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大股灾?股市改革不能再盲目迷信美欧模式

中国许多投资者都青睐的美欧流行的资本市场理论、操作技巧,如波段炒股理论、短线操作技巧等都假设存在着有效金融市场,忽略了大量资金涌入拉大供求缺口时就会出现市场失灵,为虚浮的盈利高兴时却忘记了一旦收网自己就会捕鱼者的食物。

如何避免大股灾?股市改革不能再盲目迷信美欧模式

导言:倘若中国运用我新著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指导金融改革,就能充分借鉴罗斯福的成功经验并发挥社会主义潜在优势,创造出超越当前美欧金融模式和罗斯福时代的更辉煌成就。中国经济学家应该继承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追求“真善美”精神,不能继续容忍大股灾暴露的腐败丑恶和严重理论缺陷,应该勇于推动理论创新并创造出真正惠及广大民众的股市模式。

中国许多投资者都青睐的美欧流行的资本市场理论、操作技巧,如波段炒股理论、短线操作技巧等都假设存在着有效金融市场,忽略了大量资金涌入拉大供求缺口时就会出现市场失灵,此时运用各种复杂、精致的炒作技巧可以暂时获利,但就像在撒开的大鱼网中为多吃一些诱饵而沾沾自喜,当广大股民沉溺于这些具有局限性的炒作理论和技巧,为虚浮的盈利高兴时却忘记了一旦收网自己就会捕鱼者的食物。

倘若信奉西方经济学所倡导的道德中性并不关心民众痛苦,就意味着不“善”和丧失了人类的良知和道德底线。历史上人类文明的进步都是源于“真善美”的不懈追求,但是,今天流行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不仅难以解释危机频发的现实世界,还让人们对此熟视无睹并丧失了追求“真善美”的精神,人们必须正视这一点才能走出全球金融危机反复爆发的困境。美欧许多大学的师生对此深感不满并发起了抗议运动,美欧垄断财团控制的主流媒体却蓄意隐瞒、压制这一运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西方教科书歪曲亚当•斯密的原意编造的自由市场神话,本身就是资本利益与社会利益发生矛盾、冲突的例子。亚当•斯密竭力主张阻止资本为谋私操纵政府干预,而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却主张给予私人资本最大的自由,目的恰恰是让公众难以要求政府推行维护社会利益的政策,而大资本财团却可以尽情操纵政府推行有利于自己的政策。

股市改革应破除对西方模式、理论的迷信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一位以前崇拜美欧金融模式的著名经济学家曾坦率地说,这就仿佛是打破了人们昔日崇拜偶像头顶上的皇冠,让美欧金融模式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跌下了被供奉的神坛。

大多数金融界人士却并没有进行这样的深刻的反思,中国金融改革仍然在效仿美欧金融模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有关方面认为美欧已经建立了防范风险的有效监控机制,能够有效防范类似2008年金融危机的再次发生。尽管多年来我一直揭露美国经济复苏和大牛市是虚假的,但是,有关方面过于迷信美欧金融模式并且从不重视不同意见。

英国的金融混业监管模式未能防范2008年危机,有关方面却以英国模式为榜样设计金融监管改革。美国股市在2008年创下历史新高后不久发生崩盘,我多次撰文揭露近年来美国大牛市源于美联储滥发货币,中国股市改革却仍然坚持以美国股市模式作为榜样,结果2015年大股灾给民众造成了二十多万亿元损失。美国的信用违约金融衍生品CDS是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201610月有关方面却不顾危机教训坚持引入美国CDS

金融界人士如此崇拜美欧金融模式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是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的巨大影响,西方教科书的市场均衡理论仿佛已经植入了金融界人士的骨髓,“看不见的手”貌似完美的逻辑论证已经让他们深深折服,于是就对西方理论难以解释的大量现实证据视而不见,致使中国股市改革效仿美欧模式一次又一次遭受了惨痛损失。

人类社会经济现象与自然界的物理现象有着根本的不同,人类拥有着复杂的动机和丰富多彩的行为变化,社会科学理论的适用范围与自然科学理论相比更为狭窄,需要不断地根据现实世界的复杂变化进行理论创新。西方教科书理论虽然在特定的范围内能够解释某些经济现象,但是,倘若人们由此就对西方理论顶礼膜拜而忽视现实世界中的矛盾,就会导致思想僵化、理论教条化并在现实中世界遭到失败。

我看到股市改革让广大股民遭受了数十万亿元的巨大损失,金融界人士却仍然对美欧模式和西方经济学理论深信不疑,坚称股市出现问题是由于市场化改革没有充分到位引起的,应该加快开放资本账户管制并与美欧模式、国际市场接轨,不由对金融界人士思想如此僵化、教条感到难以理解,因为这种反常违反了人类的良知和追求真善美的天性,甚至预感到背后可能隐藏着特殊利益和腐败因素在作祟,后来果然得到了某些证监会高级官员的内外勾结腐败案发证实。

科学的魅力和力量在于探索准确反映现实世界的客观规律,大千世界是如此复杂多变、丰富多彩而人类的认识能力有限,探索更加准确反映现实世界的真理乃是永无穷尽的过程,倘若看到理论与现实的明显矛盾而无动于衷,就会因理论滞后于现实世界而受到客观规律的无情惩罚。改革开放的成就源于“真理标准”讨论引发的思想解放运动,今天人们不应该再抛弃当年的求真精神而禁锢思想的火花。

今天人们已经看到全球反复爆发金融危机带来的巨大社会代价,看到了股价在贪婪推动下的飙升和恐惧驱使下的暴跌,看到股价反复暴涨暴跌而股指期货却根本无法防范风险,看到双十一整个商品期货市场在数分钟内发生闪电般崩盘,显示着极少数人拥有了不正常的操纵市场的巨大力量,这显示出流行西方教科书的经济理论不“真”并难以解释现实世界,人们有必要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大胆进行理论创新和探索,而不能再继续盲目迷信美欧模式和流行的市场经济理论教条。

人们还看到明显运转失灵的股市给民众造成的数十万亿惨重损失,千百万民众的财富严重缩水还有众多失败者自杀身亡,而同外资关联投资基金获得了远远超过正常收益的投机暴利,大股灾后短短半年内中国的外汇储备就流失了一万多亿美元,倘若再发生一次大股灾外汇储备下降就可能威胁到正常贸易。倘若信奉西方经济学所倡导的道德中性并不关心民众痛苦,就意味着不“善”和丧失了人类的良知和道德底线。

历史上人类文明的进步都是源于对“真善美”的不懈追求,但是,今天流行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不仅难以解释危机频发的现实世界,还让人们对此熟视无睹并丧失了追求“真善美”的精神,人们必须正视这一点才能走出全球金融危机反复爆发的困境。美欧许多大学的师生对此深感不满并发起了抗议运动,美欧垄断财团控制的主流媒体却蓄意隐瞒、压制这一运动。

许多经济学家都陶醉于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陶醉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市场均衡理论,陶醉于市场经济自发恢复供求均衡的美妙功能。正因如此,许多著名学者公开称经济学家不应关心道德,因为自由市场经济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能够将自私的“恶”自动转变为利他的“善”。

西方教科书讲述的亚当•斯密发现的“看不见的手”理论,对市场经济的美妙功能进行了貌似严谨的逻辑论证,论述了市场经济如何自发让私人利益和社会利益之间的协调一致,这样人类就无需追求“真善美”而只需要给自私的资本最大自由,市场经济就会自发将资本自私的“恶”转化为最大社会福利。

实际上,这是美英资本财团为获得谋私最大自由干预学术研究,蓄意歪曲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原意的“假恶丑”典型,竟然将亚当•斯密竭力反对的观点强加给了他。诺奖获得者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教科书流传最广,他写道:“市场经济的有序性最早为亚当•斯密所揭示。斯密以其最著名的论断,即在本章开篇所引的《国富论》中的一段话,指明了公众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间的和谐一致性”。

其实,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明确指出:“不论在哪一种商业或制造业上,商人的利益在若干方面往往和公众利益不同,有时甚或相反。一般地说,他们的利益,在于欺骗公众,甚至在于压迫公众”。亚当•斯密还在《国富论》记载和揭露了大量私人追逐利润时,不择手段损人利己、伤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现象,例举了私人资本胁迫政府帮助自己谋私的大量例证,还阐明资本谋私必然与社会公共利益发生矛盾、冲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西方教科书歪曲亚当•斯密的原意编造的自由市场神话,本身就是资本利益与社会利益发生矛盾、冲突的例子。亚当•斯密竭力主张阻止资本为谋私操纵政府干预,而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却主张给予私人资本最大的自由,目的恰恰是让公众难以要求政府推行维护社会利益的政策,而大资本财团却可以尽情操纵政府推行有利于自己的政策。 

中国应勇于超越西方的股市模式和市场理论

胡佛总统陶醉于自由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的美妙神奇,他主张“法无禁止皆可为”并给予资本最大的自由,结果1929年坐视民众痛苦毫无作为并让股灾演变为大萧条。罗斯福是美国历史上罕见的具有人道主义情怀的政治家,他认为无法保护老弱妇女并给壮者工作的政府不应该存在下去。他认为华尔街利用民众存款炒作泡沫并操纵股市是不道德的,制定了1933年银行监管法规阻止民众存款流向各种金融投机。

罗斯福制定的银行监管法规是现代金融监管制度的奠基石,成功确保了美国资本市场的繁荣、稳定长达半个多世纪。但是,由于罗斯福的金融法规背离了“看不见的手”的教条,垄断财团操纵西方经济学界拒绝为罗斯福改革提供理论支持,1999年这一维护公众利益的成功政策在华尔街游说下被废除。

我看到“休克疗法”、次贷危机、大股灾等一次又一次的灾难,感到实在无法任容美国推荐药方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继续打着种种权威的幌子用“假恶丑”扼杀“真善美”,这种维护公众利益的社会责任感激发了我的理论创新灵感,促使我撰写了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提出了能够很好地解释大股灾、大萧条的新市场失灵理论,能够弥补西方经济学缺陷为罗斯福金融改革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持,同时还能够根据更好反映经济规律的市场经济理论创新,设计出完全排除投机干扰的更加完善、公平的股市模式,创造出让人人皆可以通过价值投资成为股神巴菲特的股市奇迹。

西方经济学教科书花费了大量篇幅论述市场供求均衡和价格理论,似乎这种理论就是普遍真理并且适用于商品、劳动力、资本等各种市场。我的新著从客观现实出发深入考察种种历史实践证据,发现市场经济的美妙、自发恢复供求均衡的功能,仅仅适用于价格均衡点附近供求缺口不大的情况,一旦发生供求缺口过大供求曲线就会发生严重扭曲,西方经济学论证美妙的“看不见的手”逻辑基础就会不复存在,市场的稳定性、均衡性就会变成市场失灵的破坏性、失控性,就仿佛机器的重要零件被严重扭曲时根本无法正常运转,倘若不进行人为介入纠正扭曲就可能导致严重事故恶果。

美欧金融大财团操纵经济学界故意忽视这种市场失灵,因为这种市场失灵能够带来获取投机暴利的机会,这样让人们误以为市场失灵时的价格仍然是合理的,就会忽略投机力量可以操纵市场出现误导性、诱骗性的价格,这种价格信号就仿佛是诱骗投资者上当的捕鱼诱饵。索罗斯曾经坦言倘若他相信教科书的市场均衡理论早就破产了,他能够从赚大钱恰恰是利用市场失衡而不是市场均衡。

中国许多投资者都青睐的美欧流行的资本市场理论、操作技巧,如波段炒股理论、短线操作技巧等都假设存在着有效金融市场,忽略了大量资金涌入拉大供求缺口时就会出现市场失灵,此时运用各种复杂、精致的炒作技巧可以暂时获利,但就像在撒开的大鱼网中为多吃一些诱饵而沾沾自喜,当广大股民沉溺于这些具有局限性的炒作理论和技巧,为虚浮的盈利高兴时却忘记了一旦收网自己就会捕鱼者的食物。

我的新著还揭示出融资融券、股指期货虽是市场的自然产物,但正像亚当•斯密揭露的那样私人资本往往会推出损人利己的创新,罗斯福的金融监管法规表面上人为干预了自由市场经济,但实际上却能促使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因而成效卓著,其原理就在于限制、缩小各种金融资产的市场供求缺口,禁止中央银行货币发行直接、间接地流向投机领域,禁止华尔街利用巨额民众存款参与投机操纵市场,特别是利用巨额民众存款提供炒作股票泡沫的融资,从而有效限制了金融资产市场的供求缺口和市场失灵。

当年罗斯福是首先推出监管法规整肃华尔街的金融投机,然后再推出扩大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刺激社会有效需求,否则在金融投机猖獗的情况下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就难以奏效,很可能无法刺激社会有效需求反而刺激了资产泡沫膨胀,变成了金融投机资本趁机获取超额暴利的投机炒作题材、道具,华尔街趁炒作特朗普行情之机疯狂套现股票就是明证。当前中国也应尽快制定本土版的罗斯福法规遏制金融投机,否则雄安新区、各地扩大基建投资的利好就会被国内外投机资本攫取,雄安概念股时而暴涨时而暴跌说明中国也存在炒作类似特朗普行情的危险。

罗斯福的金融改革确保资本市场的繁荣、稳定长达半个多世纪,倘若中国运用我新著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指导金融改革,就能充分借鉴罗斯福的成功经验并发挥社会主义潜在优势,创造出超越当前美欧金融模式和罗斯福时代的更辉煌成就。中国经济学家应该继承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追求“真善美”精神,不能继续容忍大股灾暴露的腐败丑恶和严重理论缺陷,应该勇于推动理论创新并创造出真正惠及广大民众的股市模式。

例如,罗斯福遏制了金融寡头贪婪而没有实行银行领域的国有化,私人金融财团强烈不满受约束并时刻渴望废除罗斯福法规;当年罗斯福法规禁止了华尔街通过加杠杆炒作资产泡沫,并没有完全消除金融财团利用自有资本进行的金融投机,倘若依据新市场失灵理论完全消除金融投机炒作各种资产泡沫,就完全有可能创造出更加繁荣、稳定的新型股票市场;罗斯福时代虽然催生了几乎没有泡沫的大牛市奇迹,但股票高度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很难让广大民众受益,倘若中国发挥公有制优势让全体民众分享股票增值收益,就能创造出人人皆能成为股神巴菲特的股市奇迹。

借鉴罗斯福排除泡沫创造大牛市经验

中国很少有人重视我提出借鉴罗斯福金融改革的建议,这就是为何中国股市效仿美国模式酿成了大股灾,资本市场不为实体经济服务而蜕变为投机者捕猎场所,大量资源被金融投机的虚假高收益吸引流入了虚拟经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投资刺激经济的效果却逐年下降。

我的新著主张中国应同时进行多组股市模式的试点探索,一种试点采用罗斯福监管法规的股市制度模式,重点切断央行、商业银行信贷刺激股市泡沫,一组试点运用新市场失灵理论限制股价的波动区间,能够有效排除国内外各种资金来源的投机操纵,进一步排除企业、基金等投机操纵股价过大波动,一组继续试点当前美欧放纵投机的股市模式以比较效果,在取得成功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推广范围。

当年罗斯福制定了严厉的格拉斯—斯蒂格尔监管法规,在二战中驱赶了华尔街在美联储的代理人,彻底切断了央行、银行信贷和国外资本的投机融资来源,以及战后冷战压力下坚持罗斯福改革的社会改良时期,美国股市曾在没有任何人为信贷刺激下增长了十倍左右,完全是基于公司业绩增长和民众收入增长而没有任何泡沫,倘若没有少数人持有大多数股票的高度不平等的社会财富分配,就会接近价值投资占据主导地位的人人皆为股神巴菲特的天堂。

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了分析股市泡沫的新市场失灵理论,指出确保股市正常发挥作用的关键是避免过大的供求缺口,不让股价背离价值波动太大引发严重的市场失灵,避免投机暴利吸引国内外资本纷纷涌入加剧市场失灵,杜绝欺诈、作弊等不良诱惑并让上市企业专注于价值创造,杜绝短期投机诱惑并让广大投资者专注于长期价值投资,促使所有上市公司都转变为擅长价值创造的华为公司,促使所有股民都成长为擅长价值投资的股神巴菲特。

【杨斌,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国家经济安全课题首席专家、研究员。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杨斌谈天下”yangbin999】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股市改革如何让人人皆能成为巴菲特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4/35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