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成了可商榷的议题,香港有些人作死作大了

香港有些不知死活的货,真的是作大了。香港的重要性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大了,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对整个国家不会有什么不得了的影响,如果这些人继续执迷不悟接着作死,那么香港的前途有几个可能:香港特别行政区变成香港市,高看一眼的话,可以给个副省级城市的级别;跟深圳合并为深港市;或者,直接并入深圳,深圳多出三个区,港岛区、九龙区、新界区。

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现在离纪念日只有两个月了。就在7月1日这个大日子到来前夕,一个重要信号被释放了出来:“一国两制”不再是不容置疑的、必须坚持的东西,国家有可能根据实际情况对这一“基本国策”做出调整。

前天(4月28日)有一条新闻,题为“中联办高官:辱骂中国最厉害不在欧美而是在香港”——看这标题就能感觉到有一股气。在“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讨会上,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发表了主题演讲,根据媒体的报道,该演讲的内容比较学理化,从宪制的高度着重论述了香港基本法与宪法的关系,强调香港应该思考如何融入祖国,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在这个演讲中,王振民指出了当前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全世界辱骂中国的制度最厉害的不在美国,不在欧洲,不在其他地方,恰恰就在香港。”

“一国两制”成了可商榷的议题,香港有些人作死作大了

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一个后续报道。据《星岛日报》的报道,4月29日早【按常理推测,这应该是一个为期至少两天的会议,王振民第一天做主题发言,次日参加分论坛讨论】,王振民在研讨会上说了如下的一些话:

香港不能只见“两制”而不见“一国”,坦言假如有人用“两制”来对抗和损害“一国”,那么国家都“无法继续两制安排”。一国两制一旦失败,国家损失的是面子,但香港损失的是全部,故此一国两制对香港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香港的高度自治“绝对不能危及国家统一”,不能让国家感觉到“两制”为国家带来很大麻烦;不能只许你“两制”,不许我“一国”,一旦根据宪法和《基本法》履行宪制责任时,就采取各种方法抵制抗拒,造成“一国”空洞化、形式化。
近年有人想把香港从国家分离出去,令国家感到寒心,是将中央逼到墙角,中央出于善意让香港维持两制、高度自治以保持香港的稳定繁荣,假如这个安排令国家感到麻烦,成为“一国”的障碍,甚至威胁国家的存在,任何国家都无法继续两制的安排,呼吁港人珍惜一国两制。一国两制一旦失败,“国家损失的只是面子,但香港损失的是里子、是全部,因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国家就像一条大船,而香港就是船的某个部件。如果部件出现问题而令船进水,便会威胁整船人的安全,如果香港出现任何问题,都会直接危害国家安全,中央不会让港独主义坐大。

这是前所未有的表态。过去,一提起“一国两制”,说的都是多么成功、多么伟大,要长期坚持五十年不变一类的话,但王振民此番把它和“失败”联在一起讲了,提出了“一国两制一旦失败”这个可能性。王振民还挑明了:假如有些香港人继续以“两制”来对抗“一国”,危害到了国家统一和主权,那么国家有可能结束“一国两制”。

查了一下王振民部长的履历,王振民学者出身,长期在清华大学法学院任教,曾任法学院院长,2015年12月调任中联办法律部部长。

如果王振民是以学者的身份讲上述的话,那么有可能是他的个人意见,但他以中联办官员的身份这么讲,就不可能是个人意见了。一个厅局级干部怎么可能公开非议“一国两制”这一“基本国策”呢?我们无法想象党的干部会如此没有组织性纪律性。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是最高层的意思,王振民是受命先吹吹风。

这就厉害了!看来“全面深化改革”不是说着玩的,一切要从实际需要出发,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的,包括邓大人的“五十年不变”在内。

关于香港问题,我在前不久的一篇被删掉了的文章中谈过一些初步的看法。首先,以“一国两制”的方式实现的香港回归,并未收回香港的全部主权,在中英谈判中,中国通过允许英国插手香港回归后的制度安排,让渡了部分治权,也就是让渡了部分主权。这导致了香港并没有完全回归祖国,香港去殖民化的工作基本没有开展。

前段时间,若干香港警察因为在处理“占中”的行为而被判刑,成了内地人了解香港司法制度的一个契机,原来香港的法官还以外国人为主,在香港,还是外国人在审判中国人。这激起了很多人的愤怒,也是香港的现行制度需要检讨和改革的明证。

其次,“一国两制”并不是解决香港回归时的创举,“一国两制”和“一国多制”长久以来就是中国传统政治体制的一部分,新中国建国后也用“一国两制”解决过西藏问题。邓大人在使用“一国两制”解决香港回归时,还遗留下一个重大漏洞:他并未言明这是个过渡性的安排,还是永久性的制度安排。

一种说法是,用“一国两制”搞港澳回归是为台湾回归提供一个模板。但是,和平统一台湾的可能性基本已经没有了,“一国两制”对统一台湾失去了意义。那么,在香港实行的“一国两制”还有多大意义呢?

再次,邓大人说的“五十年不变”意思很不明确,因为他还说过五十年后也就不用变了,这就显得意味深长了,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什么意思。

那么,应该如何对待“五十年不变”的说法呢?是教条化地遵循,还是根据现实的变化和需要及时调整方向?

“一国两制”成了可商榷的议题,香港有些人作死作大了

前段时间,谈论这些问题还被认为是不当的。但如今好了,“一国两制”重新成了一个待商榷的问题,“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行需要前提条件了,那就是香港人能首先认同“一国”,在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统一的前提下,才可以享有高度自治;否则,“一国两制”就有可能失败——这是中央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委婉说法。

不得不再挑一次大拇哥,这个真的厉害了!

香港有些不知死活的货,真的是作大了。香港的重要性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大了,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对整个国家不会有什么不得了的影响,如果这些人继续执迷不悟接着作死,那么香港的前途有几个可能:香港特别行政区变成香港市,高看一眼的话,可以给个副省级城市的级别;跟深圳合并为深港市;或者,直接并入深圳,深圳多出三个区,港岛区、九龙区、新界区。

不过,“一国两制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更大的可能是中央不再惯着香港,严厉贯彻“一国”原则,严打港独势力。话已经放出来了,那些不知死活的香港人还敢接着得瑟吗?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一国两制 香港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5/35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