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软埋》获得了“路遥文学奖”大奖,让我们认识到,否定土地改革,为被推翻地主阶级鸣冤叫屈,为最后的反攻倒算造舆论这件事,并不是方方一个人在做,方方主席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有一个庞大的反共阵营,这个阵营从体制内蔓延到了体制外,从文学界延伸到了政界。

以否定土地改革为鹄的的长篇小说《软埋》,日前获得了“路遥文学奖”大奖。这样一部带有鲜明政治倾向的小说在激烈的批判声中获奖,与其说一个文学事件,不如说是一个政治事件。

正如一位论者所言,这是一次政治示威行动,他们要保卫的不是抽象的创作自由,而是否定中国革命,同时也是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自由。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以反毛反共著称的历史发明家袁腾飞曾主张,要把人民英雄纪念碑改为“大屠杀纪念碑”,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的这部《软埋》,实际上就是对袁腾飞的呼吁做了一次文学化、形象化的支持与回应,因为按照《软埋》的描述,做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最重要成就的土地改革,不是别的什么,正是一场大屠杀。

作为参与批判《软埋》的作者之一,深感整个过程的困难,批判言论始终受到某种强大力量的压制和阻挠,以至于艰于呼吸。但另一方面,方方不仅备受权力保护,并且及时被授予“大奖”,以此来向全社会传递“文学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信息。

权力如此憎爱分明,不仅使方方在微博上秀出的一副“受迫害”样子显得虚伪和矫情,更让我们认识到,否定土地改革,为被推翻地主阶级鸣冤叫屈,为最后的反攻倒算造舆论这件事,并不是方方一个人在做,方方主席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有一个庞大的反共阵营,这个阵营从体制内蔓延到了体制外,从文学界延伸到了政界。

难怪方方在发表获奖感言时会不无炫耀的说:

 

“在现在这样一个时间段,获得这样一个奖,对我是莫大的鼓励。”

而一位曾经见证过土改的老同志,则在微信中说:

【“人家就往你心窝里捅刀子”。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有趣的是,这次颁奖活动,无意(也可能是故意?)揭开了许多曾被方方等人刻意掩盖的底牌。

比如,首发《软埋》的2016年第二期《人民文学》,其卷首语用这样一种卖弄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语气写道:

【“如果偏偏有人要从算旧账的角度来解读,那么应该提醒的是,长篇小说《软埋》的省思,追忆和寻访,无不基于现世安稳,父慈子孝的生话情境之上”。

似乎《软埋》完全是人畜无害的餐后甜点。而方方在接受各种采访时也躲躲闪闪的说:

【“我从来没打算写一个只是站在受害者的立场上去控诉的小说,作为作家不可能简单地理解这样一场土地改革运动,也不可以简单地理解他们遭受了什么,更不可以简单地说这样一场运动是如何伟大、正确、是如何需要。总之,我不可能简单地站在任何一方。

但这次“路奖”评委会给方方的颁奖词却这样写道:

【“在2016年发表的诸多长篇小说中,方方的《软埋》是一部结实、厚重的作品。小说以精致的结构呈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具有强大的历史穿透力和美学的丰富性。她固然不是选取土改题材的唯一作家,但她却是把同类题材处理得恰到好处的作家,让批判性与文学性达到了很高程度的融合。

在颁奖词中,“现世安稳,父慈子孝”之类张爱玲式的甜言蜜语没有了,“不可能简单地站在任何一方”矫饰也没有了,“批判性”的利刃却露出了寒光!对这段颁奖词,方方既没有拒绝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表明她对此完全认同。批判的锋芒指向何方呢?就无须多说了吧?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在这次颁奖活动中,人民文学出版社原副总编、《当代》杂志原主编何启治代表“路奖”评委会向方方颁发了荣誉证书后发表的感言也很有趣。

【他说,方方的作品从一个新的角度真实地反映了革命过程中的真实故事。雨果曾经对此有过严肃的思考,认为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方方的《软埋》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是为人类写的一部书。

何主编的这句话,来自的雨果的不朽名著《九三年》,一不留神会吓住很多人。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雨果在《九三年》中首先充分肯定了革命的必要性、正当性与合理性,在雨果眼中,用资产阶级革命暴力消灭封建专制,是革命的天职,是完全正义的。

雨果在《九三年》中通过马克、佛莱莎母子等形象,愤怒地控诉了封建统治的惨无人道。巴黎街景的速写则表现了革命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无比欢乐——

【“民众当中一点没有衰弱的迹象,有的是推翻王朝的那种端庄的愉快”、“巴黎一片欢腾,那是一种丧失理智的欢腾”。

雨果认为只有建立共和国,人民才能脱离苦海,社会才能安定。与此同时,他也认识到革命暴力的重要和意义。

【主人公郭文在临死前说:“文明有它的瘟疫,这阵大风(革命)治好了它,也许大风选择得很不够好。可是它有别的办法吗?在瘟疫的恐怖面前,我了解风暴为什么这样猛烈。”

 

要想获得自由和解放,就必须革命,革命才是最大的、最根本的人道主义。

而方方的这部《软埋》,却对土地改革做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完全负面的描述,何主编在不加解释与区别的情况下引用雨果这句话,故意把革命和人道对立起来,实际上是在用所谓的人道主义来否定革命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不知雨果在天之灵有知,会作何感想?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中国革命才是中国最大的人道主义!有了革命的胜利,才终结了每隔四十年左右首都就要沦陷一次的“规律”、才终结了南京大屠杀、终结了水旱蝗汤、卖儿卖女、终结了一天天国土沦丧,中国的人口才在很短的时间里,从四亿飙升到八亿,如今达到13亿,人均寿命从35岁飙升的70岁……

何主编所说的作为革命对立面的人道主义,并不是“人类的人道主义”,而是地主恶霸如陆子樵、黄世仁、南霸天、刘文彩、马小辫、崔老昆、胡汉三之类的“人道主义”。

方方获奖:“批判性”的利刃图穷匕现!——七评《软埋》

还乡团来势汹汹,旗帜上却写着“人道主义”四个字,这倒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郭松民,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4/35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