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为何否定雷锋,却又推崇西方的志愿者文化?

毫无疑问,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看,我们在开展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活动中必须明确一个指导思想:坚持以雷锋为中国青年志愿者的楷模,坚定不移地用雷锋精神引领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活动。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有些人为何否定雷锋,却又推崇西方的志愿者文化?

自从20世纪90年代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兴起以来,怎样认识学雷锋和青年志愿者服务行动的关系,始终是许多志愿者和研究者中间的一个重要话题。2000年,共青团中央确定每年3月5日为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日,从而以纪念日方式确认雷锋是中国青年志愿服务的先行者,中国青年志愿者行动主要是对学雷锋活动的继承和发展。

毫无疑问,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看,我们在开展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活动中必须明确一个指导思想:坚持以雷锋为中国青年志愿者的楷模,坚定不移地用雷锋精神引领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活动。

从历史传承上看,雷锋是中国青年志愿服务当之无愧的先行者。1960年11月,雷锋入伍不到一年就被沈阳军区工程部党委授予“模范共青团员”的光荣称号。1963年3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由此,学雷锋活动在全国蓬勃兴起一直持续至今,而“学雷锋,做好事”就是这场思想道德实践活动的一个突出内容,它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具有两大特点:一是与旧中国时期西方传教士的慈善活动不同,“学雷锋,做好事”是中华民族独立自主开展的社会服务活动;二是与上世纪50年代的青年志愿垦荒等活动也不同,“学雷锋,做好事”是社会绝大多数人响应参与的社会服务活动。1984年3月4日,共青团中央作出《关于表彰“青年服务队”、“学雷锋小组”等青少年学雷锋先进组织的决定》,“学雷锋,做好事”成为中国志愿服务的名副其实的历史先河。

从实践起源上看,雷锋是中国青年志愿服务当之无愧的先行者。有学者报告:“改革开放后,新中国第一个正式注册的志愿服务团体诞生在经济特区深圳市。据我们多次调查和访问的资料发现,其诞生过程非常具有启发意义。……1990年,他们到民政局正式注册成立深圳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成为全国第一家合法注册的志愿服务社团”。“当时,这些年轻人在讨论时,总是怀念学雷锋、做好事的传统,认为应该重新创造人人互爱、互助的社会氛围”(谭建光:《全球化与中国青年志愿服务的发展》《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4年9月第15页)。同样,大连市著名的“郭大姐爱心之家”,在2002年创办时就是一个学雷锋活动小组,现已被民政部评定为4A级社会组织。许多案例都说明:各地志愿服务大都主要来自于学雷锋的传统,从境外借鉴的主要是法制化和社会化的活动形式。而在全国层面,中共中央办公厅2012年3月印发《关于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的意见》,进一步明确把广泛开展社会志愿服务作为学雷锋活动的常态化项目之一。

从核心精神上看,雷锋是中国青年志愿服务当之无愧的先行者。关于现代志愿服务精神,国际上流行的说法是:一种自愿的,不为报酬和收入而自愿参与推动人类发展、促进社会进步和完善社区工作的精神,是公众参与社会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是公民社会和民众社会组织的精神。共青团中央和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根据本国国情,把奉献、友爱、互助、进步作为中国青年志愿者精神,并被全国各界所认同。毋庸置疑,中国青年志愿者精神,一是突出了中国特色,二是去掉了“公民社会和民众社会组织的精神”等西方特色提法,其核心表述和理念是奉献,它来自于雷锋的“服务人民、助人为乐的奉献精神”。2014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郭明义爱心团队的回信中进一步明确提出:“希望你们努力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积极向上向善,从“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中感受善的力量,以实际行动书写新时代的雷锋故事”。

实践证明,中外志愿服务都是特定价值观和社会需要的产物,都具有非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的两重性。与西方国家的志愿服务比较,中国志愿服务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必然具有一系列自身的意识形态特点:一是中国志愿服务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组成部分,所彰显的只能是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志愿服务精神;二是中国志愿服务所立足的社会土壤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集中制的社会体系,只能是在党和国家指导下的公民自愿参与活动;三是中国志愿服务所满足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公益需要,归根结底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我们在开展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的实践活动中,既要坚持改革开放的精神,也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要求,两者不可偏废。

然而,近年来在思想文化界却出现一种“舍近求远”的怪现象:某些人一方面要贬低或排斥雷锋形象和精神,另一方面又推崇全盘照搬西方的志愿者文化。他们只宣扬志愿服务的公益性的一面,而漠视政治文化的一面;他们只宣扬志愿服务无国界的一面,而漠视有国界的一面;他们只宣扬志愿服务要和国际接轨的一面,而漠视需要独立自主的一面。所以,能否始终坚持用雷锋精神引领,是一个关系到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活动发展的大方向问题。

我们之所以应该坚定不移地用雷锋精神引领中国青年志愿者,是因为雷锋精神提供了全方位和人格化的信仰引领。任何思想道德体系都离不开信仰的终极支撑,现代志愿服务精神也同样离不开信仰的支撑。例如,美国志愿者协会是就是一个基于信仰的组织。在当代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能给志愿服务精神提供符合中国国情的科学的信仰支撑,而雷锋精神就是其间的桥梁和纽带。就在于有论者曾认为:雷锋精神以人物为载体,与以事业为载体的中国青年志愿者精神相比,雷锋精神具有一定的人物局限性。其实不然,正是由于以人物为载体,雷锋精神才包含着整个的人生观,才生动地回答了为谁活着,怎样活着等人生根本问题,才能为中国志愿服务事业提供人格化的全方位的信仰引领,才能引导志愿者端正和优化志愿服务动机,防止出现志愿失灵现象。

我们之所以应该坚定不移地用雷锋精神引领中国青年志愿者,是因为雷锋精神提供了爱党爱国的政治信念。在大洋彼岸,某国新闻署曾发表文章公开声称:“应向中国正在成长的年轻一代灌输西方的价值观念,这比向他们传授科学知识更重要。”有关材料曾披露:“西方将非政府组织视为对青年渗透的重要工具,十分重视非政府组织的独立性、社会性、非营利性特点,打着非政府组织的名义,对外开展所谓促进民主的活动,而这些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是由政府建立或资助的。这些西方非政府组织首先帮助目标国建立本土非政府组织”(贾旭阳:《论西方和平演变战略中的青年因素》2010年2月9日人民网理论频道)。还有国内学者谈到:“由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统治体系比较封闭,难以接受外国的政治文化影响。然而,志愿团体以服务民众、服务社区为目标,容易获得发展中国家执政者的许可,进入该国境内并开展服务。……从而产生文化融合,促使发展中国家的文化走向开放和创新”(谭建光:《志愿服务理念与行动》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228页)。由此可见,中国青年志愿者在既有发展合作又有文化渗透的志愿服务领域,必须像雷锋那样理直气壮地讲政治,必须以雷锋为楷模理直气壮地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以雷锋为楷模始终如一地爱党爱国,坚定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我们之所以应该坚定不移地用雷锋精神引领中国青年志愿者,是因为雷锋精神提供了无私奉献的品质。时至今日,对雷锋等红色英模的无私奉献品质仍然存在绝对化和形而上学的解释,把无私和有私绝对的对立起来,似乎无私奉献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其实在唯物辩证法看来,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有相对和有条件的一面,无私奉献也是这样,它并不排斥在一定条件下的合理有私和等价交换,而是在另一定条件下提倡牺牲自己利益成全他人、社会或国家。比如,小到在公交车上给老弱病残孕让座,大到在祖国需要你的时候赴汤蹈火,都是在特定条件下和范围内的无私奉献。雷锋等红色英模的无私奉献品质和西方人道主义价值观的区别就在于,雷锋他们把无私奉献作为人生的最高和终极目标。当然,在当代中国对党员干部和普通群众的学雷锋要求,其程度和层次上是有区别的,但提倡的思想道德建设的大方向是一致的。

我们之所以应该坚定不移地用雷锋精神引领中国青年志愿者,是因为雷锋精神提供了能够激发中国力量的中国精神。毫无疑问,批判地汲取西方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乃是社会主义产生、存在和发展的必由之路。所以,我们必须积极参与国际志愿服务交流与合作,大胆吸取借鉴世界上一切好的东西,但并非盲目地无原则地与国际接轨。同时,中国传统美德只有不断通过新的道德实践和榜样引领,只有不断注入新的思想和价值,才能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扬光大。雷锋精神就是中国传统美德和新的时代条件相结合的产物,它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普通中国老百姓的心灵中。在当代中国的大地上,任何企图淡化雷锋精神另搞一套的做法都是不会有持久号召力和生命力的。

放眼世界和历史,中国正在经历一场伟大的复兴和崛起,而雷锋精神已经成为这场伟大复兴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让我们在雷锋精神的引领下,努力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志愿服务的新篇章和新文化。

【荆南翔,察网专栏学者,沈阳军区后勤综合训练基地政治理论副教授。本文原标题:雷锋——中国青年志愿服务的先行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5/35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