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老和尚苦心积虑,不宣扬积德行善,反而奉行诸恶,为什么?自老和尚叛逃开始,他就开始公开炮制、鼓吹“西藏是独立国家”,发现此路不通之后,又想着换汤不换药,提出所谓“高度自治”和“中间道路”。在图谋“大业”的路上,老和尚绝没有把藏族民众的生命和幸福看在眼里。在骨子里,老和尚认为所有藏人,都还是他的“农奴”。

4月4日起,那个“穿着意大利GUCCI皮鞋在全世界周游的政治喇嘛”,开始窜访印度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藏南地区),陪同老和尚的印度内政国务部长里吉朱语出惊人,称印度尊重一个中国政策,中国也应尊重印度“内部事务”,不该就达赖此访制造“人为争论”。

一个想借此坐实所谓的“阿邦”属于自己,一个想刷刷所剩无几的存在感。印度和老和尚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在和中国打交道的过程中,印度政府一再声称,决不允许老和尚在印度的领土上,从事任何反对中国的政治活动。

然后,印度认为,老和尚从事的所有活动,都不是政治活动……

老和尚的政治图谋

很多去过西藏的人,一定会被当地人对于藏传佛教的虔诚感动。他们转山转水转佛塔,五体投地,一心向善。藏人僧侣披着暗红色僧袍也面目安详。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虔诚的藏族佛教信众

老和尚也披着同样颜色的僧袍,又有“转世活佛”之名“加持”,还时不时说一些佛言佛语,看上去大慈大悲。这些小伎俩笼络了一些一心向佛不问世事的人心。

但是,僧袍下面,却是一副面目狰狞的躯壳。

2012年的一起藏人自焚事件,事后被证明是四川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罗让贡求从2009年开始就处心积虑,接受达赖集团指令干的。

2013年2月,达赖集团还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自焚指导书”,公开煽动境内藏人“按计划和步骤实施自焚”。

对于这些事情,老和尚常常以自己2011年已经“退休”一推了之,但事情显然不是那么简单。老和尚谈及藏族同胞“自焚事件”时这样说:

【“当自焚的状况发生时,我个人非常痛心。当然从民族的勇气来讲,他们的勇气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也很困扰。我对他要如何评价?如果我说这是好的对的,不能这样讲。如果说是错误的,要怎样判定他是错误的?”】

藏族同胞的命,在老和尚不置对错的表态中,已经完全沦为了他追求“藏独”的工具。

在此之前,达赖集团曾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地策划1987年拉萨骚乱、1989年拉萨骚乱、2008年西藏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令中国和世界几度震惊。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老和尚在西藏怂恿的暴行

每一起这样的事情发生,都让中华同胞心痛,而所谓的“藏人流亡政府”则拍手称快,并将它归咎于中国政府。

老和尚苦心积虑,不宣扬积德行善,反而奉行诸恶,为什么?自老和尚叛逃开始,他就开始公开炮制、鼓吹“西藏是独立国家”,发现此路不通之后,又想着换汤不换药,提出所谓“高度自治”和“中间道路”。

在图谋“大业”的路上,老和尚绝没有把藏族民众的生命和幸福看在眼里。在骨子里,老和尚认为所有藏人,都还是他的“农奴”。

小和尚的骄奢淫逸

老和尚曾称原本西藏农奴制是“一种以佛教为基础、具有高尚和利他之心的制度”。

老和尚所描述和代表以及他心心念念要在西藏恢复的制度,正是当时几乎所有藏族人想要逃离的。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上图左:西藏农奴制度下的“人背人”(即农奴像牲畜一样背驮着农奴主)差役。上图右:和牲口同住的农奴。下图:农奴益西钦沛服劳役后与犬同眠。

藏族作家阿来在小说《尘埃落定》中描绘了四川康定的土司家族衰亡史,看过的人都知道,其中描绘的农奴制——吐司把奴隶视为牲口,打骂随意,生杀予夺,就在他们一念之间。

但现实更残酷。

1904年到过拉萨的英国随军记者埃德蒙·坎德勒在《拉萨真面目》说,当时的西藏,“人民还停留在中世纪的年代”。

上世纪20年代曾作为英国商务代表留驻拉萨多年的查尔斯·贝尔在《十三世达赖喇嘛传》中说:达赖既掌握着农奴今生的生杀予夺大权,又掌握着他们“来世”的命运。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在旧西藏,农奴贝姆洪贞被砍掉右手

看看出逃前老和尚的身价,或许就能明白他为何留恋彼时西藏了。当时,他的家族在西藏占有27座庄园、30个牧场,拥有农牧奴6000多人。他本人手上有黄金16万两,白银9500万两,珠宝玉器、绸缎也数不胜数,等等等等。

1959年民主改革前,西藏由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三大领主组成了农奴主阶级,这部分人大约只占西藏人口的5%,剩下的人就是领种份地的人和农奴。农奴可以被当作私有财产支配,用于赌博、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还有5%的人是世代奴隶,他们被当成“会说话的工具”。

正是这些底层藏民供养起了彼时西藏的特权阶层。

当时的西藏地方法典规定:农奴如果“触犯”了三大领主的利益,“按其情节不同挖其眼睛,削其腿肉,割舌,截手,推坠悬崖,抛入水中,或杀戮之,惩戒将来,以儆效尤”。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1959年,农奴布德在诉说被挖眼的经过

但老和尚一直宣称,那个时候“西藏群体是很祥和,很快乐的”。他还说他当时西藏社会中成长的人都是“笑眯眯的”,他们之所以“充满快乐”,是因为宗教,还辩称只有很少的有钱有势的人欺压自己的农奴。

但这话,可能只有鬼才信。连坚决支持“藏独”的法国记者董尼德也认为,旧西藏是“做得太过分的封建农奴制”。而现在的西藏是什么样,刀哥懒得说,上图吧。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老和尚的穷途末路

60多年前,在1954年到1955年间,老和尚至少见过毛主席12次。他曾表示毛主席将他当做儿子一样对待。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1955年2月藏历新年,毛主席应在京的达赖(右)和班禅(左)之邀,出席宴会

新西藏显然并不是老和尚想要的。1959年,老和尚大变脸,叛逃印度,从此走上了一生的穷途末路。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这张老和尚与近60年前帮他叛逃的印度边境警卫相见的照片,有种莫名的讽刺感

1960年9月,达赖集团在达兰萨拉宣告成立所谓“西藏流亡政府”。从此,达兰萨拉成为“藏独”分裂分子的大本营。

如今的达兰萨拉,居民约有1万余人。那里脏、乱、差:道路十分狭窄,不少路面坑洼不平;街道拥堵不堪,牛、马、人、车一起穿街而过,人们一不留神还可能踩到牲畜粪便。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达兰萨拉街景

这像是一个隐喻,老和尚和他的马仔们如今的处境也是如此。

毕竟已经82岁,想来应该去日无多,自己的“建国大业”迟迟没有进展,老和尚现在愈发着急。

转世似乎也被提上了日程。在这个方面,老和尚的“招式”一点章法也没有。比如,在他80岁生日时,他对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说自己要转世为一个淘气的金发女郎。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而之后,在德国的一次演讲中,老和尚则称下辈子可能会转世为一只蜜蜂。甚至他还说过,转世已经过时了。

蜜蜂何辜?

去年,老和尚实际控制的“藏人流亡政府”举行了所谓“大选”,连一向力挺老和尚的《纽约时报》都说那选举已经“变味”,“藏独”集团内部的一些“激进派”已经明确表示不支持老和尚提出的所谓“中间道路”。

还有候选人提出,应该把老和尚当叛徒来看待。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可以看到,老和尚掌控力已经江河日下。

老和尚的家事也一团糟。近年来老和尚的亲二哥嘉乐顿珠指控他嫂子的父亲私吞了“西藏流亡政府”的金银。而嘉乐顿珠本人出版的回忆录称,美国利用藏族人在中国“挑起纷争”,导致老和尚出逃,自己“后悔与美国中情局合作”。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 台湾民众抗议老和尚“访台”

就连亲弟弟丹增曲杰也反对老和尚的所谓“中间道路”,他还说过一句大实话:老和尚去世,“我们就完了”。

这些年,随着中国整体实力的增强,西方社会尽管还保持着一向的傲慢,但是也觉得为了老和尚同中国撕破脸,实在不值当。这让老和尚很囧,他发现,自己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国家领导人、甚至政商界人士的政治负担,全世界现在对都避之不及。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皮尔·卡丹曾为老和尚提供物质等方面的支持,然而,老和尚在国际上影响增大后,便不理过去的小伙伴了。

认清老和尚嘴脸的,不只是皮尔·卡丹。当一位声称非暴力、本应普度众生的佛教徒,还是所谓“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却在世人纷纷谴责ISIS时,站出来“同情”他们,表示“需要倾听、理解,给予所有的尊重”……

为了自己的政治图谋,这种妄语都说,老和尚口中还有什么可信的呢?

那个喜欢GUCCI皮鞋的老和尚,又在狂刷存在感

成文参考新华社、中国西藏网等媒体公开报道。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达赖 西藏 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