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阶层固化,这是我们的社会正在形成的事实。而教育,实实在在是阶层固化的高门槛。如果有两个孩子的话,除非天分极高各个学校争抢着要,否则要接受良好的教育,需要很殷实的家底支撑。毋庸讳言,中国的教育分化和阶层固化,已经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寒门难出贵子”,这是普遍的状况。

桂林虽然是旅游城市,机场服务有时候却相当糟糕。我昨天下了飞机,买了民航大巴的车票,左等右等差不多半个小时大巴都没有来。咬咬牙准备打的,和司机谈好的价格,按照滴滴报出的钱来结算。

开车的是女司机,估计岁数比我大几岁。几十公里的路有点长,不免家长里短地说点话。我平时交际应酬不多,如果能够有机会接触人,我还是喜欢倾听别人的说话。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生活,一百个人就有一百道人生酸甜苦辣。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特别的群体,一来经常开车有点闷要说话,二来见多了形形色色社会上的人,除了自己的故事,还有很多别人的故事。平时和出租车司机的聊天,废话太多没啥干货,下车也就忘了。这一次的聊天,却干货满满,算得上一次比较有深度的访谈。

【话题开启,大家都不容易】

八卦是女人的重大爱好之一,这位大姐热心过头,又善于察言观色(名片里还兼做导游,赚门票差价),车子一开动,马上张嘴就来:“兄弟看你样子,是来桂林旅游,还是开会?”

我马上用桂林话接上:“我是桂林本地人。”。遇到这类热心的大姐,得早点断了她推销什么旅游项目或者住宿酒店的念想。套路再多,那是对付外地游客的。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既然都是本地人,话题就从本地扯开。 我说用滴滴价格包车,你会不会有点吃亏啊? 大姐说道:“比打表是吃一点亏,不过现在客人都精了,在机场打滴滴方便得很,我们不主动降点价格,也不容易拉到客人。”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只好尴尬笑笑,对大姐说,我的收入也不高,花自己的钱,自然是要精打细算,本来要坐民航大巴的,实在等得心焦。

大姐倒是不以为意,说道:“都不容易。我们一家两口子都开车,也就是混个日子过。”

我说道:“两口子开车,一个月应该有上万了吧,在桂林这种小地方,日子应该过得不错了。难道你家里两个儿子要等着结婚用钱?”

她说道:“家里就一个女儿,读书开销大。今年读到本科三年级了,以后还要考研什么的,还得花几年钱”。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教育费用负担不轻,我是切身有体会,而且比这位大姐估计压力大了几倍不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教育的确贵,从中学算起,一直到大学毕业,够在桂林市区中心地带买一套房子了。多少大学毕业生,工作以后熬上十年,未必能够在桂林市中心区买得起房子。”这既是有点赌气的话,其实真要算账,这笔账也是相当真实的。我从小对数字极度敏感,这笔钱早就算过无数次,以桂林目前的房价,从高中算起,到本科毕业,这笔钱的确可以在中心城区买一套不错的房子。如果是二手房,甚至连装修家具都有。

大姐对我说:“兄弟,账不能这么算。书还是要读的,要不然,以后就像我们这样,累死累活,也就挣这点小钱。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

我不由得苦笑一下,想我文章也算国内写得有模有样的了,而且超级勤奋,几乎每天都更新。收入算起来,一个月也就是一万上下,万一哪天税务局发神经查账,每个月还得缴纳千把元个人所得税。于是我说道:“现在知识也不值钱了,像我,也算是读书读得不错的,现在的收入,过日子一样紧巴巴,压力大得很。”

大姐说道:“那不一样,你还有希望。我们是没有什么希望的,说实在的,一个月几千块收入,我们的确比一般的刚毕业的大学生收入高。但是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们的收入看不见增长,人家工作有经验了,收入就一节节地涨上去了。”

一位开出租车的大姐,能够说出此番见识的话,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于是我说道,“大姐你见识不一般啊。”

【读书有希望,读书的投资也很大】

大姐说道:“你看我们开车,每天早出晚归,一个月要做满30天,很多同行都坐出腰椎病来,累死累活一个月5000-6000,这滴滴一出来,每个月还下滑了差不多两千。你说滴滴的后台老板,自己不用买车,不用开车,最后每个开车的,都要给他抽水提成,这不就是有知识的力量吗?干活的不挣大钱,挣大钱的都是用脑子。”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有知识才有上升通道

我说道:“所以孩子读书再贵,只要孩子读书好,奔着个希望,也要咬牙往里面投资。做父母不易啊。”

大姐说道:“我们家里两个都没有单位,也不怕计划生育罚款。为了供这个孩子读书,我们就不要第二胎了。”

仔细一问,大姐的女儿在四川一所一本大学读国际财经,每年学费两万,算上生活费,每年差不多4-5万。对于一个月收入1万上下的劳动阶层家庭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负担。等于家里差不多一半左右的收入,都用在了孩子一个人身上。要是家里真的有两个孩子上这样的大学,供起来还是很吃力。而现在,桂林好的学校,基本都在走私有化的路子,除非你成绩极其优异,否则每年的费用也是相当高。

我对大姐说道:“很多家庭收入一般的,供一个大学生都有点吃力,要是有两个上大学的,基本就只能靠贷款了。”

大姐说道:“我们周围开出租车的,很多孩子读书成绩都不好,因为平时开车忙,也顾不上管孩子,就管生管吃管养大。这个年代,好玩的东西多,能够自觉读书的孩子少。要是不能进一个好学校,基本上以后就没有什么前途,到头来还是走娘老子的老路子,一代人穷,世世代代都穷”。

我摇摇头,并不完全同意大姐的意见。家庭月收入一万,在桂林基本还算不错了,绝对算不上穷。虽然压力一样很大,想想桂林还有那么多一个月挣两三千工资的,日子该怎么过?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阶层固化,这是我们的社会正在形成的事实。而教育,实实在在是阶层固化的高门槛。如果有两个孩子的话,除非天分极高各个学校争抢着要,否则要接受良好的教育,需要很殷实的家底支撑。

【再谈教育的价值】

话题又回到了买房,我说如果孩子读书一般,其实做父母的也没有必要那么累。孩子早点出来工作,攒钱买房子,早点结婚生孩子。读书开支小一点,钱也可以省下来买房。

大姐说道:“我们很多同行的就是这样打算的。累死累活,每个孩子给买了一套房子,读书读不出去,一人一套房子,也算尽到义务了。不过呢,小孩早早就混社会,容易出问题。”

这倒是真的,学校再怎么烂,至少有班主任管着,有学校的围墙围着,除了寒暑假,还得在校园里面待着。这个社会诱惑那么多,特别是女孩子,早早的就不读书混社会,很快就会结交一堆不三不四的人,惹出很多麻烦事。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大姐说:“读书不好,关也要把他关到20岁以后。再说了,读书有同学的圈子,总比社会上的那些圈子要好。”

关也要关到20岁以后。我很同意这位大姐的想法,这实在是教育最底线的一部分意义所在,青春期充满了荷尔蒙和欲望,如果早早地就不加管束,滥交放纵还是轻的,惹上毒品一生完蛋。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美国的那些“快乐教育”之下的底层人士的子女。

【思索教育和阶层固化】

后来大姐一直在侃侃而谈,其实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很健谈,但是此刻我宁可做一个倾听者。后来的话题,司机大姐大体也是夸她的女儿,说读书读得好,又有上进心,外语又好,就算以后找不到会计的好工作,转行在桂林教英语,或者做导游什么的,一个月也不少赚钱。眼下的花钱,就当是教育投资了,早晚还是能够回报回来的。

车程的后半段,我一边听着大姐说话,一边陷入了思索。关于阶层固化,还有教育的意义,我其实之前也想过。只是因为我很少听到这样真实的声音,这位大姐算是给我补了一堂生动的课。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毋庸讳言,中国的教育分化和阶层固化,已经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寒门难出贵子”,这是普遍的状况。而越来越多的师资力量,开始往私立学校倾斜(在桂林,好的私立中学能够花20多万以上的代价,从公办的中学挖走优秀教师),教育产业化的结果,就是有钱人才能够上得起好学校。当然,好学校每年也拿出一定比例的名额,专门用于招收特别优秀的学生,以提升学校的名声。普通人家,如果希望通过教育改变命运,要么生出天赋极佳的优秀孩子(按照目前的考试情况看,估计都是千分之一的概率),要么全家的资源,都砸在一个孩子身上,如果要养两个孩子,都要受到良好教育,几乎是不太可能的。具体而言,以桂林为例,排名前十名的中学,垄断了大部分的985/211大学的名额。

家庭月收入达到一万,这是绝大多数劳动者不容易做到的,他们尚且要感慨生活不易。而每一次的技术进步,或者产业结构调整,或者经济不景气,普通的劳动者很容易成为时代进步的牺牲品。比如滴滴对出租车行业的冲击,比如智能机器人和普通工人抢饭碗,比如进口的大豆一直压制着国产大豆的价格。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者,想要转型也不容易,特别是岁数大了以后,可以选择的工作机会不多。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工地上,通常有很多50岁以上的中老年民工。他们收入虽然不算低,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没有别的工种好选择。

对话:一个出租车司机眼中的阶层固化和教育投资

写到这里,低头想想,虽然我一直都算“正能量”的作家。但是在这个时代,生活并不会因为你的才华和勤奋特别照顾你,我和其他普通的劳动者一样,一头享受着“大国崛起”的红利,比如良好的社会治安,发达的基础设施,便利的生活方式,另一头,我和他们一样,也面对着生活的沉重压力,为子女忙碌,为生活打拼。或许,这才是真实的冷暖人生。

【巨龙,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龙语天下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4/35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