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台独”分子大多存在一个共性,就是浓厚的“日本情结”。何以如此?原因主要是两个:一是日本对台湾50年殖民统治、特别“皇民化运动”的久远影响;二是“台独”势力出于政治图谋,急需取得外部势力、尤其是与台湾渊源甚深的日本右翼势力的支持。

今天,首先要请大家看两张图: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李登辉手书“我是不是我的我”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森友小学理事长背后的李登辉题词

这段时间,日本“右翼小学”事件沸沸扬扬,这第一张图,是李登辉为这家小学理事长笼池泰典手书的一幅中堂;第二张图,则是李登辉所书“儿童新天地”,被笼池挂在了接待室正中央。近期,笼池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坐在这张条幅前,似乎在展示自己的背景,也让不少日本电视观众看在眼中。

今天要说的另一件事儿,则来自媒体报道:最近,有大陆记者在东京羽田机场目击一台湾女子手持贴有“台湾国”贴纸的“护照”入关,日方人员查验后未有异议将其放行。此事给岛内一些“独派”打了兴奋剂。而该当事女子更是“惊喜”自己上了新闻,在论坛上宣称已用“贴纸护照”进出日本5次都没被刁难。

这两件事情,其实是一件事:台独”势力的“皇民化”趋势,正在成为日本手中的“台湾牌”。

 

台湾“皇民”&日本右翼

咱们先说事情本身:

从2015年夏天起,有个别台湾地区居民即开始使用自行印制的“台湾国贴纸”,将之贴在台湾当局所签发的“护照”封面,以彰显个人政治立场。但这些人在绝大多数国家都直接吃了“闭门羹”。美国、荷兰均当场要求撕掉贴纸,新加坡则拒绝入境,澳门特区海关则直接给予遣返。

对此,就连台当局也呼吁民众不要“捣乱”,切莫擅自涂改“护照”,还修订相关规定层层阻拦,但新规定实行不到一个月便发生180多起因贴纸而无法出境的案例。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一些台湾地区居民在“护照”上粘贴“台湾国贴纸”,并在网上大肆宣扬。

一些大陆网友将这种举动称为“贴纸建国”,还真是蛮贴切。

但是,在日本,就出现了另外一种局面:据公开信息,此前日本也曾拦截下带有贴纸的台湾“护照”,但在具体个案中,还是有人“闯关”成功。

这里有两种可能:1,日本政府故意而为;2,日本政府没有主动鼓励,但也并未在海关严格执法,存在执法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空间。

关于另一件事,关于李登辉的“皇民”情节,大家都已经熟知。他心里那个叫“岩里正男”的日本人,一有机会就要冒出来表现一下,这也并不奇怪。但很多人并未注意到,日本右翼与这些“皇民化”的“台独”人员之间,有着何种密切的往来。如果没有右翼小学“地皮门”事件的曝光,可能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李登辉与这些具体的右翼人士之间也有如此多的“交情”。

在日本,有两种与此相关的人员值得注意。

第一类,是个别长期在日的“皇民”们,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金美玲。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金美玲与安倍晋三愉快地在一起

金美玲1935年出生于日据时期的台湾(这一点与李登辉一样),上世纪50年代赴日留学,很快即成为“台独”势力在日本的骨干,并在此后长期在日生活——当年的台湾当局也曾强硬打击“台独”势力,因此她无法“返台”。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不仅在日本宣传“台独”思想,还成为在各种媒体上抨击中国的主力,对中国的攻击辱骂不仅涉及政治、经济、外交议题,还包括文化、社会甚至“国民性”。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陈水扁上台后成为台当局的“国策顾问”。而在陈水扁下台后,金美玲于2009年获得日本国籍,圆了她的“皇民梦”。

第二类,则是日本政坛的“台湾帮”。在日本政坛各路“重臣”、“大佬”之中,不少人早已成为台湾当局在日本的说客,并且与台湾当局有密切的利益往来。限于篇幅,这里暂不赘言,请大家参考一本书:日本学者本泽二郎著《日本政界的台湾帮》。在互联网上也有不少段落,大家看了之后,就可以明白很多今天新闻的“水面以下”。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日本政界的台湾帮》封面

 

“数典忘祖”的“皇民”们

长久以来,台湾社会因历史不幸而留存着与日本的渊源,这本无可厚非,但“台独”势力背后也往往投射出日本的影子,这就不能等而视之了。

长期观察台湾社会的专家多有提及,“台独”分子大多存在一个共性,就是浓厚的“日本情结”。

何以如此?原因主要是两个:一是日本对台湾50年殖民统治、特别“皇民化运动”的久远影响;二是“台独”势力出于政治图谋,急需取得外部势力、尤其是与台湾渊源甚深的日本右翼势力的支持。

众所周知,日本于1895至1945年殖民台湾,整整50年时间犯下累累罪行。无论是侵台初期对台湾抵抗组织的残酷剿杀。还是长期统治期间制造的各种屠杀事件,都是有史可考,证据确凿的。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1945年被编入日本“神风特攻队”的台湾人,大多来自高雄和台南,共44人。(图片来源:知乎)

为了加强殖民统治,日本殖民当局鼓励告密,给举报抗日者加官晋爵,也由此制造了台湾人血性人格的一次“洗牌”。上世纪20年代以后,日本殖民者更加重视从精神上彻底改造、奴役台湾民众,自此在台大搞“皇民化运动”,强制台湾人说日语、换日姓,拆除宗庙、建立神社,将与日本人通婚渲染为高贵荣耀,一切生活起居皆遵照日式风俗。

数十年间,这种对台湾本土文化记忆的抹除将一些台湾居民变为效忠天皇的“恭顺臣民”,整个台湾岛也化作日本战争机器的一部分。20世纪40年代,日本发觉“皇民化”效果超乎意料,开始征用台湾人担任“皇军”,以补充日益紧缺的兵源。随即短短几年便相继有数十万台湾年轻人应征替日出战,甚至有人写下入伍志愿“血书”,乃至入伍被拒竟切腹自杀。

实际上,在日本看来,这些台湾人仍然只是“三等公民”,前面不仅有日本人,还有日据朝鲜半岛居民。作为“三等公民”,当时的台湾人普遍只能接受初等教育,想上中高等学校就会处处受限,而且还被禁止学习政治、历史等人文学科,只能学习医学、法律等,这就是当今台湾“三师”——医师、律师、会计师——就业人群多的原因。李登辉当年也即受此影响学了农业经济。

1945年光复后的台湾虽名义上恢复了尊严,可社会风貌、民众内心留下的“皇民化”伤痕却早已深入骨髓。日本携明治维新之利自视“文明之邦”、“强国之列”,将“皇民化”等同于文明进步,将台湾一切文化、语言、风土民情贬低为野蛮落后,如此以混淆逻辑的手段制造台湾人的自我认同错乱,甚至令当时社会不少知识分子都难逃内心煎熬,一些人正是在长期的自卑中倍感无着,转而选择了对“本岛人”的弃绝,在极少数人心里还埋下了妄图“脱中入日”的种子,成为了“台独”思潮的历史根源,

而最近20年来,在岛内持续做大的“独派”势力,完全是借“日本情结”掩饰政治投机目的,不遗余力献媚以谋取日本右翼的外部支持。

 

“皇民”只是日本的一张牌

正如殖民统治时期将台湾年轻人视为“炮灰”一样,今天的日本右翼,并非真的对台湾有什么感情,而只是将“台独”作为一张牌,用于其对抗中国的全盘计划。

日本右翼多年培植“台独”势力,目前显然已经到了“收获期”,而台湾绿营之所以能有钱弄权造势,也自然离不开日本右翼这个金主。事实上,台湾绿营政党、个人很多都收到日本政府、企业的政治献金,为其办事司空见惯。

2016年,在蔡英文上台之前,日本也下了不少功夫。日方不仅邀请蔡英文访问日本,还由安倍晋三的弟弟岸信夫全程陪同,并邀其参观安倍晋三在山口县的老家。在蔡英文“就职”之前,岸信夫还专程赴台湾“祝贺”。

 今天,我们来看看台湾“皇民”走得有多远

▲蔡英文与岸信夫在安倍晋三的山口家中

蔡英文上台之后,也确实“投桃报李”,不仅在冲之鸟礁问题上模糊立场,暗示台湾渔民让出渔场,还罔顾民众健康,强行进口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区的食品。可以想象,这些公开的“交换”,还只是水面之上的冰山一角。

从台湾岛内新一批“台独”政客的身上可以看出,如今,老一辈“台独”逐渐凋零,“皇民思潮”却依然恶疾难除,这背后是一批政客假借“皇民化”大搞“台独”之实,用来持续强化其所标榜的“日台共同记忆”,乃至培养出一批新“皇民”。不管今天的台湾人正在如何构建自己的身份认同,日本殖民时代留下的印记仍远远未曾脱去,“去殖民”的进程仍然任重道远。

但是,“台独”分子如果看看历史就可以知道,“皇民”只是日本用来奴役驱使台湾民众的一个幻象。“台独”分子对日本右翼是“寄托”与“依赖”,而日本右翼对“台独”分子则只有“利用”可言。

无论今后事情如何发展,有一点可以确认,如果“台独”势力铤而走险,试图用进一步“皇民化”换取日本的支持,只会将台湾推入不可逆转的死胡同。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台独 日据 皇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