多银行甚至会直接为这二者搭桥。我本人就碰到过多次。

五,苏银霞有没有涉及法律问题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对苏明霞的是与非我可以提供一个判断标准。可以调查她是否有转移资金和隐匿财产行为,如果有,那她是个恶人。涉嫌恶意骗贷、非法集资。这些行为应该受到惩罚。但如果她没有上述行为,现实中确实已经山穷水尽,那么她不仅不是恶人,反而是一位为了企业重生而表现地极为坚强、执著的令人敬佩的好人。是个好企业家。无论是银行也好,高利贷、黑社会也罢,无论谁苦苦逼迫甚至肆意凌辱这样一个女人,那么它们统统该死!而且即使她有所谓的非法集资行为,也不应被追究。她那只能算自救。有必要加一句,无论苏银霞是好人恶人,都于于欢案无关,她在彼情彼景中的身份是“于欢的娘”。

六,于欢到底有罪没罪?我个人认为无罪,但我说了不算。我认为,判无罪符合人性伦理道德,判有罪也许符合某条法律规定,那到底是屈从法律还是尊重人性,这就考验中国司法界的智慧了。基于现实我个人判断,于欢无罪的可能性较小,因为有些人肯定会说这是舆论绑架司法。为了平衡舆论,于欢最有可能会适用缓刑。毕竟在老百姓看来,不用坐牢就是“赢了”。只是,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很大,如果判缓,是基于有罪判定,于欢将有一条“犯罪记录”伴随他一生。

七,良知媒体应该调查的,不应局限于于欢、苏银霞,以及吴学占、杜志浩,甚至是调查当地的政治生态都不够。浅层次讨论没用,不挖出根源,不改变现实,这种事只会越来越多。事实上这种事已经在中国现实社会中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了。有责任感的媒体应该沿着这条线深挖:高利贷-民间借贷-地下钱庄-影子银行-金融乱象-社会乱象-利益集团-社会生态-治国理政。挖到哪儿算哪儿。

八,提供一组数字,专业人士一看就懂。数字预示着一场风暴。这场风暴可能远远大于房地产泡沫破灭。

1),很多人都知道房地主业赚钱,城市乡村高楼林立,中国的富豪榜上房地产老板最多。但是,2016年中国的房地产增加值占GDP比重只有6.5%。中国盖了那么多房,房价又那么高,才给GDP贡献了6.5个百分点。

2)再看下面的数字。2014年金融业增加值的GDP占比为7.38%,2015年上升到8.5%,到了2016年上半年,则上升到9.2%。

3)再看。日本和欧洲,金融业增加值占GDP之比在5%左右,即使在号称金融帝国的英国、美国,占比也才分别只有8%和7%左右。

简单一句话:中国的金融业已经严重畸形。

【金融业增加值占GDP之比这一指标的含义非常简单,表明全社会有多少资源和多少回报流向了金融业。金融业是服务业,不能脱离实体经济而单独发展,对其他行业来说它充当着润滑油的作用,润滑油不足机器运转不畅、磨损大,润滑油过多则会造成打滑、空转。
因此,金融业与实体经济之间要协调发展,发展不足与发展过度都有问题。美、日、欧都是发达经济体,它们的金融业发展占比数据有较强的参考价值。就此而言,中国金融业如此高的占比是实体与金融业发展失衡、经济结构畸形化的例证。——和迅网财经评论】

至今没有一个专家敢解读以上数字内容。除非他不怕死。

如果用老百姓都可以懂的话说,所有的人都在用全社会的钱玩高利贷(包括国家的钱),有本事的人用国家的钱玩,没本事的用自己的钱玩。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呢?

九,如果中国的金融业如此发展下去,除非央企国企等有保障的企业,但凡需要自己“找食”的企业,无论你今天的财务有多安全,早晚有一天你会掉进高利贷陷阱。苏银霞只是最前面那只蝉,而任何企业都不会是最后面那只雀。高利贷吃掉苏银霞后,胃口会越吃越大。不过实力大到一定程度的企业可以放心,高利贷不会吃到你,因为还没到吃你的时个,天下就已经大乱了。高利贷是个毁人毁社会的事。毁到一定程度必将天下大乱。说句不好听的话,假如房地产业垮掉了,建筑工地的民工们最多领不到工钱,但还可以回家种地。如果金融业地震,你让吴学占、杜志浩以及他那十个弟兄们干什么去?谁见过干上高利贷的人会改行去当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当不劳而获就能暴富的时候,不择手段就会成为必然。全民高利贷,会很快毁掉中华民族的根基。

十,危言耸听了?那么好吧,看下面这则报道。

《济南时报》早在2012年就报道过“暴富梦破碎后的放贷村”的事,报道说山东邹平当时民间借贷达到1000亿元规模,最终以崩盘方式收场,酿成重大悲剧,这个县有30多人因为民间借贷纠纷而身亡。邹平,就在此次于欢案的案发地山东冠县东边不远处。

“辱母杀人案”:真急人!都没说到点子上,让我来做个简单的全景式扫描!

(原文较长,下面是部分内容)

【1700余口人的霍坡村在当地是经济强村,其中80%的村民参与放贷。在高利贷面前,村民们几乎着了魔。
于何村。自2010年4月何长河的长河养殖有限公司成立后,随着规模的扩展,长河养殖以2毛钱的利息开始向周边借贷,吸引着周边的投资者。
到后来,(长河)低于100万元不收。知情村民介绍,周边村民为此都是亲戚找亲戚,朋友托朋友,一起将100万元凑齐,送到长河养殖。
虽然长河有规矩,不收本村人的钱。但这显然无法抵挡村民致富的决心。为了将钱存到长河处,聪明的于何村民拐弯抹角将钱借给外村的亲戚,然后由后者再转存到长河养殖。
2011年10月,一个叫魏传刚的投资者将何长河告上了法院。长河的“实力”终被揭开:何长河的账户上仅有300多万元,另外还有价值500余万的车辆,而他仅欠魏传刚一人就达450多万。消息迅速扩散,如梦方醒的投资者纷纷提款,长河由神话变成了笑话。受其所累,邹平的各个高利贷金字塔也在一夜间崩塌。
……
虽然下着小雨,但看到有生人来,好多村民从大门探出头,但一看到记者上前时,又赶紧关上门。
记者多方打听下,终于有人道出了实情,“姑娘,你快走吧,他们不会说的,因为上面有要求。”原来,高利贷体系崩盘后,有记者纷纷到孙镇采访,牵扯在内的“上面”给受害的村民们下了封口令。所有的外来记者进村一律撵走,所有的生人进村询问问题一律不准开口。“上面”不少人都参与了高利贷,不少村民投资都是经过他们担保的,经他们手的投资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他们不让说没人敢说。
此前,媒体称自2010年开始,本次大规模民间借贷总规模高达1000亿元,牵扯在内的公职人员数不胜数。据接近警方的人士称,因民间借贷造成30多人死亡。“现在这么乱,死了好多人,没人敢乱说话,因为都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邹平部分涉“高利贷”命案
1)、2011年12月10日凌晨,孙镇辛集村村民周新海,因360万欠债杀死债主陈康。
2)、2011年12月25日,台子镇绳刘村刘大鹏因与邹平华德投资担保公司朱永生、高源等人 1000多万合伙,后内讧杀人,刘大鹏被虐待致死。
3)、2011年底,县民政局殡仪馆工作人员韩伟被杀。
4)、2012年4月28日,孙镇周家村朱宝、朱猛与其他债主将600多万借给欠债者石立同,欠债人跑路,后债主之间火拼,朱宝、朱猛被开车追杀,撞车致死。
5)、2012年5月20日凌晨,北范村村民梁忠海出借给韩店镇大王坨村村民李清河200多万元,后债主杀死欠债者。
6)、 2012年11月22日晚,一放高利贷团伙袭击徐州办案民警黄升,民警被杀。
……】

我相信不是全中国的城市乡村都这样。但我也知道如今的城市,三条巷子里就会有两家小额担保公司、资产管理公司、金融咨询中介公司,以及无数大大小小的表面是房地产公司、经贸公司但实际上从事民间高利贷的各种公司。夸张点说,从事民间借贷的高利贷公司,很可能已经超过了早点摊。否则,主营讨债业务的企业居然能够做到上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下“一诺华银”。

中国有很多特色村。我记得以前有卖血村、癌病村、艾滋病村,后来又有了造假村、制毒村,不久前国务院还“授予”了一批电信诈骗专业县,现在又有了全国城乡遍地开花的高利贷。

良知媒体要不要不断追问、大声质疑:此情此景,是不是经济学家们的意图?必须让他们一个个出来走几步!必须质疑国家开放这项政策的初衷是不是这样?如果不是,下面该怎么办?如果任由这种情况泛滥下去,这个历史责任由谁来负?

“辱母杀人案”:真急人!都没说到点子上,让我来做个简单的全景式扫描!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3/35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