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调降中国评级,美元的血盆狼口已经张开

随着中美贸易战中国对美出口顺差大幅缩窄,这就最大限度堵住了外储的活水之源。随着外储的流动性趋于吃紧,美联储将加快加息节奏,同时伴随着美联储开始缩表。当然,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也会及时“落井下石”,密集调降中国信用评级的。这等于是吹响了总攻的冲锋号,这将是对人民币慧律发起的总攻,是对人民币资产泡沫发起总攻,目的是一举刺破以房地产泡沫为代表的人民币资产泡沫。

穆迪调降中国评级,美元的血盆狼口已经张开

周一,穆迪官网发布新闻稿,将中国长期本币和外币发行人评级从Aa3下调至A1,展望从负面调至稳定。

这是穆迪近30年来首次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股事早前多次说过,华尔街针对中国的大棋局,金融作为最主要的攻击手段外,其他领域必然予以配合,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都是华尔街掌控的,作为金融攻击的辅助手段,调降信用评级尤其是主权信用评级在希腊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中发挥的淋漓尽致。在金融大决战的大棋局第三阶段,调降中国信用评级必将扮演重要的角色。

这次穆迪的调降有可能是一个信号,有可能是华尔街看到中国债券市场这半年来的变化,自去年10月底开始的暴跌,已经使得债券发行成本不断抬高,今年债券发行又不断遇阻,货币政策的趋紧已经远超所谓的“稳健偏中性”,实质性的货币从紧政策(底线是不引发系统性风险,也就是资金荒)已经使得中国的债务,尤其是房地产相关的债务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借新还旧难以持续,债务危机就难以避免了。

国际评级机构调降主权信用评级,其实就是调降了中国国债的信用,就等于是推高了国债收益率,也就是推高了所有债券的收益率说白了,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就是在推高中国债券市场的总体利率,相当于间接加息,也就是所有的债务成本都被推高了穆迪此时动手,显而易见,就是看准了现在中国流动性趋紧,利率趋高,债券市场收益率不断攀升,房地产企业资金链越来越紧,穆迪意在刺破泡沫。过去股事反复提及华尔街大棋局,很多自命清高的人总是以阴谋论而对此不屑,其实,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蓄谋几十年在此时点调降中国信用评级,力图一击而中,对华尔街精英们的手段可见一斑。

国际信用评级很快将密集登场、轮番上台,密集调降中国信用评级,短时间内使得中国信用债出现问题,引发信用危机进而是债务危机所以,现在穆迪调降中国信用评级,紧接着另外两家不久也会跟进。更大可能是在短时间内(1-2年)接连密集调降中国评级。

穆迪调降中国评级,美元的血盆狼口已经张开

中国财政部对此回应称:此次穆迪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是基于“顺周期”评级的不恰当方法,其关于中国实体经济债务规模将快速增长、相关改革措施难见成效、政府将继续通过刺激政策维持经济增速等观点,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

财政部基于的理由是:截至2016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80.5%。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国债余额12.01万亿元,两项合计,我国政府债务27.33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初步核算数74.41万亿元计算,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7%,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意思是负债率明显低于国际公认警戒线。

可是,一些研究机构的数据和官方的数据有巨大的反差。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通过统计研究认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约为33万亿元人民币。2016年,政府债务总额预计约为50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GDP的68%,高于2015年水平——约43万亿人民币,相当于GDP的62%。在这一数字中,包括了明确的中央政府债务约12万亿元、地方政府和准政府债务33万亿元、原有铁路部门负债4.5万亿元以及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国有银行改革过程中的遗留债务约5400亿元人民币。

2016年,中国债务规模约为GDP的277%,其中,政府债务约为GDP的68%,家庭债务约为GDP的45%,企业债务约为GDP的164%。

看到了吧,政府的数据是36.7%,远低于60%的警戒线,而汪涛的结论是68%,已经高于警戒线了。更为重要的是,发债遇阻和债务成本上升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持续下去,债务资金链就会断裂,债务危机就会爆发,这也许是穆迪调降的真实理由。万得资讯报道,4月份共有154只债券取消或推迟发行,规模达1406.63亿元。取消数量和规模和第一季度接近今年前四个月取消或推迟发行的债券规模达到2633亿元,创同期历史新高。5月份第一周又有10家公司债券取消或延迟发行。成本过高:截止5月2号,共有92只债券票面利率大于7%,6%以上的达到465只。

这一切说来说去都是在说人民币慧律,货币就是信用的标志,信用的不断降低,也就是慧律的持续贬值。也就是说人民币慧律在承受着巨大扁直压力

再说说美元。从今年一月开始,美元指数一直处于调整下跌中,已经从最高103.82跌倒最近的96.79。对此,有很多经济学家纷纷转而看空美元,更有砖家认为美元已经在构筑大顶,美元即将转入大贬值周期。

更有超级大咖认为,美元的目前弱势是为了吸引资金回流美国,因为只有弱势美元才能够降低回流美国资本的成本。对这种观点股事是不认同的,之所以资本回流美国,除了经济增长因素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元的大强势周期,也就是美元的升值预期所致。人民币这段时间兑美元并没有升值,而是保持这“稳定”,人民币兑美元不是美元贬值的原因,美元指数的下跌主要原因是因为欧元的作用是因为法国大选预期和结果导致了欧元的大涨,美元和欧元呈跷跷板走势,欧元在美元指数中占60%的权重。

美元最近下跌还有特朗普的美元过强的讲话因素,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特朗普行情”的消退,市场对特朗普的财政刺激计划、税改等等大多数执政政策的推行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怀疑,这也是导致美元最近加速下跌的原因

当然,有些砖家认为美国股市泡沫和美国债务泡沫是美元将转为大弱势周期的原因,这在理论上是有道理的,但实际情况正相反。

股事之前多篇博文都提及此事,就是中美两国目前是处于博弈的大棋局中最为关键和惨烈的阶段,双方的泡沫都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债务)和美国股市泡沫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泡沫,也是两个最岌岌可危的泡沫,这两个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都想通过率先刺破对方泡沫来达到是自己泡沫软着陆的目的

中国房地产泡沫伴随着债务泡沫和慧律泡沫,美股泡沫伴随着美债在内的美元资产泡沫,这是一场生死博弈,是大国国运的博弈。

华尔街要想赢得这场博弈,要想赢得这场世纪大棋局,其美元强势大周期必然是贯穿始终的,只有美元的强势周期才会导致世界资本逆流,才会吸引世界资本源源不断流入美国,在其他泡沫纷纷破灭中,美国的泡沫得以“软着陆”,美债得以踩着他国的尸体而得到“圆满”。没有强势美元大周期,华尔街的大棋局一切都无从谈起。

所以,不要太把特朗普的“美元太强”的论调当回事儿,不要以此就认为美元不行了。美元现在的下跌,是为了今后更好的强势,是为了配合大棋局的节奏而有意的下蹲,下蹲是为了更好的跳跃,收回的拳头是为了更有力的打击

穆迪调降中国评级,美元的血盆狼口已经张开

在去年底美联储再次加息后,针对很多大咖们的美元要持续大涨,而且会创出历史新高的观点,股事就明确提出,美元指数将在过去的高位平衡箱体之上,在更高一个箱体内做平衡运行。果然,美元在今年初就结束了上涨的走势,到目前为止处于盘跌态势。

中国的外慧础备下降最严重的就是2015、2016两年,这两年中国却在跟随美元的升值而保持兑美元的“稳定”。这两年中国外慧础备下降了1万亿美元,加上这两年的一万多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中国相当于资本流出了2万亿美元以上!没有这2万亿美元的流出,美股何来今日的疯狂。早在2014年股事就不断呼吁,人民币应该主动贬值,这样既可以关注资本外逃的大门,也可以及时扭转出口增速下滑的趋势,不至于使得外础被消耗,不至于大批出口企业倒闭。

2015年底美联储首次加息,股事再次呼吁,借美联储加息之机顺势一次性贬值人民币到位,遏制汹涌的资本外逃趋势,2015年12月一个月外础就下降了1079亿美元,加上6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一个月出逃了近1700亿美元!高高在上的人民币慧律,成了外套资本高位套现的鱼肉。

2015年初在G20部长级会议上,中国表态“人民币不搞竞争性贬值”,哮喘一直的人民币国际化成了不扁直的最有利借口。特朗普上台后,美联储去年12月再次加息,特朗普威胁中国要打贸易战,要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人民币恰恰就在那时开始企稳,看看人民币的走势,那叫一个“稳定”啊。就连美国财长5月19日都不得不说:“(中国)目前正在一反以往常态,消耗外汇储备来支撑人民币汇率,“事实上对美国工人是有好处的””。

与之相反的是对资本馆智的越来越严格,慧律既然不扁直,那么只能通过严格馆智来缓解资本外逃压力了。民众和企业换慧因此而审查更加严格,可是资本大佬们却不停的海外收购,变相资本出逃,万达、安邦等且不说了,就说说最近的英国伦敦金融城很多著名地产,以及最具标志意义的三大地标建筑已经或正在被中国企业收购,由此可见资本外逃的汹涌。

那么美元到底还会不会跌,今后怎么走,到底是不是美元已经见顶?

股事认为,美元仍然处于大强势周期,美元的升值趋势没有任何改变,美元的升值之途还远没结束。美元目前已经处于大箱体底部,向下空间有限,这也许是阶段做多美元的不错的介入机会

目前的回调是因为欧元的因素以及特朗普行情消退的影响,而欧洲目前虽然因为法国大选而暂时摆脱了欧盟解体的风险,但是,这两年难民的涌入才是真正的风险,这种风险在持续的发酵中。这两天的英国曼城爆炸就是例证,欧洲的经济远没走出低谷,而期债务泡沫却难以为继,更主要是如果中东爆发石油战争,油价即使是短时期的上涨,也将对欧洲经济金融造成巨大打击,欧元强势走不远。

美元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特朗普,股事自特朗普上台以后做过多次分析,也曾提出过他有可能遭遇被弹劾的窘境,没想到仅仅过了2个月就有议员提议弹劾特朗普,而且还提名独立检察官调查特朗普。虽然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位总统被弹劾下台,但是奇葩特朗普充满着变数,这是对美元的最大变数,如果真的美国政坛出现大变数,短期内对美元还是有比较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美元应该正在等待着大棋局的节奏,然后发动一次凌厉的上攻,也就是刺破对手而发动了总攻,目前是为这次总攻在蓄积力量

美联储本周三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在本月初的会议上预计,再次加息将很快变得合适。这意味着,美联储有可能于6月加息。

此外,美联储还就缩减其4.5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达成共识,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几乎所有的美联储官员都赞成2017年开始缩表。美联储预计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启缩表。

股事认为,随着中美贸易战中国对美出口顺差大幅缩窄,这就最大限度堵住了外储的活水之源。随着外储的流动性趋于吃紧,美联储将加快加息节奏,同时伴随着美联储开始缩表。当然,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也会及时“落井下石”,密集调降中国信用评级的。这等于是吹响了总攻的冲锋号,这将是对人民币慧律发起的总攻,是对人民币资产泡沫发起总攻,目的是一举刺破以房地产泡沫为代表的人民币资产泡沫

【股事,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股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5/36189.html